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睹物思人
文章内容页

怀念小时候在老家滑冰的经历

  • 作者: 曾经拥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2-07
  • 阅读20246
  •   今天早上外出,路过东泇河的时候,忽然发现东泇河里居然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有几个小朋友用石头砸在冰面上,还有的干脆用脚轻轻的踩着冰。


      望着小朋友们玩得不亦乐乎的样子,我的眼前浮现出小时候在老家丰县滑冰的经历!


      我的老家是苏北的江南,那里河流纵横,是著名的鱼米之乡。所以冬天滑冰也成了我们小时候最快乐的事!


      一入冬,我们就盼望着下雪,盼望着封河、封坑。下了雪,我们可以踏雪、堆雪人、打雪仗、捉麻雀;封了河、封了坑我们除了滑冰还可以捉鱼。


      说起来滑冰,我们小的时候可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刚开始学滑冰的时候,由于没有掌握好平衡,摔跟头是常有的事,所以开始学滑冰的时候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是很正常的事,不管摔的多重都不敢给家里大人说,因为你说了不但得不到任何的同情,轻则一顿臭骂,重了可能会挨一顿揍,因为大人们绝对不允许我们私自滑冰的。


      学会了滑冰,我们就开始在冰上调皮了。通常情况下,我们会在冰面上比赛,看看谁滑的最远;有时候,还比赛谁在冰面上转的圈多;当然我们最喜欢的还是在冰面上做“开火车”的游戏。所谓“开火车”就是我们每个人找一块砖头,各人坐到各人的砖头上,每个人手里有的拽着围脖,没有围脖的就找一段绳子。这样我们一串几个人连在了一起,最前面的一个人站在冰面上当火车头,开始的时候往往是使出吃奶的劲拉着坐在砖头上的一串人向前冲,一旦所有的人都开动起来,他就可以轻松的拉着“火车”左右的滑翔起来了,远远的看好像一列飞驰的火车。


      除了我们正常的游戏之外,我们往往还有搞一些恶作剧。


      记得有一年的冬天,天渐渐的暖和起来了,河里的冰皮也开始融化了,我们一群小伙伴不顾大人们的一再警告,又偷偷地跑到冰上做开火车的游戏。


      火车头带着我们一起飞速地向前冲,当到了融化的冰皮的地方,却没有刹住车,结果最前面的一个人直接冲进了融化的水里,后面的人顿时也东倒西歪起来,爬起来后才发现最前面的那个人的棉裤湿了,为了回家不挨揍,我们决定找个地方给他烤干。


      因为天太冷了,烤的时候不能脱掉裤子,只能头朝下撅着腚靠近火烤,小时候穿的都是大裆棉裤,不但肥大,而且还很厚,在烤的过程中把棉裤烤着了竟然浑然不知。


      当棉裤感觉烤干的时候,他才直起身来,舒展一下弯曲的腰,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着火的棉裤此时贴到了他的身上,烫的他又将腰弯了下去,撅着腚,双手扒着裤子在那里一边蹦着向后,一边大声的喊着:“火、火、火……”我们一群人看着他狼狈样子,都忍不住的“哈哈哈”大笑起来!就来路上的行人也停下了脚步,好奇的望着我们的小伙伴,“哈哈哈”大笑不止。


      这件事过去了几十年了,每当我想到当时的情景的时候,都还忍不住的偷偷的笑上一阵子。


      本文标题:怀念小时候在老家滑冰的经历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9738.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