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春光明媚杨柳青青

  • 作者: 许清淞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08
  • 阅读2183
  •   春天的四月,笔者的故乡,新疆兵团第七师天北新区,放眼望去,到处是各色各样的树,其中数量最多的要算是柳树了。田埂边,渠道旁,房前屋后的四周,几乎无处不可以生长。

      杨柳,或整齐排列,或错落有致,或者干脆毫无秩序。树干有高有矮,枝条却都很茂盛。劲挺如壮士之豪情,低垂似夫子之谦逊;婀娜如裙裾漫舞,飘逸似长发随风。

      杨柳,枝条细长,柔软下垂,随风飘舞,姿态优美潇洒。植于奎屯河岸和团场连队渠道边的杨柳,柔条依依拂水,展现别有风致。

      剪一根杨柳枝条,插在泥土里,就会活起来,逐渐成长,最后变成一株大杨柳树。不需要昂贵的肥料和精心的培育,只要有“泥土、阳光和水”,便会自然成活,且生长得强健而茁壮。

      杨柳的美丽,与别的一切花木都不同。其它花木的主干、枝条,都是向上发展,古木能长到“参天”,红杏也能长到“出墙”。 杨柳,不是不会向上生长,主要的美,是积极向上、枝条下垂、不忘根本。长得很快,而且很高;但是越长得高,越垂得低。杨柳,因而且具有一年四季,都会展露出与众不同的风姿。

      春天,杨柳打破冬日沉寂,挤走了冬日的凄冷。在春日暖阳里,肆意蔓延着自我身姿,尽情演绎着生命的舞蹈。杨柳,生机勃勃,优雅端庄,那嫩绿的枝叶,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飘荡,优美的姿态,简直就是灵动活泼的少女。

      夏天,杨柳的叶子,像是被画家涂上了一层浓浓的绿色。那绿油油的叶子,犹如一叶叶小舟,长长的,窄窄的。儿时的伙伴们,摘下杨柳枝条,用灵巧的小手,编织一些精美的物品。

      秋天,杨柳的叶子,渐渐发黄发黑,像下雨一般坠落在地上,全部反哺给滋养柳树的泥土和根须,几乎不留下丝毫。

      冬天,一层层雪花,覆盖在杨柳光的枝条上,就像是雪花在帮助树木遮挡风寒,又像是在替杨柳装饰打扮,让其成为风姿绰约的姑娘。

      柳树虽然不大,却也婀娜秀丽。那细细的腰枝,便如十三四岁的少女,苗条纯美;那稀疏的枝叶,如此的浓密,却更见明朗清丽。

      那新发的枝条,蓊蓊郁郁,婆娑依依,无风时,安详静谧;微风吹来,摇曳多姿。那童子般的鹅黄嫩绿,让人心动,让人心醉。

      自古以来,就有很多的文人墨客,对于杨柳,情有独钟,梦萦魂绕,诗意大发,赞美杨柳。

      唐代,李白在《金陵酒肆留别》中写有:“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

      唐代,刘禹锡在《柳枝词》中写有:“清江一曲柳千条,二十年前旧板桥。曾与美人桥上别,恨无消息到今朝。”

      宋代,晏几道在《清平乐》中写有:“渡头杨柳青青,枝枝叶叶离情。此后锦书休寄,画楼云雨无凭。”

      宋代,柳永在《雨霖铃》中写有:“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元代,赵孟頫在《东城》中写有:“野店桃花红粉姿,陌头杨柳绿烟丝。不因送客东城去,过却春光总不知。”元代,薛昂夫在《最高楼》中写有:“花信紧,二十四番愁。风雨五更头。侵阶苔藓宜罗袜,逗衣梅润试香篝。绿窗闲,人梦觉,鸟声幽。按银筝、学弄相思调。写幽情、恨杀知音少。向何处,说风流。一丝杨柳千丝恨,三分春色二分休。落花中,流水里,两悠悠。”

      明代,刘基在《杨柳枝词》中写有:“多事垂杨管送迎,长条折尽短条生。不知几许东风里,犹带轻烟冒晚晴。”明代,沈愚在《杨柳湾》中写有:“金缕垂波香雾浓,春风黄鸟画桥东。多情却笑隋堤树,长带凄凉暮雨中。”

      清代,高鼎在《村居》中写有:“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青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清代,王士祯在《秋柳》中写有:“秋来何处最销魂?残照西风白下门。他日差池春燕影,只今憔悴晚烟痕。愁生陌上黄聪曲,梦远江南乌夜村。莫听临风三弄笛,玉关哀怨总难论。”

      杨柳,在古诗人笔下,淋漓尽致的描写,是枚不胜举的。有的诗歌中,句句写柳,句句不离“柳”字;有的诗歌中,全篇不着一个“柳”字;却句句写柳,柳的特征活生生地,展现在读者面前。杨柳与诗歌的关系如此密切,不仅是因为杨柳本身,固有春的使者的特性,而倍受人们喜爱,而且还因为给杨柳,赋予了人格化的美的属性,而受到人们的广泛尊崇。

      杨柳,有着袅娜的风姿,迷人的意态,“一丝柳,一寸柔情”,所以,被赋予缠绵悱恻,哀怨无尽的情怀,这种情怀与离别的凄婉悲伤不谋而合,“杨柳依依”,“依依离情”,诗人们喜欢以柳入诗,原因也大概在此。

      “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惊蛰到来,春雷乍响,和风伴细雨,春暖花儿开。几场淅淅沥沥的春雨,淋湿了西域的地皮,也渗透进了塞外人们的心里。

      故乡天北新区,掩映在柳条间,绿意荡漾,春色尽染,望着眼前这经历数月天寒地冻的磨练,心中期盼不知多久,而终于映入眼帘的丝丝新柳。

      杨柳依依,丝丝垂下,随风飘舞,妙曼多姿,枝条刚刚由鹅黄变为嫩绿,氤氲了一片淡绿的薄雾轻烟。

      笔者喜爱杨柳,因为其有随遇而安、落地生根的美好气质;笔者喜爱杨柳,因为其有外表柔弱、内心坚韧的不屈性格;笔者喜爱杨柳,因为其有积极向上、不忘根本的高尚品格。

      笔者喜爱杨柳,因为其是“春天、生命和希望”的象征。杨柳,最能象征春的神意。象征着春天,“春风杨柳万千条”、“桃红柳绿又一春”、“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和煦的春风徐徐吹拂,新鲜嫩绿的柳条随风摇摆,像一位殷勤的使者,在乍暖还寒的时节,给翘首企盼的人们捎来春天的信息,带来无限希望和憧憬。

      因此,杨柳在人类的潜意识中又成了生命和希望的象征:“柳暗花明又一村”、“柳莺花燕”、“柳娇花媚”……

      杨柳,喜欢斜着长,自然弯曲,颇有姿色。柳条垂挂,像少女头上的披发,非常可爱。杨柳,整个形状,缩小来看,如同道士手上的拂尘。杨柳的叶子,细细的,长长的,薄薄的,绿绿的,不折不扣的“柳叶眉”,像极了。春日里的柳絮,大街小巷,城市团场,漫天飞舞,惹人喜爱。

      杨柳,可是天北新区的宝贝,是天生的美人坯。只要往哪儿一站,哪儿就生成景致。婷婷玉立的杨柳,仿佛一群仙女,精心梳妆打扮,喜迎四面八方来宾。

      杨柳的可爱,不在于俊伟,而是细腻和俏丽。从“主杆、柳条、细叶”,无不展示小而精的玲珑美。也因此与风成为最亲密的朋友,风来了,高兴地手舞足蹈,好像彼此之间的前缘是一对亲家。

      因此,平日里笔者当作最称职的风信子——微风,抚动柳须;轻风,吹动柳条;狂风,摇动柳身。杨柳既可观赏,又能当风信儿,春季里的信儿。在笔者的心中,是植物里的“灵物”,那么的可爱,那么的灵性,笔者十分喜欢。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天北新区的杨柳,依然千娇百媚;依然勃勃生机;依然高大坚挺;依然长青不老。那垂垂的柳枝,依然疏落有致,郁郁葱葱,姿态袅娜,仪态大方。

      一年四季的轮回里,多多少少的变幻着,而那一抹最初的绿色,还在笔者的眼帘里。在明媚的午后里,一直在沉浸在杨柳景中,享受着温暖,享受着回忆。

      现在,每当笔者在报纸上看到或听到人们谈论有关天北新区的事情时,笔者的心里总会升起一种亲切的感情,就象听到人们谈论笔者的家乡一样。天北新区,在笔者的心中,成了一个亲切的名字,常常在笔者的心中,燃起阵阵的感情的波涛,使笔者陶醉在那美好的回忆之中。

      本文标题:春光明媚杨柳青青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7238.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