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讽刺幽默
文章内容页

游戏规则

  • 作者: 秦桑低绿枝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3-05
  • 阅读3417
  •   这两天的心情真的是跌宕起伏,自我的价值观又一次被现实碾的粉碎。再加上今天中午又因为同一件事被人怼的心肝肺疼,我感觉自己的思想已经被劈裂成好多块,不断地争吵轰打,至今没有一个胜负定论。我只想说,这个社会真的没有明明白白的是非黑白,大部分时候都是混的,杂的。


      事情概括为一句话就是带我们考科目二的教练因为黑学员钱被驾校开除了。如果作为局外人,听到这件事或许会觉得解气,会谴责,就像听到贪官被绳之以法。但是作为跟随这个教练训练一周,刚刚结束考试,还一起欢欢喜喜吃了顿庆功宴就得到这个消息的我们来说却是五味杂陈。随着越来越多的事实数据清晰明朗,我也愈发的挣扎难解。


      驾校通知退回我们多余的钱,我和另一个学员前后过去的,出来我就被当头批了一顿,“你为什么要出卖教练。”说完瞥了我一眼,好像我这个人完全不配为人一样,气乎乎的走了,我一人怔在原地,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要分裂。我追上去,想解释一下。


      “你知不知道考场上教练收钱就是潜规则,现在哪个教练不收钱,我朋友也在这驾校考的,不是这个教练带的,到了考场也是跟教练一样收钱,他们凭什么只开除我们教练。”


      “为什么?”我问。


      “为什么,那是因为驾校管事儿那人的侄子这次没过,所以才开除的。”


      我莫名觉得好笑。就因为这个?她没有给我再说话的机会,转身去买饭了。


      她所说的我出卖教练,是指我在驾校面对校长的询问时,作了如实的回答,并且还咨询了正规的操作流程,计算了自己的损失。而她说的开除教练的原因,根本就是自己的揣测。事实是我们考试的那天正好赶上考场开年会,驾校的校长正好在,闲聊中,他询问了某位学员,在我们并不知内幕的情况下当然会如实相告,还有一点是其实我们中很多人都不认识校长,我也是第一次见他,也就是说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所有的事情他都已经知道了,包括我们请教练吃饭花费的金钱数目。并且还调查了他所带过的所有考生,算下来每场考试可以到手大约1500。但是就在驾校出现了很诡异的一幕,我们是去拿钱的,本该和维护了我们利益的驾校是同一战线,但是面对驾校校长的正常询问,她站在了教练一方,一副心甘情愿,无关教练事情的样子。对于我想进一步了解事实,更是流露出我就是个忘恩负义的混蛋的神情,眼神里全是警告。


      我整个人崩塌的很厉害。她回来时,还气鼓鼓的,我冲她喊,“昨天晚上微信群里是不是他自己说的,要是他真黑我们钱,在这圈子早就混不下去了,我还在那指责驾校冤枉人,这就是他说的没黑钱。”同样,我也没给她说话的机会转身走了。


      但我并不像自己表现的那样有多么气愤。我说过,我分裂的很破碎,更多的是说不出来的复杂。甚至伤心更多一些。


      从我得知教练被辞退,到事情逐渐明朗。一方面我和其他学员的观点一样,教练这个行业就是有黑学员钱的潜规则,不被黑才是不正常的。每个人都有弱点,没有人跟钱过不去,你能保证自己身处这个行业不会做同样的事情?大环境下洁身自好恐怕还会被当成异类。看着别人大把黑钱,有几个人不眼红动心。


      再说每个行业挣钱都不容易,我们该体谅就得体谅,该理解就得理解。


      既然社会的大潮流就是这样,那么我们能遇上这么一个负责任的教练就该是该偷着乐的事情。这个社会没那么多的好人,比起那些既被黑钱,又碰上个吊二郎当,不管不问的教练的学员,我们要幸运得多,起码我们教练认真负责,跟我们关系很好,该知足。要说辞退,怎么不辞退他们。


      至于请教练吃饭,那更是不该被提出来,教练辛辛苦苦的带我们练车,我们只是AA制的请教练吃几顿饭怎么了。驾校的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再说吃饭那么多人,就是少教练一个人,我们每个人也多拿不了几个钱,该懂的规矩要有。驾校辞退教练,你还不帮教练说话,刚过了科二,你就翻脸不认人了,也太没良心了吧。


      可是另一方面我不断的问自己,教练这个行业有潜规则,我们就该默默遵守吗?这怎么就成了一件理所应当,天经地义的事情了呢。就算退一万步我们没有办法只得遵守这个游戏规则,那当有人站出来替我们维护自己的利益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该搞清楚自己到底稀里糊涂被坑了多少还一直对他感恩戴德。这种大众化的,心甘情愿被坑钱的心态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最起码的,个人的权利都不去争取。


      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们绝大部分人都抵挡不了金钱的诱惑,更阻挡不了大环境的同化。可做了这件事,就不要怪有一天会被揪出来杀鸡儆猴。就像贪官,落马的那一天,不要怪罪老天爷单挑你开刀,就算你只不过是众多贪官中的一个。还有,你做了,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说,老子从没黑过你们的钱。我们一群人还傻乎乎的相信,说要挺你,要替你理论,真是不值。


      要说挣钱不容易,那真是呵呵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谁是容易的。记得《我的前半生》中唐晶面对陈俊生的求情“凌玲一个人不容易,离异,带个孩子,学历不高,她努力认真就是想要保住这份工作。”她的回答锋利又心疼,“这个世界上不容易的人多了去了,我没那么多的同情心,我只关心我在乎的人。你容易吗,每天除了加班加点的工作,养活一大家子,还有一大堆的家庭琐事等着你。我容易吗,三十大几了,不婚不嫁,在你们男人堆里摸爬滚打。罗子君容易吗,每天提心吊胆,防这放那,最后还是免不了离婚的结局。”这个世界本就是残酷的,教练不容易要挣钱养家,难道我们其他人就可以坐享其成吗?难道不是在辛辛苦苦的谋生活吗?好,你说只要能考过,多花点就多花了,值了。你这是过了,可是那些没考过的人呢,你在这里替教练喊冤不容易,他收你钱的时候可没替你考虑生活艰辛,他收补考人的钱的时候可没这么心软,他在我们对他百般感谢的时候可没半分愧疚,可能还会觉得自己该得这些钱,可能还会暗笑我们就是一群傻帽。可仔细想想,这是他的本职工作呀,就像司机负责把人送到目的地,医生替人医好疾病,老师向学生传授知识,他们有义务做好这件事,因为他们本就得到了报酬。


      还有负责任,现在这种最基本的工作品质已经如此难得了吗?每个马马虎虎敷衍了事的人都不配得到这份工作,而每个在这个岗位上的人都该珍惜并对其负责。这不该是最起码的吗?这世界上负责任的人相对少,但并不是没有,这不该成为绑架我们情感的理由。


      至于驾校规定,禁止学员请教练吃饭。驾校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学员的利益,而我们自愿请教练吃饭是为了答谢。就算是知道不对,毕竟一起训练了很久,作为人,一种有感情的,群居的,有社交的动物,我们生活的不敢太死。不再做赘述,得承认,生活有时真的是需要妥协的。


      其实这针锋对立的两面让我很难过,不光是当下的自我拉扯,还有对之前建立的感情,信任的推翻。回忆起来,在这短短的一周,雨雪寒潮齐来,教练找火盆点火让我们烤火取暖,冒着雨给我们讲解考试项目的难点,下着雪站在坡道上顶着风规范我们的动作,考试场上他见人给烟,卖着人情,每个人的训练他都尽量照顾到。外在环境的恶劣,再加上他的相对的负责周到使我们这批学员大都对他真心实意的感谢。可是一旦扯上利益,仿佛一切都变了味道,一想到他坑了我们,还装清高的说自己冤枉,我不免有邪恶的想法,他做的这些或许是为了不让我们中途放弃考试,好在考试时捞一把。


      我向来不是个思想很坚定的人。我一边感念着教练对我们的好,愧疚自己没有帮他说一句话,一边气愤真相都摆在眼前了,他还在自我狡辩,一边又可悲自己被坑了还在犹豫要不要捍卫自己的利益。如果这件事情没有暴露出来,我不知道自己被欺骗了,那我就算感觉到教练是拿了我们的钱的,大家都不说,一起做个冤大头,我也只会念着教练的好,以后回想起来,顶多会拿出那句“教练哪有不黑钱的?”来侃一句就过去了。可是这件事一旦被摆到明面上来,所有得失都计算的很清楚,自己的权益能够得到一份保障之后,我忽然觉得之前的想法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第一,我没有维权意识,第二,我太单纯的以为自己受上天眷顾,遇到的都是好人,总是很容易的就相信了别人。第三,我对所谓的潜规则,大潮流的认识其实远没不及它真实的面目。


      如今已然没有正确与否,一句话说的很明白,小孩才论对错,大人只看利弊。每个人切身感受到的,考虑的点都不一样,而我在这复杂混流中不知该站哪一方。

      本文标题:游戏规则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493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