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爱情方舟
文章内容页

当时只道是寻常

  • 作者: 忧蓝清风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5-01-30
  • 阅读10269
  •   我脑子不聪明,学习成绩也不好,不爱思考问题是个重要原因。要我动动脑子,真的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我心里怪难受。到底怎么传出这样的怪事来?真是怪事!许深年嘛,我是知道的。高三理科四班的好学生。长得眉清目秀,学校发的那样式简单宽大的白色校服给他一穿,硬是有了翩翩少年的气质。喜欢他的女生,那也多了。我们班就有十几个,这可不是夸张,实在他太好。其中就有我的好姐妹林若,她老提四班的许深年,一个劲儿地往死里夸,简直是天上有,地下无的大神似的。
      
      他是大神,我就是谁都看不见的小虾米。我敢肯定那位大神连我的面儿都没见过。全年级疯传着他喜欢我,还闹着要跟他女朋友分手。前儿有个女生倒是问过我们班有几个姓白的,我真是脑子笨,竟然把自己供出去了。我真该说不知道。听人说许深年要和女朋友分手,问原因,他说有喜欢的人,问是谁,他说姓白。
      
      全年级姓白的屈指可数,女生却只有我一个。我一下子也成了热门话题,班上那些个鬼鬼祟祟的目光看得我瘆得慌,还有女生来问我是怎么勾搭上许大神。我敢对天发誓,我连许深年的一片衣角都没碰过,何谈勾搭?若说联系,也就是我们的名字都一个深字。
      
      我怕吵闹,也不喜欢受到关注,主要是这又快要高考了,他们这样闹着,我还考大学不考?忍着痛苦动了脑子,我抓耳挠腮一会儿,明白了,那许深年是找借口甩他女朋友呢!他是好学生,自然也是要考好大学的,哪儿能为恋爱耽搁了学习?不然他怎么不说喜欢人的名字,可见是扯谎骗人,唉,我真是躺着也中枪。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似失落似轻松的。传言总会渐渐消沉的,我对此只好采取两耳不闻的态度。
      
      不知是偶然,还是有了这奇怪的传闻,我对许深年多了关注。我眼睛里竟常冒出他的身影。不是幻觉,他真在眼前。下课出去逛逛,走廊上,他从那头走过来。目不斜视的样子呵,这叫喜欢我?食堂打饭,也能碰上他。他坐在我对面的桌子,低头吃饭,他身边的男生在笑指着我对他说什么。我耳根一热,平日能吃完盘子里饭菜,这下子却不好意思吃了。随便吃了几口,去放回盘子时,食堂大妈还摇头叹息,现在的娃娃,这么糟蹋饭菜,要不得,要不得啊!
      
      书看不进去。我盯着书本发呆。脑子里却想起许深年,他倒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以前不认识我,现在也肯定认识了。我可是被他诬陷了的倒霉鬼啊!看见我,竟然没有一丝道歉或者愧疚的样子。其实,这传言淡了下去,也没什么。可没想到,他的女朋友刚才把我叫出去了。四个女生围着我,我站在墙角。让我离许深年远点。那个时候,我们班的男女生都挤在走廊上往这边看。我不知怎么就笑出了声,连腰都弯下去,女生看着我笑。
      
      也不知道那几个女生会不会误以为我是在示威才笑,可我真觉得好笑。许深年真是好样的,随口说的一个白字就可以引起这些波澜。又在走廊碰上许深年,看样子,他是刚从厕所出来。他要走过我身边时,我没像以前一样随他去,而是叫住他。
      
      他站定,转身来看我。他长得挺高挑,看我时微微垂了眼帘,说,怎么?
      
      还怎么?我有点怒,说,你认识我吗?
      
      他竟是笑了笑,怎么不认识?
      
      以前见他时,他都是淡淡的脸色,我还以为他是个难相处的高傲性子。但现在,他这一笑,加上玩笑式的温和语气,觉得亲切许多。我也放松些,问,你知不知道最近的传言?
      
      他眼眸微微眯了下,将一只手浅浅插在裤兜里,往栏边一靠说,啊,知道的。
      
      我也往栏边一靠,看下边那些人几个女生在打羽毛球,球在空中飘来荡去。他也在盯着下边,半天没反应,我说,你女朋友都来找我了,你不应该对我道歉?
      
      他侧头看我,风吹起他额前的碎发,露出深邃漆黑的眼眸,低笑,怎么还有道歉啊?
      
      我转头不看他,下边的女生已经收起拍子离开了,估计要上课了。我说,你随随便便胡说,让我的学习受到影响,还不该道歉?
      
      他又笑了,那就约个时间。他看了我一眼,又说,那就放学后校门口见。说完朝走廊那一头走去,他的教室是在那边。他背对着我轻轻扬了下手,不见不散。
      
      我和许深年在走廊上谈话,被人看见,倒是坐实了传言。连林若都不信我,非逼问我怎么和许深年在一起了。放学后就往校门口去,许深年等在那里。林若一拍我的肩膀,还瞒着我?这都要一起回家了!我解释,我们是有事谈。林若翻个白眼,嘲笑我,得了,约会就约会,搞这么正经!
      
      许深年已经换下了校服,浅蓝色牛仔裤,一件白色的衬衫,看起来是个干净又秀气的少年。他接过我的书包,我不肯,他说,我又不会偷你东西?我只好让他替我背着,他走前面,背上斜挎着我的那个粉色书包,书包拉链还挂了个小熊娃娃。我忍不住笑了,他说,怎么了,我不理他,只是笑。他也笑。
      
      我问他,不就是道个歉吗?你还要选个地点?
      
      他却只是往前面走,也不搭理我,我只好跟上去。进了一家饰品店,我想起自己的发绳坏了,正好可以买一个。我挑了一个粉色发绳,转头去付钱,许深年却已经付了。走出店,我要将钱给他,他没要,我也知道男生爱面子,反正就那么五块钱,也就算了。走了几步,我才想起来问他,你去饰品店买什么?他笑了,你猜猜?
      
      我没那闲心思去猜,只当他不肯说。我已经饿了,妈妈肯定已经要做好饭了。我问,你还道歉吗?我要回家了。他想了下,说,那我送你去公交车站。
      
      我在后面大叫,许深年!你等等!
      
      他转身,看向我的眼神带了丝笑意,怎么,还想逛会儿街?
      
      我说,你找我来,该不会只是要逛街吧?
      
      他似乎在思考什么,停顿了会儿,犹豫着说,当然也不是,只是……
      
      我盯着他,他吞吞吐吐,脸色还有些微微发红了。真像是我被提问时那副尴尬模样。我说,道个歉有那么难以说出口么?算了,只要你有这个心就行了。我瞥他一眼,拖长语气说,不难为你——
      
      他却有些急了,拉住我,从裤兜里拿出一个粉色的小盒子塞到我手里。我一愣,看他异常认真的神色,问,买给我的?
      
      他点点头。我要打开,他却按住我的手,语气有故作的冷静,等回去再看。
      
      我眨眨眼,盯着他看了会儿,若有所悟,行,我明白了,你真是太客气了。虽然那些传言对我有些不好,但也没那么严重,你不需要这么内疚,还买礼物。喏,还给你!
      
      他看着我,这倒像是真冷静下来了,面色微微冷了些。
      
      他不伸手接,我也不能强塞回给他,就说,好了,那我收下了,谢谢。
      
      回到家时,天都已经快黑了。妈妈买了个生日蛋糕,还办了一大桌好菜,爸爸也坐在桌前等我回家。我才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妈妈看我手里拿的盒子,笑问,同学送的生日礼物?我愣了下,点点头。妈妈一边给蛋糕插上蜡烛,一边说,你倒是有个好同学,你自己都不记得生日,难为她还记得。
      
      我也觉得巧,许深年应该不至于知道我的生日。可当我回到房间,看到盒子里放的那张卡片,不由得愣住了。生日快乐,这是许深年写的。卡片下还有一只水晶戒指,戒指上有一朵小小的樱花,晶莹闪耀。那一晚,我很晚才睡着。动脑子是件痛苦的事情,许深年却让我经常动了脑子,也就是让我痛苦。他怎么知道我的生日?又为什么要送我礼物?送礼物又为什么要送戒指?那些传言难道是真的?许深年会是……喜欢我的?
      
      我自己想不通,心里堵的慌。到了学校,第一次到了许深年的教室门口,却没见到他。有人说,他请假了。我也没理会那些好奇兴奋的目光,离开了他的教室。努力压下那些奇怪的心情,一心想着高考。不管他喜不喜欢我,我都没可能喜欢他,都要高考了,应该以学习为重。接连几周,我刻意地不去注意许深年。三周后,我才知道其实不用刻意注意许深年,因为他已经死了。
      
      一场车祸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这事情是住在他家附近的学生传到学校里的。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伤心,眼泪止都止不住,但看到班上也有几个女生在哭,也就更加忍不住眼泪了。
      
      明明是那么美好干净的少年,却突然死了。有些尚未明了的情愫逐渐清晰起来,他的笑容成了心底磨灭不去的火焰,那是……痛苦的火焰。

      本文标题:当时只道是寻常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194890.html

      验证码
      • 评论
      7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