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爱人,被爱 06

  • 作者: forlove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04-03-30
  • 阅读15574
  •                 第六章

        「我爱你。我一直都是爱着你的。」

        低沉沙哑的声音紧紧贴在他耳边说着。

        黎映哭着挣脱他的怀抱。「啪」的一声,反手就给卫朗一巴掌。

        打了他之后,黎映又倏地扑进他怀里。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有多渴望被爱……
    你明明知道的……」

        他的童年没有父母,没有爱,唯一拥有的只有一个愿意陪他玩的小卫朗。卫
    朗是最了解他的人,最知道他渴求什么的人,卫朗爱他却不肯告诉他,为什么?

        「就是因为我最了解你,才宁愿永远不告诉你。」

        卫朗拥紧他,又突然放开,揭开隐藏多年的秘密让他陷入这段苦恋的回忆。

        陷入,挣扎,放弃,心碎,过往一切,一幕一幕如走马灯,在脑海浮现。

        「我不懂……」黎映泪眼迷蒙地望着他,陷入回忆中的卫朗蒙眬地让他看不
    真切。

        为什么他看不见卫朗在想些什么?他们明明坐得那么靠近……

        「你听见我说我爱你,你开心吗?可是你愿意响应我吗?你愿意试着爱上一
    个同样身为男人的我吗?」

        他知道黎映渴求被爱,不论对象是男是女,他会觉得开心,觉得被需要;对
    于女人,他会试着交往,至于男人,他喜欢听他们说爱他,却不会给予任何响应。
    看来最多情的人,其实最是无情。

        「我……我不知道……」看着卫朗迷离的神情,他只觉得心好痛。

        乱了,什么都乱了。他已然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

        如果男人爱男人是错,为什么自己看着他迷惘又痛苦的表情却又会觉得心痛?

        「我知道的,黎映,你爱的是女人。所以我宁愿守着朋友的位置,也不愿跨
    过这条无法回头的界线。」

        这条界线是禁忌的开端,一旦跨过,两颗心都会为之碎裂,无法弥补。

        黎映无言以对,望着他的大眼,眼泪却不曾停过。

        「你知道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看着你女人一个换过一个?」卫朗喃喃说道,
    声音淡得几乎听不见。

        「你知道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看着你为了某个事后再也想不起名字的女人
    买醉?你知道我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我爱你的吗?」

        他忽而握住黎映的手贴在自己胸口。「你看得见它为了你一次又一次地淌着
    血吗?」

        卫朗低下头来,放开了他的手,轻轻抬手拭着满脸泪痕的细致脸蛋。

        「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老是把自己真实想法藏着,我看不见你啊!」黎映哭喊,声嘶力竭的情
    感波动陌生得让他无法承受。

        从没想过自己会爱上卫朗,他一直都只将卫朗当成最好的朋友,却又为何会
    对他的深沉情感而感到悲哀?

        为什么这个最懂他的男人最令他心痛?

        「我们……我们难道不能回到从前一样吗?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我
    们……」

        「你不该逼我说出我爱你的。回不去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掏空了心肺
    又怎能收回?

        「为什么不能?你依旧在我身边照顾我,关心我,我们是最了解彼此的朋友,
    为什么这样不行?」

        卫朗看着他,对他的天真感到无比心寒,却仍是舍不得苛责。

        「你好自私。」卫朗顿了顿。「你要我永远看着你,那么又有谁能够永远看
    着我?」

        黎映抽抽噎噎地,哭着、哽咽着,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为什么要说他自私,他只是想要留住卫朗,毫无道理可循地就是想要留住他,
    这也是错吗?

        卫朗深深叹息。「你只是把我当成疗伤的避风港,伤好了,你拍拍羽翼,振
    翅而飞,寻找下一个填补你空虚寂寞、渴求被爱的孤独灵魂;而我,被你留在原
    地,等待你下一次的负伤归来,再等你痊愈的离我而去,周而复始,我只能做你
    暂时的停泊港口,却无法让你永久停留。」

     


        「不,不是这样的!不管我飞到了哪里,只要我一回首,你就一定在我身后,
    你是我的精神支柱呀!」黎映急急解释。有了卫朗,他才能在每次的感情受挫后
    重新站起,卫朗对他而言,是必须的、是无法取代的。

        卫朗不再开口,凝视他的眼神看来好悲哀,黎映只觉心痛得喘不过气。

        为什么要用这么悲伤的眼神看着他?为什么要用几乎动摇他心智的眼神看着
    他?

        答应他吧,答应他吧……只要答应他,卫朗就会一直看着他了……只要答应
    他,卫朗就是他的了……

        「不要这样看着我了!」黎映扑进他怀里,哭得声嘶力竭。「求求你,别再
    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了,你要什么都给你,不要再用心碎的眼神看着我了,我什么
    都给你!」他拥着他,胡乱地在卫朗脸上落下一个个亲吻。

        「黎映,不要这样!」卫朗推开了他,他要的不是现在这种极近牺牲奉献的
    响应。

        「你不要吗?你不要我吗?」黎映告诉自己,只要抹去卫朗眼中的悲伤,自
    己就不会这么心痛了吧?

        男人真是感官的动物,爱到心碎的人就在眼前楚楚可怜地说着:你不要我吗?
    就连柳下惠也会忍不住吧。

        卫朗的反应是抱紧他,炙热的气息吐在黎映唇边。

        「我怎么可能不要你……」说完,薄唇立即饥渴地覆上极诱惑人的红唇。

        四片唇瓣紧紧贴住,吸着,吮着,啃着,吻着。

        黎映随着嵌住他下巴的大手被动地张开嘴,滚烫的舌就像火焰般侵入口腔中,
    温度极高的灵活热舌圈住他的小舌狂猛吸吮,像是要将他整个吞入腹中的热吻浓
    烈地让他沉醉,远比亲吻女人更舒服的快感窜入敏感的身躯,黎映同样忘我的缠
    着口中肆虐的舌,热情地在两人口中搅动,缠卷。

        因热吻而无法吞咽的唾液沿着嘴角滑下,卫朗松开他的嘴,煽情地用舌舔去
    滑过黎映下颚、颈边的甜腻蜜汁;黎映仰起头,目眩神迷地半瞇起眼,感受颈边
    滑溜的热烫软舌,随后又让卫朗扳回脸,再度覆上他的唇。

        重复这个动作好几回,两人相濡以沫之际,卫朗一手撑在黎映背部,一手放
    到他膝下,然后一把抱起他。两人间的热吻未停,黎映伸手紧勾住卫朗颈项,缠
    绵拥吻;等到黎映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早已躺在黑色床铺上。

        「朗……」陷入情欲之中的黎映睁开眼,看不见卫朗的视线让他有些心慌。

        「别怕,我在这。」裸裎的健美身躯覆上他,卫朗再度吻住他。

        两人的唇不断需索彼此,卫朗一手温柔地撑在床上避免全身重量压坏了身下
    的黎映,另一探索的大掌抽出黎映裤头上的皮带,偷偷拉出衬衫下襬,毛手就这
    样潜了进去。

        抚过结实的腹部,轻轻在肚脐周围画着圆圈,再慢慢爬上白皙的胸膛,似有
    若无的画着一圈一圈的圆,慢慢的慢慢的缩小圆圈范围,然后,带茧的手指忽然
    压住粉红的乳蕾上轻轻转了一圈。

        「呃……」黎映突然甩开他的嘴,吸吮得红肿的唇溢出一声呻吟,快感就像
    电流,自卫朗的手指传到颤抖的红蕊,再传遍全身。

        他的指头不断揉着他的蓓蕾,转、绕、弹、拨,手指带茧的部分不断刷过细
    致的红色尖端,每个动作都让黎映难耐的甩着头。

        饥渴的细长黑眸激情地望着身下涨红着脸、咬着下唇忍过一阵阵快感的黎映,
    卫朗低下头,猛然撕开黎映身上的单薄衬衫,着迷地看着在他指尖绽放的红梅,
    小小的、圆圆的,挺立在他掌中。

        他用着粗糙手掌摩擦着翘起的胸前突起,唇直接含住另一颗饱满吸吮,舌头
    轻轻地舔过顶端的细致肌肤,再用牙齿轻咬住,上下齿列咬着丰嫩的乳蕊,扭转、
    拉扯,然后再吸吮。

        黎映难耐地以双手用力揪着被单,胸前的突起一被手掌爱抚,一被纳入口中
    玩弄,当他咬住他的乳头高高拉起时,黎映终于忍耐不住的伸手抱住了胸前侵略
    的头颅。

        卫朗的爱抚比任一个女人在他身上点燃的还要火热,他不知不觉地张开腿,
    紧紧圈住卫朗光裸的腰际,敏锐的知觉甚至感觉到卫朗热硬的男性正贴在自己腹
    部。

        爱抚胸膛的手开始游走,再次抚过腹部,滑入犹穿著长裤的下身,拨开内裤,
    直接握住早已火热鼓胀的男性坚挺。

        黎映忽然如遭电殛般地弓起身,微张的红唇吐出甜腻的娇吟,握住自己的手
    好热,下身像是要烧了起来一样滚烫着。

        「舒服吗?」卫朗松开口中的红蕾,握住他要害的手开始上下套弄。

        「我……不知道……」不断传来的酥麻感几乎击溃他的意志,这远比与女人
    做爱更舒服的快感就叫舒服的话,他还真不知道什么叫做欲死欲仙了,因为他现
    在就觉得自己快被快感淹死了。

        「那这样呢?」握住他坚挺的手指压住已经流出些许液体的顶端,轻轻的压
    着这凹槽摩擦。

        「不要……这样……啊……」跳动的勃起终于忍不住地在他手中解放。

        黎映喘着气,看着卫朗抬头与他对视,煽情地举起沾有他体液的手指纳入口
    中轻舔,他顿时羞红了脸。

        卫朗放下手,抬起黎映虚软无力反抗的下半身,褪下他所有衣物。

        黎映无法反抗地瞥开眼,却也敏感的感觉出卫朗分开他的腿,伸出手指在他
    自己也没看过的地方绕着圈,私处湿湿黏黏地,然后,他的指头毫不留情的探入。

        「呃……」黎映叫了声,有些疼痛地缩紧洞口。

        卫朗再度俯身亲吻他,温柔呢语。「放松。」

        温柔的细吻安抚不适的情绪,黎映听话的不再紧绷。指头来回的进出,刺痛
    与难受不再,粗糙指头与内壁摩擦反而引起另一波火热情欲,才刚解放的男性又
    再次挺起。

        狭窄的秘穴已经适应手指的侵略,卫朗再加入一指,黎映有些刺痛,可是更
    多的欢愉却从洞口的摩擦传到四肢,舒服得让他不断呻吟。

        「可以了吗?」呼吸同样急促的卫朗抽出指头,他粗喘的吻了黎映一下,随
    即抬起他的腿,火热的欲望在他洞穴前摩擦湿润。

        黎映不知所措的抓紧床单,满溢的情欲突然被恐惧取代,他的那个……感觉
    好巨大……

        卫朗吻住他,热烫的男性猛烈地刺入小小的洞穴,疼得黎映痛呼出声。

        迷离的表情已被疼痛覆盖,漂亮的脸蛋痛苦的扭曲,那撕裂般的疼痛在两人
    交合的部位持续燃烧。

        「小映,不要用力……」卫朗安抚地亲吻着他,手不停歇地在他硬挺的勃起
    上揉搓;又痛又舒服的感觉剥去黎映的力气,他只能不断承受卫朗在他体内进出
    的压力,浑身无力的任他肆虐。

        在黎映全身放松无力之际,压抑多年的想望终于获得解放,卫朗在他体内奔
    驰得又凶又猛。他将黎映的腿拉得更开,几乎呈180 度地大开,以便让自己更能
    够深入。

        黎映瞇起眼,觉得自己有一部分在享受这既痛又愉悦的性爱,另一部分的自
    己则是冷眼看着自己大张着腿,接受男人欢爱的姿势,耳边传来自己动情的呻吟,
    莫名的情绪涌了上来,无意识的泪水自眼角滑落。

        自小到大,漂亮的脸蛋老是吸引男人的注意,甚至还有差点让一群男人轮暴
    的经验,男人对他而言是低俗而猥亵的,想不到自己会有一天,这样地在男人身
    下呻吟、解放、被贯穿似的进入。

        迷蒙的泪眼间,他看见压在他身上的男人有着从小看到大的熟悉俊颜,他陶
    醉的粗吼响在耳边,他放肆的勃起在他体内;这个人是卫朗,是他一回首就能得
    到他注视眼光的卫朗,是他首次为一个男人感到心痛的卫朗。

        身陷性爱之中的那一部分,尖叫着释放自己,紧缩的体内也传来卫朗飞溅而
    出的液体散在内壁间的快感。

        卫朗放松身躯压在自己身上,急促地喘着,汗如细雨般自他胸膛滴落他身上。

        「你在哭吗?为什么?我弄疼你了?」手指温柔地拂去他眼角的泪水。

        低沉缱绻的男人嗓音听来好温柔,黎映不由自主的眼泪落得更凶。

        「别哭了……」卫朗翻身抱紧他,轻轻在他耳边哄。

        为什么?黎映哭着想。

        他以为只要和卫朗做过爱,自己就不会那么心痛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给了他身体后,心口还是这么的疼……

        身体很痛,但比不上心的。

        这只是同情,只是怜惜,他催眠似的告诉自己。

      本文标题:爱人,被爱 06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371.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