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长安,许你最深的告白

  • 作者: 花若容与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15
  • 阅读4395
  •   时光没有等我,而我却没有忘记带走你,我左手是过目不忘的萤火,右手却不再是十年如一日的枯坐,而是十年,二十年,乃至千万年的默然心醉。

      ——题记

      你可曾看见,曲江边杨柳依依,妖娆出妩媚的姿态?你可曾听到,华清宫笙箫齐鸣,翩飞成醉人的弥章?你可曾嗅到,酒肆中清酒飘香,氤氲出华丽的诗篇?

      长安,长安,仿佛是带着经久的檀香,就这样隔了千年,翩然入梦,不及思量,不顾婉拒,就这样生生入了心。从此,再也难以割舍。自此,我的心中有着一片清丽的梨花香,只为渲染它的永驻。

      江山动荡,风雨飘摇,它依旧未改了昔日模样,一如曾经的辉煌磅礴,一如曾经的大气威仪,它承载着几代江山的更替,它诉说着昔日的繁华。它为星辰,为素光,永远光芒四溢。

      若身在梦中,我甘之如饴,我宁愿它仍是如此模样,它确然是如此模样。

      红尘紫陌!斜阳暮草!长安道!是离人。无疑,长安是充满离别的,不论是朝代,抑或是归人。它见证着一次次离去,却黯然难语。

      灞桥折柳,十里长亭相送,那情景是惆怅悲伤的,却无疑是美的欲让人泪落的。你依依惜别,看进那早已不见的城门,满眼悲怆。我执你手不忍放开,前路漫漫,却不知何时再见。就这样归去,未免有太多遗憾。就这样吧,再多走几步,再多陪你走几步。

      君不见!外州客!长安道!一回来!一回老?古来送别最是伤人,可也有着那些洒脱淡然的诗人,他们执柳在手,傲然的看着眼前风景,那不是归去,而将是最好的归来。

      纵使多了离别,长安也无疑是繁华的,酒肆林立,商品琳琅,宫室殿宇数不胜数,那是一个巅峰所该有的姿态。葡萄美酒夜光杯,琉璃美人华裳舞,于富丽中也有着奢侈。

      长安是热闹的,贵族间的出游踏青赏花,上巳节的观灯夜赏,无不是生动而美好的。那花无不妩媚多姿,清丽脱俗;那灯无不制作考究,清新别致;那人定也是华裳着身,婀娜多姿的。

      长安,长安,古朴的城墙已爬满老树根,辉煌的殿宇失了昔日光彩,那艳极一时的霓裳羽衣舞早乱了步调。可我知道,骊山的梨花定是开了一树又一树,宛如最初和最终来不及的告白,黯然清纯。

      花开花落一季又一季,我知道,我一直都知,你定会一直在那里,守着你的傲然清姿,守着你的华贵威严,就这样,孤绝千百年。

      本文标题:长安,许你最深的告白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7826.html

      验证码
      • 评论
      5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