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爱情蜜语(第一章 怦然心动)

  • 作者: 蓝思海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14
  • 阅读5926
  •   楔子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莫景然一样,把暗恋一个人这件事做到极致。

      ——你回眸一笑的瞬间,我的心里开了花,尽管后来我知道你不是在对我笑,可笑的是我还是把这种自欺欺人的暗恋当了真。

      ——从此我的心长了翅膀,无奈你的心门设了屏障,我义无反顾,撞得头破血流。

      ——你的心里没有我的位置,即使我想要租住一丁点的地方,也是徒劳。我在你的心门外徘徊,只为看到你最美的笑容。

      ——你走进我的心里,导致我的智商归零,以至于每次考试遇到选择题,我都只选A,因为你叫柯小艾。

      ——你越来越完美,爱你,已经没有了勇气,但是没有你,我才发现我是只断了线的风筝,失去了生存的意义。

      ——如果有一天我会失忆,即便忘记我是谁,也不能忘记你。

      第一章:怦然心动

      初次见你,你的笑容照亮了整个夏天,从此以后,你便是我梦境里的主角。

      梦境像被赋予了灵魂,占据了心脏里所有的位置。

      自卑在心里痛苦挣扎,暗恋这种小事,我却说不出口。

      你以天使的身份出场,而我,在你面前却是个恶魔。

      1

      “喂,我说,走慢点!帮个忙呗。”莫景然身上挂满了行李,手里还拖着两个笨重的行李箱。前面的莫景皓当着甩手掌柜,轻松自如,自然健步如飞。

      “活该,谁让你带这么多东西,生怕回国以后会被饿着。”莫景皓整理着发型,扭头甩给莫景然一个酷酷的表情。

      莫景然真没见过莫景皓这种人,非但不帮忙拿东西,反而有些幸灾乐祸。好吧,人家是来耍帅的,又不是来当搬运工的。

      狭窄而悠远的街道,深深浅浅的小坑就是这条街的标志。

      夏天的太阳肆意地向世界展示它不可一世的温度,不是谁都乐意接受这种炫耀。知了的抗议一声高过一声,它是对夏天提出抗议的代表。

      其实,莫景然也不喜欢夏天,夏天太狂躁。

      行李箱剧烈地颠簸了一下,发出“咔擦”的一声脆响,一个严重磨损的小轮子滚到一边。

      一块凸起的小石头成了罪魁祸首,行李箱坏了,这一切都是拜它所赐。

      莫景然抓了抓头发,眉头微皱,望向前面,街道的尽头在树荫的笼罩下反馈过来一个巴掌大的光点。

      “靠!在哪里买的水货,一颗小石头就把它弄坏了。”莫景皓扭过头哈哈大笑,“熊样!你能不能行?”

      “走开!我没有你这样的亲戚。”莫景然嫌弃地瞪了莫景皓一眼。

      “好歹也是你堂哥。”莫景皓扯了根狗尾草叼在嘴里,指着一栋房子,“到了,就是这里。”

      莫景皓没有去开门的意思,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说:”看到没有?那边,树下的美女,就住在二爷家隔壁。”

      莫景然抱以不屑,腾出手擦了把汗。

      “柯小艾!”莫景皓扯着嗓子喊了一声,然后痞子气似的抖着腿,等着对方回头。

      “这才是我认识的莫景皓,还是那么放荡不羁。”莫景然懒懒地说。

      2

      莫景然突然开始喜欢夏天,不是因为夏天阳光下的明媚。

      怦然心动来得太突然,连莫景然也被心里的这种感觉吓了一跳。

      3

      柯小艾放下手中的调色板,扭过头来,慢条斯理摘下耳朵上的白色耳机,把一缕滑到脸颊的头发撩到耳后,露出清新的笑容。

      虽然没有“回眸一笑百媚生”的阵势,也谈不上“惊艳”二字,但是莫景然觉得眼前的世界突然间明朗。

      “莫景皓!”柯小艾大概是被莫景皓刚刚那一嗓子惊扰到了,她秀眉微皱,收起画架站起来要走。

      哦,懂了,她是在对着莫景皓笑。莫景然心里略过一丝失落,是了,他又没有莫景皓好看。

      有病吧?她怎么会对一个陌生人笑?莫景然在心里给了自己一拳。

      “画什么呢?”莫景皓跑向柯小艾,胳膊撑在树干上,把柯小艾挡在面前。

      “喂!”莫景然喊了一一嗓子,很是不满,”好歹把门打开让我进屋去好吧?”

      “那是谁呀?”柯小艾的声音很好听,令人心醉。

      “我堂弟。”这就是莫景皓的介绍,连名字都懒得说。

      “哦。”柯小艾点着头,抱着画架从莫景皓侧面钻过,朝屋子走去。

      夏天的风夹杂着热浪扑面而来,像只热情的手,把柯小艾的白色连衣裙摆弄出唯美的造型。长发飘飞舞,裙裾飘飘,又是令人心动的瞬间,莫景然居然看呆了。

      “看什么看?”莫景皓走来,朝莫景然肩膀上就是一拳,“花溪的美女多的是,要看到别处去看,别打我家小艾的主意。”

      “开门!”莫景然耸耸肩,不让挎在肩上的包滑下来。无奈,另一只肩膀上的包迅速滑落,带子很长,包掉到地上。

      门开的瞬间,屋里一股热浪扑出来,汗从汗腺里冒出来,急速滑落。皮肤被汗水蒙住,燥热感又提升了一个程度。这种滋味莫过于烧烤架上的肉串,烤完一面再翻过,另一面接着烤。

      放下行李,莫景然感觉全身轻松多了,他找了个杯子,准备倒水喝,莫景皓倒在床上,摆出个懒洋洋的“大”字,说:“就知道自己喝,给我也倒一杯。”

      “厚颜无耻,我远来是客,反倒反客为主。”莫景然话虽这么说,还是给莫景皓倒了杯水,“起来,难道还要我喂你喝?”

      莫景皓用大拇指指指墙壁,说:“她就住在隔壁。”

      “谁?”

      “柯小艾,我的青梅竹马。那年回来看二爷的时候,她就住在隔壁。”

      “怪不得你哭着要回来跟二爷住,原来是这样。想不到你那时小小年纪,心眼还挺多。对了,对了,二爷呢?”

      “在外面守小吃摊呢。别说话,隔壁有动静。像是姐妹两个吵起来了,不对,好像是孟梅花又在骂人了。”莫景皓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把耳朵贴在墙上。

      莫景皓高大的身板里,像被无所事事的大妈大婶附了身,对别人的隐私特感兴趣,莫景然看到的是大写的猥琐二字。

      4

      “考试又没及格,还没有上进心,成天抱着本时装杂志就能考及格吗?柯小小!我说话你听到了没有?”

      柯小小把手里的时装杂志扔到书桌上,瞪着一双大白眼仰视着高高在上充斥着怒气的脸。

      柯小艾拿着一本书站在里屋的门边,用嘴型示意着柯小小什么,柯小小读懂她的意思,当即咧嘴一笑,说:“大姨,我就刚刚拿起来,你就回来了,我看书了,还做了好多题。……下次不敢了。”

      孟梅花,柯小艾姐妹两个的大姨,这是一颗新型炸弹,会任意转换炸弹的类型,要么随时随地都会发生爆炸,要么就是无论你剪掉黄线或者红线,都会爆炸。

      柯小小撒谎的技术相当不错,她明明抱着 时装杂志看了一上午,还画了好几张不伦不类的服装图案。

      柯小艾在一旁撇撇嘴,嘲讽还没开始,就对上孟梅花冒着火的眼睛。

      “小艾,她是不是没有学习?”

      “她……看了一小时书,是语文书,还写了作业,还有一篇论文。”柯小艾撒谎的功底也不错。

      柯小小偷偷竖起大拇指。

      这回轮到柯小艾被训了。

      “还有你,小艾,上学期你的论文只得到九十八分,下学期一定要争取到一百五十分,再下下次是二百分。”孟梅花叉着腰下达任务。柯小艾使劲点头说:“好,我一定争取。”

      “大姨,满分就是一百分,不是一百五,一百五十分,老师没法给……”柯小小嘴欠。红色从孟梅花的脸一直扩散到脖子。她的手指笔挺挺地指向柯小小。

      “你在嘲笑我没文化,我千辛万苦把你们两个小丫头抚养长大,你们就是这样对我吗?大姨是没文化,所以才叫你们好好读书,不好好读书,嘲笑你们的人会更多。”孟梅花的眼睛像失控了似的眨个不停,一滴眼泪硬生生地被挤了出来。

      “大姨你是玻璃心。”柯小小吃错药似的嘴欠。

      “你说什么?太深奥我听不懂,说人话!”孟梅花傻得可爱,柯小艾急忙说:“大姨,她是说,你善良,你对我们的付出天都看到了。”

      “好,我去做饭。你们两个快去看书。”孟梅花用力吸了下鼻子,走进厨房。

      “大姨,柯小艾画了一上午的画!”柯小小打着小报告,孟梅花用围裙擦着手,走了出来。柯小小重复着刚才的话。孟梅花的眼神直勾勾地对上柯小艾的眼睛。没有任何交流,她眼里喷出无形的电流,柯小艾幽怨地看向柯小小。

      “装无辜,装懂事,原来你也在骗我。”孟梅花语气里全是失望。

      “大姨,柯小艾就爱画画,她的画作得了好多奖,还有奖金,她好久没问你要钱了,你不觉得奇怪吗?你不要骂她好吗?”柯小小换了副乖巧的模样,“倒是我,就爱问你要钱。”

      “嗯,长本事了。”孟梅花怪怪地说了句,钻进厨房把水龙头拧到最大,柯小艾看到她擦了好几下眼睛。

      柯小艾拽了柯小小一把,连拖带拉才让她来到书房。

      “你怎么可以那样对大姨?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是不是跟莫景皓学坏了?”柯小艾压低声音,训得柯小小连连躲避。

      “你才跟他学坏了呢!他带你飙车,我还没有告诉大姨呢,还有,他亲了你……”柯小小弱弱的反击占了上风,柯小艾急忙捂住她的嘴,憋红了脸压低声音反驳:“才没有呢,我又没让他亲到。”

      “唷,脸都红了,肯定是亲到了。”柯小小一脸坏笑。

      “我用我着二十年的光阴发誓,根本没有的事。”柯小艾气得呼吸都气促了。

      “唷,二十岁了,初吻还在,真是奇葩。”柯小小一脸嫌弃。

      柯小艾呆了下,追问柯小小:“你的意思是,你……”

      “有个男生喜欢我……而且……”柯小小支支吾吾。柯小艾急坏了,摇着柯小小的肩膀问:“而且什么?不会是……你的初吻没了?”

      “我们……还做了……我好像连个月都没来了......”

      空气中的氧气像被一只硕大的吸管吸走,无形的压力用力收缩,柯小艾要用力呼吸,才能保证正常呼吸。

      “你疯了!”柯小艾用力晃动柯小小的肩膀,“是谁!快告诉我是谁!这个王八蛋!”

      氧气灌进肺里,快要把肺撑炸。

      “姐,姐,我是不是……怀孕了……怎么办?大姨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的。”

      柯小艾一把抓住柯小小的手,滚烫的液体不断地掉到手背,被灼伤的地方在心里。

      5

      莫景然不习惯葱花混合着煤烟的气味,不过也没办法,就像莫景皓说的那样,习惯不习惯都由不得他了。

      莫景然娴熟地切着葱花,火炉里源源不断冒出来的煤烟被风吹到脸上,灌进鼻子,他忍不住咳嗽起来。

      “不要那么娇气,以后闻煤烟的机会多着呢,你不靠这点手艺挣钱,拿什么替你的赌鬼父亲还债?他跑了倒轻松,有没有替你考虑过?要不是我老爸把你送回来,你说不定会被那些找你爸爸要债的砍死。”莫景皓拿着一瓣西瓜吃着,嘴里喋喋不休。

      莫景然手背上青筋爆出,一刀下去,刀陷到菜板里,他懒得拔出来,紧攥着的拳头企图把那不锈钢的案板压出一个洞来。

      莫景皓没有注意到莫景然的异样,他把西瓜籽吐到地上,继续说:“我老爸就不应该把你爸爸带到美国,你爸爸就是个垃圾,怪不得你妈妈要离开,原以为把他带到美国,换换环境他就会改掉所有的恶习,没想到他反而渣到无可救药的程度。”

      “麻烦你不要乱丢垃圾!”莫景然吼了一句,“再麻烦你打包好你的垃圾赶紧走开!”

      “你大爷的,发什么神经?”莫景皓手一扬,西瓜皮飞出好远,掉到地上碎成好几瓣。

      “滚!”莫景然推了莫景皓一把,莫景皓顺势抓住他的衣襟,扬起嘴角笑了:“我说的都是大实话,怎么?听不得大实话?”

      莫景然的手抓住菜刀,用力一提,菜刀举到半空中,在阳光下散发着杀气。

      “喂!想干嘛?厨师的刀用来杀人,这是犯大忌!”面对着寒光闪闪的菜刀,莫景皓居然在笑。

      马戏团的猴子,得到的掌声并不全都是赞赏的,有一部分是嘲笑,被人戏耍,被人当做笑料,台下的掌声毫不留情地告诉你,你就是个小丑,我就是在嘲笑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柯小艾!”

      莫景皓居然懦弱到向柯小艾求救的地步。

      莫景然手里的菜刀,扭曲的表情暴露在阳光下。柯小艾捂住嘴,眼睛里全是恐惧。

      不是那样的,真的不是那样的!

      莫景然紧闭着嘴,没有资格解释。手里的菜刀掉到地上,与地面撞击,发出刺耳的声音。

      柯小艾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莫景然的心被无形的东西揪了一下。

      “别理他,他就是个爆裂狂。和他爸爸一样。”莫景皓跑到柯小艾身边,拉着她就跑。

      愤怒就像蚂蝗,找到突破口就一头钻进去,把猎物咬得体无完肤还不松口。

      莫景然捡起菜刀,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水浇到刀面上四处飞溅。鞋里灌满了水,冰冷的水流在脚面上乱蹿,刺激着神经。

      艳阳高照的夏天,莫景然冷得簌簌发抖。

      菜是发泄愤怒的对象,莫景然双刀齐下,白菜,小葱碎末四处逃亡。

      “菜不要钱是吗?”

      “二爷……”

      蓄着长长的白胡须,穿着对襟大褂,平底粗布布鞋,大烟斗时时不离身,这个老者就是莫景然的二爷。

      “这个暴脾气得改。”二爷说。他的口气总是让人猜不透他的情绪。

      “这是刚接到的订单,做好了送过去,地址在背面,找不到可以打电话联系客户。”二爷扔下一张单据就进屋去了。

      6

      柯小艾慢条斯理取下耳朵上的耳机,扭过头来,轻轻把滑到脸颊的一缕头发撩到耳后,莞尔一笑。莫景然站在她对面,正要走过去,突然她神色惊慌,抱起画架落荒而逃。

      这只是个梦,莫景然醒来以后就没有睡着,现实中,会不会发生梦境里的情节?希望不要这样,没等他靠近柯小艾,她就从他的世界边缘擦过,千万不要这样!

      这就是暗恋的滋味么?甜蜜里注进一大股苦涩。

      7

      柯小小躲在无人的地方,用手机拨着一窜号码,过了好一会,对方才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像是刚睡醒。

      “怎么了?”

      “我……怀孕了……”

      “怎么可能!不是叫你事后吃药了吗?怎么搞得?你怎么这么蠢!”对方语气极不耐烦。

      “怎么办?”柯小小带着哭腔,眼泪没忍住掉下来,“你说!怎么办!”

      “能怎么办?”对方沉默了半晌,吼了起来,“对你负责吗?我之前说过的,只是玩玩而已,你也同意了,你怎么能这样!”

      “你怎么能这样不负责任!”眼泪止不住,像眼眶里有什么东西往外面驱赶它们似的。

      “你要我怎么负责!你说!要我怎么负责!你想结婚是吗?你才多大?十八岁,你还嫩了点!这一切都是你太贱!”

      对方丢来一颗炸弹后挂了电话。

      柯小小缩在墙角。

      “他到底是谁!他怎么说的?”柯小艾抢过柯小小的手机,可是,柯小小已经删了通话记录。

      “我去营业厅打印清单!我揪出这个王八蛋,绝不轻饶!”

      柯小小死死拽住柯小艾的衣服,只知道掉泪。

      8

      葱花的味道依然熏得眼睛掉泪,煤烟的味道依然呛得喉咙发疼。

      莫景然看了眼订单,拿了一块肉提刀就剁。

      二爷多了莫景然这个助手,把小吃摊扩展成店面。只是灶具还选择在户外,原因是怕煤烟熏到客人。生意比以前好,莫景然的任务又重了一些。

      莫景皓还来店里,他看了眼剁肉的人,摸了下鼻子说:”你爸爸每天上赌桌,倒是把你培养成厨师了。好好干活,你老子欠二爷的两万块就靠你来还了。”

      愤怒在血管里蹿动,想要冲破血管呼啸而出。

      莫景然手里的动作停了几秒又继续。他用眼角的余光偷瞄着越走越近的柯小艾和柯小小。柯小艾和他保持着两三米的距离匆匆走过。走出几步又回过头来又赶紧扭过头去低头匆匆走路,尽管只是一瞬间,莫景然还是看到她眼里带着丝丝恐惧。

      梦里的情节不是这样的,但同样是残酷的。

      距离还没拉近就越扯越远。分别站在两条平行线上,彼此能看得到,就是触手不及。

      莫景然看着手里的菜刀,发了一会愣之后继续剁肉。

      反正,她看到的并不是真相。

      9

      市人民医院,挂号的窗口,柯小艾把身份证从玻璃下的小洞放进去,说:”妇科。”

      “柯小艾,二十岁……检查什么?”挂号的瞟了她一眼,慢条斯理地在电脑键盘上敲击着。倒是对她的事挺关心的。柯小艾看着她,似笑非笑。身份证被丢进玻璃下的小洞,挂号的也报以似笑非笑。

      柯小艾抓过身份证,拽了一把身后的柯小小,赶紧离开挂号窗口。

      柯小小以柯小艾的身份去做B超。本来就羞得头也不敢抬,躺在做B超的床上,听见两个大夫窃窃私语,羞愧得把脸转向一边,咬着嘴唇才没让眼泪流出来。

      “她有二十岁吗?怎么看着就像十五六岁。”

      “人家年轻,你羡慕什么?”

      什么眼神?人家本来是十八岁。

      她们越把柯小小的岁数说得越低,柯小小越感到羞愧,像犯了法一样。

      大夫把B超单递给柯小小的时候,随口说了句:“这孩子要吗?”

      “有病!我不要你要呀?”柯小小说着扯过单子,摔门而去的时候瞟见气得五官扭曲的大夫“腾”地一下站起来,叫嚷着:”哎!你这孩子,我是说要是不要的话,再过半个月就可以做手术拿掉……“

      柯小小当然听见了,声音隔着门都能在走廊里回荡几个来回,生怕别人不知道柯小小做了龌蹉的事一样。

      柯小艾一直在门口等着,见柯小小一脸不悦出来,上前刚要问话,柯小小火气十足,张嘴就骂:”什么人呀!什么白衣天使,简直就是披着天使外衣的恶魔!“

      ”怎么了?”

      “姐姐,我再也不要来这里。”

      “何必当初。”

      柯小小咬着嘴唇看了柯小艾足足一分钟,突然把手里的单子拍到她手里,转身就跑。柯小艾紧跟着跑过去。

      “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

      道歉已经没用了,柯小小头也不回跑到街边,柯小艾感觉事情不妙,就在柯小小冲向一辆车的时候,她扑了上去。她大脑里一片空白,是怎样把柯小小从车头拉回来的都不知道。

      “找死啊!”司机从车窗里伸出头来吼叫着,“找死滚远点!那边楼房多的是,挑栋最高的往下跳,保证你死翘翘!”

      “对不起!”柯小艾恢复理智,连连道歉。司机这才缩回车里,嘴里骂着脏话,车子这才向前开去。

      不是柯小小认为她该死,连个路人都认为她该死!

      柯小小从旁边的绿植里捡了块鸡蛋大的石头,朝车子开走的方向扔过去。

      “你疯啦?”柯小艾在柯小小背上打了一锤,把她抱在怀里。柯小小挣脱她的怀抱,抢过她手里的病历单和B超单丢进垃圾桶。

      “上面有我的名字!你疯啦?”柯小艾急了。

      “难道,你还要拿回去让大姨看到?你要把我的丑事公布于众?就让它跟着垃圾车去垃圾场吧。”柯小小说的也对,柯小艾也没有再说什么。

      “半个月,那时候也该开学了吧,到时候处理掉所有的累赘,谁还能知道我坏过孕。”

      柯小小眯起眼向上看,太阳的光线穿过树梢,正好洒在她脚边。

      10

      白天和黑夜都像是比以前漫长,是忐忑故意让时间变慢,是不安让时间偷偷停止过。半个月,那得是多久?柯小小整天度日如年,她特意穿了宽松的衣服,半个月,半个世纪那么漫长,她怕哪一天肚子会突然隆起。

      11

      不是所有垃圾的归宿都是垃圾处理场,说不定,有些垃圾是拾荒者的最爱呢?比如一些废旧报纸,废纸张。

      纸欲包住火,殊不知火却点燃了纸,所以才有了纸包不住火的说法。

      12

      破旧的三轮车停在莫景然的店门口,车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废品,苍蝇一堆一堆聚集在上面,发出“嘤嘤嗡嗡”的低鸣。拾荒者在一边的垃圾桶里翻找着什么。

      柯小艾和柯小小站在车后面,车子横在路边挡住了去路。只能等着拾荒者把车挪走,她们不可能爬上车子,翻过去。

      正值中午,莫景然还没有出摊,他坐在店门口,手里捧着一本书,但是,他的眼睛不在书上。有柯小艾在的地方,没有任何一种东西比她更有吸引力。

      清秀的长发,冷傲的侧脸,白色连衣裙。这是莫景然第二次这么认真看柯小艾。

      离他只有几米远的地方站的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株白莲花,冷傲,素雅,让人不可接近。

      莫景皓环抱着手靠在墙上,看到柯小艾,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跑过来耍酷,今天他似乎不高兴。

      柯小小看着莫景皓的方向,莫景皓也在看她,她大概是这几天哭得多了的原因,她的眼睛里全是红血丝,眼眶的红肿越发显眼。

      莫景皓干咳两声,转身进了店里。

      起风了,风像长了手,顺手牵走破旧三轮车上的一些废品,而拾荒者,似乎对垃圾桶的东西更感兴趣,根本没注意到车上的一些东西被风吹到地上。

      柯小艾身后走来几个男生,是和她一个班的同学,他们和柯小艾说了几句话便高谈论阔起来,说的都是网络游戏之类的。

      莫景然站起来,别扭地向前走了几步,眼睛假装盯着书。

      搭讪,需要什么样的打开方式?如果太颓唐,会不会吓到她?

      “卧槽!这是什么?”一个男生捡起地上的一张纸,”B超单!”

      “哇操!这有什么稀罕的,等你娶了媳妇,见这种单子的机会多得是。”

      “操!恶心不?这也要捡起来看?”

      “这是……谁的……喔……”

      “校花,玉女……”

      声音戛然而止,世界在猥琐声中归于安静。

      大热天,柯小艾手心却冒着冷汗。

      柯小艾扭过头,所有人的眼光在她意料之中,只是,比她想象中的要怪。

      “嗨,你的东西掉了。”一个男生把单子递过来,语气怪怪的,他说,“非常时期,不要搬太重的东西。”

      “这方面你很懂是么?”柯小小突然转身一把揪住说话的男生的衣领,一巴掌呼过去,那个男生脸上立即浮现出五个指头印。

      柯小小使出了最大的力气,既然要打,就要痛打,尤其是对这种不怀好意的渣滓。她喘着粗气,眼里分明有泪。

      终于,这是个出场的最佳时机,莫景然冲了过去,捏住那个男生刚刚扬起还来不及打在柯小小脸上的手。

      “操!又来一个多管闲事的!”

      莫景然没有在意男生的怒骂,他不经意地看了眼男生手里的单子。单子上的内容一目了然,包括柯小艾的名字。

      痛苦,从身体的某个地方涌出来,扩散全身,在脸上定格。

      莫景然紧闭着眼,黑暗里传来雪崩的轰鸣声。

      “放开老子!”那个男生试图挣脱莫景然的手,挣扎半天也无济于事。

      愤怒终于从胸腔爆发,莫景然所有的怒气聚集在拳头,照着那个男生的脸砸下去。这还不算,那个男生刚倒在地上,泰山压顶的阵势袭来,莫景然像发疯的狮子,根本停不下手。其他的男生见状,纷纷扑了上来,莫景然和他们扭打在一起。

      身体的疼痛不算什么,别人那样无形地侮辱你才是我的痛点。

      因为一见钟情的美好,因为那怦然心动的瞬间,因为你常出现在我的梦境。

      只要任何人对你有丝毫冒犯,我绝不手软!

      拾荒者终于捡完垃圾桶里的酒瓶,顶着与世无争的面孔,费力地蹬着破旧的三轮缓缓离开,骚动的场面,飞扬跋扈的青年,这些似乎都不关他的事。

      柯小小手里捏着那张B超单,悄无声息地把它揉进手心,手背上血管鼓起来,像要把那张纸揉到灰飞烟灭,永远消失。

      脸上重重地挨了一拳后,莫景然的血液从脚底直冲到头顶,当下翻身爬起冲回屋里,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一把菜刀。那几个男生爬起来拔腿就跑。

      柯小艾靠在墙边,脸色发白,身体明显地簌簌发抖。莫景然看了看她,再看看手里的菜刀,心里腾起一丝寒意,掉头进了店里。

      原本想给她最美好的东西,到最后却以恶魔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就像有些事,好意做过了头,跨越了本意。

      13

      静谧的夜,天空开始下雨,雨声很大,空气湿漉漉的,莫景然的心里湿了一大片。他心不在焉锁好小吃店的门,雨伞都没拿就投身于大雨中。

      昏暗的街灯下,坑坑洼洼的路面积满了浑浊的积水,莫景然深一脚浅一脚大步走着,脸上的淤青泡在雨水里,生生地疼。

      一盏街灯下,柯小小蹲在地上掩面痛苦,柯小艾站在旁边,用雨伞给她遮挡雨水。

      “姐,你为什么不和他们说清楚?”柯小小哽咽着。

      “为什么要和他们说清楚?他们是谁!你要让我在那些猥琐的嘴脸跟前说,怀孕的不是我,是我的妹妹柯小小?她以我的名义去看妇科?我不可能那样做!我不想让他们误会了我再伤害到你!你要让他们怎样看待我们?”

      柯小艾的声音穿透雨帘,直接钻进莫景然的耳朵里,他此时就站在离她们十步开外的地方。柯小艾看到了他,扯起柯小小就向另一个方向跑。

      ”你就这么怕我么?“莫景然对着天空吼了一声。

      也许,她的心里一直在挣扎着,呐喊着。

      ——恶魔

      ——恶魔

      ——恶魔

      她的背影终于很快消失在雨里。

      她终于还是擦着他的世界的边缘逃离开去。

      雨更加猛烈,似乎要用那毫无温度的液体填充这个寂寥的世界。

      莫景然站在雨中,全身几乎没有半点温度。只有来自身上的淤青的疼痛让他意识到他还活着。

      怪不得有人会说,暗恋就是一把双刃剑,对自己下手的同时,剑的一端也刺入对方的心脏。

      14

      莫景然突然意识到还要回家,而就在此时,回家的路被人堵死。白天一起打架的几个男生手持棍棒一字型排开,脸上的嚣张气焰分明在警告莫景然——你今天死定了!

      那些人举着棍棒冲过来的时候,莫景然头皮发麻,知道寡不敌众还要和他们扭打在一起。

      莫景然手无寸铁,招架不住砸下来的一阵乱棍,最终,他仰天躺在雨里,侧脸看到那些人耀武扬威离开的脚步。当一个模糊的白影经过他们身边时,莫景然清晰地听到他们轻佻的言语。他从浑浊的泥水里摸到一块小石头,使劲朝那些人扔过去。

      石头在几米远的地方坠落,离那些人还远着呢。有人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还在地上打转的石头,继而发出一阵爆笑。

      头顶上的雨被一把黑色的雨伞挡开,柯小艾苍白的脸出现在伞下。

      “喂!你没事吧?”柯小艾的语气毫无温度,就像她伸向莫景然的手一样冰冷。

      莫景然站都站不起来,不像是没事的样子。柯小艾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怀孕的人不是你。”

      柯小艾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怒气,突然松手,莫景然失去重心摔在地上,受伤的地方碰到坚硬的地面,发出剧痛。他忍不住“嗷”了声。

      “这个重要吗?”柯小艾居高临下板着脸看着他。

      “不重要……你为什么不解释?和那些人解释……”莫景然抹了把溅到脸上的泥水。

      柯小艾又重新把他扶起来,说:”再多嘴就自己爬回去!”

      柯小艾生气的样子居然也这么好看,莫景然嘴角的幅度向上翘着。

      本文标题:爱情蜜语(第一章 怦然心动)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7760.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