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男生女生
文章内容页

青春物语

  • 作者: 欧阳蓝剑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10
  • 阅读2145
  •   那天,阳光灿烂,剑到图书馆,看见有英汉对照得《红楼梦》。剑向来喜欢读,便不自觉得伸过手,恰好一个女孩也去取那本书,两人碰到一起,各自缩回来,相视而笑。

      “你喜欢《红楼梦》吗?”剑微微一笑。

      “感夙因兮不可啜。”她脱口而出。

      剑一怔,马上接了下句:

      “素心如何天上月。”

      他俩又一笑。她身材很苗条,那一身紫罗兰色的裙子,似乎只为她而存在。头发自然的披在肩上,飘飘的感觉;水灵灵的大眼睛全似一湾秋水,透露出少女特有的魅力。她轻轻地笑,两颊现出浅浅的酒窝溢满甜美的青春。

      他们聊了起来。她叫琼,外语学院的,家在湖北,正好是老乡,又有共同的兴趣,两人都很高兴,谈的也很投机。

      从此交往多了,他们说说笑笑,慢慢熟了,成了好朋友。

      琼喜欢诗,剑也喜欢,于是他们经常在一起谈论诗和诗人。提到唐诗,琼总是出口成章,倒背如流;说到诗人,她也滔滔不绝,如数家珍。

      周末,他们总爱到一教楼后面的那个草坪,抚慰着春日温暖的阳光,或高声咏唱,或低眉俯写,或争论不休,或沉没无语。似乎眼前的一切都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诗情画意。

      这天,夕阳很美,他们读完文天祥的《指南录》,都很感动,剑提笔写到:

      祭文山

      满腔热血为国忧,上下求索却碰头;
      悲书三章《指南录》,一把辛酸泪何处?
      日月交循风萧索,野草残花空冷落;
      人生九重生生死,千秋功名颂几多。

      琼看完一笑,随即奋笔疾书:

      悼文山

      天祥负重《指南录》,文山忍辱断肠哀。
      改史诗三朝有幸,爱国情万世流芳。
      命逢死时死还生,天本情却情自来。
      无奈北军指临安,黄泉碧落饮恨长。

      剑说:“琼,你是诗人,我做你的童子。”

      琼笑道:“不,你是诗哥,我是诗妹。”

      天边的落霞映红了大地,琼脸上的红润和霞光相映成趣。

      后来他们一起加入了校里的文学社,社里的办公室每天都有两个人值班,剑和琼分到了一起,接触的机会多了,他们之间也随着更加亲密。

      有一天,琼眼泪汪汪的对剑说:“剑,高中有个同学刚打电话叫我发八百块钱给他急用,说一个月后换我,可我只有四百块。同寝室的朋友说他很可能是骗钱的,劝我别寄。可他是我同班同学,我不能不帮他啊。”

      “别担心,我正好有四百块,走,寄钱去。”剑拉起琼的手。

      琼笑了,好开心。

      接下来的日子,剑和琼啃了一个月的馒头,但他们发现馒头越嚼越甜,一直甜到心里。

      剑英语差,琼便主动的给他补习,还一定要和他英语对话,帮他练习口语。

      剑生日前夕,琼用英语问他:“What’s your favorite?”

      他随口答到:“I enjoy your society。”

      琼脸红了。剑赶忙把话岔开,他知道,琼不是那种轻佻的人,他们之间是纯洁的诗哥和诗妹的友谊,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污染。

      生活总是曲折的,不愉快的事终于发生了。

      那天,剑约她去溜旱冰,说好下午三点在校门外的大槐树下见面,而两点半剑被召回化工学院开紧急会议,当会开完,已经五点。剑很焦急,跑出去,看见她撑着一把蓝色的伞,站在风雨中,风吹动她如丝的秀发和粉红色衣裙。剑不敢想象,她是如何在风雨中飘曳。剑很感动,想解释一下,但他一说不出话,发现对现在来说,一切理由都是借口。剑没有说什么,低着头,默默地送她回寝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五一放假,老同学聚会,在吃晚饭时,向来不喝酒的剑陷落在几个哥们儿的恶作剧上,一下子就喝醉了,吐的一片狼藉。

      第二天,琼知道了这事,问道:“你昨天喝酒醉了?”

      “恩。”剑的声音很低,他知道琼素来憎恶两种人:赌徒和酒鬼。更重要的是他曾经答应过琼不会去喝酒,更不会醉。

      剑仍然没有解释,他知道理由在有时候显得多么苍白无力,他也知道,琼并不是格守自己的偏见,而是担心他的身体,也怕他染上坏习惯而失足成恨。

      琼沉默了,低头走路。剑也不说话。加上上次的阴影,两人一下变的陌生了许多,有史以来的沉默像一把刀插在他们之间。曾经毫无设防的相处消失的无影无踪,欢笑凝固在紧张的空气里。冷战在悄无声息地拉开帷幕。

      剑把这些事认真的详细的写在日记里,并说:“恐怕今生今世,只有琼才是我的知己。如果失去了,我将一生痛苦。”

      又轮到他们值班.天阴沉沉的,刮着风,能清楚的听到树叶,拍打的声音,像在哭泣。他们各自看书,默不做声。彼此的心跳撞击着沉闷的气氛。时间慢的像蜗牛在爬一棵高大的树,也似乎随着此时的空气而凝结。

      剑的思绪紊乱,心倍受煎熬,一点儿也看不进书。他觉得自己仿佛经历了几世几载,人生在瞬间老去。他再也坐不下去,冲出了办公室。

      出了门,才知道自己犯傻,外面正下着大雨,他再也不愿回到那如牢笼的办公室了,一狠心,钻进了雨幕。

      剑在黄昏的灯光中,茫茫然地看雨滴砸起一团团水花,听雨淅淅沥沥的抽噎:也许,我们不再回到从前;也许,我们都只是彼此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

      生活常常让人坠入痛苦的深渊而不能自拔。默然间,他觉得失去了一切的依托与支柱。心空空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雨水从身上浇下,一直流到心上……

      一串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好熟悉,好熟悉,剑下意识地回过头,发现琼拿着伞,跑过来,像一朵盛开的紫罗兰飘来。近了,他看见琼手里拿着他的日记。

      “我看了你的日记……”琼的眼睛里分明含着泪花,她说:“你为什么不早点解释一下呢?”

      “你理解我,不用解释;你不理解我,就没有解释的必要。”剑很平静。

      琼莞尔一笑。

      泪水随着雨一起迷蒙了他们的视野。

      本文标题:青春物语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744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