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情感小站
文章内容页

那一抹微笑《续篇》

  • 作者: 陈胤霖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1-30
  • 阅读3598
  •   清晨莫北北早早的就去往了学校,兴奋激动的她像只快乐的小鹿跑着碎步。


      暖暖的阳光映在了北北的脸上,北北停下脚步,用右手挡在了眉毛处,眯着双眼皮,望着太阳公公,亲切的说了声早安。洋溢幸福的北北,情不自禁的笑着,活着真好,嗯,应该是有他真好。


      早——北北,早啊——李秋明,早——北北,嗨早——程程,您好北北,您好,秋同学。


      嗯哼,哼哼哼,嗓子不舒服啊北北说着,呦呦呦,瞧瞧这才几天不见,红光满面的,发春了,你才发春呢,温雅茹,狗嘴里就是吐不出象牙,啧,能吐出象牙的那能是狗嘴嘛,分明是象嘴,有长长鼻子的那种,温雅茹贱贱的回应着北北。


      对对对,就你文化人,行了吧,北北无奈的回应,那是,谁叫我命好,天生比你漂亮呢,温雅茹骄傲的回复着北北,对对对,考试全班倒第一的命,这就是漂亮的本钱,你能哪壶不开提哪壶嘛?温雅茹生气的看着北北,哎哎哎,是你先说我的,早——北北,早——雅茹,早——付一鸣,北北开心的回复着付一鸣,似乎胜利的喜悦已经忽略了李阳的到来,早什么早,都几点了还早呢,温雅茹没好气的回着付一鸣,付一鸣一脸懵逼的表情,顿时让北北浑然大笑了一番。


      什么事情那么好笑,让你都忽略了我在你的身边,啊,早啊,李阳,北北合不拢嘴的打着招呼,早北北,快到早课时间了,我们进去吧,嗯,好啊。


      对了李阳,寒假你都要干嘛吖,我啊,打工啊,我哥哥嫂子,知道我们一家人来到了安东,就也一起来到了这里,不想在县城打工,他们自己开了一个花店,有时送货什么的,忙不开,就想让我寒暑假去帮帮忙,吖,花店啊,好浪漫,我也去吧,我不收钱的,啊,这个,这个,我,我,我问问我嫂子吧,哈哈哈,我逗你呢,寒假我要上补习课,跟上学没什么两样,我妈妈说马上升学了,要复读和巩固学业,哎,美美的小寒假,北北小情绪的回答着悲催的寒假却被妈妈安排好的事情。


      那我每天都去接你补习,好嘛,好啊,北北开心的看着李阳。


      哎,寒假咋过啊,不知道啊,问问那个,哎,那个那个,付同学,付一鸣同学,到,是,雅茹,雅茹也是你叫的啊,昂,你个小玩意,温雅茹调戏的逗着付一鸣,是——是,温雅茹同学,嗯,这还差不多,哎,我问你小付,寒假咋过啊,寒假啊,写作业啊,噗嗤,全班都在狂笑着,这敬业的三好学生,我说班长,难不成你也写作业啊,高美子插科打诨的调戏起了班长,高美子,鲜族华侨,父亲是韩国人,母亲是中国人,抗美援朝战争的年代,随流飘荡到了中国,我的家乡。


      哎,乖同学都在写作业,那我们也写作吧,啊,北北,谁要和你写作了,我要上补习课,李阳,我们一起写作业吧,好不好嘛,温雅茹目不转睛的看着李阳,真是够了,北北厌烦的说着。


      要不我们用一起仅有的时间一起写作业吧,高美子组织着期待的小团体,付一鸣,北北,雅茹,李阳,我,还有刘乾铭,我们六个,去哪写啊大姐,雅茹说着,肯德基呗高美子回复着,肯你妹啊,刘乾铭说着,要不我们去李阳嫂子的花店?北北说着,李阳还有嫂子呢,付一鸣吃惊的说着,砰,一声,你干嘛打我头啊,温雅茹狠狠的看着二逼的付一鸣,谁没有嫂子啊,你没有嫂子啊,彪不彪。


      不是啊付一鸣回着。


      我说李阳,怎么你有嫂子的事情,还有花店的事,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北北都知道啊,莫非你俩,啊——不是吧,刘乾铭惊讶的看着李阳与北北,天呢,真的嘛,高美子用怀疑人生的态度质疑这二位男女主人公,我的妈呀这也,有啥好大惊小怪的,付一鸣说着,哎——我说你是二货嘛你,温雅茹回着付一鸣,你才二,就你二付一鸣吼着温雅茹,朝着李阳说着是不是李阳,呵呵,我不二,李阳无奈的回着付一鸣。


      到底什么情况啊,到底什么情况啊,到底什么情况啊,同学们一个接着一个一口同声的问着李阳与莫北北,哎呦呦好啦好啦,该上课啦,李阳赶紧上课,莫北北这随意的举动却深深的出卖了她暗藏心中的秋波,北北随口说着李阳赶紧上课的同时拉起了李阳的手,而此时的李阳,也惯联的拉起来北北的手,哎呦呦,全班同学一口同声的说着,天呢,天呢,呦,北北的大帅哥,就这么崇了吖,雅茹妩媚的调戏着李阳,铃铃铃,铃铃铃,上课的铃声明示了警告。


      同学们分分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此时的莫北北脸如红色的苹果,而李阳早已心脏负荷的只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了。


      最终六人的小团体定在了莫北北的家里。


      寒假喽,终于可以放假啦,同学们高兴的收拾着书包,不约而同的走出了班级的教门。


      你们明天几点集合吖,九点成吗,睡会懒觉付一鸣挠着脑袋说着,猪,温雅茹没好气的回答着,你就懒吧,高美子瞟了瞟付一鸣,我都行,随你们李阳温和的说着,这的看北北的吧,莫北北瞪了一眼没安好心的温雅茹,刘乾铭说,八点吧,正好父母也都不在,行八点行,我还能吃个早饭,付一鸣说着,猪,高美心,温雅茹,耳麦的回复着付一鸣。


      次日的清晨,小伙伴们原以为会迟到的付一鸣,却早早的就出了家门,朝着心中女神的住所飞奔而去,焦虑等待的同时,不时用手搓着自己的胳膊,不时原地的跑跳着,紧张的呼吸,似乎早已胜过了寒冬的冷。


      付一鸣,温雅茹用猜疑的语气,标准的说着这三个字,嗨,早啊雅茹,你怎么会在这雅茹怀疑的问着,啊,我啊,我,付一鸣回答着,你什么你,快说,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门口,温雅茹气势如虹的盘问着,这暗恋她已久的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同学。


      还,还不都是你,你昨天说,说我是猪,为了证明我不是,是猪,我,我就很早就,就起来了,就来了,付一鸣愤愤激动着,本想用一口流利的汉语回答着温雅茹,结果却是字字如结巴,段段如喜剧,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那么好笑吗,付一鸣说着,有那么好笑吗,哈哈哈,哎,我的肚子,我的天哪,至于有没有这么好笑你的回家去你爸爸,你叫妈干啥,好儿子,你你你,你暂我便宜,你,温雅茹你,你欺负人,哈哈哈,我就欺负你了,怎么地吧,你怎么那么可爱啊,温雅茹,捏着付一鸣的脸,妩媚的用会说话的大眼睛对视着付一鸣,此时的付一鸣,早已静止了全世界,看着最美丽的意中人,记忆着她的每一处笑容与每一个动作,是那么的具有魔力,吸引着他连呼吸都害怕打扰到自己,哎哎哎,看够没啊,温雅茹的声音,叫醒了梦境的一鸣,你挡道了,哦哦,让开,温雅茹说着,哦,去哪付一鸣问着,莫北北家,你个呆瓜。


      敲门温雅茹说付一鸣,哦,为什么是我啊付一鸣回答着,你不知道这么冷的天不应该让一个美丽的女人做这种粗活嘛,你这个猪。


      ——温雅茹回复着,你——付一鸣回复着,敲门去温雅茹说着,咚咚咚,付一鸣敲起了莫北北的家门,等待、等待、等待,完了啊温雅茹说着,啊那怎么办啊,什么怎么办啊,让你敲个门你就敲三声,笨成这样,真怀疑班主任怎么会选你当班副班长。


      门以打开,拜托在屋里就听见你俩的动静了,还有没有三好学生样了,哎北北我真是醉了。


      早——李阳,付一鸣说着,啊,李阳,温雅茹用她独特打招呼的方式,招呼着李阳,早——你们好,李阳礼貌的回复着,咚咚咚,咚咚咚,北北,我们到喽,你看看人家刘乾铭,付一鸣你在看看你,哎,都身为男人,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北北没好气的笑着。


      哎呀,都在呢,哎呀我去,付一鸣,你竟然比我们还早呢,我的天呢,太阳今天打西边出来了吧,冬天出来的,现在是冬天,哈哈哈,对对对,冬天出来的,不是东边出来的,高美子笑着看着受气的付一鸣,我给大家带早餐了,刘乾铭说着,谢谢铭铭哥哥,温雅茹说着,我也给你带早餐了你怎么不谢我啊,付一鸣说着,早餐呢,温雅茹指着付一鸣问着自己的早餐,早餐,早餐我吃了啊付一鸣说着,等你的时候,饿了就吃了,那叫给我带早餐啊,温雅茹用手指,指了一下付一鸣的脑袋,哎呦呦,北北调戏的付一鸣,去接的雅茹啊,好羡慕啊,嫉妒、羡慕、羡慕、嫉妒,《恨》小团体一口同声笑开颜的回复着。


      就这样六年三班的六人小团体,开心着,打闹着,度着寒假。


      快春节了,北北问着李阳,是啊,快春节了,真快,一转眼又长了一岁李阳回复着。


      好不想长大啊,北北慵懒的说着长大的烦恼。


      为什么不想长大,李阳问着莫北北。


      长大了你就会爱上别人了,你就会娶别人为妻了,就像现在你就要离我而去了。


      我,我也是听父母的安排啊,因为李阳的老家在哈尔滨,春节要回到老家过节,短暂的小离别让北北有些失落,却又充满了惊喜。


      一往朴尘的城市在勤劳的人们手中,布置着浓浓的过节气息,似乎要把这座安静的城市变成了期待的不夜城。


      10、9、8、7、6、5、4、3、2、1春节好,随着央视主持人的宣布, 百姓们分分的祝福着,春节美满,合家欢乐。


      莫北北十指相扣的看着窗外的烟火,栩栩如生的烟花照亮了兴奋的夜晚,北北在心中默念着,李阳你知道吗,每当除夕凌晨的时刻,有人点燃烟花,就会有天使来到人间,当你在烟花没有消失的时候许下心愿,就会在新年实现,我希望在新的一年里,与你不离不弃,白首不分离,春节快乐,李阳。


      此时的李阳,拉开了久违的窗帘,看着窗外被点燃的烟花,绽放在空白已久的夜里,像流星雨一样,定格在了他的脑海里,如同一个永恒的画面消失在人海,似乎在告诉所有的归宿者,你等待的他回家了嘛,我在想你,你在想我嘛?春节快乐,北北。


      似乎每年的情人节,都是恋人通告的对白,也似乎每年的情人节都成了正宫娘娘理直气壮的缉拿嫔妃的理由。


      这一天北北早早的就睡了。


      因为他期待着凌晨的李阳会给他惊喜,他怕这份失眠会打扰了这份惊喜。


      她希望当她醒来的时候,李阳会出现在她的身旁,捧着那一朵朵滋养大地的鲜花,开出一片春泥。


      她希望当她醒来的时候,李阳会出现在她的身旁,从惊喜的背后,给她一个被爱滋润的拥抱。


      她希望当她醒来的时候,李阳会出现在她的身旁,带着她描述梦天堂的样子,手指向远方画着一栋一栋房子,傻笑的表情里,告诉着北北,这就是我们的家,我们未来会幸福的家,她看着李阳傻笑的表情,是那么的真实,倾诉着承诺,她回答着,我愿意跟着你一辈子,就算这样的生活被父母限制,我也要赖着你一辈子,做你感情里唯一的女人,会幸福的女人,李阳请容许我们相依为命,请容许我们走完全程,哪怕分隔两地,哪怕最后伤害我的是你,我也要做你的女人,不离不弃。


      咚咚咚,咚咚咚,北北,爸妈要上班了,早饭给你热好了,你起床后去姥姥家写作业,爸妈下班后去姥姥家接你。


      额,呼,北北喘着粗气,似乎美丽的梦,被临时的演员,打扰了剧本,北北没有理会父母的话语,望着床边的闹钟,平复着不能安静的心情。


      北北走向了母亲的化妆台,第一次认真的看了看女人化妆的物品,复杂的她不知道该从何下手,用着电视学会的方式,化起了熟悉的脸庞。


      她小心翼翼的描着自己如同扇子一样对称的睫毛,轻轻的用中指抹了抹眼影,擦着自己眉目顾盼的双眼皮,抿着让人心动的嘴唇,自信的把唇彩发挥了应有的性感,北北照着自己迷人的脸庞,心里暗想着,男人都是野生的动物,她打开了顶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退去了睡衣,露出了发育成年的酮体,欣赏着自己青丝的双乳,肤如凝脂的肌肤,玫瑰的小腹与男人们最渴望的沟渠,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上最美的尤物就是女人的酮体。


      北北换好了衣物去往了带她长大的姥姥家中,


      这天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听话,而是拿着遥控器一台一台的寻找着爱情的剧集。


      傍晚的冬至似乎早早的就退去了太阳的光芒,北北在失落中等待着惊喜,用着几行潦草的字迹描述的我是他的谁谁。


      她多么希望此事的李阳可以用时间去写她的事,写她们不被划掉的故事。


      北北,你爸妈说晚上加班,不能来接你了,你吃完晚饭早点回家,哦——知道了姥姥。


      姥姥我走了,晚饭还没吃呢?怎么走了你这孩子,我突然想起来有作业要写,我回去写作业了,姥姥我改天来看你,这孩子,哎,人老喽,招人烦喽,走吧,走吧,姥姥期盼的团圆被莫北北不按常理出牌的爱情搅乱了顺序。


      师傅,韩国城小区。


      北北直奔了自己的家里,似乎梦境的画面离他又进了一步。


      她快跑着,跑到自己连呼吸都是疼痛的时候,看到了家中的单元,静是空无一人。


      北北有些失落,难道这就是爱情吗,在充满期待的生活中被现实击溃的都是疼痛,却还活在身上所有的角落。


      咚咚咚,咚咚咚,您好申通快递,北北失落的开启了家门,您好申通快递,请问您是莫北北吗?我是,您的一个包裹在哈尔滨寄出,白天来到您家,无人,就没及时给您送到手中,麻烦您签收一下,哦——好的,北北听到了哈尔滨这三个字的时候,听到的却是自己仅有的心跳声。


      她拆开了包裹,是一封迟来的信件。


      北北,不能陪你过属于我们的第一个情人节,真的很抱歉,希望这封迟来的信,可以弥补我的过错,这是我为你写的一首歌曲,希望可以表达对你满满的爱恋。


      《原创歌词请勿剽窃》

      作词:李阳。谱曲:莫北北。

      歌名《爱你有几分》


      是不是在黑夜总有特别的话说。

      我即使离开,你的生命里。

      知不知我现在有么多渴望做到。

      在你的怀抱,听你的心跳。

      Woo你可知道,我对你爱,满满的只剩梦萦。

      是远是近是距离,都在身边。

      不愿不得不离开,你的情怀。

      窗外飞雪纷满天,过往光景。

      看着月晴月圆缺,爱你有几分,想念。


      我想带着你奔跑,朝着世界的尽头,即便有泥泞和山坡,都无所谓。


      北北哭了,哭泣的抽绪的像个像个傻子,洋溢幸福的眼泪,让自己被惊喜的感动包围着,她傻笑着说,你傻,傻瓜,就是你,傻瓜,呆子,傻瓜,我对你的爱,满满的只剩梦萦。


      就要开学了,刮风的天,下起了淅沥春雨,北北看着窗外的春雨,落在泥泞的土地中拍打的旋律,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任性的像个失宠的妃子,她打开了窗户,呼吸着染绿了石板小路的雨水气息,宛如全身心都浸泡在淡淡泥土的味道中,是你在想我吗?李阳,想让我也像个失宠的妃子,试着握住你手,感受着你哭泣的样子,大到我看你不见,呵呵,北北笑了。


      你到底要买什么啊付一鸣说着,我啊,什么也不买啊,怎么滴温雅茹逗气的回答着付一鸣,你什么也不买你出来干啥啊,还下着雨呢,我说你猪脑袋啊,怎么地让你陪我逛个街你那么多抱怨啊,我还不乐意呢,温雅茹嘟着嘴看着呆头呆脑没好气的一鸣。


      不是不是,那你哪来那么多抱怨呢,这不下雨了嘛,我不心思咱俩没拿伞嘛付一鸣回着雅茹,我都不怕感冒,你一个小屁孩还那么娇贵呢,赶紧的给老娘买把伞去,哦,那你在这等我,嗯,顺便给我买瓶水,哦知道了。


      呢,水 ,付一鸣递过这捂着一道的爱心,这还差不多,给我打开,哦,温雅茹接过被爱捂过的水,咕咚咕咚的喝着,心里却在想着,北北与李阳会在哪出现。


      猪头”雅茹叫着付一鸣,你叫谁猪头呢,叫你啊猪头,我有名有姓付一鸣害羞的回答着,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帅哥,我叫,我叫,你叫猪头,我给你起的,就这么定了,赶紧的跟姐走,怎么滴,不服啊,赶紧走,我们去文化商城吧,我买几只笔温雅茹频频的说着,这中意她暗恋她很久的意中人。《未完待续》

      本文标题:那一抹微笑《续篇》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3058.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