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一路风雨(6)

  • 作者: 几度夕阳红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2-10
  • 阅读3359
  •    六 机会

       农村的春节都是很传统和隆重的,年三十一早除了贴对联还要拜祭祈求保佑,明年的一切都好,虽然这会多少有迷信封建思想,但大家都会争先恐后的一大早起来杀鸡对天拜祭,放鞭炮烧纸钱,祈求来年的更好。

       到了年三十晚上十二点钟前,到处都是鞭炮声,烟花的灿烂,谁家烧的越多,就证明他赚得越多,一直会响到凌晨一点多。这就是中国春节的一大特色。

       李若冰已经好多年没回家乡过春节了,他还记得年三十晚上的鞭炮声,他父亲也会在那是,拿个排炮放一下,他就会躲在床上听着四处传来的鞭炮声,这些鞭炮声会烧的他心酸,特别是他父亲放的那排炮,就像是个嘲笑。

       今年的年三十陈小可叫他到她家里吃饭,但他以商场的员工都在上班,他不能走为理由推掉了。

       李若冰躺在床上,他喝了酒,头有些晕晕的。但他的脑海里却浮现出张芳冉,在想着她在做什么,她是不是带男朋友回家过年了?她住在那样的花园里,她男朋友一定很有钱,一定会让她在村里和亲戚朋友面前很风光,忒有面子。再想想自己,他叹了口气,他突然想抽烟。

       就在此时,他的电话响了,他摸了一会才找到电话,随手就按了接听键。

       “喂!”刚喂了一下,就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鞭炮声,很密集很响亮。

       “听到了吗?家乡的鞭炮声。”是张芳冉打来的,“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谢谢!”

       “都睡了?”

       “躺下了。你。……”

       “鞭炮声太大睡不着,就打电话给你,跟你说声新年快乐。那你睡吧!”

       李若冰有很多话想说,想问,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问。但他隐隐约约间似乎又感觉到张芳冉有什么话说,但她也没说。

       其实张芳冉就是感到有一种莫名的孤寂,想找个人来述说,她就随意的打了个电话,但她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年过的很快,转眼就年初五了,回家过年的民工也开始有人出来了。街上的行人也陆陆续续的多了起来。

       这天中午李若冰在办公室里翻看去年的报表,陈小可没敲门就推门进来了,似有急事,还有点气喘,李若冰忙问,“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李店,我刚刚从下面的专柜走过,听他们说我们对面横街上要开过超市。”

       “你别急,横街上哪有位置?有也没多大啊?和我们来竞争有那么大的体量吗?谁家老板这么没眼光?”

       “我没问清楚,他们说那家饭店转让出去了,饭店的后面有一栋挺大的空置厂房,二层有好几千方。”

       “哦。”李若冰沉默了一会,“可姐,我们去看看。”

       他们去看完回来,李若冰就在办公室来回的走动,陈小可看着他,“你就别走来走去的,晃得我眼睛都快花了,这对我们有多大影响?”

       “影响肯定是有的,如果他们将饭店的店铺拆开,就会有一个小小的广场,但里面就可大了,不过他们那也没有我们的广场大,体量却跟我们差不多,不过我们的位置比他们好很多,你给你姐夫打电话了吗?”

       “打了,他们晚上到。”

       “那就等刘总来了再商量了,他们那么大的阵仗,来者也不善,大家好好合计一下,他们也没那么快,我们别乱了自己的阵脚,你说是不?”

       “我从学校出来,也没干过什么工作,这是我们自己投资的,生意刚起来,本都还没回,现在又有竞争,我又看到你那么紧张,我能不那个吗,是不?”

       “可姐你别担心,有竞争就有进步。”

       “你怎么老叫我可姐,我就大你一岁,老叫我可姐,我可不爱听了。”陈小可撅起了嘴。

       “哦,我没说你老,看起来我还比你老呢,这不叫顺口了。”

       刘总是在晚上急匆匆的回来的,回来后听了陈小可和李若冰的汇报后,也去看了现场,就回了办公室,马上点烟泡茶,“看你们急的,这也没什么,我们的地理位置和口碑就在哪里,他们那个地方,过消防拿证还不知道能否通过,就算他们开了,对我们又有多大的影响?我太太和小孩还在老家,搞的我在江西跑回来。”

       “刘总,我们不能掉于轻心。”李若冰坐在刘总对面,“如果他们开了,我们的营业额肯定会下滑的,再长久计算,价格战肯定会是第一出现,没了利润点,我们都会很被动。”

       “姐夫,你可不要这样想,我们还是要做好自己。”

       “做好自己是肯定的,我一年不赚钱,他们应该会亏本吧!”刘总掸掉手中香烟的烟灰,“我看他们能撑多久。”

       “刘总,话是这么说,我个人觉得我们要自身再美化。”

       “这可以,你去办,然后你要多留意他们的变化。我明天要回老家接我太太和小孩回来,你们不要紧张,竞争很正常的。”

       第二天刘总就走了。李若冰倒是觉的这商场可以做的更好,完全可以全方位的打造更好的购物环境,就算没竞争也要提升自己最好的购物环境。

       他连夜在电脑上,来回的推敲,研究商场的图纸,接着他又给在深圳的前领导电话,把这里的情况和他分析,对方可能喝多了,没怎么和他聊。

       按道理来说这件事着急的人应该是老板们,他就是一个打工的,他有义务提出更好的建议,但采不采纳就是上面的事情了,居然上面不急他就应该做好现在,可李若冰就像是着了魔般,天天出去看别的大型商业,回来后就在电脑前研究图纸,这些陈小可都看在眼里。

       元宵过后,横街那边终于有动静了,他们开始拆那饭店,把二十米宽的饭店拆完后,就挂上了招商广告,惠万家里的一些专柜去了解了一下,说他们那边办公室搞的很气派,还请了什么强大的招商团队护航。李若冰从他们手中拿到了他们的规划图纸,这一看,布局就是他们现在的翻版,就是有些许动线比他们现在的更完善了一些,也让他知道了现在他的规划还是不足,还是有死角。

       李若冰将这些一一向刘总上报了,刘总却很不在意。

       陈小可站在李若冰这边了,她很认可李若冰所指出的种种不足,需要改善的地方,她觉的李若冰所想的种种,无论对错都已超出了一个打工仔的工作,完全站在了老板这边。

       这或者是李若冰在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又或者在老板们对他实在不错,他有责任要做的更好,又可能是他想展现他的才华,他想把这个地方做成他的里程碑,要让很多的人都知道他将这个商场打造的多么的完善霸气。成为他的招牌。

       晚上整理完手头上的工作后已经十一点了,陈小可已经习惯了几乎每天都这个点下班。下班后她就走回宿舍,她的宿舍离商场就只有五分钟的路程,李若冰就住在她的斜对面,这是他们商场租的整栋楼,共三层有八个房间,一楼是饭堂,二楼是生鲜部主管们住,三楼是营运部,楼顶有三个小房间,李店和财务部的叶会计还有陈小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陈小可总会留意李店房间的灯,如果灯还亮着,证明他在还没有睡。她好几次想敲他的门,进去看看他,但她还是忍住了。

       今夜回来,她又是情不自禁的看向李若冰的宿舍。李若冰的宿舍灯是亮的,她很想知道他在干什么,一个男人除了上班外,总会有点爱好吧?但她极少看到李若冰外出的,除了偶尔他会和商场主管们出去吃点夜宵和点酒,没看过他做过其他的,也没看到过他和商场女孩子有什么比较特殊的,那他会做点什么呢?有时她看到李店的宿舍门开了,就故意去找叶会计顺便瞧一下他的房间,但什么也没看到,他就一个人在书桌上弄电脑,房间也收拾的很干净利落。

       这次她终于忍不住了,悄悄的过去,轻轻的敲响了李店的房门。

       房里传来了李若冰的声音,“谁呀?”

       “我小可。”

       “小可啊,有事吗?”

       “有点事。”

       “你开门啊,外面冷着哩。”

       房里传来了脚步声,慢慢吞吐的。李若冰打开门,“什么事?不能明天办公室说?”

       “由你这样待客的吗?外面冷啊!”陈小可挤了进去,“第一次进你房间,收拾的比我房间还干净,你一个男人,怎么回收拾的这样好,看改天到我那收拾一下。我房间乱的很。”

       房间不大,一张床一张书桌二张凳子,旁边还有个旧衣柜,书桌上堆了一摞书,那手提电脑边上还有一盆小小的仙人掌。

       “就一个人,也没什么财产,就几件衣服,不用怎么收拾的。”李若冰忙拿张凳子给她,“坐吧!”

       陈小可不客气的坐了下来,“你怎么不关上门?冷!”

       李若冰轻咳了一下,“没事,这样空气好。”

       “你在书桌上忙什么?”

       “在规划一下我们商场。看怎么调整会更合理一些。”

       “我看看。”陈小可说完就申头过去看,“怎么又三幅图?”

       “我们不是有三层吗?现在三楼的网吧和桌球城已经搬走了,那边一大半是空的,所以如果我们做三层的话,我看要怎么来规划,我看了很多大型的商场,一楼会全出租,做成商业街,二楼三楼做超市区,如果我们也那样规划的话,也可以的,我们这边人还是有的,就是那些大的消费没有在我们这边消费。”

       李若冰边说边坐在电脑前,然后一一的和陈小可道来。陈小可听的朦朦胧胧,一知半解,只不断的点头。

       李若冰说的头头是道,一会高昂一会激动,手也比划起来,又不停的在电脑上放大图纸给陈小可看,说了好一会,也作了很多比喻,举了很多案例。

       李若冰说完后,陈小可看着他,“你应该跟刘总好好说说,我看我们就应该打造成你说的那样。”

       “我觉的这应该是我的一厢情愿,刘总不会答应。”

       “为什么?”

       “因为这样打造,要投入很多。”

       “很多是多少?”

       “几百万。”

       这个计划是陈小可告诉刘总的,刘总当着她的面很肯定的说,我会认真考虑的。可横街那边都热火朝天了,他却一定动静都没有。

       后来直到陈小可的父亲来了,李若冰才知道陈小可把这事跟她父亲说了,而且说得很动情,几乎就是一个高端上档次的一大型商业广场,人头涌涌的。其实这些只因为陈小可是他的女儿,他女儿都快三十了,还没有男朋友,之前拆散了他们,心里也挺内疚的。总希望能补偿她,让她开心快乐。

       那天中午,陈小可父母一到,就把他叫到了办公室,刘总也在。刘总正在跟岳父母喝茶。李若冰进来时,他们都很客气的叫他坐下来喝茶。

       “李店啊,我听小可说了你的方案,我也再三的考虑过,我现在想听听你的意思,你觉得有多少把握能做好。”陈总点了根烟,抽了一口,“我们投资不不怕,我也和我女婿说了,资金我来想办法。”

       李若冰于是将他的想法和计划全面的说了出来,等他说完之后,却没有人出声,把李若冰晾在了哪里。

       “好,就按你说的去改造,我相信你。”过来好一会,陈总才说话。

       “爸,你可知道要招进品牌餐饮,什么肯德基、麦当劳、寿司这些我们到哪里去找?”刘总喝了口茶,“这些不是挂个广告就能招进来的。”

       “你放心,我知道房产商他们有,我认识盛世房产的吴总,他们在白云区有个大的项目,也在招商。李店,下午我带你去认识他们。”

       李若冰的心一下子安稳了很多,“好的。”

       其实,这个社会很需要机会,也很需要运气,有的人忙碌了半辈子才会来一次机会,有的人机会来了却没抓住,有的人抓住了却没好好的珍惜,有的人一直在等机会,却一辈子都没有等到,有的人却会创造机会,李若冰就是。

       在这次机会中,是他创造出来的,也正好有运气,让他认识了一帮商业的精英。在他了解了他们后,他强烈的要求要他们中的人来参与和规划。陈总和刘总是同意的,他们也很理解李若冰是真的想将他们的商业做好的。事后陈总还跟陈小可说,李店是一个很虚心的人,也有难得的肚量。

       一切如李若冰计划的一样,请来的团队很认可李若冰的方案,只是他们还是做了许多的调整,让动线更完美。李若冰负责超市的部分,招商有请来的团队负责。

       在不停业的状态下,装修和调整在继续。

       要将一楼的生鲜搬到二楼,二楼的食品用品要搬到三楼,现在扩张后就接近了二万方,工作量很大,但李若冰不觉的累,在这个时刻,他显得更精神,浑身都有使不完的经,陈小可看的很清楚。

       就在他们打出扩张后,横街那家就更赶工了,但无论在地里位置和很多方面,他们都是输了他们一筹的,这是硬性条件。所以他们希望早点开业。不过他们也真的很快,在五一前就开业了。他那开业后,李若冰有去看的,人很多,都是抢特价的叔叔阿姨多,装修的确很漂亮,但他知道这些都是表面的,他看到了他们的很多不合理的地方,特别是在商品的完善度,和专柜的档次度,他心里就有底了。

       惠万家商业广场,终于引进了大牌的餐饮,和知名度的品牌服装,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他也很期待全新的惠万家盛装面世。这代表着他的地位更进一步。

       全新的惠万家的确很让人期待,它从硬件设施和布局,还有辉煌的装修格调,品牌的搭配,动线走向都让人耳目一新,各方面的指示VI都经过了好多人的推敲研究。一楼一半是餐饮,一半是品牌百货,一楼上到二楼是生鲜和副食品区,但不能再二楼下一楼,要从二楼乘电梯上到三楼,三楼才是收银区,结账后会有一台平板梯直下一楼的最角处。这个理念和设计都来自于李若冰。

       惠万家无疑是成功的。它正式开业后,横街那家就显得冷清了,而惠万家确实人山人海的。老板很满意,这当然不是李若冰的一人功劳,但他是功不可没的。

      待续……

      本文标题:一路风雨(6)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371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