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玄幻推理
文章内容页

胭脂计

  • 作者: 李郎五十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3-10-04
  • 阅读21013
  •   
      曹鸿勋,山东潍县人(即现在的潍坊市)是清朝光绪丙子年状元,曾在湖广、云贵、山陕、京城等各地任职,是朝廷政绩显赫的封疆大吏。
      相传,他在两广总督代管台湾之任上,曾经聪明果敢,机智谋划,扬善除恶,为民做主。亲自破获了两例伤风败俗,祸害一方的怪异案件。
      传说,当年曹鸿勋奉旨到两广上任后,为了尽快了解当地的民俗民风,体察民间疾苦。便立即派出了两路差役,到东西两广的各乡村集镇去微服私访,巡察实际民生状况。整顿治安,安抚百姓。
      这两路人马的首领分别是:法制科股长傅仁正,带领一路差役负责到广西巡察。副股长毕振协,带领一路差役负责到广东巡察。傅仁正和毕振协得令后不敢怠慢,立刻马不停蹄,夜住晓行,率领一行人向两广民间进发。他们分别来到乡下地界后,便化整为零,分散深入到乡间民寨,访贫问苦巡察民情。
      先说傅仁正进入广西境内以后,只见抬头山高林密,低头河溪纵横。山下旷野茫茫,人迹罕见。山寨房舍,连年风雨侵蚀,已成残垣断壁。百姓蜗居荒野,衣不遮体。赤裸耕作,如若野人。乡间村寨,荒蛮未开。流民乞讨,随处可见,令人惨不忍睹。
      傅仁正一行几人几经跋涉,来到了广西腹地的一个叫瑶台县的城里。他们先到当地衙门里了解了基本情况,发现朝廷派驻在当地的官员,整天瑟缩在衙内,一日三餐饱食终日,地方政事,得过且过。民间疾苦,充耳不闻。
      见此情景,傅仁正便对当地官员敷衍了几句,说要打道回府交差了。而走出县衙后,他们便偷偷的兵分四路,轻装简从,又深入到乡野民间去了。
      再说毕振协来到广东,单只见山清水秀,风光旖旎,湖波荡漾,泉涌溪流。田野里农家劳作稻米飘香,到处生机勃勃。村舍里,炊烟袅袅,六畜鸣和,渔舟遥唱,牧童晚歌。乡镇的集市里,游人如织,摩肩擦踵。他们四处探查,寻尽了市井街巷,到处洋溢着一片繁荣景象。
      毕振协见此情景,虽心中甚慰,但不敢辱没使命。根据抚台大人的旨意,他也把随行人员分成四路,命他们到村镇乡里走街串巷各处寻访。到深山古刹,城郭寺院,经楼书社,道门尼庵,对这些说教之地明拜暗查,侦测是否有聚众谋反之嫌,淫乱藏奸之祸。
      三个月后,两路人马回到巡抚衙门。
      曹鸿勋将傅仁正和毕振协传到后庭议事房内,让法制科的两个股长禀报巡查结果。
      傅仁正首先禀报道:“回禀抚台大人,卑职到广西明察暗访,历时三个月。广西境内,地方官昏庸无道,不问政事。官僚作风盛行,歪风邪气肆虐。在我们走访的十八个县、乡、镇中,流传着一些怪异恶俗。这些恶俗,道德败坏,有失伦常。地处深山腹地的地区,大部分乡村经济低迷,社会动荡,盗匪猖獗,老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
      曹鸿勋问道:“官僚作风盛行,乃官吏考核不严所致。这些对官员赏罚不明的弊端,也是我们今后整肃吏治的重点。现在我想要知道的是,如你所言,广西境内歪风邪说肆虐和怪异恶俗,有失伦常。这些你具体指的是什么?”
      傅仁正低首沉思片刻说道:“职下说出来,请抚台大人不要责怪罪卑职出语不逊,有失官体。”
      “有事尽管说来,本府免你无罪。”曹鸿勋说道。
      “在广西腹地有一个瑶台县,那里盛行着一种非常荒唐乱伦的习俗。让人听了荒诞无耻,为人所不齿。”傅仁正难以启齿的说道。
      “什么事这样荒唐?你说与本府听听。”曹鸿勋问道。
      傅仁正看了看左右,除去毕振协外没有外人,便低声说道:“在瑶台县流行着一种习俗,叫‘公公子’。是在婚娶的洞房之夜实行的一种非常荒唐无耻的恶俗,让我们听起来感觉这种做法,真是有悖天理禽兽不如”
      “什么叫‘公公子’?”曹鸿勋追问道。
      傅仁正继续低声说道:“‘公公子’就是儿子在结婚的当日晚上,第一夜的初夜权有父亲来做。这一晚上过后,新娘子要在三个月内不许和丈夫同房。三个月后,如果未发现新娘子怀孕,这视为小喜,不做理论。如果发现新娘子怀孕了,这视为大喜,此户人家会大摆宴席以示庆贺。怀胎足月后,儿媳生下的这个孩子被称作‘公公子’。‘公公子’在当地的社会地位很高,排在家庭成员的最前列,可与当地的县太爷平起平坐。而且有些惯例还高于朝廷官员,譬如当‘公公子’和县太爷的轿子在同一条道狭路相逢时,县太爷的轿子要给‘公公子’的轿子让路等。”
      曹鸿勋听后勃然大怒,拍案怒斥道:“这不是有悖天理吗?这种做法,上辱朝廷威严,下辱祖宗尊严,真是禽兽不如。这等丑事还视为大喜,真是不知羞耻也。”随即又转身问毕振协道:“你这次广东之行,有何见解?”
      毕振协道:“广东境内,一片繁荣景象。老百姓的日子,富乐安康,太平安逸。看来,这里的地方官为造福一方百姓,还是干了一些实事的。”
      曹鸿勋道:“官员勤劳政务,当然会造福一方百姓。百姓安居乐业,使他们勤政的结果。除去这些,在广东境内,你就没有发现一些吏治不清,愚弄百姓,伤风败俗的问题吗?”
      毕振协答道:“这倒没有,就是有一件奇怪的事,让卑职有些疑惑。”
      “什么奇怪的事?”曹洪勋问道。
      “就是在广东的舜吉县,在离县城五十里的山坳丛林里,有一座寺院,名曰赐生寺。这座寺院很大,庙里的大殿、禅房修缮的金碧辉煌,香火旺盛僧众居多。寺庙里的和尚都是三十多岁的青壮年,各个英俊洒脱,和尚大部分是看护寺院的武僧,这些和尚加起来有三百多人。一开始我觉得,一座寺庙,养了这么多僧众,光吃饭都应该是个问题。但是,经过了解,事实却不是这样,与之相反的是,寺院为了接待前来朝拜的香客,寺院还在大量的招募出家的和尚,大量的修建禅房,扩建寺院。”毕振协先大致介绍了一下情况。
      “出家人,从来就是贫僧贫道的自喻。大多数寺庙道院里也是清锅冷灶,靠施舍生活。这座寺庙坐落在深山里,还如此香火旺盛,是有点与众不同。你就没再继续往下查一查,到底是什么原因?”曹鸿勋也觉得这座寺庙的情况有些蹊跷,所以追问道。
      “后来经多方打听验证才知道,这座寺庙是远近闻名的神灵赐子庙,而且非常的灵验。凡是到这里来求子的女人,几乎百分之百的坐胎生子。这座赐生寺因此而名声大振,方圆几百里的老百姓,都上这里拜佛求子来了。特别是那些有钱的大户人家,为了求子舍得花大本钱,每次来都是几千量几千量的捐银子。从此,这座寺庙香火越来越旺盛,寺庙里整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捐银子的功德箱里,白花花的堆积如山,每天的收入有上千量。这样下来,那几百人的吃饭问题也就不在话下了。”毕振协又进一步介绍了这座寺庙的情况。
      “一座寺庙,求子灵,香火旺,这有什么可疑惑的呢?”曹鸿勋说道。
      “问题是,生儿育女这件事,要是完全靠神仙相助,说起来似乎有些牵强。大家都知道,儿女的身体,都是父母的精血所造,这是定而不可疑的。女人受孕,总的来说,那还是男女血脉相连,情缘所致。把这些生儿育女的渊源,都归结到神灵的头上,这让人觉得口服心不服。更何况,在我们调查了解的那些人群中,他们所说的一些实际情况,更令人生疑。”
      “什么情况?你详细说来。”曹鸿勋催促道。
      “在前来求子的女人中,有很多是来自地方豪绅家里的小妾,家庭背景不是朝廷大员就是一方富豪。这些小妾的男人,大都是家里八九十岁的老太爷。这些小妾被娶进门以后,主要意图是粉饰门庭,炫耀财富,更是为了逗老太爷开心而已。而这些八九十岁的老太爷,精血已近枯竭,风烛残年,朝不保夕。将小妾娶进家门后,只博得老太爷当日一乐,随之便忘其所在,放置一边,不问不闻,长年累月的和小妾没有房事。甚至,有的老太爷因年事已高,在神智上还糊里糊涂的,那还顾得上儿女情长。而那些小妾,为了给自己取得一个牢固的名分,就千方百计的想办法让自己怀上孩子。为了这个目的,她们起初是在老太爷面前百般风骚,用尽手段让老太爷和自己同房。无奈老太爷已经是灯干油枯力不从心了,即使勉强同房,也只是走走过场,不见其效。所以,在和老太爷屡试不孕的情况下,小妾们就跑到庙里去求神佛相助了。让人奇怪的是,当这些小妾来到庙里,捐上了丰厚的银子以后,庙里的主持便开始烧香诵经,为她们祈祷佛祖,祈求赐子。只要这些小妾按照庙里的规定,如此这般的来庙里两到三次,每次在庙里早祷告晚诵经连续三日,回去后便佛法显灵身怀六甲了。这种把本来不可能变成可能的怪事,就是卑职所疑惑不解的地方。”
      曹鸿勋听了两位微服私访官员的禀报,对这两点恶俗和疑惑,极为重视。他认为,关于瑶台县‘公公子’一事,证据确凿,毋庸置疑,罪恶明显,核实后马上就可以定案禁止。而神灵赐子一说,虽然疑点重重,但没有确凿的证据,不敢妄下结论,以免伤及百姓。思索再三,他决定择日亲自下去解决这两个案子。
      是日,曹鸿勋带领随员侍卫二十余人,骑兵五百名,先向广西瑶台县进发。
      来到瑶台县后,曹大人核实真相后,立刻责令罢免瑶台县令,写明奏章押往京城听候发落。并发布告示公示天下。告示曰:瑶台县境内,流行‘公公子’一事,实为异端邪说,荒诞陋俗。这种陋俗有悖天理伦常,毫无人道人性。乱伦滥交,如若禽兽。今,本巡抚为弘扬天理人伦,安抚儿女婚姻,子嗣常规繁衍。今责成广西境内罢黜所有类似有悖天理的恶俗,恢复人伦纲常。荒诞陋俗,自此禁止,违令者斩。此布。
      从此,广西境内流行多年的‘公公子’恶俗被取缔禁止。
      广西瑶台县一案平息以后,曹鸿勋又来到了广东省的舜吉县。来到舜吉县,为保密起见,曹鸿勋不住行辕,不住县衙,不住官邸,他和随行人员悄悄地找了个驿馆便住下了。但是刚刚安顿下不久,舜吉县令便慌慌张张的拜见来了。曹大人一看此状,便知道舜吉县令在城内耳目甚多,上下串联,如若网络。接下来侦破此案,办事要更加慎重周密才是。
      曹大人第二天黎明即起,随行人员早已准备停当。遂带领随行人员不声不响秘密前行,悄悄地往赐生寺而去。
      然而,当曹鸿勋率领随行人员来到庙前时,只见二百多武僧早已分列两旁,赐生寺主持善缘长老身披袈裟,手持禅杖,笑容可掬的出门相迎。曹洪勋暗自思辰道:这很可能是赐生寺安插在瑶台县衙里的内线,提前把消息送过来了,不然庙里怎么会准备的这样充分。这说明这个瑶台县令的影子,已经无处不在了。
      来到大殿里,曹大人免不了要净手进香,施礼朝拜。朝拜完毕,曹大人在善缘长老的陪同下,视察了寺院的各个大殿、偏殿、禅房、净房等。里里外外都巡视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巡视完了,善缘长老陪同曹大人来到方丈,小和尚献上玉杯清茶,躬身退下。曹大人一边品茗,一边与善缘长老说些佛法无边普度众生的话,意在展开话题探寻蛛丝马迹。交谈中,曹大人隐约的发现,善缘长老的眼神,时常在躲闪游弋,不敢正视正视曹大人。似乎是心底忐忑,有意在回避着什么。但目睹眼前,寺庙一切正常。佛堂寺院,清规戒律,无可挑剔。所以,长老异状,猜不出原委。小憩片刻后,曹大人觉得再谈下去也看不出究竟。便起身告辞,和随行人员一同回驿馆去了。
      回到驿馆,曹大人把随行的官员叫到自己的房间里来,共同磋商赐生寺的神灵赐子一案。
      人员到齐了以后,曹大人说道:“今天到赐生寺巡视,从表面上未看出什么破绽和蛛丝马迹。但从今天善缘长老交谈中的表情上看,他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神灵赐子一案,我们只是觉得疑惑,不太真实,但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大家看看有什么好手段,让实情显露,说出来大家商议一下。”
      毕振协怕曹大人说他谎报军情,便迫不及待的说道:“俗话说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但是,今天这句话应该反过来,应该是眼见为虚,耳听为实了。因为今天我们去巡察,寺里的情况,大家都应该看出来了,舜吉县令和赐生寺有串通之嫌。因为,今天寺庙里对我们去巡察是有所准备的,所以我们看到的一切都是表面的,都是虚的。所有的情景都是在我们去以前掩盖好了的,这样,我们怎么会发现蛛丝马迹?”
      傅仁正愤愤的说道:“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何不来一个深夜探查,偷偷潜入寺庙。暗地里到犄角旮旯里查探一下,看看这个寺庙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傅仁正的一句话,正合了曹鸿勋的心思。他正在思索一个还不成熟的破案计谋,但他的想法和傅仁正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为了使自己的想法不泄露,也是为了打探一下赐生寺的虚实,进一步证明一下舜吉县令与寺庙勾结的事实,他对傅仁正说道:“仁正刚才说的有道理,这样吧,仁正,你今晚带领几个武功高强的侍卫,深夜潜入赐生寺内,先去探探虚实。看看寺内的警戒是否有所察觉,如与抵抗不要恋战,马上回来禀报我。”然后对大家说道:“好了,今天就商议到此。记住,今晚的行动,一切行动要秘密进行。”
      众人走后,曹大人坐在那里,掐指瞑目,捋髯捻须,思索着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第二天凌晨,傅仁正领着十几个人,被打的鼻青脸肿腿断胳膊折的回来了。傅仁正回来说,他们刚刚全部潜入寺内,还没来得及探查,就被值班的武僧包围了。他们看上去是早有准备,见了面二话没说,上去就大开杀戮。有两个弟兄被杀死,为了不暴露身份,我们冒死把尸体抢回来了。其他的还有几个弟兄骨折的骨折,重伤的重伤。
      曹鸿勋听了傅仁正的禀报,暗想:通过白天对寺内的明察,和今晚对寺内的暗访,寺院里的反应,足以断定舜吉县令一直在派人跟踪我们。舜吉县令跟踪巡抚行迹,给赐生寺通风报信,就可以断定赐生寺的神灵赐子就一定存在问题。
      曹鸿勋断定,神灵赐子的最大的嫌疑,就是有可能寺内的和尚不守法度,乘人之危,奸淫良家妇女。但是这件事,没有证据,抓不住他们的把柄,无法进行依法惩治。现在取证成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因为白天去明察,他们早有准备,看不出破绽。夜间乔装改扮潜入寺内暗访,官府的人穿的都是便衣,那些武僧便装作不知,就会借机肆无忌惮的大动干戈,杀死那些潜入到寺里的侍卫。而那些潜入寺庙的侍卫,敌众我寡,哪是武僧的对手。赐生寺这样刀枪不入水泼不进,铜帮铁底严丝合缝,密不透风无孔可入的防范,阻碍了案情的侦破。看来,赐生寺神灵赐子一案,是只能智取不能强攻了。
      这天上午,曹鸿勋经过深思熟虑后,开始为破案调动准备。他把傅仁正和毕振协叫到自己的卧室里进行密商,三个人把各方面的情况作出判断以后,曹大人小声吩咐道:“神灵赐子一案的侦破,贵在神速。从准备到破案,要秘密进行,一气呵成。整个过程只有你两人知道祥情,其他人等只需听令执行便是。现在我开始部署任务,毕振协,你去准备两件事。一是你带领几个侍卫,到城里去搜捕三十个妓女来听令。去搜捕时,对外说是妓院违法经营。二是你化妆成平民,暗地里到城郊偏僻的商铺里买三十盒胭脂来备用。”毕振协领命去了。然后又对傅仁正道:“你今晚带领五百骑兵,声东击西,迷惑奸细。派两个探子断后,甩掉跟随者。然后绕道迂回,天黑后埋伏在赐生寺周围。等到半夜三更时,立刻带领士兵冲进赐生寺,进行强行盘查。在寺内如遇抵抗,格杀勿论。制服值夜的武僧以后,便将各大殿、禅房、经房、厨房、睡房的和尚和妓女一律押赴舜吉县县衙,听候本府发落。”傅仁正也领命去了。
      中午,毕振协回来复命了。他指着身后的一群女人说道:“曹大人,这些是舜吉城里一家最大妓院里的妓女,这位年龄稍大点儿的是妓院的老鸨子,加老鸨子一共三十一名。”说完又递上一个包袱,说道:“这是三十一盒胭脂,都是大红色粉末的。”
      曹鸿勋看了看那些女人,吩咐毕振协道:“你把那三十个女人领到东西两厢房里去歇息,让鸨母到我的房间里来,我有话要对她交代。”
      一会儿,鸨母来到曹大人房间里,曹大人示意她坐下。鸨母紧张的说道:“官老爷,您今天把我们抓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我们可是照章纳税合法经营的,姑娘们用自己的身子赚几个钱,也是为了有口饭吃。如有什么违规之事,还请大老爷高抬贵手饶过我们才是。”
      “你们今天受惊了,因为事涉机密,所以请你们之前未曾和你们解释清楚。今天请你们来,不是要追究你们什么罪责,而是邀请你们帮官府一个忙,铲除一个祸乱良民的犯罪窝点。如果你们配合得当,本府不但不追究你们的罪责,而且还会给你们奖赏。”曹鸿勋解释道。
      鸨母一听,转惊为喜,忙说道:“老爷您客气了,能给官府帮上忙是我们的福分,何谈报酬。有事就尽管说吧。”
      曹鸿勋看着鸨母沉思了半晌,然后说道:“今天让你们去做的事,是让你们扮作求子的媳妇儿,到城外五十里的赐生寺去进香求子。本府每人给你们一百两银子带在身上,你们到了那里以后,先把这些银子捐献给赐生寺。待和尚们祈祷开始后,你们要见机行事,细察内情。把晚上在寺庙里发生的人和事都在心里记录下来,以备第二天向本府禀报。如遇强暴不许抵抗,顺从便是。记住,和尚要非礼时,一定要把灯烛灭掉。特别要记住的是,你们要将胭脂盒随身携带。在黑暗中,趁和尚不注意时,必须将胭脂涂抹于和尚额头之上。照此办理了,你们的任务就完成了。等半夜官兵到时,你等不用惊慌,待将违法和尚捉拿归案后,即刻放尔等回去,并每人赏银一百两。”
      鸨母听罢,这才一块石头落了地,然后笑嘻嘻的说道:“原来是这样一件事呀,与和尚上床睡觉,这对我们来说真是小菜儿一碟儿呀。就这点儿事儿,还赏银一百两,那还不把姑娘们乐死了。”
      曹大人严肃的说道:“休得轻狂,这件事必须要秘密进行,如出现差错,尔等必负通匪之责。你回去把我对你交代的事项,务必仔细的和那三十个人讲清楚了。务必做到严守机密,如若泄露机密,本府格杀勿论!”
      鸨母一听,吓得脸一下子变成了白色,她紧张的问道:“什——什么时候动身?”
      “午饭后立即动身,到赐生寺去求子。”
      第二天天还没亮,傅仁正押着妓院老鸨和三十个妓女,毕振协押着赐生寺主持和众和尚来到舜吉县衙。曹鸿勋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遂命舜吉县县令击鼓升堂开始审讯。舜吉县令见势不妙,不敢怠慢,急忙令衙役们击鼓升堂。当师爷、监审、枢密、文案等一帮衙役到齐以后,曹大人命舜吉县令坐在一侧陪审,自己亲自主审此案。
      曹鸿勋大堂坐定,让三十名妓女和老鸨站立右侧,令寺庙主持跪在堂下,三百多和尚因为人数太多,便令他们都跪到了院子里。
      这时,天已经大亮。那些跪在院子里的和尚们,一开始黑灯瞎火的都没注意。天亮以后发现,三百多个和尚中竟有一小半儿的光头都被染成了大红色。那些和尚跪在那里,都是只看到别人的头变红了,看不见自己的头上什么样,便在那里相互指着那些红头和尚取笑开了。在一旁看押和尚的士兵见到这种境况,也笑得一个个前仰后合抖肩怂背咯咯有声。
      大堂上,一声惊堂木响,人们都肃静下来。只见曹大人道:“肃静!赐生寺神灵赐子一案现在开始审理。赐生寺主持善缘!”
      “老衲在。”善缘双手合十答道。
      “你对赐生寺神灵赐子一事现作何解释?”曹大人问道。
      “此乃上天可怜天下众生,对求子若渴的善男信女们广施天恩,让他们喜得贵子,成全心愿。此乃佛祖显灵,老衲不敢贪天之功。”老和尚正面跪在大堂上,因未看到背后院子里那些小和尚的面目。所以还在那里摇头晃脑振振有词,气定神闲的胡说八道。
      “住口!你还敢胡说八道!妓院鸨母,你走上前来,陈述一下昨晚你夜宿赐生寺的所见所闻。如实申诉,不得有假。”曹大人说道。
      鸨母走上前去说道:“是,大人。从昨天下午开始,我们按照你的吩咐,我和姑娘们陆陆续续的来到了赐生寺求子拜佛。寺庙里的长老、和尚对我们都热情接待,殷勤照顾。我们把银两如数捐献以后,他们便开始烧香膜拜,作法祈祷。天黑以后,主持长老吩咐我们到禅房用斋饭,我们被分配到了每人一间禅房。在禅房里用过斋饭后,有和尚来通知说要我们在禅房里入定坐禅,说大殿里的众僧要彻夜为我们祈祷。因为害怕,我就将禅房的门闩插死了,然后坐在禅床上坐定祈祷。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就听着禅房里有动静。我心里害怕,便起身到门口去看了看,门闩得很紧,是进不来人的。又过了一会儿,听到身后又是一阵响声,我急忙回头一看,见供桌旁的一块空地上出现了一个大洞口。随即从里面爬上来一个和尚,三十来岁,年轻英俊。我刚要喊人,他上来一把捂住了我的嘴。然后说道:施主不要惊慌,我是来帮你求得贵子的。我说你为我求子,在大殿里祷告便是,你到我的房里来作甚?那和尚道:祷告只是表面文章,实际上还得做些真事才灵验。我说:这样说来,求得贵子以后,这孩子算是谁的?那和尚道:只要你不说出去,那就千真万确的是你的孩子。那和尚说完,不由分说,便把妾身的衣服扒光了非礼起来。”
      这时,毕振协走过来和曹洪勋耳语了几句。曹大人抬起头问道:“鸨母,昨天你是怎样和你那些姑娘交代的,是否没有交代清楚?”
      鸨母答道:“遵照老爷的吩咐,一字不差的对姑娘们讲清楚了,姑娘们也是照此办理的。怎么了大老爷?有什么差错吗?”
      曹大人怒目而视,对鸨母说道:“按照我的吩咐,今晚捉奸在床的红头和尚应该是三十一个才对。而听毕振协刚才所说,他在院子里数了数那些红头和尚,怎么成了九十三个呢?怎么多出这么多来?这到底是何原因?”
      “老爷休怒,听我慢慢道来。原来是这样,在我的禅房里,一晚上从地道里一共上来了三个小和尚。我问那些和尚道:你们帮我们求得贵子,来一个人就行。你们这样接二连三的来帮忙,这不是乱了套了吗?那个和尚道:最近这些日子,官府明察暗访查的很紧,我们有好几天没有分到赐子的牌子了。在寺庙里,我们是按牌子多少论功行赏的。牌子越多,分到的钱就越多。时隔多日,今天好不容易有活干了,大家纷纷都抢着要赐子。主持长老见此情景,就多发了两轮牌子,所以今晚来的人就多了一点。我怕人多眼杂,泄露机密。我问和尚道:刚才回去的那个师傅到哪里去了?和尚说:师兄在这里弄完了,就摸着黑从地道回卧房睡觉去了。由此说来,不会泄露机密。刚才我又问了问我的姑娘们,她们都说:也是一晚上从地道里爬上来了三个和尚,这样算起来,九十三个和尚就对上数了。”老鸨耐心的解释着。
      听完妓院老鸨的陈述,曹大人气得怒目圆睁,他一拍惊堂木言道:“善缘,证据确凿,案情明了。在这些铁的事实面前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老和尚听完鸨母的陈述以后,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便一改先前的面目,他双手伏地,叩头无数,若鸡哆米。哭丧着脸说道:“求大老爷开恩,饶过小人一劫。小人本不是出家人,只是用了这么一个障眼法,敛些钱财罢了。大老爷如能饶恕,寺院里的所有金银财宝,小人愿倾囊相赠,尽数献给老爷。”
      “哼!本府既然获罪与你,你的所有财产理当充公。你冒充佛法,亵渎神灵,目无法纪,愚弄百姓。你招摇撞骗,唆使属下奸淫良家妇女,丧尽天良,危害一方。你的罪责,已经到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地步。来人呐,将善缘和那些红头和尚押入死牢,听候发落。”曹鸿勋大喝一声,将所有案犯押入大牢。
      “神灵赐子”破案后,舜吉县令贪赃枉法,难辞其咎。曹鸿勋将舜吉县令革职查办,上报朝廷。请旨后,又下令捣毁焚烧寺院,并将九十三个红头和尚和善缘就地正法。让那些未涉此案的和尚遣返回乡,还俗种田。
      曹鸿勋没收了赐生寺非法所得的所有财产,用这些钱财赈济灾民,安抚老幼。在全县弘扬正气,普及科学。建药堂,请郎中。坐堂把脉,广施皇恩。为求子心切的夫妇施药治病,喜得贵子。
      从此,舜吉县一切如常。
      


      本文标题:胭脂计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171131.html

      • 评论
      4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