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子须成名酒须醉

  • 作者: 杨不寒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1-28
  • 阅读5368
  •   奉节县教育比较落后,我高中班高考成绩最好的五个人,通通去了西南政法大学。可以说在高考的冲刺中,这六个人抵达了最远的位置。作为一只扑腾在正邪之间的闲云野鹤,我跟其中三个学霸们关系很铁,所以时间再紧,听见他们约酒之后,硬生生的要挤出一个礼拜天跨越大半个重庆城跑去西政。

      西政新校区在渝北,距重师有两个小时的车程,轻轨还不能直达。“我从远方赶来,赴你一面之约”,大概就这么个意思。三名同学热情迎接,上午逛校园,下午打扑克,晚上自然是火锅和大酒。其实大老远的为了一顿酒跑过去,我好酒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是因为友情,因为他们那句“人成年了有些话喝点儿酒才说得出口”。高中时候,我们几个做过两年的室友,彼此还都同过桌。十六七岁的友谊,永远是最纯粹的友谊,大家都明白了事理,却还没来及沾染一丝势利。下面我按酒量来给三位同学分别做个小传:

      黄春来,夔州兴隆人也,花名黄老板。高中时候,常与我一起抨击权贵,陈说理法。高二开始发福,脸大腰圆,至今乃见转机。满腔抱负,一身正气,疾恶如雠,脾气刚直。曾把同桌女生课本垫凳子上打瞌睡,女同桌惧其起床气,想读此书,又不敢声言,以至于涕下沾襟。

      陈明文,夔州砚瓦人也,花名文兄。高中时候,与我一起谈史论道,于花边野史颇有所专。文兄为人谈吐戏谑,动作妖娆,女子呼之为“可爱”是也。高二以前,荒芜学业,成绩糊涂。后被一女子始乱终弃,转身埋头书本,发奋读书,终于跻身前茅。痴情如斯,每令吾辈汗颜。

      潘继成,夔州朱衣人也,花名小潘。小潘腼腆内向,踏实努力,常年占据班级第一名的位置,总不谦让,备受老师青睐。函数几何之流,吾等视为天大之难题,小潘遥视之则迎刃而解,此时必当掩嘴而笑,娇羞无已。尝遗余盗版txt《古龙全集》,一度给我艰苦的高中岁月带来色情和凶杀的快感。

      三条好汉已和我围坐在一方酒桌之上。火锅尚在翻滚,滚滚冒出核桃大的泡沫,在转瞬间炸裂,飞溅出肉眼难以看见的水雾,破碎得像欲望一样,像梦想一样。毛肚都下了吧,鸭肠都老了吧,他们还在开吗,他们去哪里了?

      我是个彻底的酒徒,但也并非和谁都要三大碗下肚。说得通俗点,酒逢知己饮,说得高雅点,读书人应该有一点气节。但愿每人都有交心的好友,每次相遇都有上好的美酒。一旦遇上此情此景此人,再不高举酒杯就是在犯罪,是对造酒的老天的亵渎。

      黄老板曾经号称千杯不醉,高二一次饮酒,巴拉一口吐出来,大手一挥,说他没醉,吐了不等于醉了!这件事成了悠久的谈资,在朋友圈里传为佳话。他醉没醉只有自己清楚,但我此后每回与他约饭,都少不了两口酒。小潘和文兄不胜酒力,就拿啤的来替。火锅店没有精致的酒杯,大家直接上碗,川东人喝的不是酒,是感情与豪气。

      仿佛须臾,夜色已经包裹拢来,几人也多少有了醉意。放下筷子,举起杯子,开始谈经摆道,一发不可收拾。我们都从小地方来,脚下铺着一个家族或者一个村子的目光,在这个忙碌纷扰的大城市里寻找自己安身立命的天地。其实很多人都这样,一群兄弟哥们啸聚一桌,掷地有声的诺言里包藏着万丈豪情,恨不得一走出大门,就能扬名立万,却又总是一次次消融在浪潮般涌动的人海之中,再也没了踪影。

      小潘一直沉默,几杯酒下肚,也忍不住感叹,说大学来似乎已迷失自我,再也找不回当初的冲劲儿。黄老板喝酒上脸,感性无比,接过话茬,沉重地说:“当初来到西政,看到校门口的‘博学笃行,厚德重法’,心里想一定要为这个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而活着,而奋斗。可一年下来,我感觉自己越来越糊涂,当初的理想显得狰狞可笑。也许人活在这个社会之中,就必须面对所谓的现实。”

      酒精上脑,我他妈就不管不顾,就要偏执地对抗这个世界的荒谬,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那么多人心怀理想,又有那么多人缴械投降。他们曾天不怕地不怕大碗喝酒大块地吃肉,后来却变成了自己当初不屑挂齿的那种家伙,活得像条狗。为什么那些过来人交给我们的不是“人不可以有傲气,但不可以无傲骨”,而是什么“现实大于理想,工作买车买房”,可恶的过来人啊,你们为什么那么践踏年轻人的理想!

      听了黄老板的言语,我不禁感到神伤,于是再劝酒,说:“趁还不至于‘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我们再干一杯。子须成名酒须醉,哥们老远跑过来,好歹管够。”

      于是再喝,这时候黄老板话锋一转:“哪怕我们出身低微,依然要志存高远。想起高中大家在一起,现在还能坐在一起吃饭,我们都走了很远。总有一天,我们出人头地,一起衣锦还乡!”

      “女人没找到,成绩也不好,妈的大学就不该是这个样子!都他妈一无所有,谁还不想混出个名堂?”

      在文兄眼里,我看到了某种炙热的光芒,假如眼光可以点亮黑夜,此刻已是深夜的东半球将白昼般通明。这种眼光一次次传递在我们的每个人的眼里,星光似的、火苗似的,在暗夜里跳动着,缥缈却不熄灭。这一刻,我们的视线有多大,理想就有多大。这理想在火锅店里膨胀,充满到每一个角落,透明而有温度,一无所有,死不回头。

      终于尽兴,我拿根筷子,敲着酒碗慷慨悲歌:

      “你离家时候唱着出塞歌谣,
      你青春年少不怕山水迢迢。
      你长发迎空对着天空狂笑,
      你的父老兄弟也为你感到骄傲!”

      文兄眨着眼说:“雅哥真是文人,酒喝多了要说骚话。照我看,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满桌大喜,举杯:“子须成名酒须醉,干他娘的!”

      本文标题:子须成名酒须醉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9218.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