•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702/0
    2018-11-11
  • 年纪轻的时候,一直以为红酒是女人的酒,不去碰它。成熟以后才知道: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女人要亲近,自然,女人的酒也是要品一品的。被冠以“红”的酒也还是酒,也是这物质世界直达灵魂的东西——不过,红酒直达的是灵魂中最软弱的地方,因为它多了“红”这种难以言说的颜色。…[浏览全文]

  • 6565/0
    2018-11-11
  • 一手机里有这样一段彩铃,是一段对话,奶声奶气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的对话。“嫁给我好吗?”“那你爱我吗?”“什么是爱?”“爱就是你有好吃的要给我吃,你有好玩的要给我玩,有人欺负我你要保护我……”……想想我们人类真的很可怜,几乎所有的情感都要用物质来表达——即使有…[浏览全文]

  • 6561/0
    2018-11-11
  • 世人有言曰:生在苏杭,死在北邙。苏杭是人间乐园,但照现今的房价水平,老汉我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在那里安家了!至多是到那里瞅瞅而已,或者趁人不备在某处栏杆或柱子上撒泡尿、刻上“到此一游”的字样,意淫一把。北邙则是人死后的天堂,其象征意义直逼佛家所谓“西天极乐世…[浏览全文]

  • 3771/0
    2018-11-10
  • 新年第一天——九八九年春节爆竹声。送旧迎新的爆竹声,把我从睡眠中惊醒。零点,整个城市沉浸在狂欢的海洋中。漫天缤纷的流光,漫天飞舞的彩纸,漫天弥散的硝烟,分明报道着新春佳节的到来。时光哦,你是有情还是无情?你若有情,你为什么把我带到了四十岁的年龄,并且使我头…[浏览全文]

  • 4069/0
    2018-11-10
  • 上世纪初,津浦铁路开通后,祖父与其堂兄弟看到蕴藏其中的商机,来到蚌埠经营布匹等物。三祖父杨绍业坐镇上海采购〔俗称坐庄〕,我父亲负责将货物押送至蚌埠,经常往返于两地之间。在三祖父的撮合下,父亲与出生无锡的上海姑娘喜结良缘,这张婚纱照就是当时在南京路上一家闻名…[浏览全文]

  • 2915/0
    2018-11-08
  • 我又坐在课桌前冬香“呤、呤、呤”,急促的铃声像战斗的号角,催促学子们走进教室。上课啦?不!这不是平常的讲授课,这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八二年级招生考试课。我又坐在课桌前了。这是我半生中经历的第二次高考。教室里静悄悄的,听得到学子们的呼吸声。这是我经历的第二次高…[浏览全文]

  • 3360/0
    2018-11-06
  • 都说,人言可畏,三人成虎。这就是说,流言蜚语对于人的伤害是非常大,也是非常可怕的。如果大部分的人都说着同样的话,错的东西也变成了对的,而且很难扭转,很难质疑。这是人类的一种特性。众人的舆论就可以左右个人的思想,这是谁都没有办法抗拒的。但是,这个社会上,各种…[浏览全文]

  • 2913/0
    2018-11-05
  • 昨晚和两个好友去人民医院看望一位在家里摔伤了坐骨的八十多岁的老阿姨。这位老阿姨是我们的一位老友的母亲。这位老友我暂切叫她秀吧。秀今年已经进入人生的老年初期,年50岁了,单身。平时,秀的母亲是和她一起住在秀自己的房子里,因为其他兄弟姐妹们都已经成家立业了,各…[浏览全文]

  • 2913/0
    2018-11-04
  • 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今天我们在新闻上看到好多义犬的故事,感动的我,泪水哗哗的,尤其是郊区或者山里我们还长看到一些狗,有时候,为了给孩子们学习生字或认识动物,还需要专门从手机里百度照片,不直观,见到一次,学的也就牢固了。多数家长见到狗的时候都会说,不敢靠近,…[浏览全文]

  • 4204/0
    2018-10-26
  • 钟鸣鼎食的贾府,每一餐饭都是一次礼数大检阅。餐桌上下都是寂然的,连咳嗽也不曾有一声。不过也有例外,芦雪庵的烤鹿肉大家不是吃得像叫花子一样吗?但这次是野炊,是十二钗联诗前的热身,不算正式吃饭。还有湘云的螃蟹宴,平儿不小心糊了凤姐一脸蟹黄,也不是按礼数出牌的,…[浏览全文]

  • 6751/0
    2018-09-29
  • 说好的,再等等,我也要飞翔;飞翔到美丽的海洋,让海洋给我温暖宽广的胸膛。说好的,再等等,我也要张开美丽的翅膀,去吸引众人的目光,为我歌唱。说好的,再等等,我也要策马奔腾,为爱走一回。说好的,再等等,我也要退去时光的痕迹,回到我可爱的故乡,温暖的胸膛。可是,…[浏览全文]

  • 5980/0
    2018-09-25
  • “三要”方程式上个世纪末,我受聘于一家公司总经理,在公开权威媒体的招聘启示中我列出了"三要”是必须的前提,“要有孝敬父母之心,要有爱子之诚(有子者),要有可信赖的知心朋友”。在近2O年的工作和生活实践中发现如下问题:谁会说或承认自已不孝敬父母和不爱自己的孩…[浏览全文]

  • 5513/0
    2018-09-25
  • 昨天下午,我们在外面郊游,发生一件让我震惊的事,即,我的儿子,因为一个小朋友玩游戏不遵守规则,他俩吵了起来,最后,儿子竟然很生气的跑了!我是眼睁睁的望着他的小背影,越跑越远……我此刻已经蒙圈了!当看到,另外一个小伙伴,把他从远处拉回来,他的爸爸狠狠的踢了他…[浏览全文]

  • 4085/0
    2018-09-21
  • 家今天看了一篇文章,里面提出了一个问题:家是什么?每天劳碌奔波的我们也许很久都没有慢下脚步静下心来思考过一个问题了。面对我们每天都要日出而出,日落而归的那个地方,是我们心目中那个理想的家吗?在我的思维里,家是小时候虽然物质条件不是很充裕,但一家人在一起依旧…[浏览全文]

  • 4075/0
    2018-09-19
  • 前两天,突发奇想,好想练练久违的硬笔字了。于是,拿出黑色水写笔和几张练习字的纸写了几个自认为还不错的正楷字体。写完一张纸后,然后仔细去察看一遍。发现,这那是什么字呀,横不是横,横得象一条蛇,弯弯曲曲。竖不是竖,竖得象没有长直的树干。捺就更不好说了,简直是一…[浏览全文]

  • 4134/0
    2018-09-18
  • 生死离别?????“你来,不管多大风,多大雨我去接你,你走,我不送你”这是梁实秋先生抒发的生离及再聚的情感。呼天抢地,以泪洗面是生活中常见的死别的场景,然而我却不敢苟同这样的行为。?????在这个世间的生死离别中,最难的不是死别,却是生离。血液至亲的人,生…[浏览全文]

  • 4093/0
    2018-09-18
  • 台风前夕,天气异常闷热,温度高达三十六摄氏度,这简直夺了高温之冠,超越了夏天,真正的秋老虎。偏偏这样的天气要出远门,陪孩子参加考级,在考场外等候着,即便是阴影地也热浪袭来。哎,压力都是自找的,累也是活该的,如果不报这个班那个班,这会儿在家趟空调,可是看看周…[浏览全文]

  • 4090/0
    2018-09-14
  • 昨天傍晚的时分,去街市口买点鸡蛋,因为买了两天的甜米酒,都因没有鸡蛋,一直搁在哪里没有煮。昨傍晚想起来,赶尽跑到离家最近的街市口小摊上去买。在街市口的口子上,见一个中年男子在训一个小女孩子,小女孩子大概只有6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件大红色带卡通的圆领T恤,一…[浏览全文]

  • 4078/0
    2018-09-13
  • 当我第一次炒股时,站在营业厅的大屏幕下,看着一整面墙壁上花花绿绿的走势图,那个叫眼花缭乱,虽然总得股票数可能也就一千多只,但并不妨碍我的热血澎湃。那天,营业厅摆了个桌子,坐着两位前辈,在向大众宣传即将推出的创业板,我就听他们讲的头头是道,感觉股市赚钱那就是…[浏览全文]

  • 4095/1
    2018-09-12
  • 一根灯杆伫立在人行道中央,来来往往的行人想不看到它也不可能。夜幕降临的时候,它居高临下,看着马路上如川的车流和人行道上疾步奔走的行人们照耀在自己的灯光下,一股快意油然而生,自以为光明使者,在黑夜里给人们的出行照亮了方向。于是,它不禁意气洋洋,甚是自得。然而…[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