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情感小站
文章内容页

夏末之殇(第二章 病)

  • 作者: 流年一方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2-06
  • 阅读3396
  •   第二章 病


      “你有病啊,你有病啊”


      我在床上看着小说,被隔壁房间这反复几句话扰的心烦,我知道夏天有自己的说话自由,可是这已经是她说的第七十二次,无奈的放下书,寻思着难道她又犯病了?


      愤怒的推开门,不出我所料她又对着那个破玩具熊疯狂的重复着那句话。


      “你怎么了?你每次不开心就会这么做,难道漫漶看够了吗?如果看够了去睡觉去,难得我想看一会书,你就不能静一下啊?”


      夏天水汪汪的的大眼睛看着我,然后用着让我骑着鸡皮疙瘩的语调说着:“哥哥,我饿了,饿的都走不动了。”


      我算是怕了她了,每次都这样,我快速的取回冰箱所剩不多的冰激凌,递到她嘴边,“这个你能堵住你嘴了吧,不要神经病的对着你那个可怜的小熊发牢骚了。”


      “我不要吃这个,我吃腻了,你怎么反应这么迟钝啊?”


      “你不吃拉倒,自从冰激凌买回来就没有碰过,都快忘记是什么味道了,你呀就是懒,真是恨不得把你塞进冰箱,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省得麻烦了。”


      夏天无精打采的看着我,“我嫂子有没有打电话给你啊,都过去三天了,怎么杳无音讯?你不会私底下偷偷约她吧?”


      我差点喷出嘴里的食物,她这是什么逻辑,就这三天,除了我洗澡,上厕所之外,那一分一秒不是和她在一起,再说段沫的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就像人的一生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物,你可能和她招过手,点过头,倘若再让你细细回想你们相遇的情景,出现在脑海的多半是模糊的身影,或者想都想不起来只能简单的说道“我见过他”,段沫就是这样的,来的那么突然,去的也不留痕迹。


      说实在的的确我们是很奇怪,这几天的午饭,我和夏天吃的好费劲啊,每次嚼着的时候,脑海总会浮现出那日的情形,像夏天这个小馋嘴,估计早就受不了了。


      “这样就叫人家来好像不好吧,毕竟都不是太熟啊?”我对着装死在地上的夏天说着,“我两个人在家确实很无聊啊,要不叫她来玩玩啊”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电话我已经打过去了”夏天像僵尸一样站了起来,“哈哈,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自己想见嫂子还不好意思啊?什么事情都要你妹出马啊!”


      至于为什么想见她我已不知道总觉得那天的事情要问问她,不然憋在心里难受的,还有就是夏天这几天缩在房间里不知道干什么,神神秘秘的。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门外的铃声响了,打开门,段沫就这样站在门外,一席长裙,玲珑的凉鞋,低着头,估计来得比较匆忙,喘着气,头上还冒着汗珠,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你跑这么急干吗?你家又不远,慢慢来就是了!”


      “我只是想早点来,看看你。”段沫好像意识到什么。忙着补充,“看看你家的妹妹,夏天。”说完就完夏天的房间里跑去,感到莫名其妙。


      也不知道她们在里面低估什么,估计多半是那天的漫画怎么怎么好,哎,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些外星人真不知道怎么来到地球上的,更不可思议的是怎么就让我遇见呢?


      就在我迷糊的半天里,夏天推开门了,叫嚷着:“夏飞你怎么回事,你女朋友来了,也不陪她,她要是跑了我看你怎么办?”


      我睁开双眼,迅速的整理一下现在的局势,才想起来刚才是觉得无聊自己在房间里睡着了,看着墙上的钟,已经要到午饭时间了,小心的将夏天拉过来,“她不是要去做饭的吗?她要是和我聊天,我们吃什么啊?别忘了你叫她来的目的。”


      夏天一下子兴奋起来,忙着说:“这几天,准确来说是三天,我是潜心研究菜谱的,叫段姐姐来呢主要是让她当个评委,看看我做菜的效果。所以呢,她今天不用做饭,来着都是客人,你只要和夏飞好好培养感情就行了。还有郑重的告诉你们我做菜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否则后果,我就不用说了吧。”说完一溜烟跑了。


      段沫在我房间里,低着头不说话,这样的氛围我是有点紧张,我决定随便扯扯,打破一下这样的情景。


      “对了段沫,我一直没有问你的情况呢?”


      “我呀,今年19,下半年就去上大学了,至今还一个人。”


      她的回答一下子让我接不上话了,我想问的又不是这个,怎么感觉是在找对象啊,我赶忙转移话题,“你也是考上大学了呀,恭喜啊,以后我们要经常联系啊。”


      “不用联系了,因为我们三个在一个学校,那天夏天就跟我说了”


      我心里一蒙,怪不得呢,这一切夏天都为我打理好了,我是栽在她的手里了。


      “那天你追我出来的时候,我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不?”


      我想了想,这事我还准备问她呢,让我觉得莫名其妙,我应道“记得,我还有事想问你呢,那天你走的匆忙,没来得及。”


      “你问吧,什么问题都行!”


      该问什么呢,我又踌躇半天,这时候门外飘来一股异样的味道,我赶忙打开门,厨房里面乌烟瘴气,隔着玻璃里面简直是决战火海的现场。


      我敲了敲门,大声说道:“把抽油烟机打开,”


      许久抽油烟机的嗡嗡声才能听到,不到一会儿里面的烟没有了,夏天狼狈的形象尽展眼底,厨房的门开了,我严肃的问道:“你在里面做化学实验吗?怎么像是被人炸过一样呢,你看你抽油烟机都不开,在里面练憋气?你要是出事了,怎么办啊?”


      夏天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只是做菜做的太投入了,你干嘛那么紧张啊?”


      “谁紧张你了,我只是怕你把厨房弄坏,到时候我就没有地方做饭吃了。好了,你的菜呢?不要告诉我都牺牲了。”


      夏天叫我们去饭桌上坐着,一会儿端出一盘不知什么名的菜,接着是一碗像是蒸鸡蛋,还有一碟黄色的芋头,这些奇形怪状五颜六色的食物,在视觉给我的震撼远比不上嗅觉上的,闻一口,生活百态,酸甜苦辣亦有尽有。


      “这些菜是什么出处?有什么噱头吗”连段沫都很好奇,“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菜。”


      “你们算是有口福了。这些菜是今天才诞生的,这三样菜分别叫,山无棱,天地合,与君绝,怎么样,还不错吧,至于口感的话,等尝过之后才能评价啊。”


      “这盘山无棱,倒是在外形上配得上,天地合的话,这碗有点黑的炖鸡蛋貌似勉强也行,但是这碟芋头怎么能叫与君绝呢,该不会是你硬凑的吧?”


      “夏飞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啊?我喜欢叫什么那得看厨师的心情了,赶快来尝尝你妹的手艺吧。”


      对于这些生平第一次见的食物,我倒是来了几分兴趣,原本打算问问这些菜的配料,也好瞑目,可是夏天说这是商业机密,不能透露。我抬头看看,他们两个也没有下筷子,仿佛在于自己的思想做强烈的斗争。


      她们迟迟不肯动手,没有办法我只好以身试险了。天地合的感觉还是不错的,有鸡蛋和牛奶的味道,与君绝的话,山芋好像太甜了,不过还是能吃的。我向他们点点头,示意着我已经试过了,没有问题。


      夏天这的表现我想她自己也没有发现吧,很完美,除了厨房壮烈的牺牲外。段沫吃的也很开心,除了猜不透用得什么材料。我能自然不能扫我妹的兴,只能跟在后面附和着,虽然我是不喜欢吃甜食的。


      吃完后,收拾一番,夏天的成就感跃然于脸上,哼着歌拉着段沫去她的房间,我还要处理剩下的工作,真是倒霉的慌,要是换做段沫做饭这些事情她都会处理的,想一想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好不容易忙完了,准备回去美美睡一觉,路过她的房间门口里面毫无动静,想想是不是睡着了啊,可是也不用这么快啊,前前后后才几分钟的事情,好奇心驱使了我,我偷偷迎着门缝往里面瞅瞅,果然她两个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我再仔细瞅瞅都在颤抖,想必是空调的缘故,赶忙推开门,找个厚点的毯子给她们盖上,妹妹一向身体就不好,自己却老是不注意。我给她盖上时,只见她两面色苍白,浑身在发抖,赶忙摇摇夏天,夏天只是闭着眼说道:“肚子疼。”我再看看段沫,段沫稍微睁开眼,勉强的挤出几个字:“我们好像食物中毒了!”


      事不宜迟,我赶忙把她俩扛了下去,叫了计程车,一路奔到医院。


      等到她们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我跟爸妈都打了电话,所以现在在门外站着我们三个人,母亲很是焦急,在外面踱来踱去,父亲在一旁干瞪眼。母亲是最疼小天的,一再嘱咐我要照顾好她,所以在家里我的地位是最底下的。


      得到医生的允许,我们三个就冲进去了,夏天眼睁着,段沫起身坐在床上。


      “怎么就食物中毒呢?是哪家快餐,我明天就找他们算账。”母亲狠狠的说着。


      “是我做的菜了,我自己做的菜,不知道会食物中毒的”夏天承认着自己的过错,“本想给你们一个惊喜,谁知道还把哥哥的女朋友也吃食物中毒了,真的有点过意不去啊。”


      说道我的女朋友,我妈妈立刻来了精神,四下张望,看到了段沫,段沫红着脸在那边不发一言。“你就是段沫啊,我听小天提过你,就是没有时间看到你,真是不好意思,害你受罪了,是个好姑娘啊。”


      段沫倒是觉得很尴尬,就忙说:“阿姨不用道歉,夏天是好意叫我来的,况且她烧的菜还是不错,只是我后来问她,那些菜是什么材料,她说是芋头与香蕉,牛奶与巧克力,猪肉与棱角,这些都是容易食物中毒的搭配,现在既然没有事情了,也就算了。”


      其实我纠结的是段沫怎么就能答得这么顺口,难道她默认是我的女朋友了,这个应该不会这么夸张吧,或许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爸爸出去向医生了解情况,我和母亲就在房间里陪着他们。


      “对了,段沫都能起来了,夏天你还赖在床上干嘛?”我向着躺着床上露出两只眼睛的夏天,“赶快回家吧。”


      父亲悄悄回来了,然后偷偷的附在母亲的耳旁,神情异常,低估一阵,母亲先是惊讶然后又表现的很是沉默,只是淡淡的应一句:“没有事情的,过段日子就会好的。”扭过头对着我说,“你就在这里陪着夏天,过几天回家就好了。”


      段沫下了床,稍微有些虚弱,我赶忙上去扶了一下,她一个趔趄外在我身上,说实在那时候我有点激动,毕竟是除了我妹妹外的第一个女孩跟我这么近,还是有点紧张,只是蹑手蹑脚的把她移到旁边凳子上。


      “夏飞你好大胆子,竟然趁父母不在的时候,趁我卧病在床的时候公然占段沫的便宜。”


      段沫赶忙抽开放在我身上的手,我也没有注意到这细节,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说着:“你看你身体这么弱,从小开始就大病小病的一直没有停过,这次做的什么剧毒大餐,害了你自己吧,幸亏我不爱吃甜食,不然的话我还不在这躺着。”


      夏天没有反驳,这是叹了口气:“谁让老天给我这个聪明的头脑,相反的给我了这么破的身体啊,真是天妒英才啊。”


      段沫只是看着我俩,偷偷地笑着,然后说了一句:“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夏天改天我来看你啊,不然你一个人多孤单啊。”


      说着就走了出去,夏天在后面加了一句:“叫夏飞送送你”,说着支着我出去,我走出房间都没有她的踪影,想必是跑着出去了。


      接下来的这几天里,我就成了夏天的跑腿了,说平时没有吃过的东西只要想到就会让我去买,什么东街的小笼包,西街的糖葫芦,且不说我跑破了几双鞋,光是时间就浪费了大半天,我忽然同情了在非洲的奴隶,那种命运和我是及其的相似啊,但是我又转变了想法,这么来说我不是一个人,还有千千万万个和我一样的兄弟姐妹啊。


      出院的时候,我骤然发现夏天胖了,段沫那天来了,我把自己的想法跟她说了一下,她只敢默默的点头,我想夏天的威严不至于感染到了段沫吧,搀扶着她,像是宫里搀扶着皇上的小太监。


      回到家里,夏天一下活了过来,一个飞步窜到自己房里,呼的一身越到自己毯子上,拥抱了好久,像是很久没有见到的朋友一样,段沫上去安慰着:“小天不要激动了,你刚病好不至于要这么动用情绪,今天我来下厨,我们来吃顿好的。”


      夏天高呼万岁。


      我从书房里拿了一封信给夏天看,说:“看你还有时间乐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夏天恍然大悟,说道:“这事情我都忘了,你怎么不早说啊?完了完了,我现在这么虚弱怎么经受住这么大的考验啊。”


      “不用怕,不还是有我和段沫吗?我们是在一起的三人小团体。”


      当段沫端出一碟碟美妙绝伦的菜式,从她塞满菜的嘴和洋溢着幸福的笑脸里,我想夏天也已经忘了那件事了,这样也好不用过早的陷入离别之苦。

      本文标题:夏末之殇(第二章 病)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3475.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