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滑雪

  • 作者: 滨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2-11
  • 阅读3292
  •   平生第一次,也是截今为止的唯一一次滑雪,是十年前的事了,虽说时间已过去十年,但当时的情景,尤其是一些"笑点"却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一天,我的几位同事说想去滑雪,问我去不去,我当即毫不犹豫地回答:"去啊,滑雪很好玩,当然去啦!"其实在那之前,我还从来没有真正滑过雪,但我向往滑雪却有些年头了。还在上小学时,就不止一次地看过曲波的小说《林海雪原》,其中的我军侦查员们踏着滑雪板,穿山过岭,在林海雪原中追击土匪的情节,让我羡慕不已,每每幻想着有机会也能滑滑雪,过一过做"杨子荣"的瘾。

      小时候,家乡每年冬天都要下好几场雪,积雪厚度到膝盖,挺深的,田野、道路都变成白茫茫的世界,每当那个时节,小伙伴们就纷纷扮演起"杨子荣"来。虽然没有真的滑雪板、滑雪手杖,但却丝毫不减伙伴们"滑雪"的兴致:找两块差不多大的木片当滑雪板,两根可以撑着地的竹竿或木棍当雪杖,就去雪地里滑雪了。有时会找一个大木板,坐在上面从一个斜坡顶上滑下来,虽然当不了"杨子荣",也算是过过滑雪的瘾了。但是,终究没有穿上滑雪板滑雪。所以,对同事的滑雪提议立即响应,而且期盼着快些实践。

      那天是星期六,周末休息的日子,一大早,我们乘车来到北京郊区的一个滑雪场。那不是专业的滑雪场,是供游人滑雪娱乐的。虽然如此,却也有不少专用的滑雪设备供游人租用,滑雪板、手杖、滑雪靴、头盔等一应俱全。还有一条牵引索道,其上隔着一定的距离装有拉手柄,滑雪者可以拉着它被带着滑行上到坡顶,然后像滑翔似的从高处滑到下面,以此不但可以体验滑雪的乐趣,同时还可以大大地节省自己的体力。滑雪场经营方为了保证滑雪人员的安全,还专门配备了一定数量的安全员,以备在需要的时候,可以及时地把摔倒的人拉起来,防止别人的滑雪板冲撞了他造成人身伤害。滑雪的人大多是冲着"好玩"来的,没有太好的滑雪技能,像我这样第一次进滑雪场的也不在少数。所以,这些安全员们同时也就兼职充当了入门指导教练,给初次进场的人讲一些最起码的滑雪知识和安全须知。

      验票进去后,我和伙伴们兴冲冲地先换了防风的衣服,租好滑雪用具,进到里面的雪场。雪场边上有一排长条椅子,我和同伴们找了空处坐下,脱掉自己的鞋子,穿上滑雪靴,又在靴底绑好滑雪板,戴上安全头盔,拿着手杖,小心翼翼的站起来。

      第一次穿着滑雪靴踩着滑雪板,两条小腿像绑了几十斤重的铅块似的,滑雪板底也像抹了一层厚厚的润滑油,觉得稍微一动就要摔跤。所以,将两只脚的脚趾死命的往靴底扣,似乎那样能更紧地抓地;膝盖弯曲、佝偻着腰,像是在蹬马步,连头也不敢甚抬起,慢慢的、一步一挪地捱到牵引索道起点处,右手的雪杖交到左手,腾出右手抓住索道上的拉手柄,这时,心才算放下了些。

      在牵引索道的带动下,脚底的滑雪板缓缓地滑了起来,人开始往坡上移动。过了一会,我抬头想看看还有多少距离到达坡顶,注意力稍一松懈,脚底一滑,立马摔了一个仰面翻,整个人仰面朝上,屁股着地,上半身斜着,但右手却仍然紧紧的抓着拉手柄不敢放松!这样的姿势,使得与地面的摩擦力大大增加,体重加上滑雪靴、滑雪板、手杖和安全头盔的重量,全落到抓着牵引索道上拉手柄的右手上了,一会就觉得手快抓不住了,但是因为心里害怕,只好坚持着,盼着尽快到达坡顶。"搁楞"一声,终于到达牵引索道的制高点了,旁边的安全员把我拉了起来。

      "嗨,你真厉害,倒着也能滑上来!"同伴们打趣道。

      我们进的是初级滑道,坡度大概也就十来度吧,对于有滑雪经验的人,或者有滑雪天分的人来说算不得有什么难度,同来的几个伙伴吱溜、吱溜,一个接一个的滑下去了。可我经刚才上来时仰面一摔的惊吓,初进滑雪场时的热情和胆量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站在坡顶不敢往下滑。

      "太陡了"我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下来啊,大胆的滑啊,我们在下面接着你!"已经滑到坡底的同伴朝我喊道。

      "不行,太陡了!"我还是不敢滑下去。

      "那你等着,我们上去和你一起滑。"同伴们喊道。

      很快,同伴们又拉着牵引索道上到坡顶。"不要紧的,我也是第一次滑雪,不会摔跤的,滑吧。"一个同伴鼓励我说。"不行,要摔跤的。"我说,腿都开始有些哆嗦了。

      吱溜,一个伙伴很熟练地滑下去了。到了坡底,来了个漂亮的转身,两手将雪杖左右一横,摆出大鹏展翅的姿势,两脚的滑雪板尖头碰在一起,连同他人在雪地上的投影,刚好是一个大大的 A 字,只不过中间那一横是两边出头的,倒成了一个艺术字了。

      "快滑下来,不要紧的!"他在下面喊道。

      "我,我,"我还是不敢挪动脚下的滑板,"你们先滑下去吧。"我对身边的其他同伴说。此时,雪场忽地起了一阵风,卷起碎雪,先是漫天飞舞,后来渐渐的聚成一个旋转着的"雪卷风",贴着滑道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舞着。也真是奇怪,"雪卷风"既不远去,也不高飞,就好像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滑雪运动员在做专业表演,又好似花滑美人在炫技!

      "哇,好美,飞燕嫌掌窄,舞于滑雪道了!"我喊道。

      "下去吧!"一个促狭鬼同伴冷不防在我背后推了一把。

      被他这一推,我歪歪斜斜的朝坡下滑去,膝盖曲得更厉害,腰弯得双手都能触摸到滑道了,"哎哎哎,你这个促狭…。"扑通,鬼字还没来得及说,就摔了一个倒栽葱!

      "哈哈,你把赵飞燕给撞倒啦!"促狭鬼滑到我身边,取笑道。

      "你,你,快扶我起来!"我伸手去拉他的雪杖。

      "我才不扶你起来呢,让舞美人扶你吧,哈哈哈!"带着一串坏笑,他很快滑到坡底去了。

      没办法,只能自己努力了。滑雪板对善于驾驭的人来说,那是滑雪的利器,可此时对于我来说,就是实打实的"累赘"了,那么老长的绑在滑雪靴上,都没法把脚翻过来。还有那两块"大铅块"压得我的双腿怎么用力也不听使唤,尝试了几次都没有站起来。"嗨,干嘛把滑雪靴做得这么重啊?"我抱怨道。

      "把滑雪板卸下来,站起来后再绑上!"坡顶的一个安全员大声的喊道。

      按照他的指示,我把两只滑雪板的绑绳松掉,卸下了滑雪板,又把手杖使劲插入雪地,扶着手杖小心地、慢而艰难地站了起来。喘了几口气,努力使自己的身体放松下来,然后把滑雪板摆放在面前便于穿绑的位置,准备重振旗鼓、继续滑雪。但却犯了难,"哪只脚先绑滑雪板呢?绑了一只脚的,就只有一只脚踩着实地,在这斜坡上会不会滑到啊?"我心里自忖着,却不曾去想即使另一只脚不绑上滑雪板,也只不过是穿着滑雪靴踏在雪上,也不真是脚踏实地的,其实倒是真的无所谓哪只脚先绑定滑雪板了。

      "还是先绑左脚的吧,右脚到底灵活些,反应快。"我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于是,先将左脚的滑雪靴踏上滑雪板,弯下腰把绑绳系上。果然,右脚没有辜负我,牢固地站在那里,把左脚上的滑雪板稳稳地拉住,没有在斜坡上滑下去,这给了我一个极大的鼓舞。于是,扶着手杖,小心翼翼地把右脚踏上另一只滑雪板,慢慢弯下腰把绑绳系上,然后又慢慢的直起腰来。但终究是害怕再次摔跤,膝盖比前曲得更厉害,腰也比前更弯,身体向前倾着,感觉两脚的大拇趾快被压得翻转过来了,如果说之前像佝偻病一期的话,现在恐怕已是佝偻病二期了!

      "不管怎样,我总算是重新站起来了,而且还重新穿上了滑雪板。"我自我夸奖了下。

      可是,一看到离坡底还有那么远,心里就发怵。嗖,一个人从我身边滑了过去。"滑吧,最多摔个跟头而已。"我在心里鼓励着自己。于是,我也学着别人的样,两只脚的滑雪板平行着,面朝坡底,双手慢慢试着用手杖在雪地上稍微用了点力往后一撑。手杖撑着雪地后,脚底的滑雪板得到了往前的力量,立即滑动起来。咣当,又来了个嘴啃雪!

      按理来说,脚底往前滑,身体重心会往后移,失去重心的话,应该是往后仰面跌倒的。可是,由于害怕摔跤,我之前身体过于前倾的姿势已使得身体重心偏前,现在,脚底往前滑,重心往后移,本能的反应就是努力把身体往前弓,从而使得重心更加偏向前面,一下子失去重心,反而往前扑倒来了一个与雪的"亲密接触"了!

      "哈哈,你撞倒赵飞燕,已是对皇族的大不敬了,现在居然还想吻赵皇后,看汉成帝怎么收拾你!"伙伴们纷纷滑到我身边,取笑着我,就是不肯伸手拉我一把,我知道他们是担心,怕拉我时被我拖摔跤。

      坡顶的一个教练员滑了过来,把我拉了起来。他就是刚才那位指导我如何重新站起来的教练。

      "你的姿势不对,"他说,"你的双膝曲的太多,腰弯的也太厉害,这会让你很容易失去重心,很容易跌倒。"

      "来,看我,"他做起了示范,一边继续说道:"小腿站直,膝盖稍微弯曲一点,腰不要弯得那么多,后背也不要弓着,整个人的姿势保持自然,跟你跑步时差不多就可以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立即想一试了。

      "等等,"他示意我不要着急,继续说:"想往前滑的时候,两个滑板保持平行,滑板底部平着着地;想减速的时候,两只脚髁往内崴,把滑板测斜过来,板底朝外,同时将两只滑板的尖头往内侧并,成八字形;停下站着,也要保持两只脚滑板成八字形,身体站直。"

      看到我不住的点头,他说:"照我的方法试试吧。"

      照着教练的方法,我小心翼翼的站直了小腿,先把两脚成八字形,并且往内侧崴着脚髁,让两个滑板稍微有些侧立,以便先站稳。接着,让膝盖稍微有点弯曲,大腿往后稍倾,挺直了背,上身往前稍倾,与大腿后倾的幅度差不多,使得整个人保持平衡状态。

      "你身体稍微的前后左右动下,看稳不稳。"教练说。

      于是,我按照他的话稍微动了动身体,果然,脚底不滑,真的站稳了!

      "你再慢慢的把两只脚髁恢复正常姿势,让滑板平放,注意,两只脚的动作要保持一致。"教练又指导说。"然后两只手稍微用力往后撑雪杖,力道小点。"

      我又照他说的做了。啊,滑起来了!稳稳的,我终于顺利地滑到坡底了。

      "不会摔跤吧?"在坡底等我的伙伴说,"之前就是因为你太小心,太怕摔跤,所以,膝盖曲得太过,背弓的过分,导致身体重心太靠前,脚底稍微动动,就重心失衡跌倒了。"

      "对,现在我明白了,你越是怕摔跤,就越容易摔跤,如果你索性站直,以近乎自然的姿态去滑,什么都不怕,反而就不会摔跤了。"我接着他的话说。

      "唉,其实又何止滑雪是这个道理呢,"我不禁感叹道,"人生的哪一件事不是这个道理?你越是怕某件事发生,结果它反而更容易发生;你越是怕得罪某个人,结果他越是不把你当回事。倒不如你心中坦荡,淡定面对眼前的一切,反而大家会尊重你。"

      "得,得,你又悟出哲理来了。"他打断我的话,"滑雪去吧,我的哲学家!"

      被他这么一说,我有些不好意思了。"你这家伙,对滑雪很在行啊,之前干嘛不跟我说说滑雪的技巧,让我吃了那么多亏,现在还马后炮?"我岔开话反问道。

      "没用的,"他说,"刚进来的时候,你还没有任何的体会,我跟你说这些,你肯定不信的。"

      是啊,一个人对一件事没有任何体验,或不具备必要的认知的时候,你跟他说得再多,他也不会相信,说不定在心里还觉得你太小瞧了他。

      "嗨,这家伙懂的还挺多的,平时小瞧他了。"我心里想着,再次拉着牵引索道朝坡顶滑去。

      2018年2月10日星期六

      本文标题:滑雪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377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