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丝绵木的女孩(37 等你在527)

  • 作者: 白雪不融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2-21
  • 阅读16802
  •   37 等你在527

      夜静静的,为了不让她感到冷,是谁派来一个小精灵?它,从车底下钻了出来,化作她心上人的模样,只需一缕云烟,就给她一个甜蜜的……小夜曲。

      这是在哪里?我从天上冲了下来,一直向下,像轻松的奔跑,有点惯性的那种,刹不住脚的感觉,眼睛看到的,都是有色的,四周那彩色的空气,一团团地向后退去,明天过来牵着我的手,慢慢地,我们拨开云雾,不敢相信那前面就是床,就像躺在柔软的云层上,他脱去了我的袜子,吻着我的脚,脚趾头,接着是我的腿,一点点向上,我的臂,我的双手,当他的嘴凑过来时,我感到一股热气腾腾呼在脸上,他用舌头舔了我的眼睛,眉毛,我的耳朵,正当他要亲我的嘴时,我听到了一声大叫,像是一声狗叫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惊醒,一阵冷风吹过来,原来是一只小白狗,像一只玩具,毛团团的,是它,看着它向我的背后躲去,我猜一定是那个女人踹了它,我抱起这个曾经吻遍我全身的小精灵,顺便暖和一下自己,看着那个女人。

      “看什么看,你和狗,还不快躲开。”

      “这是你的地盘吗?”我揉着眼睛看着她说。

      “这是我的车。”

      “你的车?你没看到和我绑在一起了吗?”

      “怎么绑在你腰上就是你的呀?想要傍豪车吗?只可惜你先天不足。”

      我仰视那个女人,她有点居高临下,事实上,每个女人都比我高,长长的卷发,只是没有我的长,说话撇着嘴,那风情有点欠揍。

      可这是明天的车,怎么会是她的,我不敢问,心里猜测着,这定是和明天约会的女人,我能感知明天就要现身了,我把腰带丝巾从车轮胎上解了下来,这时我看见明天从酒店大门口向这边走来,那个女人迎上去,指着我对他说些什么,我从她的嘴型上判断,大概说我是个精神病。

      明天看到了我,故意搂住那女人的腰,我真想冲上去给他一耳光,我刚刚从地上站起来,突然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大块头,先给明天迎头一拳,然后将女人抓了过去,披头盖脸连续不停地打,嘴里嘀咕着,“贱人,你个不要脸的贱人。”一阵狂风暴雨之后,女人把脸贴在一辆车上,不敢露出来,白明天用手摩挲了几下鼻子,并没有还手,就像一个木头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街上没有一个行人,酒店的女服务员推开门看了看,就赶紧缩回头,很怕会顺便粘上一顿揍,那个男人拎小鸡般把女人拎到明天面前,女人用手捂着脸,

      “说,你们俩偷几次了?”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女人仍旧用手捂着脸,真应了那句话,没脸见人了。

      我光着脚,冲向那个男人,趁他不注意,接连扇他两记耳光,待我要扇他第三个时,他躲了过去,害得我差一点没摔倒,我用纸巾擦了一下明天鼻子上的血迹,还好,出的并不多。

      “走吧,咱们还是先去医院,然后再去派出所,”我喘了一口气,对那个大块头说。

      “我不差钱,但是不能便宜了这对狗男女。”那男人吃惊的样子看着我,好像在猜测我是从哪钻出来的?

      “既然不差钱,那就先准备一万元好了,赶紧拿来。”我握住明天的手,那意思就是让那个大块头看到双方是二比一,同时也担心那个男人揍我,故意提高嗓音说。

      “你的意思是让我拿钱?”

      “那当然,你以为打人白打了吗?”

      “可你也打我了?”他小声说着,并没有动手的迹象,或许他真的发现有点敌众我寡,而且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敢出手,他突然变得胆怯了,而当我发现这个大块头原来是一只纸老虎时,我突然来了排山倒海的底气。

      “笑话,我什么时候打你了?谁看到了?而你打我丈夫,我可是拍了照的。”

      “可是这个人,就是你的丈夫睡了我老婆。”

      “你跟警察说去,你得拿出证据来,你凭什么说我丈夫睡了你老婆,而且我也在场,警察会相信吗?警察要的是证据,对了,你刚才打我丈夫,我还录了视频。”

      “可是刚才我明明看见你丈夫搂我老婆的腰了”

      “那是因为我丈夫患了失忆症,他是把你老婆当成我了,他总是把别的女人当成我,你刚才打他,他没还手,其实他一直是把你当成他的儿子,他也总是把别的男人当成是他的儿子的。”

      “可是明明我老婆是认识你丈夫的,她还过去和你丈夫说话了”

      “是我让她过去同我丈夫说话的,是为了让她帮助我检验一下我老公的病好没好,看来我老公的病没见好转,经过你这一打,明天病也许会加重的,这一个月光治病就花了二万多,这次算是白花了,这医药费得由你来出。”

      “可是他们半夜不回家在酒店门口,不是来开房,来干什么的?”

      “你见过有哪个男人带着老婆和别的女人开房的吗?”

      “可是为什么我老婆会和你们搅和在一起?”

      这时不远处有两个陌生男女正在看热闹,我把他们拉了过来,就好像他们也是同我在一个战壕里的,我看着他们又接着说:

      “麻烦你们二位给评评理,我丈夫失忆,不认得人,也找不着家,经常走丢,今天吃完晚饭,我刷碗的时候,他就自己出去了,接着就走丢了,我自己出来找,正好遇见他老婆,她人心眼好,热心肠,看到我的脚磨出了水泡,也帮助我来找,边走边打听着,一路上就找到了这里,结果他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了他们一顿。”

      我一边说着,一边很解气地看着他的老婆,她对我咧了一下嘴,挤出一个声音,紧接着又用手遮住了脸,大概是不想让明天看到她的鼻青脸肿,其实明天也一直都没有看她。

      “你太太,她其实是个纯洁的好女人。”我故意把“纯洁”两个字音说得很重。

      “而你还误会她,你真是个混蛋,看在你老婆帮助我们的份上,如果我丈夫病情不加重,我们就不和你计较了,不过你得把电话号给我,若是病加重了,我还得找你算账,今天这么晚了,我发慈悲,就先放过你一码,赶紧回家,好好地哄一哄老婆吧!”

      那个男人看了看我的脚,其实我脚上真的就有几个水泡,是白天穿高跟鞋时磨出来的,有一个泡已经破裂了,是我光脚走路,生气时踢了几次马路牙子的时候弄破的。

      “对了,如果你很有钱的话,顺便把我去医院看脚的钱也一块出了吧!”

      “对不起,等明天再联系吧,我们就先走了,”他一边向后退去,一边说着,就好像随时要防备我出击的样子,又像一个突然得了特赦令,赶紧逃跑的犯人,唯恐迟了再被抓回,赶忙拽起他的老婆,遛进了一辆灰色的小汽车。

      明天一直看着那辆小汽车走远,他全程没有说一句话,他配合我配合的真好,说他是个失忆患者,真的是百分百地合格,现在他才恍然大悟,坐在台阶上,我过去把他扶起来,“走吧,很晚了。”他全然没了上午对我趾高气扬的架势,就像一个小孩子,任我摆布,我们坐到了车里,他还没有恢复过来,我赶紧催促他,“快点开车,还不走,你还等着那傻瓜醒过味来,再回来找你吗?”一听这话,他给上油门,小汽车冲了出去。

      一路上畅通无阻,很适合逃跑,我也倍感轻松,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被剪断了,最初担心找不到他,还有刚才的惊心动魄,所有的都过去了,所有一天肩负的沉重都已经卸去了。

      车开到一栋楼前停了下来,我们下了车,“哎,你的鞋呢?”他问我时,我才发现我的鞋丢了。

      “我落在酒店的停车场了。”

      他把车锁好,“我背你上楼吧。”

      “你会不会半道上故意把我摔下去”

      “你要是愿意,我摔你一下也不错”

      未等我假装推辞,他弯下了腰,提起了我,我几乎是不知不觉地就趴在他的后背上。

      “搂住我的脖子,小心把你掉下去”

      我没有说话,是我有点不敢说话了,我怕我的声音会暴露我的紧张,刚才的胆量好像一下子全都被哪个小妖精收了去,这个时候甚至都不敢呼吸,怕是那呼出的全都是我的秘密。

      不会要你知道的,也不会忘记的,怎么可能呢?它会化作永久的思念,就是要把我拥有你的瞬间成为永远,怎么会轻易就忘记呢?。

      这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旅程,我终于等到了,也许才刚刚开始,任其自然,就这样一直让他背着我走下去,能感觉到,他每向前迈一步,我都能感觉到,我在心里数着他的脚步,一步,二步,三步……直到房间的门口,他都没有放下我,我看着他用钥匙打开了房门,直到他放我到沙发上,他一共背着我走了527步。


      本文标题:丝绵木的女孩(37 等你在527)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0548.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