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雪夜

  • 作者: 花逢春开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1-20
  • 阅读6919
  • 雪夜

      从老家出发的时候,暮色沉沉,天空还零星的飘起了雪花。

      绵延狭窄的山路伸向外面的世界,如羊肠百折弯曲几十里,但对他来说,却一点也不陌生,他就是从这里启航,离开家乡,走进了繁华的都市,其间进进出出已不知多少遍。但现在天已经完全黑了,又下着雪,他十分谨慎的驾驶着汽车缓缓前行。冬夜山区的小路,静悄悄的,除了他们,没有一个行人。他把车灯打的很亮照的很远,车子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颠簸,灯光上下晃动,就好像是海面上随波漂浮的小船。

      雪花越来越大了,如棉絮般在汽车两束明亮的灯光里纷纷扬扬的飘落。

      隆冬时节,冻得硬邦邦的路面敷上一层雪,犹如天然的滑雪赛道,行路变得异常艰难。他使劲抓着方向盘,轻轻地踩着油门。可是遇到这样的鬼天气,谁也没有办法。车子根本不听人的操控,在一个斜坡处,右前轮一下滑到了路边的一条小沟里,动弹不得。

      他尝试着加油门倒车,马达轰轰的响,可是车轮只在原地打转,车子一动不动,他心里暗暗叫苦,明天还有很多的工作,今晚无论如何必须返城,车子陷住了,这可怎么办呀!

      他望望来时的路,已经离开老家十多里了,望望前方,更是遥遥无期,他懊恼的用手使劲拍了两下方向盘。

      他下车来想找一点别的方法,寻了一圈也没发现可用之物,在这荒郊野外,除了硬邦邦的山石什么也没有,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呀!车身倾斜在沟沿上,他企图把车推正,真是笑话,依靠人的力气如何动得了,他苦笑了一下,狠狠踢了车胎一脚。他现在多想能得到别人的一点帮助,可周围除了冷峻的山岭,没有一丝生气。

      时间正一点点过去,他用尽了各种办法,可车子就是纹丝不动。

      雪越来越大,夜越来越黑,寒风顺着山路直吹进他的衣领,他猛地打了个寒颤,冬天的山野好冷!刚才还和自己一起推车的妻子慢慢失去了耐心,开始抱怨起来:“这么远的路,这么冷的天,真不该回老家走这一趟,害大家在这里挨冻。”

      他对妻子的抱怨没有争辩,他平时忙于工作应酬,好长时间都没有回老家了,这次恰逢周末,全家回来给父亲过了一个七十岁的生日。

      知道全家回来,老人们一早就把炉子烧的通红,火光映红了不大的小屋,虽然外面天寒地冻,小屋里却是温暖如春。母亲做的火炉炖鸡和炒菜,喷香好吃,这个味道很久都没有吃到了。老父亲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每次碰杯,父亲都是一饮而尽,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老母亲满脸的皱纹全舒展开了,不住地往孙子碗里夹菜,看到这些,他的心里也是幸福的。

      可是现在,全家置身荒野,怎么办?离城还有八十多里,前进不能,后退不得,他的心里焦急如焚。经过一番折腾,他有点筋疲力尽,寒冷与沮丧慢慢笼上心头,心里渐渐的感觉妻子的抱怨好像有点道理:真不该在这样的天气回到这个穷山恶水的地方,要不然,在这个时候,全家人正坐在温暖舒适的客厅里,边吃着水果,边读书看报,亨受着城市美好的夜晚。他开始有点无理取闹起来:父亲的生日为什么单单是今天,天寒地冻,大雪封山。母亲为什么和孙子有那么多的话,聊了一天也没聊够,临行还絮絮叨叨,如果吃过午饭就启程,现在应该早到家了,真他妈的倒霉……现在他的心里如万蚁钻心,好烦好乱!可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处境,靠自己是不可能把车子开出来的,想到找朋友帮忙,可是黑天雪地的,找谁帮忙呢?谁愿意冒着严寒雪中送炭呢?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无助。在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只有打电话联系拖车公司了。

      他们躲进车里,打通了拖车公司的电话,交代了事因,车内便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事情已经这样,又能再说什么呢?除了徒增烦恼还有啥用?现在能做的就是只有等待,等待救援人员早点到来。

            ……

      车外,雪花窸窸窣窣的落在地上,四处望去,夜色笼罩下的山野白茫茫一片。他突然想到了小时候跟着父亲在大雪天上山捉野兔的情景,那时候多么盼望下一场大雪,陷下去一直没到小腿,踩着父亲的脚印前进,在兔子经过的路口埋伏绳套,准能逮住又肥又大的野兔,多么有趣呀!可是眼前,一切都慒透了,他心烦意乱,如同车外狂舞的雪花,毫无兴致。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救援车还没来。妻子闷闷不乐,浏览着手机视频,无聊的打发着时间,儿子困了,蜷缩着身体在打盹。他现在却是出奇的清醒,紧盯着通往城市方向的路,想象着突然闪现出汽车的灯光。

      夜好静,只有落雪的声音。心好冷,没有一丝温暖。

      突然手机响了,他兴奋起来,心想一定是救援人员在联系他的具体位置。打开手机,屏上显示的却是父亲的名字,他很是扫兴,迟疑了一下,很不情愿的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母亲忧虑的声音:“娃子,你们到家了吗?”一句简短的牵挂。他的鼻子一酸,本来烦燥抱怨的心里突然多了一些愧疚,他停滞了一下,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佯装用高兴又带有嗔怪的语气告诉母亲:“我们已经安全到家,正在看电视呢,你和父亲忙活了一天,这么晚了,早点休息吧。”电话那头清楚的听见母亲长出了一口气:“老头子,娃儿们早到家了,咱们也关灯睡吧。”
      ……
      挂断电话,他的眼泪再也无法抑制,顺着脸颊簌簌的滴落下来。

      车外面夜漆黑,雪还在狂舞,飘落。

      本文标题:雪夜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2428.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最新被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