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樱花缘

  • 作者: 早起的昆虫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2-05
  • 阅读3676
  •   樱花红陌上/柳叶绿池边/燕子声声里/相思又一年。

      一场春雨打落了遍地樱花,又是一年情感空朦的绝望。分别四年后的今天,我来到当初与你邂逅的地方,为伤逝的爱情作最后告别。我将启程,去一个你目光不能所及的地方,让市井纷杂的喧嚣安抚我孤单寂寥的心灵。

      生命如流沙,青春稍纵即逝,思绪如烟波流转。脑海中总泛现黛玉葬花的场景。记得那年,暮春三月,莺飞草长。我们轻踏一地的樱红,走过科大樱花园那条幽长的小道。微微的风拂面而来,我的唇不觉吻着了你扎着马尾的秀发,一股清香从你的发端弥漫,伴着醉人花香直抵我的心田。我惊悸得不知所措,如一樽雕塑木木地停滞在那。你莞尔回眸,秋波荡漾。一脸的妩媚化解了我的尴尬,明媚了我的心空。你就这样不经意地住进了我的心里,从此在这里生根、发芽、开花……

      一段缘从一地的落英缤纷开始了。后来,每年的这个季节,我们都会相约樱花园,漫步在樱花树下,扑鼻而来的全是你的气息。走过一季季的花谢花开,我以为,遇到你,是我今生遇到最美的风景。然而,我们却没能走入可以相伴到老的爱的殿堂。樱花开了,樱花也会落。常常在一夜之间,它迅猛地开放,突如其来,势不可挡。然后又在风中纷纷坠落。你说,好景不常在,好花不常开。樱花虽美,却结不出果实来,正如这纷飞的落花,虽是最尽情地开放,但总要化作春泥,不能修成正果。我不信,我想,花开一季,果硕一秋。这么美的花,怎能有不结果的道理呢?你淡然笑笑,未置可否!然而,某些爱情就象这樱花,还没来得及变坏,一瞬间就凋零了,只能留下一些思恋和回想,有时悲凉,有时美好。为了寻到我想要的答案,我翻遍典籍,找遍度娘,却没有找到樱花可以结果的答案,心里不觉凄凄然。

      后来,我们在大连出差,在路边遇到一个摊贩在叫买水果。一堆红得发紫,紫得发亮,晶莹剔透的小果子吸引了我们的眼球。你好奇地奏过去问摊贩这是什么?摊贩用带着卷舌的北方口音说,这是进口的“樱桃”。我喜形于色,忙问摊贩:“是不是樱花树上结的果子”。摊贩说:“是”。从摊贩斩钉截铁的回答中,我有一种“踏破铁鞋无处觅,得来全不费功夫”的获得感。你坏坏地朝我笑笑,一股甜蜜却沁入我的心田。于是,我不假思索的买了沉甸甸的十斤。我们坐在海边,相依相偎,品着酸甜酸甜的樱桃果,憧憬着幸福即将来临的滋味,旅途的疲惫也因这美丽甜蜜的果实而烟消云散了。

      生命的成长,往往会在苍白的时光里预留给我们一段冥想,正如憧憬着的爱情。然而,生活并没有朝着我们憧憬的轨道走,你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选择了离开,正如这樱花,一夜间像雪一样,纷纷扬扬,销声匿迹,没有任何留恋。独留我承担没有你的孤独和寂寞。在多少个樱花飘落的时节,我想念你的心被放逐在这烟雨迷朦的暮春里,静候于暮色渐暗的云端,暗影成疾。心守候着那个樱花时节的遇见,守候那个月圆之夜的承诺誓言。在流淌的空气中,我寻找着属于我们爱情的点点滴滴,而你却锁定了我思念的全部,以至我无法走出你如来般的神掌,睁眼闭眼,满世界只有你。你却总和我捉迷藏,没有你的消息,我的心被一刀一刀地割着。

      风又飘飘,雨又萧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在分开的这些年里,我们一直忙碌于各种迁徙,少有交集,心却在痛苦地纠缠。人生走到这个境地,我时常选择麻木,不再纠结过完今天,明天究竟要去何方。当我成全了所有的寂寞和孤独,顺延着每个细节里的点点斑驳。可即便走到无人境地,我依旧无法履行所谓的物我两忘。思念总是落寞如樱花,抖落一地的牵挂。流年过往里,无论选择哪种形式的恍惚隔离,你依然是我未封尘的原乡,蓦然邂逅你时的那抹原色依然愰若眼前。

      后来,我明白了。原来,那个将“樱桃是樱花树结的果”的摊贩其实只是为了推销他的水果。樱花其实真的是不结果的,所谓樱桃,也不叫“樱桃”,其学名是“车厘子”。说实在的,“车厘子”这个名字我不喜欢。我怕象征我们最美的遇见注定要离开。

      惊蛰一瞥,细雨如诗。我臣服于寂寞的暗语,邂逅一个你,兑换了我半生的苍茫;你洒脱地离开了四年,我固守着四年的爱情菩提。有时念你,有时恋风景,任故事自由而野蛮地生长。又是一季樱花开,又是一季樱花落。缘来缘去,缘聚缘散。我匍匐着前往明天,向伤逝的爱情告别。

      本文标题:樱花缘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3378.html

      验证码
      • 评论
      6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