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玄幻推理
文章内容页

仙石别梦(二)

  • 作者: 仙石别梦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2-11
  • 阅读2687
  •   却说那仙石,与两位道者到红尘之中磨练了一回,不再有笨拙身躯,已脱胎换骨,成了仙子。如今,又回到这太虚世界里修炼,还有那些陪他一同到凡间渡劫的花仙,也都在这里修炼,只是王熙凤与可卿不同,她们是“大罗天玄都洞八景宫”中的侍茶童子,要返回天宫去。

      疯癫二道者,也完成使命,要离开这里,临行前,和尚对贾宝玉说道 :如今你虽然有了仙体,可道行尚浅,要用功修炼方可成为上仙,不要像我等,只做个散仙,切不可贪恋红尘,也不可有尘世之念,一旦坏了天条,必当被打入地狱孤苦凄零,不得超生。

      宝玉连连称是,道士也说道:你本是五彩晶石,到世间去一遭方有了仙体,贾宝玉这个名字,只是凡俗称谓,况且还是个假的宝玉,如今给你个真仙名字,就叫晶石仙子。

      那仙石便连连称谢。便问和尚道:何为上仙?难到神仙也有上下高低之分?我只要做到两位师父这般便可,潇潇洒洒岂不快活。

      和尚:你这厮,胸无大志,似我等只是下仙,靠食用人间供奉的香火,才可功力有成,也只配在人间和这太虚世界里生存,到不得天庭去,女娲便是上仙,只在天庭里供职,吸取世间精华便可增加功力。

      仙石问道:师父说的我越发不明白,世间有何精华可取?

      和尚答道:是那凡俗的世人了,就像那蜜蜂,忙忙碌碌的采蜜,而人类则提取他们聚集起来的精华,养身健体,在神仙的眼里,人类就犹如那蜜蜂而已。

      晶石仙子又问道:人类的精华在哪里?和尚道:天机不可泄露,你是仙子对你说也无妨,只是墙外有耳,你只可知会,切莫传与他人,你附耳过来我告之与你。晶石仙子便附耳过去,听罢大惊,说道:原来如此。

      和尚又对众仙女说道:你等使命已完成,也好在这里修炼,如今这里已不再封山禁地,多有精、妖现身 ,你等要好自为之,不可再有红尘之念。

      只见那三姐莲花仙女笑吟吟地说道:我等只是精灵之辈,还有妖气在身,说不定就犯了清规戒律,也未可知。说罢看了看众仙女,大笑不止。

      和尚又说道:那就看你等的造化了,好自为之。说完,就与道士腾云而去。

      众仙女也尽皆散去,这晶石仙子,就在和尚道士为他点化的楼阁里修炼,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众仙女也有时来会他,和那玫瑰仙女,林黛玉,菊花仙女,晴雯,依然是藕断丝连,尘缘难尽。只是心领神会,不越雷池一步。

      一日,晶石仙子信步来到一清水涟涟的池塘边,见水中莲花开的正浓,来到近前,越发的耀眼,恍惚之间好像是一美女,忽隐忽现,恰似那世间的林黛玉,和身边的丫头麝月一般,他刚欲开口说话,忽又不见了踪迹。不知不觉间便伸手要折取那枝上花朵。忽又想道:若那花朵果然是黛玉麝月妹妹,我岂不是伤她艳体,把手收了回来,只是在那里低眉凝思苦想,尘世上和黛玉是何等的缠绵恩爱,和晴雯是何等的如鱼得水,如今只在咫尺之间,却犹如异地两隔,不免的落下泪水来。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然一条鲤鱼腾空跃起,不偏不斜,实实的打在他脸上,又一头落入水中,不见了踪迹,晶石仙子大怒,顺手捡起一块石头,刚欲打将下去,忽听身后有人言语道:道兄何故如此,你已是脱胎换骨的仙子,岂可又有那红尘之心,还是安心修炼为好,如一石下去,恐伤了那池中莲花娘子。

      晶石仙子回头一看,一书生打扮的人,头戴方巾裹顶,身着红色长衫,绿色短裤,脚下登高木屐,双眼炯炯有神,那面容不逊晶石仙子,晶石仙子冷冷的瞧遍了多时,开言道:道兄是哪一个?看似面生,可曾与我相识?莲花娘子又是哪一个?

      只听那人说道:我等是邻居,却不相认,我便是这池中居客,唤作游离太岁,在这里闲居已久,因受女娲补天时陶炼,偶得仙气,做个游散小仙,那莲花娘子与我一同受益女娲,也已成仙得道,与我同居住于这池水之中。

      这晶石仙子听罢惊异道:险些误伤莲花娘子,请不要见怪。

      游离太岁又说道:无妨,你伤她不得,折取鲜花一枝犹如九牛一毛,不必挂怀。二人正在此谈论,忽见水中浪花翻腾,闪出一清秀女童来,说道:二位好雅致,谈天说地也不分场所,我家娘子正在修炼之中,二位如此喧哗,岂不是打扰她人清净,快些请挪步它处,这厢有礼了。说罢,对二人深深的行了一礼。

      游离太岁说道:萍儿,你家娘子好大排场,这里说话又碍她哪般事?我如今偏要在这里看她又待怎样?说完又对晶石仙子说道:这厮叫萍儿,是莲花娘子的侍女,二人好不傲气,我追随莲花娘子多年,欲做个闲仙伴侣,只是那娘子百般推委,先些时光不知哪里去了,突然不见,这几时又返回这里,我欲与她结好,只一味的不理会我,好不丧气。

      萍儿说道:若二位执意不肯离去,也无妨,我便回转,告知我家娘子,只说你这赖皮不肯离去,偏要与娘子一较高低,可好?

      游离太岁赔笑脸道:只是和你玩笑几句,你便当真,我哪里敢和她一较高低,如只这样说时,岂不是落井下石。害人不浅?

      晶石仙子也说道:即是妨碍了你家娘子修炼,我等告退便是了,岂可又搬弄事非,做不得好邻居。游离太岁拱了拱手说道:告辞了,改日再会。说罢,与萍儿闪身进到水中去了。

      晶石仙子见二位离去,着实有些失落,刚刚结识两位邻居,未曾细细了解彼此就此分手 ,好不懊恼,便信步向住处走来。

      游离太岁和萍儿回到水中,便欲随萍儿一同去看望莲花娘子,来到近前,萍儿说道:我家娘子正在修炼中,你进去又是何意?不如就此别过,免得打扰了娘子。

      太岁道:好个无礼的奴才,又不是看你,横挡竖拦的好没道理,进去说说话,哪里就打扰到你家娘子了?快进去通报就是了,多嘴的丫头。

      二人正在这里吵闹,忽听莲花娘子在里边说道:萍儿,把那太岁放进来,我有话与他说。萍儿答应了一声,太岁弄了个鬼脸,便随萍儿进到里边去了。

      见太岁进来,娘子问道:方才与何人相见?恍恍惚惚听到什么红尘之类的话语。

      太岁答道:是那补天剩下的残石,到尘世渡劫一遭,功满返回这里修炼,只因这厮刚刚离开尘世,还有些尘心未了,在那里徘徊,想必是在留恋那尘世上荣华富贵吧?

      莲花娘子道:你好不刻薄尖酸,说人家是残石,难道胜不过你吗?是那叫贾宝玉的吧?只听说他在这太虚幻境中修炼,没想到就在这里。说完,那眼中便有些湿润,感叹了一回。

      太岁见状,就问道:娘子为何如此感叹?又袒护于他,可与这晶石仙子有过节?娘子并不正面回答,只说道:既然是邻居,待日可引荐一叙,也做个相识的邻居。

      太岁道:这有何难,只是那厮风流倜傥,恐把娘子魂勾引了去,不再理我,岂不是让我不受用。

      娘子道:你这赖皮,又在此胡说,我等只是邻居,哪里与你有瓜葛,就说出如此下贱的话来,若在信口雌黄,我便不再理你。

      太岁赔笑脸说道:娘子不要认真就是了,我只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娘子说道:如此便好,不要想入非非,恐走火入魔,岂不是毁了自己,话也说得多了,有些疲倦,要歇息一会,你也归去了吧。太岁听娘子如此说,便离去。

      太岁离去后,这莲花娘子的心中,却似那打碎了的五味瓶,自己在那晶石仙子身边厮混了十几年,自是与他有情有意,也把许多情感投入到他的身上,只是那时不敢显露出来,如今却大不相同,只在身边,定要与他结百年之好,做个恩爱仙侣。可是又一想,倒有几分愤恨,那袭人哪里比自己好,只是有些心计,论韬略胆量哪里有我半分,却和她恩爱,只把我作下等丫头来使唤,枉我对他一片真心,思来想去,心扉如潮。

      你道这莲花娘子是哪一个?正是贾府中宝玉的贴身丫头麝月。这麝月也是女娲派去,和晶石仙子一起到世间渡劫的精灵,女娲是想把她留在人间,知道她对仙子情深,恐怕她来迷惑仙子,不想这麝月,一心恋着贾宝玉,贾宝玉在人间失踪,回归太虚世界,这麝月也寻踪觅迹来到这里,只是为和宝玉一会,果然就与宝玉在这里相会,岂有不心潮起伏之理,莲花娘子在这里胡思乱想不提。

      晶石仙子和太岁辞别,信步向回走去,忽然看到菊花仙女飘然而至,甚是欣喜,高声喊道:菊花妹妹那里去,不是来看我的吧?说话间。

      菊花仙女来到近前说道:哪个稀罕来看你,我到三姐姐那里去,几日不见倒是有几分想她。

      晶石道:就不曾有半分的想我吗?我倒是常把妹妹挂在心上。忽又想道人间之事,不免有些脸红起来,你去看三姐姐呀,正好有句话你捎带说一声,前些时我酿造了几坛好葡头酒,叫她过来品尝一下,顺便再请玫瑰妹妹一道,我们好好的聚一回。

      听说有好酒,这菊花仙子就来了兴趣,本来就喜欢玩的人,爽快的答应下来,说道:哥哥有好酒何不早说,我就喜欢大家相聚的温馨场面了。说完,急急地到三姐姐那里去了。

      这仙子便忙碌起来,蔬果仙食刚刚备好,就听菊花仙女喊道:客人具已到齐,今日我等一醉方休。

      仙子与玫瑰仙子和三姐姐打过招呼,摆上茶盏酒具呼杯换盏起来,玫瑰仙子道:哥哥酿造的酒果真芳香可口,比那尘世贾家的酒别有风味。

      三姐说道:好是好,不过这喝酒必须有个规矩方好 ,按规矩行事,才有趣,不然乱哄哄没了头绪。

      菊花仙女说道:那就猜拳行令如何?

      三姐姐笑道 :不好,不好,喊破嗓子无处找药去,且也不雅,玩什么一会再说,请晶石仙子先喝一杯,就作是上令酒,你是东道,这酒令长自然由你来做。

      说完,递过一杯酒来,仙子接过酒杯说道:这个使得,我也不再推辞,既然有令在先,望三位要按令行事,不然,我是要罚的,说完一杯下肚。

      三姐姐又说道:那是自然,看看现在是如何玩法?

      玫瑰仙女说道:既然姐姐不喜欢猜拳行令,不如我们猜字谜如何?由哥哥先来出一字谜,猜不到的就罚酒一杯,然后再自家出个谜语,以此类推可好?

      三姐姐道说道:这个还不错。众人也无异议。

      仙子说道:我出个字谜,打四个字,半刻时晨猜不到的,就罚酒一杯,听好了,‘夕阳下山坡,溪水山边过。有江无有水,有水便成河’。说完静待众人回答。

      第一个是玫瑰仙女答道:岁。三姐姐也答道:汕。菊花仙女只顾挠头,眼见要答不上来,玫瑰仙女又答道:既然‘江’字无水,是个‘工’字。

      菊花仙女恍然大悟,答道:剩下的是个‘可’字。众人在那里笑,仙子没想到会都被猜对,讪讪的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说道:那我就再来个难一些的。

      哎哎,那可不行,菊花仙女说道:你的酒还没喝完那。

      仙子道:已经喝过了,怎么就赖起帐来?三姐姐我是喝过的吧?

      菊花仙女又说道:你只喝了一杯,我们猜对四个字,你就该喝四杯。

      仙子道:哪里的话,并没有这样的规定。

      三姐姐也说道:不成、不成,你理该喝四杯才对,答对四字就该喝四杯。

      玫瑰仙女也说道:就是,就是。

      仙子看看其他人也不同意喝一杯,无奈又喝了三杯。说道:看我出个不好猜的,定让你们一人一杯,用一个‘秋’打一字。

      菊花仙女道:这有何难?我已猜到了,是个‘火’字。柴禾遇火便被烧掉了,所以是个‘火’字。

      剩下两个会猜的人,一时倒没了主意,也无其他字好猜,便一口同声的猜一个‘火’字。

      仙子笑道:错了,看来你们每人是要喝这杯酒了。

      菊花仙女问道:怎么就错了?你把谜底揭开来看。

      仙子道:那是当然,是个“烬” 字,

      菊花仙女说道:既然禾字被火燃尽,剩个火字也说得过去,你出题不严谨就该罚酒一杯。

      这仙子也感觉到了,这个火字也合常理,就说道:“烬”字才是真正的谜底,既然你们没猜到,就罚酒一杯。

      三人早就攻守同盟过,只是不依不饶。这仙子本来就是风流倜傥之辈,有了些酒意,就露出本相来,媚眼游离,就说道:我出题不严谨该罚,你们没答对也该罚,我们就一道喝了这一杯。

      菊花仙女道:就饶过你这一次,我们也空闲了好久,就同你喝了这杯。

      众人说笑着又喝了一会,这仙子便有些醉意,睡眼惺忪起来,忽然一阵风至,仙子抬头看门时,见一窈窕女子向里窥探,不免疑惑起来,就和三仙女说道:我去片刻就来。

      菊花仙女道:你去你的,我三人自己喝来倒快活。

      三姐道:差不多了,我等也该散去了。那菊花仙女还未尽兴,被三姐和玫瑰仙女拉走了。

      三人走后,仙子走出门来,四下里张望,并无一人,正在疑惑间,只见一棵梧桐树下,有一美貌女子,仙子近前打稽首道:哪里来的这等美貌仙女?莫不是莲花娘子?我等虽是邻居,却不曾相识, 我等在此饮酒,故未敢相邀。

      女子答道:什么莲花娘子?真是有眼无珠,只知道什么娘子,却不知我这与你同根生的姐妹。

      仙子愈发疑惑道:我的同根兄弟姐妹都在天上,怎么不知道世间还有姐妹?

      女子道:女娲锻造你我之时,我便隐身于地下,故而逃过劳役,我名唤做玉石姐姐,在此修炼了几千年,可如今仍是个精灵之辈,进不得仙班,听说哥哥已脱胎换骨,有了仙家之身,实在是可喜可贺。

      仙子听完女子的话,就说道:原来如此,妹妹在这里也安心修炼也胜似那补天之役。

      女子道:只是有些寂寞而已,既然我已与哥哥相认,不如到我的居所一聚畅谈可好?仙子见有如此美貌女子相邀,自然是称心如意。

      说道:既然妹妹邀请,哪里敢拒绝。二人携手乘云转过山头,便来到一个去处,外面看来只是一个山洞,待进到里间来,却别有一番洞天,雕龙画柱,金碧辉煌。女子道:看哥哥有些疲倦,暂在床上歇息片时,过后我再为哥哥准备酒菜,你我好一叙离别之情。仙子此时也感觉有些倦意,

      就说道:多谢仙女妹妹好意,说完便躺倒在床上,有了几分睡意。这玉石精灵见仙子睡倒,暗自窃喜。自思道:我在这里即使再修炼千年,也未必能成仙得道,若能吸食了仙子的血,定然会大有成效,也早日做个神仙。想到这里,便上前来查看,见仙子熟睡便欲动手。解开仙子衣服,刚欲吸食,那嘴角接触到仙子肌肤时,吸到一丝血迹,便有一股电流击出,把玉石姐姐推出去两米开外。这玉石姐姐那里还敢逞强,自思道:这厮一定是有女娲保护,既然不成,莫如我与他合为一体,吸取他的精华,也好助我身入仙列,暗暗地盘算。

      却说女娲,虽说把晶石仙子托付给疯癫二道者,也是放心不下,四下里巡查,果见仙子被一精灵所迷惑,细一看时,那精灵也是出自己手,不免的感叹道:百密也有一疏之时 ,也好,就把它化作仙丹,也好让这仙子功力大增,想到这里就施了法术,而后,便去找疯癫二道者去了。

      又行走了一会,果然见二仙者在对奕,就说道:二位倒有此雅兴,不知我托付二位的事情办得如何了?和尚说道:已安置妥当,仙子和众仙女,具在那太虚之处修炼。

      女娲笑道:那仙子的秉性难道二位不知?如不加以训导势必会前功尽弃。

      道士也说道:莫非有变故不曾?

      女娲道:方才我经过那里,见仙子被一精灵所迷惑,幸好被我发现,暗中保护他,不然,仙子定是大损仙体,我教二位仙者一个法子,定能功德圆满。

      和尚道:不知是何法?女娲便如此这般的说了一回,二人便含笑而去。

      二人来到太虚之处,就在山前对弈起来,二人有意大声喧哗,果然惊动了晶石仙子,翻身坐起说道:我二位师父在此,出门来一瞧,果见二位师父,就大声喊道:二位师父好久不见,因何在那里对弈,快到我妹妹的洞府里一坐,也好叙叙离别之情。

      和尚道:你这厮为何在这里?这里住的又是哪一个?仙石说了一遍过往之事。那玉石姐姐也走了过来,和二仙者打过招呼,此时,玉石姐姐已准备了果蔬陈酒,邀请二仙者一同享用。

      道者问仙石道:仙力可有所长进?若不用功,恐怕难有成就。我有一腾挪之法,欲传授与你,可否愿学?

      仙石道:谢师父赐教。

      道士口中喃喃自语把拂尘一挥,便不见了玉石姐姐,一颗仙丹从天而落,道士顺手接在手中。

      仙子道:师父果然好变化,快把玉石姐姐变回来方好,恐怕伤了她的身体。

      道士说道:这个容易,你先把这仙丹服下去,我在施法。

      仙石接过仙丹吞了下去,只听哎呦一生,再无动静,仙石惊诧道:这仙丹怎么还有言语?

      道士和尚大笑道:那玉石本来就是女娲为你炼制的仙丹,哪里有什么玉石姐姐?

      仙子道:明明是玉石姐姐,怎么又是仙丹了?可惜了那一副美人坯子,原来也只不过是一粒仙丹而已。三人又说了一会话,疯癫二道者告辞离去了。

      仙石正欲回转,见一老者匆匆而过,就大声问道:老者何故如此急迫?是何仙职?老者道:这不是女娲锻造的仙石吗?难怪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你和薛宝钗的姻缘都是我牵的线,我是月和老。

      仙石道:是月和老啊,遇到你便有好事了,如今又到哪里去?月老回答道:到人间去栓姻缘线,这两人倒是与你有些关联。

      仙石道:与我有关联?月老说说看,看是哪一个?

      月老道:这个使不得,是天机,泄露不得。

      仙石道:既然是天机,我也不多问,我与你一道看个热闹去如何?

      月老道:你若去时恐怕又惹起红尘之念,坏了大事,不去的好。

      仙子道:一切皆听从月老安排就是,允我与你一同去玩耍一回,这里先谢过了。

      月老说道:欲去时不可胡来。仙石答应着和月老到尘世去了。

      两个人踏着云,一路向东而行,走了一会,忽见疯癫二道人在不远处,二人加快了脚步,月老喊道:前方可是疯癫两位仙家?停一停月老有事相求。

      二仙者听到喊声,回转身一瞧,见是月和老和晶石仙子,便停下脚步来,和尚道:月老何故如此脚急?不知求我等何事?怎么又和晶石仙子在一处?

      月老道:当然是为天事所急迫,只因那当事人偏于这仙子有瓜葛,所以,让他帮个忙,又恐这厮忘了本性,坏我大事,望两位大师与我一道同去,也好督促他一下。

      道士也说道:是何事非要晶石仙子去不成?

      月老道:一言难尽,去来便知。

      和尚又对仙子 说道:不好好的修炼,又去惹得哪门子红尘,若为人做事,就要尽善尽美,听他人调度,切莫可节外生枝,惹下祸端。

      仙子道:多谢师父教诲。

      四人直奔东土而去,华夏大清王朝就在不远处,来到一荒山野岭前,茂密的林间,被砍伐出一块空地,建有房屋哨所,四人停下脚步来,月老道:那一个冤家就在这里了,众人向下望去,只见一大院落中人来人往,个个手持刀枪棍棒,原来是一伙小土匪,大厅当中安乐椅上坐着两个头领,正在那里争论什么,待四人靠近才听到言语,这仙子抬眼望去,被惊得目瞪口呆。

      本文标题:仙石别梦(二)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3750.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