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被欺骗的报童

  • 作者: 陈草旭变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1-02
  • 阅读6412
  • 被欺骗的报童

      落日的余晖,不似深秋的景致,暖暖洋洋,与节前的忙碌颇为相称,本就繁华的街头,又添了赶买货物的主妇,还有郊外进城购衣购物的农民,便显得有些嘈杂。

      即使园林之旁,街巷深处,也拥满了人群,一堆堆的,是放假了的少男少女,初中高中的学生,肥胖者,衣怪装异群,爆炸式发型,也是充满自由一样的气息,不免是新的流俗在激荡。

      安分守己,静心于太极拳路一样的和平者,视年节为空闲而体魄调整者,还有那藉此假日醉心于读书的学子都去了哪里?只有在园林广场的一侧,看到了他们的后继者,那些青青少年,以走出校门的特殊方式,在街头实践着不俗的生活。

      园林内针叶满躯而树干高大的塔松,墨绿间好像还有逢春还嫩的迹象,柔弱的厚厚枯草,在根深的黑暗里,正温暖的冬眠,或石或木质的长椅,坐着老人和孩子,还有走累了要歇歇脚的游人。

      那时,从远处走来三个孩子,十岁多些的年龄,红红的脸庞,紫色的棉袄,胸前系着红领巾。哦,是哪个学校的小学生,青青的少年。他们每人手捧一摞报纸,或张着笑脸,或有些紧张的强笑,向游人推荐手里的东西。什么东西,当然是报纸,是一群买报的孩子。

      只见一个脸色白皙,眉清目秀者,远远跟在两个孩子的身后,从他厚厚的书报来看,他卖出的最少,他未像两个年龄大些的孩子一样,礼貌地向游人推销,而只是紧紧跟随,作伴而已。他们不知道,有一个人一直悄悄的跟在他们的身后,看天看树看草,实际却是为看这些孩子。天近黄昏,这半天的负累和焦虑,要击垮那小孩子的自尊了。

      我不觉的担忧像鼻翼的细汉,层层浸出,心如重压,情不自禁,我要等的时机还未到来,我不能去买他们的报纸,让他们识破一切而彻底失去做事的信心,我要等的人还未到来,我站在一棵高大的松树下,发短信一次一次的催促,遥望着夕阳盼它迟归,直到我的欺骗大功告成。

      我绕过两条街区,来到与他相约的地方,满怀诡谲的把他等待,我的一个朋友。这是充满魅力和争斗的半天,这是一个较量、砥砺和提升的假日,那健康的太阳和生长,那些孩子那些青青的少年。

      直到夜幕四合,我们早已回家,在饭桌上,他还在为白天的实习不无自豪的有问必答,向他的妈妈说白天买报的情形。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又有一个人,一下子买走了他剩余的十七份报纸,说那小记者栏目中,有他女儿的作文发表。

      所以,卖报实习,大功告成,满足而归。我也含着蓄满了同情的笑容,鼓励着他,赞扬着他。我的孩子,你是否知道,那个购买你手中剩余报纸的人,是爸爸暗中的安排。我的孩子,爸忧恐那样的锻炼实习,未成长你的大方、胆量、勇气,反而伤到你的自尊,所以,善意的把你欺骗。

      这样的秘密只有成人知道,就像无数个父母知道我们从小长到大的诸多秘密一样,父母也从未开腔道出些许的秘密,而总是安分守己,平和如初,直到我们为人父母,才了解我们的父母。孩子,孩子们,愿善意保护你,愿健康成长你,就像我们的父母保佑我们一样。

      远处走来青青的少年,定格在我们的记忆里,几乎是一个神话,至少是一个传奇。

      本文标题:被欺骗的报童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7661.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