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百味人生随笔小扎
文章内容页

三国的徐晃及其他

  • 作者: 陈草旭变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03
  • 阅读2159
  •   每每念及自己的年龄,不免惶恐,其惶然是不知何处是我安静的位置,和实施我完善的时刻,或者现在之场或为我静位,是我此时?不胜惶恐,其恐是害怕所谓远志不能在有生之年得逞,是害怕我所努力皆为徒劳。常常自问,我还有多少时日在此世?如今一切皆成为能够成为的“成为”吗?不再有别的追索,别的境界,别的时光吗?

      周国平说,“成为自己的朋友,是人生很高的成就。”我是自己的朋友吗?他说是否为友,那还是看是否有“与自我谈话的能力。”那以上的“惶恐”,是否是“自我的相互谈话”,而且也决是事务的处置,利益的分配;而且是关于生命的交谈。又或者,我最关心的是命运和生为人的社会价值。当然,此切,也许优秀者不以为然吧。

      我仍然保持着与此象对话的能力,比如,我了解和思量三国里的人物,看英年早逝、智超果断的郭奉孝,观勇毅过人、忠心耿耿的张文远,缄默疏交、智勇双全的徐晃公明,却又凭此比较自己的命运和作为,与历史对话,与价值体系对话,与人生及命运对话。当然,这些价值当中,我知道“惶恐”之余,我该去做,去写,该珍惜时光——这些现在而非历史的生命,在此时此场。

      略观演义之三国,有于曹孟德栽赃诬害的处处端端,若深观之,曹操与孔明,所谓一奸一智,皆有出处,只是罗贯中笔转舌抖,张冠李戴,奸智毕现,是高于生活的艺术,不求历史的本真,尽管蒙于人性的明察,却是说话及语言艺术的高峰之作。当然,他不知道时代讯息的发端及云端,对历史的考证及比较而罗列的事实,已经超乎他们的想象。

      如此,自己而言,对《三国演义》的认识,其先只迷痴于战争和英勇,层层佩服于智慧于阴谋阳谋,而又不满于对人物的描述的偏激,所谓:“智近妖,仁至假,”而在曾有的历史间,纸质间,寻觅原处大略的真像,隐约知道,当对他们有真实的研究和全新的表述,这微乎其微的设想,尚未明朗,却已经是时代的变迁中,为明智者早已关注,并出现系类成果,到现在才仿佛跟踪跟风一样,了解到历史的真实气息,而且是风尘中的。

      如此每读《三国志》,都欲在揭开时间的面纱,一睹历史的真像之时,皆为诸大将的风采所感动唏嘘。今天一早见到的则是徐公明徐晃,长久以来,关张赵诸蜀将虚名过盛,使曹魏集团的风云将佐,其声其势,其功隐蔽,稍逊乃至略微,殊不知曹魏名将,无论张辽、张郃,还是许褚徐晃,皆为能征善战者的不俗之士。看徐公明“一生低调,无居功言行,一世节俭,又勇冠三军。”真实的关羽、张云和张飞等,至少不能同列为历史功臣和英明将军。再看徐公明,“晃与夏侯渊拒刘备于阳平;羽自将步骑五千出战,晃击之,退之。”拒刘备,退关羽,且病逝善终,不负真将军,名英雄。

      而此认知,自唐朝以来,被世人偏见所蔽,其识渐渐为长,真像不复为后人知道,又莫非因曹氏集团诗词有声,传播逾代,才有曹操复为今世人所重新打量,而且有艺术大喊数声:“昨天你看错我了,今天你也看错我了,明天你也许还会看错。”以此来惊动世人,重新审视历史的真像,而当我等阅览吟咏:“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之时,我们是否可以知道曹孟德的更多,是否知道诸如徐晃将军的那些真面目?是否因此撩起时光的尘幕烟帷,有更进一步的考量和思忖?

      鉴于历史的虚无主义,我也怀疑,在今后的观察之中,我们还能有新得吗,我们还能发挥对于“微乎其微的设想”的付诸实施吗?而自己醉心于历史的阅读,却不能学以致用,仅仅“舌抖唇翻。”学问上也说沾不上边,真是可怜呀,那领着儿子出去一趟,关心一下,沟通一次,照顾当下的好?又或者继续阅读下去,看荀彧生平,看河南及许昌典故和故事,把这一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和风雨纵览而来,播种栽培,能不萌叶生枝,开花结果,也未可知。哎,还是佩服徐晃徐公明,还有张辽张文远诸将。

      而此,是否就是与自己的交谈呢?是否是已经成为自己的朋友呢?我还有多少时日在此世?如今一切皆成为能够成为的“成为”吗?不再有别的追索,别的境界,别的时光吗?,有里及外,由此及彼,这是读书人的烦恼吧。

      本文标题:三国的徐晃及其他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6831.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