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网络情缘
文章内容页

  • 作者: 饮者隐于市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15
  • 阅读3310
  •   你总是不听我的,早就在电话里说不要来,你不要来,可你还是固执地来了。

      递给我电话,我却怔怔地愣着。同事苦笑着重复“你的电话”,我才手忙脚乱地去接。

      你的话很简单,简单——这仿佛是你给我的最深刻且唯一的感觉,你简单的说:“嗨!我来了,弯过马路,拿雨伞的就是我。”

      一时间我竟紧张起来,是不是该换件衣服,头发好像还有些乱,眼镜搁哪儿啦…… 我这是怎么啦?为你的突然么?

      老远就认出你了,简单的装束,简单的颜色和简单的一把伞。在春风尚未吹绿柳枝的街头,你的清秀实在是一幅很耐看的风景。我们以点头彼此肯定并接受了对方,我已不再稚气未尽似的一脸羞红。

      在那间不太宽敞明亮的宿舍里,你埋头仔细翻阅着我那些陈旧的书本照片,时而开心的笑着。而我却痴愣着。

      我们的相识你固执地说是缘。我并不理解,那一篇太显老气的文章竟能让你感动并给我提笔,我们就这样闲闲散散地写写信,偶而打个电话,聊一些再琐碎不过的事情。而后你提及来看我,我说不要来你不要来,最后我不无自卑地 补充了一句:你会失望的……

      然而你还是来了,也如身边过往的年轻女孩一样清秀。而我呢?你淡淡的静默是否已言明了失望呢?我已经在众多的异性目光里将曾经一直高昂的头深深地埋了下去,默默地穿行于太华丽夸张的车流人群,孤独地对付日子,不敢再对神圣的爱情奢想什么。

      你说闷了出去走走,我带你漫步在江畔公园的小路上,看岸滩一片片的欢闹,看喜悦的一张张脸上溢满的幸福。

      “他们真让人羡幕。”你轻轻的语音打破了长久的沉默,也道出了共感,然而我不敢正视你,在这个情侣遍及的休憩地。

      起风了,你理理长发甩甩头,刚好就有几丝长发缠在了我胸前的扣子上,我慌乱着去解,却在碰着你的手时紧张地缩了回来,我已经闻到你发梢的气息!你已经是如此的近了!

      你这人怎么……

      我是不是已经老了?

      我看到的只是风霜,你用目光直直地捉住我:在爱情面前无所谓老与年轻……

      夜很深时你说要走,我依依地送你上车,然而落起了雨。你将伞递给我:我猜就用得上。你随着车消失在了夜色里,我举起了伞,泪如雨下。我静静地向前走去,我已经辜负了太多的阳光雨露,失去了太多的渴望与幸福,我要走过去,举着这把伞走去,因为你就在前面,你简短的言语感召着我的生命:我来了,弯过马路,拿雨伞的就是我。

      本文标题: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7830.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