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讽刺幽默
文章内容页

一次面试,别人和我

  • 作者: 关乔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11
  • 阅读3555
  •   作为一个法学大二的学生,我不知该如何自处。我现在在做什么,我将来到底要做什么?

      每当别人听说一个大学生是读法律的,都会或多或少地暗自觉得这个年轻人不错,将来有前途,只有那些对自己的生活和社会生活有些真正独立想法的人才很少这样觉得,甚至看到我这样说会有很“不耐烦”的感觉,我很欣赏这样的少数人。当然,因为对法学院真正的教育状态和法学生真正的竞争和生活状态不了解而觉得法学生挺好的,我也表示理解。

      今天晚上去参加了学校一个社团,一个很正经的法学社团的编辑面试,还好,我是面试的,不是被面试的。发简历过来的同学大多是大三的,也有大二的,与我同级。看着面试的学姐问对面的被面试的同级的同学时那种尖刻,在桌子后面各种各样的小动作,还有一些因为感觉自己问了一个非常难的我问题把那个同学难住了而无法抑制的一些肢体上的扭动,其实谁都能看出来她心里怎么想的,只是每个人都因为自己此时的“地位”,一个是面试者,一个是被面试者,就这样一个小小的区别就把两个同龄人分隔地如此之荒唐,我还是头一次见。也许这位学姐认为自己作为面试者应该这个样子,一副刻薄,严厉的样子,甚至不怕做地太过分,因为这样她才有面试官的“样子”。并且每一次批评完对方的说法如何如何错得离谱之后,还会尴尬地笑笑,“我是不是太严了,哎哟,不好意思啊”。也许是我眼里太揉不得沙子,老实说,我很讨厌这样的一个人。她在私下里是一个相当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在一个职务上就变成了这副模样?百思不得其解。但说不理解又不尽然是这样,有这样两面的人多了去了,不止学姐这一个人,不必要如何不理解别人,可真正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要接受甚至要适应都需要时间。

      被面试的同学里,都是一些在某一方面很厉害的人。我很尊敬,很钦佩。每一个人都无一例外地觉得自己文字功底不错,因为他们都写过几篇论文,问他们论文内容是什么,都是看了名家的论文后自己总结的,很诚实地很谦虚地说自己其实没有什么新的观点和想法。这样的诚实和谦虚的品质已经被人们用滥的,因为这两个品质实在是太重要,太新奇,如今几乎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特点,还有认真负责这个优点也是。他们有丰富的经历,有相当高的绩点,在各个地方实过习,在各种公众号上做过编辑,有的还做过新闻记者。有一个很特别的同学,大二的男生,自诉了一个案子,关于自己和一个公司签的格式条款合同,这样的勇气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我有些惊呆了。这两年,那我在做些什么?我只想问自己这个问题。我做的事情有价值吗?为什么别人的“成就”会让我怀疑自己?

      从面试现场回到寝室的时候,我一直在这样问自己。

      我尊敬他们的努力和经历,但我不羡慕他们。

      我有我自己的选择,我有我自己选择的生活。别人的经历是很丰富,甚至在专业知识上都比我强很多,但我不是没有机会,也不是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虽然因为法学是精学,在越来越了解之后,反而会越来越没有确定离开它,但我相信自己有一天如果看清楚了,还是有勇气选择这样一条路。

      我的理想本来就和他们一开始就想来法学院学习的同学不一样,法学是我的偶遇,是我的墙。当我还没有那条路的时候,我可以先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当然也会带着一个法律人应该有的态度去走。

      我有一颗还算想得开的心,从来没有在一棵树上吊死的想法。我有很多选择,即使是在几秒钟之内做出的,我也是深思熟虑,并且会全力以赴。我热爱阳光和森林,热爱热带,热爱漂泊的感觉,即使是刷盘子去游离世界,我也会愿意。这是我最肯定的决定。

      我不喜欢竞争,我喜欢安静地做我力所能及的事,做到最好,尽量避免我不熟悉的事。我喜欢和蔼地和别人讲话,永远也不想当质问别人的那个人。我想做很多人的朋友,不想做一个骄傲地冷漠地,有计划地一直向着一个高地爬的人,满身是泥污,满眼是竞争。顺其自然,随着世界的节奏生活和改变,是我一生的梦想。

      本文标题:一次面试,别人和我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7535.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