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梦幻传说金堂村

  • 作者: 胡谈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07-04
  • 阅读4767
  •   时光在进,村庄在退,在一进一退中,村庄的身影在现实中变得越来越模糊。总怕有一天我不能触摸到村庄的脉搏和温度,失去了记忆,失去了乡愁,那是何等的悲怆和不幸?所以,我感觉越来越有必要用我的笔去记住生我养我的村庄——金堂村。

      金堂村位于双溪桥镇杨仁东北部3千米处,距牛山300米。坐东朝西,东接汤垴胡,头枕葱绿的枞树林,背靠担山,西望曲折凌凌的渠首河,与塘角陈隔河相视,南挽金天裕村,西南携牛山抱溪水,北邻大冶市金牛镇张殿先村,前面是一片开阔的田野。村落南北绵延约2000余米。村前有一公路与大冶属地相连,黄咸高速与咸宁连接大冶金牛的公路在此交错,交通便利。

      明嘉靖时先祖金堂公率子孙由本镇汤垴村大屋金在此开基拓土,村因先祖名而得名。先祖与附近大屋金村落先祖为同胞兄弟。这一带的金氏先祖皆从江西境内迁入。另传金堂村先祖原来居住地原为附近的钱家畈村(现属大冶市金牛镇),很久年以前,这里林木葱郁,水草肥美,禽兽出没,钱氏祖先不堪禽兽之忧,与我祖商议置换。先祖以打猎为生,且与钱氏祖先皆来自同邑,有乡土之情,遂与之换。

      民国时期,村庄隶属鄂城,1952年后,划归咸宁管辖。2014年末,居民116户,1018人,以金姓为主,多为汉族。村庄呈条状分布,水田505亩,旱地380亩,林地448亩,水塘80亩,以种植水稻、油菜、花生为主,尤以经营石灰窑和建筑石材远近闻名,主要经济来源是务农、务工、富业和经商。

      村庄历史悠久,流传着许多美丽的传说,如担山、月亮山和牛山,只不过现代能记起的人却很少了。

      村庄东向约500米外,有两座山体呈东西向,中间相隔约300米。两山相对,拔地而起,各有一巨大山岩直冲天穹,巨石因山体而巍峨雄壮,山体因巨石而险峻挺拔。两座山体东、西相望,大山体名叫大担山,小山体名叫小担山。大担山向西的村庄处,有一大池塘(张梅塘)。池塘一年四季清水丰盈,自古以来是村庄祖祖辈辈兴农灌溉之工程,哺育了村庄的世世代代。水环山之险,水便有了魂;山抱水之柔,山便有了性。山水相拥,刚柔并济,这就是远近闻名而又充满传说的担山。四百多年来,担山仿如一雄壮武士拱卫着村庄,见证了村庄的荣辱与兴衰。为什么叫担山呢?

      很久很久以前,“八仙”之一的张果老,得罪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一怒之下,贬他下凡受过。

      张果老一夜间从神仙变成凡人,他背了行头走啊走,走了七七四十九天。这一天,他确实太累了,就来到山脚下歇歇。他抬头一看,只见这地方山清水秀,风景秀美。看着看着,困意不觉一扫而光。于是,在山脚下搭起茅棚,过起了平民生活。

      每天天刚蒙蒙亮,张果老便操起旧业,拿了砍刀和扁担来到山上砍柴。然后把柴挑到小镇去卖,换来布米油盐。

      不知不觉间,张果老来到人间快有一年,离回天堂的日子越来越近。这一天,张果老起床后掐指算了算,离回天堂的日子原来只有一天了,想想明日就要上天堂去做神仙,他高兴得哼起了小曲儿。

      张果老边走边唱,来到小店,买了酒,然后回屋做了几个菜,自个儿喝自个儿乐 。酒足饭饱后,他醉意醺醺,和平常一样,他拿了砍刀和扁担,出门上山去砍柴。

      因今天精神特好,不一会儿,张果老便砍了一大担柴,比平日的多。他挑了柴,一路上屁颠屁颠,向小镇走去。

      走着走着,困意不觉袭来,他高一脚低一脚的像是云天雾地。蓦地,一不小心,重重摔了一跤,扁担被折断,柴被弹飞,人也跌倒在地上爬不起来,因实在太困,不知不觉中渐渐睡去。

      张果老迷迷糊糊地做着美梦。突然“咔嚓”一声炸雷,他被猛然惊醒,一看,已在天堂。原来是玉帝派人来接他上天了。

      后来,张果老跌跤的地方凸地长出两座石头山,传说就是那担柴变成的,所以那山便叫担山。山下面的那两口小塘,传说是张果老跌跤时双脚跪的,那塘便叫跪印塘。

      村庄的南侧是月亮山,为金堂村先祖一祖坟山,名为山,实为一土岗。因村庄不断壮大,盖房的村民越来越多,月亮山被夷为平地,成为村民的宅基地了。古时,这里林高茂密,荆棘丛生,四边芦苇成障,禽鸟翔聚,前边河水湍急,曲折蜿行,直达梁子湖。据传,先人在这里能同时看到七个月亮。月华四射,照亮天穹原野。

      月亮山的西南向约两百米处便是牛山。牛山呈东西走向,这里林草繁盛。牛山山脊绵延四五里,向北处远看像一匹水牛摇动尾巴正在河边探头饮水。现在河边的水田里仍有两处泉水。泉水一年四季热气升腾,终年清澈不涸,流向渠首河,村民们认为这两个泉眼就是牛山这匹巨牛的两个鼻孔。站在月亮山望去,牛山宛如一头水牛借着月华在溪边或吃草、或饮水、或是在河边漫步。水牛、溪水、河滩、土山仿佛构成了一巨幅田园山水画。据传,古时代,每当渠首河进入汛期,河神发怒,洪水滔天,肆掠人间,百姓苦不堪言,哭声震天。这时,牛山的神牛总会跑出来一口气把洪水喝干。村民于是心存感激,每年秋收一过,家家户户立起神龛,祭拜牛神。牛山与月亮山隔水相视,默默相守,多少年来,它们带来风调雨顺,庇护着这里村民的祖祖辈辈。

      据传,某朝皇帝路过此地,见此地风水气象万千,月华如昼,势如龙脉,认为将有龙子再现,惧失去自己的天下,派一支人马破坏了此地风水。此后,月亮山的月仙飞走了,牛山的牛头被斩断了。一个好端端的风水宝地就这样给糟蹋了。

      改革开放前,村民充分利用了自己有山有水的优势,除了发展种植业外,也大力发展石灰窑副业,农民收入在咸宁、大冶一带高得远近闻名,村民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据说,当时一个男劳力的一个工作日收入最低时是六毛四角钱,最高年份可以达到一块两毛钱。正因为这,老村在那一个“农业学大寨”的时代常被县里作为先进模范村的榜样,县、乡两级农村工作的现场会时常在这里举行。提起这些,村民们便有了满满的自豪。

      金氏家族勤劳节俭,秉承家风,注重诗书礼仪,在书香的浸染下,村庄人才辈出。从金氏家谱可查,历史上不乏学优出仕之人。解放后,据村里人统计,村庄走出了数十名大学生,其中不乏清华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东北大学等著名高等学府之精英,为国家发展输送了大批人才。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金文明同志带领团队,自主研发的“海翼”号深海滑翔机在马里亚纳海沟挑战者深渊完成了大深度下潜观测任务并安全回收,其最大下潜深度达到了6329米,刷新了水下滑翔机最大下潜深度6000米的世界纪录,为我国深渊科考提供了新的科考手段。

      渠首河在村前蜿蜒而行,或许是沾了水的灵性,村民善于捕捉商机,把握市场,崇尚经商。改革开放后,许多村民先后闯荡武汉、株州、上海、广州等地,多以经营服装或娱乐产业为主,有的成为富甲一方的成功人士。

      改革开放后,富裕起来的村民有的进城置业,有的在家盖起了新楼房,钢筋水泥代替了青砖黑瓦,晚清与民国时期的古建筑群在风霜雪雨中纷纷倒塌。在古建筑群的残垣断壁中,我们深刻地感受到了时代的嬗变。黄咸高速从村子穿过,古老村庄打破了世世代代与现代文明的阻隔,村民的日子过得更是红火,古老的村落继续演绎着她的美丽传奇。

      或许我们再也看不到老村昔日的风采,或许我们日渐模糊了祖先的足迹,或许我们忘记了老村当初熟悉的声音,甚至于分不清村庄在时空的渐变里曾温暖真切而又清新的轮廓,但只要在夜深人静时看到从金堂村子孙的微信群里跳出来的伯、娘、叔、婶、哥、嫂、弟、妹的称谓,我们便有了与老村、故土交融在一起的感觉,便是妥切的暖意了!

      2017年7月4日于咸宁

      本文标题:梦幻传说金堂村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0275.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