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百味人生人生感触
文章内容页

那些年,未曾流下的泪水

  • 作者: 二月半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06-10
  • 阅读7734
  •   (一)那年中考

      那年,我17岁,中学即将毕业。

      我们的学校是镇子里的好学校,我在这所学校的最好班级里念书,虽然成绩不是最好的,但也是名列前茅。

      这一年,体育加试作为试点年,满分30分。我们除了复习文化课内容,还得挪出一部分时间来加强体育锻炼。我的体育素质真是没得说的,就是一个差劲,因为自己是个小胖子。

      我的三项体育项目分别是50米短跑:并不是迸发力好,而仅仅是因为只能跑50米;掷铅球:并不是扔得远,而是因为仰卧起坐只能做10几个;立定跳远:勉强能跳一下。就这样,我的体育成绩最后拿了23分。

       我是一个患有考试焦虑症的学生,大家可能也不怎么听说这个词,其实就是考试紧张,心理反应直接又发展出生理反应,我会拉肚子,会头晕目眩,所以我的文化成绩要是能在考场上展现出90%的话就已经是奇迹了。

       就这样,那年中考,我考了573。5分。我以0.5分的成绩落后两名同学之后。世界上的事情发生的就是那么让人无奈。如果我的体育成绩稍微好些,如果一名同学不是来占用我们学校的名额,如果我的文化课成绩能发挥的正常些,如果考试前班主任不把本该属于我的10分挪给另一个老师的孩子,也许我就不会现在想想还有落泪的感觉了。

      落榜,这个词我怎么都没想过,我还没反应过来,父母就开始四处奔走了,我的这个成绩去最好的高中只能自费,6900元,我至今难忘,那时候这个数目的钱数也会让一个农村家庭瞬间贫穷。我也可以去另一所高中,那里的校长也听说了我的情况,所以很希望我能过去念书。可是我的父母是个要强的人,他们不甘心让我舍弃多年来的那种优越感,所以他们那晚上都快8点了还是没有回家,我一个人独自坐在炕上,伤心的哭泣着,透过玻璃窗,看看外面黑漆漆的天空,想想父母疲惫的身影还在四处奔波着,我知道他们的泪水一定是咽到了肚子里,他们什么时候也不会在我的面前责备我这次成绩的不佳,他们看到我时只会鼓励我,微笑着鼓励我。当晚,他们骑着自行车回家来了,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已经用凉水将脸上的泪水洗净,眼睛也是用冷水冰了一阵子,希望不让他们看出来我哭过,我妈告诉我就直接自费去读最好的高中吧,她说我的成绩好,不用担心去那里跟不上别的同学,虽然是拿钱去的,但是我们也能付得起这个学费,不用我担心……

      那次,我为自己哭泣,父母为我哭泣,但是我知道,他们知道,但是我们从未再次提起,因为,他们爱我。

      (二)初上高中

      高中,我们家离学校很远,我第一次离家。

      自费的学生到重点高中读书需要提前一个月到学校集训,可能是学校担心自费生底子差,想让我们将初中所学的内容再巩固些,不要拉低重点高中的平均分,当然也是为我们好。我们来自费的学生考试成绩也不是太差的,有像我这样仅差丝毫的、有成绩一般但是家庭条件优越来这里读书撑门面的、也有成绩差不太多,脑袋聪明的机灵的学生。大家可能都是遇到了人生的第一次磕绊,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我们聚在了一起。

      我虽然是女生,但是我的数学和物理基本上是数一数二的,用我妈的话说,当时我还没有遇到自己不会的难题,当年的男孩子还是挺喜欢跟我一起玩的,因为可能在他们看起来我就是一个假小子,我这么说是因为从初中开始我的最好的朋友几乎都是男生。大家不要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待17年前的17岁的高中生,那时候的我们除了学习,还没有现今社会的乱七八糟的思想,那时的我们纯粹的革命友谊。

      可是,在学校里除了读书,我们还得照顾自己的日常。我在家里是老二,姐姐像父母一样照顾我,现在我一个人在这里,晚上时就想偷偷的哭,因为想家,因为想家人。我妈虽然嘴上没说什么的,但是她一周来学校两次的行动就已经证实她对我同样的挂念。每次她来看我都会带很多吃的,像牛肉包子、猪头肉,还有每次都会带一兜子水果。我知道,她每天中午饭可能都没吃上就去山上干活儿,偶尔吃的话也是随便对付下,一个人在家的她唯独放心不下独自在外的我,好吃的都会留给我吃,我没吃到嘴里的食物,他们绝对不会在家自己吃下,把我照顾的胖胖的,可是她消瘦的身体怎能不让我流下眼泪。

      我们宿舍在上课期间不开门,所以每次我妈都在学校门口等着,等到中午时把东西帮我拿到5楼的宿舍中,看着我大口大口吃下她带的食物,她自己都会说在做的过程中已经吃过了,然后下午我上课前,她就会跟我们一起离开宿舍再一个人坐车回家……

      现在,回顾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我知道,我已经欠债太多。

      (三)北上读书

      高考还算顺利,我稳稳当当的考上了一所还算不错的大学,然后我就北上念书了。

      第一次坐火车,这一次我爸妈一起送我去大学,14年前有一辆很破的火车到沈阳是6个多小时,不知道这辆车是否还在路上。

      我们没有买到坐票,我爸在洗漱台那边放了张报纸让我坐着,然后他跟我妈就站在车厢之间的空的地方,累的时候就就地坐一会儿,就这样一宿没合眼,颠簸了一路,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我们来到了我的母校。这里有来自天南海北的学生,大包小包,一人报道,全家同行。学长们帮我们找到宿舍,我爸帮我铺好床铺,然后看到还缺什么就去学校的超市又补办了一些,我妈也不闲着,帮我放置衣物,帮我收拾宿舍卫生,整了半天后连饭都没吃一口就要回家了。我送他们到校门口的公交车站,然后车缓缓的开走了,我的泪水怎么也挡不住了,这一次,我妈不能每周都来看我了,我知道,我妈肯定坐在公交车上就已经泪流满面。

      第二天我打电话回家,他们只说他们坐车很顺利,已安全到家,然后又嘱咐我一大堆出门在外的注意事项的……

       我毕业后,才听他们说起,那年,他们又坐了那辆6小时的车回家,没有座位,站了一宿。

      本文标题:那些年,未曾流下的泪水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58425.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