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睹物思人
文章内容页

蒿子粑粑

  • 作者: 有味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15
  • 阅读3646
  •   每年临近清明时,家里总会做蒿子馍。有个习俗,说三月三,鬼下山。而这一天吃蒿子馍,就是为了祭奠死去的亡灵,同时保佑生者不被邪恶所侵。这些生与死的意义,对于小孩子来说,是没有多大用处的,顶多冒出来个不听话被鬼抓的传说,来吓人。更具有吸引力的是,做粑粑这样好玩的事情。

      从初春的第一场雨开始,就有一群还没扁担高的小鬼头东找西瞅,在枯黄的草丛里、田埂上、河边上、仔仔细细地寻蒿叶,不肯放过蛛丝马迹。到了周五晚上,一溜地扔下书包,抄起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篮子,向早已确定的目的地奔去,往往在这时看到心照不宣的小伙伴,讪讪一笑,就暗暗和身边的小伙伴较劲——看谁挖的多。太阳早就下山了,天黑了,谁家的妈妈又在槐树下大声唤着孩子回家吃饭,这时,才揉揉腿,把小铲子洗干净放入篮子里,嘻嘻哈哈的回家了。

      第二天,妈妈把孩子们娃回来的蒿叶一棵一棵地洗干净,若是谁家妈妈马虎,总会有杂草被当作蒿叶吃掉!有些挖的大半篮子蒿叶的小伙伴,准是眉毛胡子一把抓,把小草也当作蒿叶铲回来啦!

      洗净,揉搓,用棒槌砸成团,当墨绿的蒿叶汁流尽时,就暗示着这咚咚当当的锤炼可以结束了,再漂洗,与腊肉、米面活在一起煮开,待到八分熟时捏成粑粑,贴在锅边上,不要半个时辰,清香鲜美的粑粑就新鲜出炉啦。当然,总要防几只心痒难耐的小鬼提前掀锅盖,坏了一锅馍馍是小事,烫了孩子可了不得。

      大约十五六岁时,我便 失去了这样的乐趣。年岁越大,愈懒, 愈不沾泥土与自然,吃到奶奶做的蒿子粑粑,竟是一分童年的味道也不曾剩下了。前年清明,哥哥因病在家,三妈妈做的蒿子粑粑,哥哥一块也不能吃,最后哥哥不言不语,抓起两块粑粑,在外屋后边的竹林,默默的吃完。在不懂软食与硬食对直肠癌晚期的人的作用时,我只是觉得三妈妈太过于严苛,让哥哥那样心高气傲的一个人,竟要偷偷吃两块饼。

      可谁又料得到,那竟是我最后一次见哥哥。三个月之后,他便自行离开我们,没有半分眷恋,半点犹豫。

      时隔两年,再吃蒿子馍,心中五味杂陈,不由得想起三妈妈在曾对我轻微飘过一句话:早知道他要如此,我便由着他,做什么都让他去做啊。

      “是啊,都是早知道!”

      “姐姐,你刚刚说什么啊,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吃这个了,干嘛 一副仇大苦深的样子?”

      “这个粑粑我尝着好酸。”

      “哪里酸啦?”

      “ 也许我已经吃不下这个了。”我扬了扬手中的饼,不再言语。

      本文标题:蒿子粑粑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782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