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情感小站
文章内容页

凌晨两点半

  • 作者: 一肖奈何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6-09-24
  • 阅读21912
  •   “其实,挺羡慕的,只是,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忽然之间觉得,怎么听着听着,竟有那么一丝渗透心底的寒意。也罢,终要有人做好有人做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只求这些谈话抑或是辩论不会刺激到自己那条敏感的神经,让自己勾起不必要的疼痛的过往。曾经一起相伴相知的人儿,只愿,你们都曾安好……”


      凌晨两点半,我还没有安睡,想着刚刚结束的几个朋友间的谈话或者说是争辩,我始终无法控制自己那已经习惯了,不停歇的敏感神经的活跃跳动。其实,自己是多么想命令它停下来,不许再胡闹,只是很可笑,越是发狠似的强制它,它越是极力的与你反抗。最后,还是一如既往的选择了投降,然后任凭它为所欲为。


      凌晨两点半,当大部分人都已经悄悄进入自己的甜美梦乡的时候,我和几个舍友们还在为自己毕业设计课题作业分组的事情做最后的商量,虽然其实对于我自己而言,都不重要,无论怎么分到最后靠的始终是自己,始终是凭自己的能力,用自己的努力去完成。但是,正如古人所说的那样:剪不断理还乱,即便我再怎么想不明白,理不清楚为什么在不该执着的事情上,还有那么多为之执着的身影。然而,很不幸运的是,我被夹在了中间,我任意的一点回应或决定都会给自己招来一场虽是无形但足以令自己黯然沉默,无言以对的风波。然而,这一波未平,无意之间竟还有一波令我意想不到的又起,在那一瞬间,我才突然觉得自己有多失败,而且更加可怕的是,自己竟然还浑然不觉。


      其实,说起来,那是发生在上个学期的事情,也是小组设计课题作业的事情,零零星星听着说是因为当时我们任务分配不均的缘故,以至于让几个成员之间发生了诸多不愉快的事情,只是到现在为止,我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身为一个相当于副组长的我,自己的团队成员之间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也就罢了,只是更加可笑的是我居然还是从其他组的成员口中获知的。于是,很理所当然的,我成为了导致这件事情发生的首要当事人,只是,谁又知道,其实,一直到现在为止,我这个首要当事人对于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还完全不知情。一直以来,相处过程中明明都还顺顺利利,和和睦睦的,如果说,任务的配制存在任何异议,当时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提出来呢?然后,到最后,我竟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最大的责任追究者,成为了外界不知情人士口中的“坏人”,听着,大家都很委屈,很值得为自己鸣不平、道不公,只是,谁又曾想过我的感受呢?一直以来,习惯了贴近随和、随意的自己,巴不得把团队的事情吃到自己的肚子里,输入到自己的血液细胞里,即使放弃自己个人的也要把团队的事情做好做完善的自己,最后,竟是这样的结果!


      凌晨两点半,已经暂时无心再看自己身边的朋友们是否都已经随着酒劲安然入睡了,有的只是,那一抹冰凉的泪液划过瘦削的脸庞,滴落,然后透入骨髓般的寒冷。凌晨两点半,已经无法安睡的我突然明白:自己还要经历和承受很多事情,自己原来是这样的失败,心灵还不足够强大到真的什么都不在意。其实终要有人做好有人做坏,不是吗?


      本文标题:凌晨两点半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51333.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