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白马公主》--第一章

  • 作者: forlove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04-07-08
  • 阅读12671
  •   哇啊!
      哇啊——
      哇啊……
      好帅!
      一双双娇羞的小手遮住大张的嘴巴,一对对着迷的眼光纷纷跟着走,有的回头,有的呆站,有的呼吸困难……
      全因为那个走进来的人,瞧瞧那双又深又大的咖啡色眼睛,那头挑染有个性的发型,那高瘦的身材,那有型的衣着,那浓眉,那白皙的皮肤……哦,天!连他打的那条深色领带都好看得要命!真希望此为那条领带,真希望成为那套合身的西装贴在他的身上。
      “你们总裁在吗?”李安寒靠靠近柜台。啊啊……好有磁性的声音!柜台两个女职员呆了呆,一个已经呼吸困难,另一个脸红得像红番茄,好不容易从喉咙里挤出拔尖的声音来,“啊……在!”
      “在几楼?”
      哦!那对迷人的深咖啡色的大眼睛正看着她!“十……十五楼……”
      “谢谢。”
      啊--笑了、笑了,对她笑了!天……她喘不过气来了,要昏了,要昏了……
      李安寒离开柜台,往电梯走。
      “安寒!等等我!”一个娇叹的呼喊,吸引了一堆视线,绝大多数是长喉结的,只见一双双瞪凸的眼睛,伴随着一声声哦、哦、哦……天啊!口水差点淹没羽程总部大楼的一楼大厅。
      直到人进入电梯,一堆女人、一堆男人跑到了电梯门口下,瞪着那楼层往上升……
      “真没有想到……会到我们公司……”感动哪!
      “以前都只能躲在远处看,想不到近看……更帅!”一声兴奋的尖叫,带起一阵热烈的回响,一个个女职员纷纷点头如搞蒜。
      “找总裁耶……真想跟上去看看。”这位柜台小姐道出一群人的心声,只是她忽然想到,她好像忘了做一件事──啊!忘了通报……可是总裁秘书刚出去,——而且也来不及了。
      “啊……我以为没有人比总裁更迷人的……讨厌,这叫人家怎么取舍嘛!”公司里最美丽最美丽的那朵圆仔花踩着高高的高跟鞋跺了脚。
      一张张作呕的表情全集中在一块,马上有人说了,“你拜托!你知道他是谁吗?人家是隔壁模特儿经纪公司的负责人耶!”
      “人家身边随便站一个模特儿出来,都能把你比到屏东去!”否则她们干嘛只能躲在远处看?搞不清楚的圆仔花!
      “啊……那……幸好我还有总裁。”
      “你嘛帮帮忙!眼里有没有我们这些总裁亲卫队啊!”
      “咱们可都是从公司开创以来就存在的元老级职员,你算老几啊!”想想,公司三个最有价值的黄金单身汉,分别是总裁,副总裁,总经理,她们好不容易等啊等,盼啊盼,盼到两个想结婚了,也结婚了,新娘却都不是她们,就剩下最后一个了耶,不死守着怎么行!
      “到角落去纳凉吧你!”
      一群女人散去,留下一堆男人还痴痴仰望着那停
      在十五楼的灯号,口水还在流……
      “他妈的!地上怎么这么湿啊!一个个不做事全杵在这里干什么?想罢工啊!混帐!”
      “不、不是的,副……副总裁……”个个急着拾衣袖擦口水,一双双心虚加自卑的眼光全避开了那张极度漂亮的混血儿脸孔往两旁站开,让出一条路来让他进人电梯……
      “不是就滚回去做事!妈的……”粗暴的话随着电梯的门关上。
      唉……怎么偏偏长得这么“漂亮”的男人讲话这么粗鲁呢?这是羽程所有女职员心里的衷叹,唯一不那么心痛的是,反正人都已经死会了,算了。
      ……对了,那个好帅、好师的还未婚的帅哥,找他们总裁做什么啊?
      砰!
      李安寒到十五楼,找到一个门上挂“总裁室”牌子的,毫不客气一脚踹开了门!
      “安寒……”李安若掩住娇艳欲滴的唇,望住妹妹粗暴的动作,眨着一双疑惑又诧异的眼睛,还来不及留意门上牌子上的三个大字。
      宽敞的办公室里面,两个站在办公桌旁的男人都背对门,两个人身高都很高,眼睛全盯着桌上的电脑屏幕,对背后响起的踹门声连回头探看也没有。
      “老羽,你迟到了。”只徐缓交来低沉温和的声音,这个一身宽松白衣白裤,留着一头用黑色鞋带扎起的长发的男人,目光锁在萤幕上。
      “生蛋啊,这么久。”这个揶挪的声音年轻了那么一点,看起来较壮较魁,皮肤黝黑,短头发,笑嘻嘻
      地转过身来,眼光对上踹门进来的安寒——“咦?你是谁?”怎么不是他们家商继羽那个粗暴头啊?阎嗥瞪住这个踹门进来的陌生人。
      沈东白闻言转身,额际两旁的头发夹杂了一撮银白色,整齐干净的束在脑后。
      “你们哪一个是总裁?”李安寒凶恶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口气倒称不上好或坏。
      哟、哟,怎么像是来踢馆的?这个也长得很“漂亮”哩,还比他家那粗暴头细致了些呢。阎嗥扬起嘴角,自动往一旁站开去,人家找的是总裁,不关他这个总经理的事,看戏看戏。
      “是你?”李安寒立刻把目光镇定那个一身白色,长一双勾魂眼的男人,一看那双桃花眼就知道不是什么老实人。
      “安寒……”
      “姐,交给我。”李安若有机会看见门口牌子上的字,一个恍然的表情,赶紧把门关回去,马上跑进来,但才一开口,就被李安寒给挡下。
      “有事吗?”沈东白气定神闲,徐徐微笑。那温和的神色看起来呢,若不是这家公司天天有人上来踹门,还真让人怀疑他的神经是不是出了问题?
      李安寒眉一扯,也不多说,跨步上前,长手就如闪电般挥过去——
      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冻住了所有的目光。
      阎嗥一个错愕的表情,望住挨了巴掌的沈东白,见好友的微笑冻在嘴角,那对勾魂眼闪入几丝冷凝的光芒,那只有像他这样眼光神准又了解好友才有幸发现,一般人眼里只看得见他那张变也不变的温和表情,即使他也许已在盛怒当中。
      李安若小手掩住了美美的脸孔不敢看,拉了拉妹妹的衣袖,“安寒……你打错了,不是他啦!”哎,好丢脸。
      “不是?”俊俏的脸孔一怔,略略颦眉,不悦地睇看一眼这个被她狂扫一巴掌的男人,眼光里还带责备。不是他,那他干嘛不闪远点,自动站出来做什么?“算了,对不起。”
      算了,对不起?算了?沈东白挑高了眉,左边脸颊还燃着一股热辣,一双温和的迷人的眼锁住这小子,嘴角略略弯起迷人的弧度……
      李安寒已经转身,对李安若指住阁嗥,“那就是他?”
      我?阎嗥本来抱着胸膛闲闲在一旁看戏,被这么一指,眉头马上皱起。来不及管这两个人什么来路,首先忌讳刚才那快如迅雷的一巴掌,全身迅速架起防备。
      “不、不是啦,你误会了!”李安若娇爹的声音,在焦急下却像撒娇,也来不及解释,先拉着李安寒赶紧对倒楣挨了一巴掌的男人鞠躬,“对、对不起,我妹妹认错了人,真是对不起!”
      ……妹妹?!
      女的——沈东白和阎嗥再次以不同的眼光锁住李安寒,两双眼睛差点瞪到脱窗还充满怀疑。沈东白暗暗抓起的拳头松了。他从来不打女人,即使是这个长相、声音都偏中性的泼辣女……真的是女的?
      李安寒抱起胸膛,修长的腿开开的,穿着一双有跟的精致皮鞋站得和肩膀同宽,浓眉依然扯着,细薄的唇紧抿不悦。倒是早习惯了这些“有眼无珠”,挺恼的是这两个人都不是总裁,那在总裁室干什么?砰!
      “他妈的楼下围着一群人不晓得在干什么!真是欠揍!”正牌的踹门人进来了,一个鞋印不偏不倚就嵌在深深凹进去的老地方。
      阎嗥亮了眼,马上兴奋地走向他。“啊,老羽,你来晚了一步;真是可惜啊,你没看到——”
      “看到什么呢,小阎?”沈东白温和时声音缓缓插进来。
      阎嗥正搭上商继羽的肩膀,听到背后威胁的声音了,识相的闭上嘴巴,笑着转过身来,“没事。”
      商继羽瞪起那双浅咖啡色美丽的眼睛,马上用铁臂拐住阎嗥的脖子,“没事个鬼,桃花眼又不能吃了你,怕他啊!说!”
      “不是这样啦,这关系到他‘面子’问题,好歹给他留点颜面。”阎嗥不停眨眼睛,拉着脸皮。
      商继羽一脸狐疑,眼光移到沈东白脸上……突然一愣,他放开阎嗥走过来,只是为了看得更清楚——那双浅咖啡色眼睛瞪大,不敢置信地指着沈东白左脸颊上的鲜红五指印……“哈哈哈——笑死人了!这样你也敢出门?我要是你打死也不会出来丢人现眼!哈哈——”
      “不是啦!”阎嗥把他拉到一旁咬耳朵……
      “女人打的?!”商继羽脱口叫出来,这时目光里才多了两个人,随即又是一阵狂笑,"挨女人巴掌?桃花眼挨女人巴掌?哈哈哈——怎么不去死算了……哈哈这个人……长得好俊俏的,怎么言行举止……李安若略略偏头托腮,水眸里缓缓眨着疑惑。
      “姐,是不是他?”李安寒皱起眉头,严峻的目光锁住商继羽。
      “啊?”李安若着得入神,一时回不过神来。
      “没错。”沈东白挑起嘴角,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笑如春风。
      阎嗥闻言,自动退到商继羽的三步外。
      李安寒一个扫瞪,还来不及等李安若证实,过去便是辟、啪——两响!整个动作俐落迅速如电击!
      “你敢碰我姐!我阉了你这只色狼!”两个巴掌不够,她还要来一顿拳打脚踢——
      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李安寒的动作实在快又猛,商继羽错愕地愣了一愣,才感觉到脸颊一阵麻辣,接下来不再有大意和轻忽,迅速的接挡了几个拳头和脚踢!
      “你他妈的敢打我!莫名其妙!我管你是不是女人,你这个恰查某!我打死你——”商继羽立刻就抓狂了。
      “老羽、老羽,等等,别跟个女人计较。”阎嗥赶紧上前阻止,一个人却很难拉得住他,“沈!你还不过来帮忙!”
      “玩玩,怕什么。”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婆练过武术的,所以沈东白只是端着一张温和笑脸,动也不动。
      “安寒!你住手,不是他啦!”李安若掩住了脸。
      “又不是?”李安寒闻言,迅速退后了两步,离开战区,看向她姐。
      “死小阎!你给我放手,我要宰了她!”商继羽被阎嗥给架住,一双长腿疯狂猛踢。
      “不是啦!我说的是名字叫冢财,不是这个公司的总裁啦,他叫高冢财。”哎呀,丢脸丢死了。
      “死女人!恰查某!有种你给我过来——”生平第一次挨女人巴掌的商继羽已经疯了。
      “别这样嘛,你最不屑跟个女人计较的不是?”阎嗥抓着他劝架,一切都是为了公司的物品着想,如果他们出去打,别说他连拉都不会拉,还会搬张椅子坐在一旁当裁判哩。
      李安寒迅速拉下脸,大大的深咖啡色眼光在三个男人之间来回……她吞咽了一下口水,“不好意思,误会一场。”
      “误会一场?你他妈的我踹你两脚看是不是误会一场!”
      “好啦、好啦,你消消气,大人大量嘛,你自己也说过打女人是猪狗不如的东西,想想水泱,你老婆知道你打女人可是会哭泣哩。”阎嗥拚命拉着地,赶紧祭出商继羽的弱点来。
      一想起他老婆白水泱,商继羽磨牙收敛火气,甩开阎嗥的手,恨恨地瞪着李安寒,“妈的!”
      哎呀,这个漂亮男人比她妹妹更冲哩。李安若从一双葱白玉手里抬起无辜水漾的玉眸。
      “姐。我们走。”李安寒高昂着下巴,拉起李安若的手。
      “等等。”沈东白叫住人,转身拿起电话拨了一通内线,“小周,叫高经理过来。”
      “啊,对了,安寒,冢财是这里的经理,没错。”李安若好像是这时候才想起来,赶紧跟妹妹说。
      李安寒回过身,望住那个一身白的男人,从头到尾就没见他那张笑脸拉下过……她的眼光停在他在脸颊上的五指印,眼神里略带疑惑,这个人是不是颜面神经出了问题?
      “小姐,可不可以说明一下高经理做了什么事?”沈东白走近她们姐妹,微笑的目光锁着李安寒。
      “……那只色狼摸了我姐的胸部。”奇怪,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李安寒瞅着这个直盯着她看的男人,脑袋里模糊觉得错了什么,又一时理不清楚。
      “像这样?”沈东白在微微一笑间,一只宽大的手掌隔着深色西装罩住她的胸部。
      “啊!”李安若倒抽一口气,一双小手掩住了嘴。
      李安寒大大的深咖啡色眼光里闪过怔忡,缓缓低下头望住那只手,突然晃眼间她恍然明白不对劲的地方……从来男人的视线只停留在她姐的身上,这个人却一直看着她,难怪她觉得不对劲。
      她缓缓一扯眉,不悦地伸手抓下那只手……唔,他的手掌还比她大。她略略一研究,才放掉他的手,抬起头,视线微扬……也比她高,她穿的是有跟的鞋子,这个人应该有一百八十多吧?
      ……只是,他是不是有很严重的近视?
      “消气了吗?”中性嗓音沉稳不慌张,深咖啡色的眸子写不进一丝羞涩或难堪。真遗憾,如果希望她像女人一样尖叫满足他,那她只能扫地的兴了。
      沈东白脸色变也未变,微笑瞅着她,“虽然没长什么肉,到底是女生,最好还是穿胸罩防止下垂变形……啊,不过这么小的‘山丘’怎么样也不可能造成‘土石流’吧?说得也是,你不会有这方面的困扰,不过冬天嘛,多穿一件暖和些。”
      李安寒深深蹙起浓眉,中性嗓音转低,带出不悦,“鸡婆!”
      商继羽幸灾乐祸,抱着胸膛在看戏。
      阎嗥翻起白眼,他自觉三人里面他是最善良的一位,深深为老友如此不雅的“报复”感到羞耻。只是他更怀疑,这个外型酷似男孩的女生居然脸也不红,到底……是不是真的女生?
      ……咦?阎嗥突然转向商继羽,面露疑惑,"喂,刚才我也没告诉你她是女的,你怎么一眼就看出来?"他也不过告诉他,沈是被面前的女人打的,他怎么就知道打他的“这个”是女的?不会猜另外一位?
      耶?对呀!刚才这个漂亮帅哥骂她妹妹是“恰查某”,很少有人第一眼就看出她妹是女生耶!李安若拿神奇的眼光膜拜过去。
      商继羽深受侮辱地扯眉,“妈的!我会连公的母的都分不清楚?又不是瞎了!混帐!”
      这是说,他和阎嗥都瞎了?沈东白微笑更为温和。阎嗥冷冷一哼,眼光再次睇扫向那个“不男不女”,明明横看竖着就是个男孩的外型,瞧那头比他还短的头发,那双浓眉,那深邃的轮廓,还有那直挺的鼻梁,那个薄薄的嘴唇,就算这张脸不说,哪有女人声音那么粗哑!还有看看那个身材和打扮,一套合身的黑色直条纹西装,里面深蓝色衬衫,领带……好吧,没长喉结,不过谁会注意那么多啊!分明是商继羽这家伙的眼睛有毛病!
      叩、叩。
      门虽然没关,礼貌上高冢财还是给面子敲了两下,“总裁找我——咦!安若,你怎么会在这?”
      走进来一位稍矮稍胖的年轻人,穿一件淡黄色衬衫,深褐色条纹裤,外面是毛衣,黄皮肤,四方脸,戴一副近视眼镜,那双隐隐流露自信的眼神,一见到李安若,立刻眼里没了旁人。甜甜蜜蜜靠过来,一双手就要黏腻上去──
      “冢财。”李安若一声娇滴滴的呼唤,葱白玉手才举起,突然一个身形闪挡在前——
      “啊!救命啊!”
      李安寒抓起高冢财就是一个过肩摔!
      “呀啊……”
      一旁闲闲地晾着他三个老板在那儿,没一个出手帮忙,在李安若一个抽气声下,李安寒又抓起人来一拳挥打过去!
      “老、老板……救命”
      “啊……安寒!你住手。住手啊!”李安若呆了一下才想起来跑过去阻止。
      还是她直接抱住高冢财,才让李安寒揍不到人,这才住了手。
      却也疑惑地望住李安若,“姐,你护着这人渣做什么?他敢非礼你,我要他一双手付出代价!”
      “啊!你是安寒?安若的妹妹?”高冢财一个吃惊,被揍的脸部和全身都抽痛,“呜……痛死人,我是你未来姐夫耶,你这见面礼也送得太重了吧?”
      一旁三个老板对看一眼,然后带一脸兴味回头继续看戏。
      李安若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在李安寒脾气发作以前,连连点头,“对对,我忘了告诉你,我和冢财月底就要结婚了……真是的,难怪我觉得好像在什么事情忘记告诉你,原来就是这件事。”最后转变成她的自言自语。
      ……啊!
      啊……姐说什么?
      咦?结婚?结婚……和谁?
      ……眼……前这个?事实太过于震惊李安寒,在无法接受的情况下,她的脑袋整个停摆。
      “姐……”别开她玩笑吧?
      “冢财,你脸都肿了呢,一定很疼吧?对不起啊,都是我太迷糊,你别生安寒的气啊。”李安若一“交代”完,只顾着紧张兮兮扶起亲爱的未婚夫,听不见妹妹的呼唤。
      “唉,谁教我连你迷糊的个性也喜欢呢。”高冢财站起来,不平地瞪向一分三棵青仔丛,“老板,你们太过分了吧,这样见死不救,我要向公司申请职业伤害补助金。”
      “请你个头!他妈的!公司场地借给你办家务事没给你收费你就要偷笑了!”商继羽嘘声,又是一个火起。
      “老羽,无所谓啦。”阎嗥拍拍他的肩膀,“好歹人家要结婚了,反正当作是咱们三个人给的结婚礼金嘛。”
      “这个不在我的管理范围内,你们做主。”沈东白凉凉地闲在一旁笑,温和的眼角隐隐勾着那个气焰消尽,像掉了魂似的……安寒。原来她叫安寒,瞧她大受打击的样子,看起来有严重的恋姐情结哩,真是可怜。
      “冢财,他们都是你的老板啊?”一双水眸测览过去,声音娇滴滴的,实在没有多少男人能抗拒。
      “是啊,这个是总经理。副总裁。”高冢财只介绍了两个死会的,另外一个还能标,而且还身价不凡,他的水老婆能离多远是多远。还好他比李安若高了那么一点,站着还能杜绝李安若瞧到他大老板的视线。
      “怎么他们好像都很小气啊?”她小小声的问,不大不小,刚好也让“他们”都听得到。没看过人家把补助金当作结婚礼金的,头一次开了眼界。
      高冢财拉着她往外走,一面告诉她,“这公司是他们三个人创的,你也知道创业维艰,他们有的摆过地摊,有的学生时代连运动奖牌、穿过的臭衣服都卖给女孩子骗钱,以前生活艰苦,就靠那张脸赚钱,现在会一个钱打二十四个结,斤斤计较,是不想再回去过卖脸皮的日子。”
      “原来如此啊……”一对美女与野兽相偕出去。这个迷糊的姐姐显然忘了她还有一个妹妹掉在人家办公室里了。
      “他妈的!红包从这家伙的年终红利里面扣!”
      “算啦,好歹是人才嘛,别跟他计较了。”不能利用再说。
      “哼!”
      “喂,你去哪里?会还没开耶。”
      “撒尿!”
      拜托,文雅一点好不好?起码这里还有个女生在嘛,虽然外表不像……阎嗥转过去,忽然眉一挑——这个……是什么局面?
      “我出去喝杯咖啡。”他还真的得醒醒脑,居然会觉得自己是个电灯泡?拜托哦,那个不男不女?
      沈东白走过去,抱着胸膛同情地瞅视她,“你不要紧吧?”
      李安寒一怔,猛然回神,微恼地瞪一个白眼,一句话也不说就绕过他。
      “等等。我是沈东白,贵姓?”他拉住人,忽然发觉她的手腕比他想像中细了许多……他微微一笑,到底是个女孩。
      李安寒对他的笑容始终存疑,再望一眼他的脸颊,明明她打过的鲜红五指印还在……会不会真的颜面神经有问题?
      她低头,睇视抓着她的手,沈东白吗?手掌真的是比她大了许多,手劲也不小……她的直觉告诉她,不能太小看这个人……
      “李。我叫李安寒,要握手应该是这样才对——”她把手腕一个转绕,轻易脱掉他的掌握,同时握住他的手掌,不着痕迹地使劲。
      不错,不错……很带劲的女孩,够味。沈东白迷人的勾魂眼微眯,笑容加深,“安寒,你敢不敢跟我交往呢?”
      李安寒蹙起眉头,“这是另一个报复方式?”不过一个巴掌,这个男人这么会计较?
      “敢不敢呢?”他只是笑着问而不答。
      她一恼,“有什么不敢的!”
      他温和的笑容更为迷人,“那就这么说定了。来,把你的地址、电话写下来。”
      他殷勤地递纸、拿笔给她。
      她拿在手上,表情一怔,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太对……

      本文标题:《白马公主》--第一章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168.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