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07/1
    2020-08-05
  • 与我接触频繁的人,如果细心了,就会发现这几天我的穿戴有了一个重大变化:上下一身运动装,脚踩一双凉鞋,显得特别休闲与轻松。在此之前,我是从来没有穿过凉鞋的。就像我从来不穿西装与短裤一样。因为我既不喜欢拘谨示人,也羞于体肤现人,其是一种观念支撑的穿戴习惯吧。大…[浏览全文]

  • 322/0
    2020-08-05
  • 现在人们的生活乐趣,几乎被网络的世界占去,虚拟世界的一切可以取代现实生活中的所有快乐,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催生了一大批新时代的低头族,工作、生活、交友、购物等等完全由网络代替,可以想象离开网络的世界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在这个全民网痴的大环境中,我也耳闻目…[浏览全文]

  • 444/0
    2020-08-04
  • 凌晨五点多,太阳伸了伸懒腰刚要冒头,西门地摊上已经摆得满满当当了。从南到北一路望去,人头攒动好不热闹。“山东大葱三块两把”,“巴盟西瓜保沙保甜”,“正宗丰镇红糖月饼先尝后买”“刚掰的玉茭茭一块一个”……除了爆棚的人流量,各位摊主方言和着普通话的吆喝声也绝对…[浏览全文]

  • 578/0
    2020-08-04
  • 每一次下雨,我总是把目光集中在我家阳台棚顶,那一道道裂痕,说不定就有雨水滴答滴答地流下来。果然,这一次没有幸免,雨水顺着窗台一直淌下来。难怪,雨已经下了一天一夜了。本来,我家住三楼,而且阳台已经封上了。怪就怪五楼那户人家,不封阳台,使楼下遭殃。五楼的住户是…[浏览全文]

  • 578/0
    2020-08-04
  • 小时候我以为世界上最美的风景就是故乡的雪,长大后去过很多地方后才发现,世界上最美的风景不过是故乡的雪!上帝是公平的,他给了江南如梦的水乡,亦赠予了北方童话般的冰雪王国!雪是故乡冬天的灵魂!有了雪,故乡的大地才有了温暖;有了雪,故乡的山川便不会寂寞;有了雪,…[浏览全文]

  • 763/0
    2020-08-03
  • 父亲来电话,想把家里的二层楼房上面,再增加一层隔热层。这样的话,二楼就可以睡人了。而且楼上的家具物件,也不会风化受损了。也不需要太多的钱。只是加一层后,就会成为村里的第1栋新式建筑。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我一直不太喜欢做这惹眼的事情。我喜欢把自己定位在扔…[浏览全文]

  • 842/0
    2020-08-03
  • 采茶回来的路,平坦而松软,白色观音土的路面上撒着松针,零散着马尾松果。夕阳即将隐没于远处的山峦,留有一束金色的光打在我站着的这座山顶,柔和且不刺眼,远山如墨。我和爷爷背着柴往学校走,一路松涛阵阵,凉风为伴。因为离家比较远,所以我和爷爷往来长岗岭,一般住三四…[浏览全文]

  • 9281/0
    2020-07-29
  • 昨日,到惠州音像出版社办事,顺道去步行街广伟兄办公室坐坐。进到办公室,没见到人。只听到内屋有声音飘出。我知道了,他正在诵经。待他出来,一见面,他便说,你哪像63岁的人。嚯,自从去年年底到现在,我与广伟兄半年多没有见面了,我给他的感觉是这样的一种状态,当然很…[浏览全文]

  • 9718/0
    2020-07-29
  • 那天,手机突然来了一个短信,定睛之:发工资了,细看:一千多元,望着字迹很小的短信,心里沉甸甸的……房贷怎么还?粮拿啥买?菜钱咋安排?妻儿怎么养?我心慌了,焦了,不停的在心里反问,然后质疑,这到底是为什么?一个即将步入六旬、快要进入老年行列的风烛残年的躯体,…[浏览全文]

  • 12820/0
    2020-07-29
  • 2020年真是一个麻烦不断的年份。就在年初,一个人类从未接触过的病毒肆虐而来,一部分人被夺去了生命。暑热到来,本以为冠状病毒的传播会减弱,然而在距我家十公里之外的一些海鲜冷藏公司的员工被感染了病毒。七月二十五日金普新区随即开始核酸检测,居民们得到通知:要求…[浏览全文]

  • 12267/0
    2020-07-27
  • 我虽然算不上胡适先生所说的那种新“三从四德”的好男人,但是还算是一个顾家的男人。常常有人在场合下介绍我是作家。我说:是,是帮太太做家务的男人,简称做家。以前,我给家人的印象是,我不停扫地,或是用一块毛巾,踩在脚下擦地,因为我见不得家里的地板上有斑点和碎末。…[浏览全文]

  • 18064/0
    2020-07-25
  • 前几天。姚中才到惠州来,在家里吃饭,谈起温远辉,他一个壮如牛、满世界跑的小伙子,眼里居然溢出了泪水。他说,唉,他这个官是帮别人当的。每有公差回来,他自己下车走回家,却要嘱咐司机将同行人一一送到家。远辉,就是这样一个细腻的人,就是这样一个温润的人,就是这样一…[浏览全文]

  • 18310/0
    2020-07-24
  • 于我而言,一直是个无神论者,对别人登庙拜神的行为总是嗤之以鼻,风水先生所谓的祖坟龙脉、门庭风水之说更是不屑一顾,起房盖屋随性而就,不会刻意去讲究什么门庭朝向,家里的各种物件也是随意堆放,不在意会有什么犯冲的谬论。前几日在酒局上认识远道而来的孔老师,大家都对…[浏览全文]

  • 21384/0
    2020-07-19
  • 2016年10月10日晚上九点多钟,我接到钟逸人的侄儿发来的家庭讣告:尊敬的领导和长辈,您好!家父钟逸人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10月10日上午11时23分在惠州逝世,享年75岁。定于2016年10月12日上午8时30分在惠州市殡仪馆安顺堂举行告别仪式。…[浏览全文]

  • 21120/0
    2020-07-19
  • 张兄远强,乐收藏,擅鉴赏,花木古董字画,无一不好。位居“七品”,性情却在玉石山水间。近日,兄得石画,乃深山老石打磨所致。众人见之,或品或评。有人惊呼:高山流水,自然天成;有人叹曰:风月无边,神工鬼斧!张兄却淡笑:此乃鹰击长空,俯瞰众生也。一语既出,满座皆惊…[浏览全文]

  • 21842/0
    2020-07-19
  • 我是1994年2月没有经过组织的允许先到了惠州。武生智给我说:三君,你到南方来吧,这里没有什么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很适合你这样的人发展。武生智原来是荆门市作家协会主席,于1992年就到了惠州。我来到惠州,就在惠州市政府经济协作办公室主办、武生智任主编的《大惠…[浏览全文]

  • 23672/0
    2020-07-17
  • 以前在哪不知道看过这样一个故事,我把它写出来。有一对非常年青的恋人,女的长的羞花闭月,而且沉鱼落雁。男主自然非常喜欢她,好像小朋友喜欢糖那样。可天有不测风云,女主有一天突然不知怎么死了。男主抱着她的尸体放声大哭,死去活来。人们都劝他,人死不能复生,埋了吧。…[浏览全文]

  • 22896/1
    2020-07-16
  • 夜深人静的时候,耳听着那不知疲惫和忧伤,来自世界上最自然不过的蟋蟀的叫声,眼望着那道行进在浅浅的淡淡的残云中的月勾行走之后留下来的稀疏的云的痕迹,这种极静的感觉,让我忽然之间联想起诸葛先生那句“宁静致远”的警句。于是,便自过儿悄悄地极其平静地与自己心灵对话…[浏览全文]

  • 25401/0
    2020-07-14
  • 2019年5月,宝林携全家从美国回荆门,我从惠州飞武汉到荆门与他们一聚。在我与宝林从他大弟的住处走到餐馆的时候,经过白庙路。在一个熟悉的路段,我对宝林说,我们进去看看,我想寻问一个人。我记得这个地方过去是荆门市生资公司的住宅区。铁顺民书记以前就住在这里。我…[浏览全文]

  • 30261/0
    2020-07-13
  • 闲而无事,常约草木,寄情山水。人生一定爱着点什么?而我恰爱人间草木。无事时闲情于山水之间,静坐静赏,恬淡平和,描景绘画,写字吟诗,擎自然收获,多好。人生要拥有的,其实并不需要那么多。繁琐沉闷的工作之余,到处走走,多注意看看身边的风景。瞧,路边的紫薇花,开得…[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