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451/0
    2020-02-07
  • 静静的时间都会过去了。一点点,一丝丝的,没有等待的余地,也没有可以回眸的机会,过去了,走了,不接受驻足,亦不接受徘徊。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时间的解释直白,简单,冷酷,毋庸置疑。更像生命的国王,拥有无尚的权威,你可以去创造未来,对于过去没有选择更没有回头的机会…[浏览全文]

  • 5568/0
    2020-02-05
  • 对比两个宣传片到底差啥?诗文写作随笔“盗天火”之五最近,看了两个广告片,一个是宣传丹霞山的,一个是宣传丹东的。两个片子相比较,宣传丹霞山的片拍的很好,那片中的元阳石,红色的丹崖,既抓住了丹霞山的特点,又突出了丹霞山的迷人,就因看了这个片,我率队游览了丹霞山…[浏览全文]

  • 6545/0
    2020-02-03
  • 疫情来了,家门少出。不读书的我,拿起了余华的《兄弟》。初始,感觉写得朴实诙谐,引着我一路看下去。主人公李光头是一个粗人,儿时的他就像一条小狗一样成长。他父亲因一件可耻的事导致死亡,他母亲羞于见人,白天不敢带他上街。他是在月光下,认识了生长的小镇。后来,他有…[浏览全文]

  • 6424/1
    2020-02-03
  • 说到几十年如一日,我们会联想到很多,比如持之以恒,比如相濡以沫,比如无私奉献,又比如默默付出。可是有没有人想过一个问题,或许有时候,几十年如一日也是一成不变的代名词。今天是2020年2月3日,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可是,它似乎又不平常,对于那些正在和新型冠…[浏览全文]

  • 10641/0
    2020-02-01
  • 大湖之南大爱无疆文/刘懿波新年的钟声尚未响起,出征的战鼓早已雨急风骤。当数落江城的唾沫星子还在漫屏飞舞。1月24日,星城,一支137人的队伍于寂静夜色中紧急集结。一颗医者仁心,热血沸腾;一纸坚贞誓言,感天动地;一袭洁白戎装,候令待发!泪拥嗷嗷幼子,挥别皓首…[浏览全文]

  • 18603/0
    2020-01-28
  • 腊月28,阳历1月22日,我的微信群里开始提到“武汉”这个地名,群里在统计有没有武汉的亲戚朋友,要这些人过年不要回来。带着好奇,我查了查手机,得知武汉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而且传染,武汉已经戒严。呼吸专家钟南山第一时间奔赴了武汉,攻克病毒,控制疫情。由于…[浏览全文]

  • 18316/0
    2020-01-28
  • 闲话人间奇观吉林雾凇雾凇,是冰雪世界胜景;吉林雾凇,雄霸雾凇天地鳌头。若问吉林雾凇缘何成人间奇观,且听笔者慢慢道来。一、吉林雾凇形成具备两个相互矛盾的条件雾凇,俗称树挂,非冰非雪,是严寒季节空气中过于饱和的水气形成雾气弥漫中,随风在树枝等物体遇冷凝华、积聚…[浏览全文]

  • 23728/0
    2020-01-23
  • 1、文字,斑斓心灵岁月如烟,流年似锦。一份烟火,一度春秋。左手染墨,右手繁华。只言片语,哪能写得尽五味人生?只道是文字如弦,拔动心的音律。用文字记录花的芬芳,美妙心的花朵,绽放楚楚动人的姹紫嫣红,在流年深处,让文字的河流浅浅流淌,流过花朵依然芳香的冬夏,流…[浏览全文]

  • 24098/0
    2020-01-23
  • 1、在秋色深深处,荡漾悠悠烂漫情秋光明媚,秋光融融,天空一碧如洗,偶尔几朵白云飘在蓝蓝的天空上,像棉花糖,让人刹是嘴馋。山水、花鸟间一片祥和、温暖的亮堂。漫步于金色的阳光下,一阵暖流洋溢着全身,身体与金色的世界相互交融,如漆似胶,胜似夫妻间的缠绵。秋光,温…[浏览全文]

  • 23441/0
    2020-01-23
  • 一三月初春的早晨,下过了蒙蒙细雨,打开阳台门,感受春天的淡淡的绿意。大树长得老高了,去年切断的树枝又长出新枝来,冬日里淡绿色的叶儿竟然又染了一层清新的绿色。枯黄的叶子,有的还低垂着头,随风飘零在树枝的末端;有的已经铺满树下的泥土,远远望去,一片哀伤而美丽的…[浏览全文]

  • 26887/0
    2020-01-22
  • 当“狗”能做诗的时候当阿尔法狗已语惊四座创作出诗词时,诗歌创作该迎来何种挑战?人创作的诗歌能否被“狗”替代?人对“狗”的挑战该如何救赎?一、“狗”能创作诗集当阿尔法狗登上了中国的诗坛,无论是喜是忧,都掀开了石破天惊的一篇。请听:万人的灵魂游泳的石头但在我逼…[浏览全文]

  • 36829/0
    2020-01-16
  • 读巫伯年的诗歌,让我喜出望外。当我接受编辑这部诗集的时候,我请孙山、何华两人看稿,并提出要站在老年人的立场来读这部诗集。他们一位是搞文学评论的,一位是诗人。我说这番话,是怕他们对这部诗集产生不屑的情绪。当然,首先亦源于我对这本诗集的初浅认识。经过几番遴选,…[浏览全文]

  • 35752/0
    2020-01-16
  • 1994年我来惠州不久,就频闻黄海蛟先生的大名,他在惠州古诗词领域堪称翘楚。时日一久,也就有了接触的机会。一日,从市政协主席位置上退下来的汤聘辉先生带我去饮早茶,结识了海蛟先生。这时我才知道他退休前是市文化局的副局长。以我当初对黄海蛟的认识,以为他是一位学…[浏览全文]

  • 39555/0
    2020-01-15
  • 终于忙完可以回家,我想在这萧瑟的冬雨里最暖的善意就是家里流淌着热水的喷洒以及带着温度的被窝。渐渐依赖人为创造的舒适,我想大概这是宠爱自己最好的方式。生活是学会爱自己的一个过程,经常忽略自己的人内心一定是不健全的,付出的人经常会渴望得到,被爱理解会成为最大枷…[浏览全文]

  • 38597/0
    2020-01-15
  • 跨年袁真飞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我拿着一本二十一世纪初的2004年的《读者》杂志,跨年了。其实,当年华渐逝,人终将意识到,消失了的不一定都是不好的,老的旧的也不一定是不好的,相反,那美好激情的青春记忆,那天真烂漫的少年时光永远是心中最美好的回忆。我是一个…[浏览全文]

  • 39179/0
    2020-01-14
  • 我在想,在这个大千世界,在这个纷纷扬扬的世界,有许许多多的事,其实简单与复杂真的就只有那么一根头发丝间的距离。譬如,说真话对于心底坦荡的人是那么的简单,随口捻来就是一句,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和纠结,也就没有任何的彷徨和无奈与不安,更没有那复杂纠结而引起的迷茫…[浏览全文]

  • 42962/0
    2020-01-12
  • 又至岁末,说快奔四也未尝不可。突然眼前浮现一个画面:一位老者拉扶着胡子,然后:“……·嗯!十年如一梦,弹指一挥间,淡然的眼神欲语还休……·。还想在为其加个横批“转瞬即逝”。感慨的同时不禁也逗乐了自己。似箭的光阴经常让我们觉得“来不及年轻就已经老了‘”虽说堆…[浏览全文]

  • 44312/0
    2020-01-11
  • 喜欢星星点点的毛雨,喜欢空气里流窜的冷意,更加喜欢那梧桐不曾装点的萧瑟。总留恋于寻常的街景,庸碌的我们总被生活的琐碎遮蔽,难以享受自然带给我们美丽。是星空浩瀚还晨风细雨是岁月最温柔的赏赐。终究还是需要靠自我的心境去探寻。我是那个情愿早起也不愿意赶点上班夜归…[浏览全文]

  • 44578/0
    2020-01-11
  • 时代从我头上跨过,疾驰而去,像躲开垃圾一样避之不及。我像是一个遗老,被环境唾弃。我的素材还不够支撑起我的剧本,如果我从旁审视,看见的也不过是一个稚嫩的孩几。人生不过就是两台戏,一场演给别人,一场演给自己。我开始不在无关紧要的情节上花太多镜头,因为我生而不是…[浏览全文]

  • 44393/0
    2020-01-09
  • 最近不是在排练年会的节目就是去各种年会的路上。看似热闹纷繁,但内心始终住着孤独寂寥,还是喜欢静默安然的自己。这段时间往常都在和大家在一起排舞,但今天只是随意比划了一遍就没了心情,一个在房间拿起书,很小的声音以飞快的速度逐行逐字的读过,因为只有这种方式才能安…[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