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男生女生
文章内容页

路笛雅与袁坡坡(第三十五章 “飓风”号行动 )

  • 作者: 秋叶思雨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13
  • 阅读2832
  •   第三十五章 “飓风”号行动

      高天昊最近实在是无聊,可以说是无聊至极,蒋依帆最近和路笛雅她们女生搞在一起,很少搭理他。袁坡坡也爱和路笛雅他们一起玩,高天昊无论从哪方面讲,都不愿和路笛雅一块玩。在打嘴仗方面,高天昊如遇天敌,一次也没赢过路笛雅。这对高天昊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让他找不到存在感。

      不行,这样下去是绝对不行的,谁也不能无视高天昊的存在,他一定要找到解决的办法,再次引起大家的关注。高天昊收肠刮肚地想着办法,以至于这几天老师上课讲了什么,他全然不在乎。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天的苦思悯想之后,他总于想到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上个星期日,他和三班的孟刚在西山玩得时候,发现了一个废弃的防空洞,他们几个拿着手电,在洞里巡游了一番,里面除了黑乎乎的,特别潮湿,地上到处都是残砖断瓦,没什么吓人之处。可即便这样,对高天昊,来说也算探险,也很刺激。想到这里,高天昊主意已定,决定组织一个特别行动队,在此故地重游。

      高天昊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袁坡坡,没想到袁坡坡却很赞成。他俩还为行动小组取了名字,叫“飓风小组”,时间定在星期六上午,这次行动的代号就是“飓风”。接下来他俩就开始招募小组成员,高天昊招得第一个成员,就是林东,虽然这家伙爱哭鼻子,缺少男子汉气概,但这家伙听话,绝对服从指挥。

      高天昊下课,把林东拖到墙角,林东一脸疑惑。他紧张地看着高天昊,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高天昊为了渲染气氛,制造惊张,特意扭头,用锐利的目光,扫射了一下四周,然后压低声,“我要组织一个探险小组,星期六去山洞探险,你去不去?”

      “探险!”林东惊恐地叫出声来,高天昊一把捂住他的嘴巴。“你这个软骨头,探险有什么惊讶的,我都去了好几次了,为了让你体验一把,才叫你加入我们行动队的。爱去不去,我还不稀罕呢!哼!胆小鬼!”高天满脸鄙夷地说。

      林东被他这么一刺激,加上对探险的好奇,连连点头,表示定会参加。高天昊拿下了林东,很快把梅雨辰也搞定了。

      袁坡坡的任务是说服几个女生加入,袁坡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路笛雅,她知道路笛雅最近看了一部新小说,有关军训学校的书。此时正是说服路笛雅的最好时机。

      袁坡坡看着周围没人时,把嘴巴凑到路笛雅的耳边,“我们星期六要去探险,你去吗?”路笛雅诧异地回头看着袁坡坡,不知道这家伙发什么疯。看着满脸疑惑的路笛雅,“高天昊发现了一个,山洞,很深,我们决定星期六,去逛一逛,你去吗?”袁坡坡故意把逛一逛说的很轻松,搞得就好象他去过一样。这可说到路笛雅的心里去了,最近她正看军训学校的这本书,其中里边就提到了,在山洞里生活的事儿。她非常想去,心里很矛盾,她知道妈妈一定不让她去,理由无非就是危险之类。进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她决定去,借口就是星期六她要和李雨薇一起去图书馆。虽然知道这样做,会令她良心不安,感到痛苦,但她对探险山洞太感兴趣了。她想自己总有一天会张大,会离开家,离开父母,独立去完成好多事情,想到这里她的罪恶感减轻了,就当自己长大了。她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路笛雅说服了李雨薇和蒋依帆,她们的心里也充满了好奇,叶紫溪听到后,主动加入,女生的人数就这样定下来了。

      接下来自封队长的高天昊,做了许多详细的安排,每人带一个手电筒,一瓶水,最好多带些食物,便于探险完了之后,进行野餐。高天昊得意的不行,这是多么令人满意的安排。为了显示探险的刺激和惊奇,他会准备一根长绳,以防大家走散。

      夏日的阳光浓烈而饱含热情,路笛雅他们如约来到了西山脚下,整个西山被浓厚的绿色覆盖,在微风的吹拂下,泛起了层层的浪波,脚下五颜六色的鲜花,告诉他们,生活美好而多彩。大家的心情好到要爆,很难这种时光里,参加这样的活动。

      高天昊他们早已等候在那里,看见路笛雅他们的到来,热情地打着招呼。眼睛敏锐的林东,看到了蒋依帆身后背得大包,激动地跳过来,讨好地说:“我来帮你背包吧!”说完目光转向大家,“今天又有口福了。”蒋依帆高傲地瞪了他一眼,脸上满不在乎,满心欢喜地把背包递过去,有人背总比自己背强多了。得到殊荣的林东,高兴地接过包,顺手背到肩上。

      高天昊像一个向导一样走在前面,他选的这条路,隐蔽在浓厚的树木里,崎岖难走,不时有树枝挂住了衣服。女同学们开始抱怨,树枝刮坏了她们美丽的衣服。高天昊不屑地说:“你们女人就是事多,哪像我们男人,顶天立地,不惧危险。”被他这么一说,几个女生不乐意了,蒋依帆不服气地说:“男人有什么了不起,你们干得事儿,我们一样也能完成,哼!谁怕谁。”路笛雅她们随声附和,大家卯足劲向半山腰爬去,要一比高低。

      树林里鸟儿的叫声悦耳动听,路边无名的野花,向他们点头微笑。一行人在爬了一个小时后,满身是汗,总于来到了半山腰,在浓密的野草后面发现了防空洞口。

      高天昊开始排兵布阵,高天昊让大家都打开手电筒,他书包里拿出一根长绳。把绳子系在自己的腰上,他打头,袁坡坡第二,梅雨辰第三,女生跟在梅雨辰后,林东最后,大家都抓着这根绳子前行。

      从来没有进过山洞的同学,心里既刺激又紧张,多少还有一点恐惧。高天昊提醒大家要注意脚下,地上坑坑洼洼,非常不平,又有不少的残砖断瓦。外边的天气,炙热如火,里边却阴暗凉爽,空气中有一种湿湿的味道,大家立马觉得神清气爽。同学们不时地被绊倒,发出“哇哇”的叫声。其他同学总是表现的很惊慌,而高天昊却很淡定,在这些慌乱的同学面前,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像一个正真的男子汉。

      随着李雨薇大叫一声:“妈呀!脚底下,脚底下。”大家慌乱地把手电光对中她的脚底,看见一只青蛙,那青蛙一动不动,一定是死了。高天昊大喊:“快抬起脚,一只死青蛙。”只见李雨薇的脸吓得灰白灰白,急忙抬起脚,满含恐惧的泪水。

      路笛雅拍了拍李雨薇的背,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安慰道:“薇薇,没事儿,一只死青蛙而已。他们男生不怕,我们女生也能做到。”李雨薇听后,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越往里面走,越能感受到空气的潮湿,地上明显变得泥泞,蒋依帆白色的耐克鞋上,沾了好多泥巴。蒋依帆一边走,一边从残砖断瓦上往下蹭鞋上的泥。高天昊回头看见了,又是一番奚落,“要说你们女生,除了臭美,还会干什么?哪像我们男生,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什么也不怕?”

      蒋依帆愤愤不平地回道:“男子汉不是靠口号喊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没见过你做过什么顶天立地的事,除了在学校给老师找麻烦。”

      高天昊被蒋依帆一顿抢白,高天昊没好气地低头向前走,心里不甘心,琢磨怎么回蒋依帆。

      袁坡坡这个老好人,以他固有的姿态马上站出来,打圆场道:“以和为贵,以和为贵,出来活动要团结。”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只听“啊!”一声,眼前的高天昊不见了,袁坡坡立马站住,其他同学惊慌失措地大叫起来。袁坡坡用手电筒朝地上照去,只见高天昊掉到一个坑里,他的手电也摔坏了,抱着头在里面“哇,哇”大叫。可吓坏了坑外的同学,大家七手八脚准备营救,袁坡坡用手电照了一下这个坑,不到两米深的样子,坑底还算平坦。袁坡坡让大家往后站,让高天昊把腰上的绳子使劲系一下,让在外边的同学一起拽绳子。一切安排妥当,高天昊麻利地把绳子重新系了一下,袁坡坡一声令下:“开始拉!”同学们铆足了劲,“一二,一二…”喊着口号把高天昊拽了出来。这个刚才还雄心壮志的家伙,一转眼,变成了一只灰老鼠,袁坡坡马上为其检查 ,除了胳膊上擦破点儿皮,弄了满脸泥,其他地方完好无损。

      “你不是来过吗?干嘛还掉到坑里。”路笛雅看到高天昊没事,略带责备的语气。

      “唉!我们上次来的不是这个防空洞。这是我们上次发现的,准备以后来玩的,没想到地上尽然有坑,太倒霉了。”高天昊无奈地解释道。

      出了这件事,大家不愿意再往前走了,谁知道后边还会发生什么事?

      高天昊只好带大家出洞,夏日的阳光,透过树叶,斑驳地洒在地上,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热浪来袭,同学们马上想退回到洞中。

      高天昊跟大家说:“我们退回到离洞口,不远的地方,既可以躲避炎热,又可以开始我们的第二项活动——野餐。”

      路笛雅指着高天昊的头,“快看,泥猴,你脸上的泥都干了,像一颗烤裂了的土豆。”其他同学回过头来,看了高天昊的脸,“哈哈”大笑。高天昊不好意思的边说,边拧开矿泉水瓶盖,“那有什么,相当于敷了一个天然面膜,美白。”林东拍着他的肩:“真有你的。”高天昊迅速地洗净脸上的泥。咧开嘴,露出白生生的牙齿,“嘿嘿”地笑了,那笑容就像阳光里的雏菊一样灿烂。

      大家铺开朔料布,把自己带得食物纷纷拿出来,好丰盛呀!汉堡、牛奶、三明治、紫菜包饭、面包、果汁、各式水果等。

      高天昊看到了,大喜过望,忘记了破皮的疼痛,胡吃海喝地往嘴里塞,那副吃相就像饿了八百年似的。

      在一片欢笑声中,大家结束了野餐,再浓烈的阳光下,下了山,搭上了回家的公交。

      过程虽然有一点小小的遗憾,但每个人都过得非常愉快。在星期六,能够放松一下,开心地笑一回,也是很难得的。

      本文标题:路笛雅与袁坡坡(第三十五章 “飓风”号行动 )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7659.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