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黛色的山脉(二十九)

  • 作者: 天涯若比邻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1-16
  • 阅读9090
  •   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了,卢明志办公室的灯还是亮着的。


      虽然开了暖气,但是由于统计局局长和政府办公室秘书科科长小郑两个要抽烟而需开窗户的缘故,所以卢明志县长的办公室还是显得有一些冷。关于全年向社会GDP的公布数据问题,几个人已经讨论了近三个小时了,卢明志认为根据县统计局的数据和抽样调查显示出来,过去的一年全县经济增长速度比前年增加了百分之六,GDP的增长速度是百分之十三。统计局局长说他私下摸了摸其他县的情况,这两个数据在全市排出居于前三位。


      可卢明志觉得这里面GDP数据还有一些水分,可统计局局长说这是经得住检查的,因为数据采集系统是通过随机抽取的。分管副县长和办公室主任李濡以及统计局局长都说就按这个数据向县委报告,然后审定后上报和向社会公布。财政局局长看着卢明志县长不未置可否,计经委主任同意卢明志的说法,建议再核实一下然后再报希望。最后在卢明志的坚持下,还是采纳了计经委主任的建议意见,由统计局和计经委两个部门组成联合检查组,对相关数据进行结构分析和技术分析,然后再报县委审定后上报市上。


      看见其他人都离开了,办公室主任李濡给卢明志说:“县长大人,再核实情况的事你可能要给彭志安书记说一下,免得产生误解喔!”。


      卢明志扭头看了一下卢濡问道:“为什么会产生误解呢?我这样做不是对县委和他当书记的负责吗?”。


      李濡说:“哎呀呀我的县长大人呢,我不是老提醒你马上就要换届了吗?!你说彭书记这个时候是要反应出来全县社会发展和经济建设工作取得显著的成效呢还是说全县的社会发展和经济建设工作情况一般般呢?!外面都在议论说彭书记有可能要当副市长了,所以我建议你还是要给他说一下!”。


      卢明志本来就要准备回家了,听了李濡的话后,又坐到办公桌前,两眼看着李濡,两三分钟没有说话,那眼神看得李濡心里不免有些忐忑。


      李濡说:“县长大人,如果我说错了话,你批评我好了,用不着这样看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卢明志这才说:“李濡,我知道你关心我,你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我认为正是出于负责任的态度我才这样做的!我也知道你是一个人品端正,工作认真负责,能够帮助协调好政府领导班子关系的称职的办公室主任。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不要把自己变成一个‘泥水匠’式的人,失掉自己的菱角,那样的话你要不是李濡了!”。


      见李濡一直望着窗外街上那灯光下人来人往和车水马龙,卢明志继而又说:“李濡,我也在想,是不是我太不适应环境的变化,有些显得过于固执和追求完美亦或是思想落伍?”。


      李濡看了看卢明志说:“县长,我不是故意让你不高兴,正是因为我和我的同事、朋友还有很多干部职工以及群众对你都很认可,所以事事处处我都要想你所没有想到的地方,以免影响你的工作或者是让人对你产生误会什么的!你的刚直不阿,你的工作作风和工作能力、原则性和灵活性,我们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然而,我也在,你看那行驶在路上的车,不有一些每小时跑几十公里的,有些每小时跑一百多公里的,还有的每小时可以跑两、三百公里的,可是在这街上跑,每小时全都只能够行驶十多公里。这是环境的原因,可并不是说那么多的车品质都是一样的,这个时候虽然所有的车速都是一样,但是每个车的品质区别仍然存在。由此我想到,尽管有些事情我们暂时无法去改变他,可我们只要在心里坚守了自己的底线,没有放弃自己的善良和信仰,我们就仍然是那个我们喜欢的自己。县长大人,不知道我的看法是不是正确的?!”。


      卢明志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说:“耶,我还没有看出你个狗啃的,真是俗话说得好‘屎壳郎爬煤炭,不动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呢!’”。稍微停了一下又说:“我说李濡,你个狗啃的,还会说出哲学家的语言来!好了,走,我们不回家吃饭了,我办你的招待,我们去吃那家有名的‘厕所窜窜香’哈!”。


      李濡听了之后说:“县太爷请客,我当然同意!喔,对了,先前县委办公室主任打电话来说,彭志安书记说他要听一下市交通局莫树渝局长来我们县调研工作的情况!”,卢明志说:“好的,我明天上午去彭书记那里,同时把GDP的事情也向彭书记报告!”说完之后两个人离开办公室就向“厕所窜窜香”走去了。


      县城里冬天的夜晚在霓虹灯闪烁光芒和不时传来的阵阵喧嚣声下,虽然没有乡下的冬天那么单调和孤寂,但是对于有心事的人来说,仍然觉得夜色中的冬天让人感到既寒气袭人,同时还是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孤寂。而此时的徐铭就是这样的感觉。徐铭的这种感觉下午从政府招待所会议室易清泉和彭志那里出来后徐铭在内心就深深地感受到了。晚饭怎么吃下去的,吃了那些菜,妻子在吃饭的时候说了一些话他都记不清楚了。因为徐铭一直在心里回味市委组织部部长与自己谈话的内容,他弄不清楚为什么易清泉要自己说一下关于乡镇企业如何加强党组织建设的情况,这个与自己分管工作不相关的事。还有那县委书记彭志安听了自己的回答之后,用不理解的怪怪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这里边又是什么意思呢!?


      妻子又开始在徐铭面前表现自己的情绪。看见丈夫徐铭食无味,言无欲,知道徐铭又在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了。


      妻子说:“老徐,高兴一下点嘛,看你成天闷闷不乐,搞得我也很不开心!现在我们一家又不缺吃不缺穿什么的,你又是常务副县长,在外都是有头有面的人,别人对我们都很尊重,你还不满足,不开心,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徐铭听了之后说:“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我觉得我的个人能力和抱负没有完全体现出来,我的人生价值没有完全展现,你说我能甘心吗?现在我还有机会,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所以我要努力去争取去奋斗!我们还可以更有地位,更有追求梦想的目标!”。


      妻子见说服不了徐铭,便不再争辩,只是在嘴里说:“社会上那么多的人都没有当官,别人还依然是生活得很好,我看人家一家都是开开心心的,没有什么不好!”。


      “砰”!徐铭把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放在茶几上说:“你还说?!你这就是纯粹的妇人之见!”。


      妻子站起来一边向寝室里走一边说:“妇人之见?!我大学毕业,你还是一个中专毕业生呢!”。


      那边的徐铭,又陷入苦思冥想的境地,最后徐铭决定还是找个时间尽快跑一趟市上,去给老领导汇报一下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在心暗自作出决定后,徐铭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之后,才打开电视机看起电视节目来。

      本文标题:黛色的山脉(二十九)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8505.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