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春雨夏风

  • 作者: 娜日苏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1-06-18
  • 阅读17831
  •   序幕
      
      窗外的第一场春雨伴着雪花飘飞着,那冷冽的风依然让我觉得寒冬犹在,就像很久很久以前,我在雨中望着你越来越模糊身影的那个夜晚,伤心的泪水与纷飞的雨滴混合,在扭曲的脸上凝结为,闪闪发亮的剔透水晶;现在也不知是在梦中还是幻觉里面,好像时光又回到了那遗忘已久的时刻,我弄不清楚为什么思绪会回到那个时候?既然回忆重现于脑海,那么,就让墨汁记住我们所经历的悲欢离合,还有那让人陶醉的,春雨的曼舞与夏风的低吟吧…
      
      在阳光明媚的晴天里,这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中等城市,显得尤为意气风发;此刻正值下班高峰,所以,各条大街和小马路被人来人往,挤得略显拥挤。但在一条马路上,一个穿着土黄色格子裙的女孩,却好像根本不在乎时不时被经过身边的行人撞一下,她还在嘴里轻轻哼着平时最喜欢的一首歌;从衣着打扮上看,她似乎是刚刚放学的女国中生,看上去,今天她的心情与这风和日丽的春日一样美好,因为她是一路蹦蹦跳跳着往家跑去的,就像一只快乐的喜鹊,永远不知道忧伤与痛苦是什么滋味似的;十六岁的春雨,和所有同龄女孩一样,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精灵,每天活在憧憬未来要当公主的美梦里,从不曾真正睁开她那双美丽闪亮的眼眸,认真看看周围现实的一切,仿佛那些悲与烦本不该属于她,反正,还有母亲和最亲爱的夏风哥帮她顶着呢!
      
      春雨这几天心情特别的好,因为她所日思夜想的夏风哥哥,就快要服满两年军役回来了,这让春雨开心不已!这天,她一进家门就隐约听见母亲在跟人闲聊的声音,母亲用非常亲切的口吻问道:“这两年在部队上服役还好吧,我看你怎么比以前更瘦了呢?是不是部队的伙食不好啊?”只听对方马上答道:“我们那儿伙食挺好的,可能是训练强度太大的缘故吧,您别担心,没事儿。”听到这么说,母亲又说:“这下好了,你终于退役了,我得好好替你补一补啦!”只听对方呵呵笑着说:“谢谢妈。”母亲温和地说:“你是我的女婿,你跟我用不着客气。”虽然对方还是一脸的憨笑,但眼神里却掠过一丝不自然。在玄关换鞋的春雨,一开始她还猜测家里今天究竟来了什么客人,让一向不苟言笑的母亲如此高兴呢?当她听出是夏风的声音时,开心坏了!她边喊着:“妈,是夏风哥哥回来了吗?”边来不及放下书包,就疾步跑进客厅了!看见母亲和穿着一身橄榄绿军装的夏风哥哥,正坐在沙发上闲聊呢,她望着那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那颗因惊喜而感到狂跳不已的心了,不顾一切跑上前去,一下抱住了正要站起来的夏风,轻快地问道:“夏风哥哥,你是今天回来的吗?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一下呢?我好去接你呀,我还以为还要过些日子你才回来呢,没想到,今天就回来了,真是太好了!”然后有些伤感地对夏风轻声说:“你知道吗?这两年我有多想你吗?有时候真想飞到你身边去啊!”夏风一手轻柔地抚摸着春雨脑后的马尾辫,另一只手则紧紧搂着春雨的腰部,良久,他才慢慢放开春雨,然后含着笑回答:“我也想你,不过,因为我是一名普通士兵,平常不能随意和家人联系,因此没有常常给你写信,你没生我的气吧?”春雨看着眼前这个脸庞比以前略显消瘦,而且皮肤又有些偏黑的男人,心疼地说:“夏风哥哥,这两年你受苦了!”说着,竟然哽咽了,夏风只是微笑着说道:“你不觉得我比从前身体健壮了许多吗?哦,对了,这次没告诉你们我回来的准确日期,就是想要给你和妈一个惊喜。”春雨微笑着点了点头;而坐在旁边一直静静注视着两个孩子亲热的母亲,这时欣慰地笑了笑,他在心里暗暗想着:“看来给他们办喜事的时候快了…”过了一会儿,母亲柔声提醒着女儿:“春雨,你快放开夏风,先让他去冲个凉吧,你瞧他刚从军营回来满身都是灰尘!一会儿就要开饭了,有什么话等会儿再慢慢聊吧,反正夏风现在退役了,以后有的是时间陪你聊!”听了母亲的话,春雨略有羞涩地将环于夏风脖颈上的双臂缓缓拿下来,并低着头轻声说:“夏风哥哥,我先带你去房间吧,你的房间还保持着以前一样,什么都没改变。”夏风笑了下,对母亲说:“妈,我先上楼了。”然后再弯下身去提起自己的迷彩背包,又对春雨软声回道:“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行了,你还是陪妈坐一会儿吧,我马上就下来。”说完,就快步向楼上走去了;望着女儿若有所失的表情,欧阳夫人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后笑着打趣道:“看看,古话真是说得好啊!真的是女大不中留,瞧你这副花痴样,我看还是早点把你嫁给夏风的好,省得你害相思病。”春雨红着小脸娇声叫道:“妈…我哪有,你这是瞎说什么呀?这让夏风哥哥听见多尴尬呀,真是的!”欧阳夫人咯咯笑着回答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本来这件事十五年前领他进我们欧阳家的时候就说定了的。”春雨还想争辩些什么,但她可是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第二章
      
      吃饭的中间,春雨一边为夏风夹菜,一边满面笑容地看着夏风的俊脸问:“夏风哥哥,现在你服完兵役了,接下来想干什么呢?是不是想继续读金融管理的研究生课程啊?”不等夏风回答,就听欧阳夫人接过话茬说道:“读什么研究生啊,当然是来公司帮我啦!他也该替我分担分担了;而且我都安排好了,先让他当我的总裁助理,等熟悉了公司的运作流程再去进修也不迟嘛!”听母亲已经为夏风安排好了工作,春雨心里很是高兴,可她又担心夏风另有打算,因此一眼默默吃饭夏风说道:“妈,你还没问夏风哥哥是什么意思呢,就这么擅自决定了?”这时,夏风淡笑着说道:“我没意见,我都听妈的。”欧阳夫人满意地说道:“还是夏风懂我的心思啊!就你事儿多。”春雨撅着小嘴从旁故意说道:“夏风哥哥总是这样,妈说什么你都不反对,我以为这两年会有所改变呢,没想到,现在还是一样惟命是从。”欧阳夫人得意地说道:“那当然啦!谁让他是我的未来女婿呢,丈母娘疼女婿天经地义,而听我的话也是他的本分嘛,呵呵…”听了这话,春雨的脸一下子变得红彤彤的,她匆匆瞟了一眼脸上也是一片红晕的夏风,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女婿不女婿的。”就低头大口大口地吃起碗里的饭,不敢再多说什么话了,就怕母亲再次口无遮拦地又说出一些让人感到害羞的话。
      
      深邃的夜空是那么的宁静,一轮亮晃晃的明月悬挂于天际,旁边无数颗闪亮的星辰散发出数不清的耀眼光束,照亮着只有阵阵微风拂过的寂静夜晚。饭后,春雨和夏风来到庄园后花园里散步,他们紧紧握着彼此的手,缓缓走在用碎石铺成的小道上,谁也不说话,只听着互相的均匀呼吸声;当走到一张有镂空花纹的白色秋千椅旁时,他们不约而同停下脚步相视微笑,因为此时他们的眼前出现了很多关于童年的温馨回忆,想到那些已很遥远的美好画面,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四五岁的春雨穿着一件淡粉色公主裙喜洋洋地坐在这张秋千上,让站在身后已是阳光少年的夏风帮她推着秋千,想起这样温暖的情景,不禁让春雨莞尔一笑,她抬起头笑着问夏风:“哥,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总喜欢缠着你帮我推秋千,而你从来没有拒绝过我。”夏风用深情的眼神看着春雨,语气温柔地答道:“以后我更不会拒绝你任何要求,我发誓!”听着夏风的誓言,春雨有些感动,她拉起夏风的手并肩坐在了秋千椅上,然后很娇羞地吻了一下夏风的脸颊。
      
      春雨把头靠在夏风的肩膀上,静静欣赏着明亮月色中争相绽放的各种美丽的花卉,而空气中仿佛也弥漫着醉人的淡淡幽香;春雨突然低声呢喃道:“夏风哥哥,你的手心变得好粗糙哦!是不是每天拿着枪训练才弄成这样啊,好可怜啊!”夏风抬起另一只手拍了拍春雨的脸颊说:“没事的,过几天就会好的,不用担心,你没觉得我比两年前强壮了许多吗?”春雨甜笑着说道:“这句话你已经问过我了,不过,我也觉得你的身体比从前魁梧了不少呢!”顿了一下,又说道:“嗯…可妈妈为什么说你变瘦了呢?”夏风浅笑着答道:“在所有母亲眼中,可能觉得自己的孩子永远营养不良吧。”春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好不容易忍住笑,盯着夏风那张有些奇怪表情的脸说:“夏风哥哥,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有幽默感了?”说完后,春雨又笑了一阵,而夏风则是一直温柔地看着春雨巧笑的娇颜,并不答话;春雨笑过之后,仰望着遥远的星空,幽幽地说道:“你怎么不说话了?我问你,在部队这两年的时间里,有没有时刻想着我啊?我可是每天都在想你呢!”夏风动容地侧身一下将春雨的双肩用双手紧紧抓住,然后激动地说道:“我也是,雨儿,你知道吗?我有多想你,你的一颦一笑时常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我能熬过这两年的单调兵役生活,全是你给我的力量!”在此刻,春雨的心里涌起一股感动!她大胆用双臂环住夏风的脖子,目不转睛盯着他的眼眸,再慢慢将双唇靠近他的嘴唇,青涩地轻轻吻住,夏风也顺势搂住春雨热烈地回应!不知过了多久?进行热吻的一对恋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春雨红着脸说:“夏风哥哥,我就知道你不会忘了我的,其实我真的好爱你哟,想永远跟你在一起,永不分离!”说完这段话后,就从秋千上快速站起身来,低头看了一眼有些发呆的夏风,然后轻笑着跑回屋里去了,而夏风则在秋千坐了很久才回过神;他皱着眉苦涩地喃喃自语道:“雨儿,谢谢你对我的这片情意,可是…对不起,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也许…我真的不配得到你这份纯洁的爱…原谅我。”
      
      第三章
      
      盛夏时节的南方,时而像火炉上的蒸笼令人闷热难耐,有的时候却一连几日阴雨不断!这天晚上,因为外面下着缠绵细雨,春雨和夏风没有办法像往常那样出去散步,所以只能窝在家里无聊地看电视节目;欧阳夫人也因为没有什么重要的应酬活动,所以,这一家三口难得都坐在客厅里看着引人发笑的娱乐节目;春雨因为节目好搞笑,因此,坐在沙发上笑得前仰后合连拿在手中的苹果也顾不上吃了,只是哈哈大笑个没完!母亲看女儿笑成那个样子,不禁问:“就那么好笑,我怎么觉得这个节目很无聊呢?”听母亲这么说,春雨忍住笑反问道:“妈,您不觉得那个主持人很好笑吗?该不会您在商场上呆的时间太久了,神经都麻木了吧。”母亲看女儿在打趣自己,笑骂道:“你这黄毛丫头竟敢说你妈老糊涂了,嗯!”见春雨又在聚精会神地看节目,只好作罢。过了一会儿,欧阳夫人好像突然想到什么,她笑眯眯地问旁边的夏风道:“夏风啊,你到公司已经有三四个月了,对工作环境还习惯吗?觉得怎么样?”夏风微笑着地回答说:“谢谢妈关心,我对公司的工作已经很适应了,也和同事相处得很开心,挺好的。”欧阳夫人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这下我也不必为你再担心了,你要好好努力哦!”夏风顺从地回答道:“妈,我知道了。”两三分钟以后欧阳夫人又开口道:“夏风啊,当初雨儿她爸把你从孤儿院接到我们欧阳家的时候,那年你正好是十二岁吧。”看到夏风点头答应,她接着说道:“那年你爸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非要给雨儿找个童养女婿,说什么以后如果他不在了,我和雨儿好有个依靠的人,好像那时他已经预感到自己不久于人世了似的,所以,没过几天他就把你直接从孤儿院里以养子的名义领了回来,谁知道三个月后他就真的去世了,并在弥留之际,订下了你和雨儿的婚事,这些你还记得吧。”说到最后,欧阳夫人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每当想起这些往事欧阳夫人都会忍不住伤心,本来坐在夏风身边高高兴兴吃着苹果看电视的春雨,此时也被母亲的情绪所感染同样难过地抽泣起来,虽然她对父亲的印象只是通过他生前所拍的照片,以及妈妈和夏风哥哥的讲述,但她仍然深爱着自己的父亲,因为她总觉得自己的父亲一定是个很优秀的男人!这就是所谓的血浓于水吧…
      
      夏风也是一脸的悲伤,因为他最崇拜的偶像就是养父,他一脸坚定地说道:“妈,是爸和您让我重新拥有了一个温暖的家,并给了我欧阳这个尊贵的姓氏,使我能够挺直腰杆在社会上做人,因此,你们赐予我的这一切,我都终身难忘!妈,您放心,我绝不会让您还有爸的在天之灵失望的。”欧阳夫人从女儿手里接过一张面巾纸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痕,清了清哽咽的嗓子,动情地看了看夏风,很是欣慰地说道:“妈就知道,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自从把你从孤儿院接回来的那天起,我们就把你当成亲生儿子养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辜负我和你爸的期望,是不是?”见夏风点头称是,顿了一下,她忽然又破涕为笑地说道:“好了好了,不谈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啦!趁今晚都在正好来说说你们俩的婚事…”听到这句话,夏风和春雨不约而同将目光射向母亲的脸庞,神情很是诧异,春雨先赶紧将身体挪到母亲身边情急地问道:“妈,您不会是想让我和夏风哥哥这么早就结婚吧,跟您说,我不同意啊!”欧阳夫人先是满脸疑惑表情看了一眼女儿,然后笑道:“你为什么不同意啊?你不是一直都喜欢夏风的吗,怎么现在又不愿意跟他结婚了呢?我还以为你恨不得马上嫁给他呢!”春雨撅着樱桃小嘴说道:“人家只是担心我还在读高中,怕在学校引起什么流言蜚语,影响不好嘛!再说,夏风哥哥刚进公司才几个月,工作怕是还没上轨道呢吧?我们这么早就结婚,您看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啊?我的意思是再过一段时间…”讲到这里她停下来,偷偷瞟了一眼夏风这时的表情。一直沉默无语的夏风此刻也附和道:“妈,我觉得雨儿的考虑有道理,她的学业和我的工作正处于关键时刻,我看还是等雨儿高中毕业之后再来谈这件事吧,我想,这样比较更妥帖些,您说呢?”欧阳夫人并不急着立刻给出答复,她先是优雅地伸手端起茶几上的菊花茶,浅浅品了一口,又若有所思地呆了几分钟后,才显出为难的表情说道:“我明白你们所考虑的问题,对你们两个人的前途来说的确很重要,说实话,我也为你们的将来想了很久,本来也打算过两年再让你们结婚的,可是…你们也知道,公司内部总有一些对我们欧阳家族的产业虎视眈眈、窥视已久的小人;自从夏风来公司上班以后,他们最近好像有所动向,不安于现状开始蠢蠢欲动了,所以我不得不提早让你们完婚,尽快把总裁的位子传给夏风,也好使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早点打消争夺公司总裁职位的愚蠢贪念!”春雨了解到母亲的良苦用心之后,乖巧地挽着母亲的手臂撒娇地说道:“妈妈,你早点告诉我们这些情况就好了嘛!原来您是怕公司里有人搞谋权活动,毁了爸爸辛苦创下的这份产业啊;要不然这样好了,我和夏风哥哥先订婚,您看好不好?”说完又转过头问夏风:“夏风哥哥,你觉得怎么样?”夏风爽快地答应道:“我一切都听妈和你的。”欧阳夫人看女儿这么体谅她的一片苦心,又是感动又是欣慰!随后又听到夏风也这么痛快就答应了,欧阳夫人更高兴得简直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好了,她甚至也不管天色已晚直接就拿起放在茶几上的电话,想马上给算命先生打电话询问适合订婚的黄道吉日,正准备拨号时,却被女儿拦住了,春雨抢过电话对母亲说:“妈!这么晚了,您真想给算命先生打电话吗?”欧阳夫人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给谁打电话?”春雨放下电话挽起母亲的手臂俏笑着说道:“我是您女儿啊,当然知道妈妈的心思啦!哈哈…”欧阳夫人看着女儿那天真可爱的脸庞,也只好摸了摸她的脸颊,软声娇斥道:觉得有些失礼吗?我看还是明天您再打过去的好,省得人家不高兴。”欧阳夫人听春雨说得有道理,就说道:“那好吧,就算你说得对,明天我还是亲自去一趟,让大师好好给你们挑个吉利日子。”说完,又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个孩子,不禁感慨道:““一说到谈婚论嫁就是不一样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连我的小雨儿也变成大人了,连想问题都周全了呢!呵呵…”听到母亲的调侃,满脸是红晕地娇叱道:“妈妈讨厌啦!人家好心好意提醒您,您却笑话我,哼!再也不帮您说话了!”欧阳夫人笑了笑忽然温情地又说一句:“孩子,你们放心吧,妈一定会给你们挑个黄道吉日,还会给你们举办一场非常热闹的订婚仪式!”说着,她把夏风也拉到身旁让他坐下,然后搂着孩子们感慨地说道:“时间过得可真快呀,一转眼,我的宝贝们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了!我也老喽…”春雨撒娇道:“妈,您永远也不会老!”
      
      第四章
      
      正当欧阳夫人发表无限感慨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欧阳夫人奇怪道:“这么晚了,有谁会来?而且外面还下着雨。”这时,正在厨房切水果的佣人福妈听见门铃响,就赶忙在围裙上擦擦手小跑着从厨房出来去开门了,而坐在客厅三个人也都奇怪地看了互相一眼从沙发上站起来向玄关走来;春雨和欧阳夫人一同向门那边望去,并猜测着这么晚了会有什么人来造访?还是冒着雨;而夏风则不太在意这么晚来的是何人。
      
      此时外面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只听从门口隐约传来福妈有些为难的声音:“这位先生…您不能这样擅自闯入他人住宅的!请问您到底要找谁啊?”对方是一个声音听起来浑厚低沉的男人,从他说话的语气里可以判断出他现在好像很是愤怒的样子,他在门口高声喊着:“欧阳夏风,你这个王八蛋快点给我滚出来,别像胆小的乌龟一样在屋里躲着,我今天非要把你揍扁不可,你个混蛋!”欧阳夫人诧异地转头问,神色变得有些异样的夏风:“你最近在外面或者公司得罪什么人了吗?”其实,夏风听见骂他这个人的声音有点熟悉,似乎是与他一起服过兵役战友阿槐的;一确定这个声音是阿槐的,夏风就感觉心里顿时非常不安!但还是镇定地准备去外面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大半夜的,在大门前这样大声叫骂?他真的害怕阿槐这么快就出现了;欧阳夫人和春雨也壮着胆子跟在夏风身后,想瞧瞧到底是什么人?但还等他们走到玄关呢,迎面就有一个身材魁梧高大,皮肤漆黑、一双眼睛里含着炯炯火焰的男人,和福妈半推半就着就进到屋里来了,他一看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夏风,不由分说上来就给了有点恍惚的夏风一记猛牶!欧阳夫人与春雨吓得都惊呼了一声;那个男人无视身边几个女人受惊的模样,咬牙切齿地说:“欧阳夏风,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混蛋,枉费我一直把你当做兄弟看了!刚才这一拳是替我那可怜的妹妹打的,你听好喽,我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你的!”听见阿槐这么说,夏风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站在一旁的春雨这时赶紧近前扶住嘴角流血,身体摇摇晃晃的夏风,还眼含愤怒地瞪着一身迷彩打扮的阿槐。而此时,一个身穿浅蓝色连衣裙的长发女子,站在玄关处喊道:“哥,不要打了!我们还是走吧。”这个时候,春雨和母亲才知道还有一个女孩站在后面,因为她低着头所以没办法看清楚相貌;轻声说完,女孩又低头静静地站在一边了,少时,她看见哥哥又要打夏风,就跑过去抓住兄长的胳膊,哭着恳求他不要再动手了,阿槐却甩掉她的手臂,愤恨地说道:“你怎么这么没用啊?被人欺负了还不敢吭声,我替你出气,你还舍不得这个无情无义的家伙!你真是…”只听那个女孩慢慢抬起头,望着阿槐用软绵绵的哭音哀求道:“哥,我们回去吧,不要再闹啦,就当你妹妹笨,有眼无珠好不好?”阿槐看了看可怜兮兮的妹妹,又望了一眼表情苦涩的夏风,用满是怜惜地口吻说道:“就算你再笨、再眼力不好,也是我唯一的妹妹啊!而且现在不管我们做什么?一切都不能再恢复到以前了,而且你肚子里不是已经…”不等阿槐说完,那个已是满面泪水的女孩,就惊慌失措地厉声喝止道:“你别再说了,我们还是快回去吧,求你了,哥!”只见她一边拉着不情愿就这样离开的阿槐往外走,一边还用恋恋不舍的泪眼回头看着欲言又止的夏风。
      
      正在这时,一直静观整个事态发展的欧阳夫人,用既平和而又威严的口气说道:“这位小姐请稍等一下,我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兄妹两个三更半夜冒雨前来我家,令兄一进门就莫名其妙地打了我儿子,这不是什么恶作剧之类的吧,您能否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刚才令兄要打我的儿子呢?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呢?”那个女孩停下脚步,一脸抱歉地说:“对不起夫人,因为我哥哥与欧阳先生有些误会,所以他喝了一点酒之后,就深夜来和欧阳先生算账,真的很抱歉。”欧阳夫人则是满是怀疑地问:“事情真的像你所说那么简单吗?我听你哥哥说的,似乎另有隐情啊?”本来就一肚子火气的阿槐,见欧阳夫人这么问,就干脆从妹妹的手里抽出自己的胳膊,回转身子大踏步走到欧阳夫人的面前,很是不客气地说道:“夫人,您是这个混蛋家伙的母亲吧。”见欧阳夫人点头,阿槐继续说道:“那我就跟您长话短说吧。”说着他又停顿了一下,不自觉地看向妹妹说道:“我妹妹晓漾她…怀了您儿子的孩子了!现在已经三个月多了…”阿槐刚艰难地说完深深舒了一口气,又补充道:“我怎么也没想到,我最好的战友竟然搞大人家肚子之后,就这样心安理得地不辞而别了!”哥哥刚说完,他妹妹晓漾就干脆蹲到地上放声大哭起来,那伤心欲绝的样子,真凄惨!这一切让欧阳夫人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处理?她紧锁眉峰看向处于呆滞状态的夏风。

      本文标题:春雨夏风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121860.html

      验证码
      • 评论
      246938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