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凭栏论世
文章内容页

当陈满撞上了传销——穿越

  • 作者: 我游冥冥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15
  • 阅读3604
  •   法律在暴力面前是没有发言权的。——西塞罗

      传销本系舶来品,登陆中土,羼入佐料,衍生变形,危害众生,现已污名化。它自异国他乡来天朝上国后,即在本朝土地上生根发芽,在成长中非是水土不服,而是因打了行骗激素致使发育不良且严重畸形——中国式传销,祸害不浅的传销“浑身解数如花锦,双手腾那似辘轳。”举朝上下防不胜防。

      陈满,一个因司法人员联袂渎职而被屏蔽社会生活23年的蒙冤者,去年传出其被骗误入传销,彼系“名人”,故刷爆荧屏,引爆舆论海啸。

      陈满走出监狱回归社会看似故事到此为止,其实远非这么简单明了,陈的社会行为、思维、认知、判断等等差不多仍停留在23年前,传销PK陈满是“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一个社会“素人”岂是拿云握雾的传销对手?23年的高墙生活,使陈满“不知有汉,无论魏晋”。陈怼传销隔着时光隧道是事实上穿越。

      另陈呆在里面过久,身处“恶人谷”,缺乏正常沟通,日积月累难免量变到质变,“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尼釆语)。 重获自由全凭(官府)唇片张合,舌簧伸缩,且出狱前未进行社区矫正之预备,从大悲到大喜倏地忽然而已,长期告别正常生活的他贸然仓促出手不摔倒反显异常。

      贪婪一说,换位思考设身处地推己及人似难以服众,陈急于表现非一个“钱”字所能囊括,陈心理上仍是“青年小伙”,反诸自身境遇,焦虑紧迫迷茫感日夜啮噬身心,同时不服气不甘心不认命“赌气”般驱使他,内心不断地召唤催促甚至撺掇他将憋屈(多年)的郁积吐出来; 将失去的时间找回来;将辞逝的青春重新来过。多方发力,迫使他想通过用立竿见影之效果,以达到快速向世人证明之目的——我陈满不孬,如果不是……。我就…….

      23年啊!人生最灿烂最宝贵最花样的年华被经办陈案的坏蛋合伙给活生生杀戮掉,陈出来此举就是为少时梦想进行放飞;就是为黑暗人生建筑灯塔;就是为这么多年自己蒙受不白之冤遭遇不公、委屈、辛酸、血泪命运发出声音重塑自信再造尊严做回自我……

      培根说过,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一次不公正的官司,在本朝于个体蝼蚁之命则是彻底毁了一个人。陈满撞上中国式传销,连最起码的免疫力都丧失了,就是最好的脚本。呼格、聂树斌则……

      人们痛恨传销同情陈满,但无能为力爱莫能助,因为“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的再回首已是百年身矣!

      在民主的国家里,法律就是国王;在专制的国家里,国王就是法律。——马克思

      PS:近日当局集中整治11市传销与“五周杀人案”同台竞技于荧屏,而能将本来风马牛不相及两独立事件捆绑一处,非陈满不可。

      本文标题:当陈满撞上了传销——穿越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7843.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