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戏里戏外

  • 作者: 幽林飞鸟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15
  • 阅读3758
  •   我十多岁的时候,每家好像都是很穷的,一个村甚至几个村,也难得见到一台电视。人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所以,如果能看上一场电影或是一台古装戏,便算是盛典了。


      每逢农闲,如若有戏唱时,附近村庄,甚至十里八里的人们,便纷纷赶来。戏台下,黑压压一片人头攒动。做小买卖的,也都像是下了请柬一样,全都聚了来。小路上,沟河边,只要是能够更加靠近戏台的地方,简单地陈设一下,便成了他们叫卖的绝妙去处!头遍锣鼓响起。哈哈!你听吧!锣鼓声、叫卖声、聊天声、说笑声、呼喊声、小孩子哇哇的哭声、维持秩序的呵斥声,混成一片!整个看场犹如炸了锅一般,热闹非凡!


      小孩当然是不喜欢看戏的,我也是一样。戏台下面,观众周围才是我们真正的乐园。做点小游戏,搞点恶作剧,买点小零食,凑个小热闹,更有趣的是能从戏台下方的空隙间,瞅上几眼戏人的涂脸扮装。或者是偷偷溜到戏台上,噹噹噹地敲几下锣鼓。被唱戏人发现,大呼小叫地呵斥着跑来,我们立刻像猴子似的,纷纷抱着台柱滑下来逃去了。如此反复,十分好玩!


      最寂寞无聊的,就是兜里没钱的时候。眼馋地看着别人吃食,玩也没了兴致。于是四处寻找自己的大人,渴望能得到一点赏赐。


      爸爸不爱看戏,只是爷爷每场必到的。爷爷有小生意在做,所以会有钱在兜里。我便常去哭闹爷爷。他经不得我的死缠烂打,最后总能拿出三毛两毛的甩给我,打发我离去。我便又拿着钱疯跑去了。但有时也是不给的,任我如何。这样的时候,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爷爷身旁,傻傻地看了。那台上身着古装,涂着花脸的人物,啊啊蹦跳着。爷爷端坐在小凳子上,挺着腰身,很是入迷!


      可我怎么也看不懂。我常想,这戏也许是好看的,要不然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围来看呢。于是便逼着自己努力看下去。我着实不明白,那穿着戏装涂着花脸,搞得如此麻烦的戏人站在台上咦咦啊啊,到底有何意味?还有那“唱”,是多么的不好!有话直接说呗!既易听懂又不累,干嘛非要弄出这听也听不懂的“唱”呢?


      心里憋不下便问:“爷爷,这戏台上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蛋啊?”


      爷爷说:“你坐下来好好看,凡是那到处乱窜,老实不住,坐不下来的都是坏蛋。”


      于是我又按爷爷的标准,寻那台上坐不下来,到处乱窜的人。


      每发现一个就问:“爷爷!爷爷!你看那个涂白脸挂长胡的是不是坏蛋?“


      爷爷说:“对!那就是坏蛋。你看他是不是坐不住,到处乱跑?坐着好好看吧,等会儿他就该挨打了!”


      于是我又等着看那个涂白脸的人挨打。可等到戏结束也没有看到。


      我禁不住又问:“爷爷!那个白脸为什么没有挨打呀?”


      “别急啊!明天就该了。你记住,但凡坐不住到处乱窜的坏人,结果都是要挨打的!”


      可我终究也没有再看下去,没有看到那个乱窜的小白脸,到底是如何挨打的。于我,在戏台周围遛圈,比起等着看那小白脸挨打更是有趣多了。


      如今,我已是不惑之年。爷爷也早已离我而去了。然而,戏台上那个乱窜的“小白脸”,还有爷爷教我如何判断戏中坏蛋的话,却深深的烙在了我的心上。


      “凡是坐不下来的,老实不住,到处乱窜的人都是坏蛋!”

      本文标题:戏里戏外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7832.html

      验证码
      • 评论
      3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