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李洋他们(三十三)

  • 作者: 张金丰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16
  • 阅读2162
  •   这天早晨刚上班,周天洋附耳田家庆:“请你悄悄的出来,有话说。” 田家庆正琢磨事,没反应过来,看也不看漫不经心问:“啥?说。” 周天洋小声又说一遍:“咱出去说行吗?” 这回田家庆听清了,挤眉问:“有事?”

      “咱出去?”

      “神神秘秘,你想干啥?”

      “我有看法,李兰也是,实在难忍,仅供参考,你看行吗?。”

      “都跟出来了,你说行吗?罗哩罗嗦。”

      “事情是这样,我们思前想后呀,虽然不成熟,但认为…,”

      “停,停住!别再思前想后了,周天洋,男妹妹?怎么跟个娘们儿似得,说话急死人。”

      “咱不可以对待女性有成见。”

      “行了行了,快说正事!”

      “我们认定,也不是认定,隐约觉得孙明这人热心‘政治’,心思全在这上头,成天‘东风西风’的。我们的看法,作为招聘的员工,做好本分就行了,家族纷争该他玩儿?简直是起哄,不务正业,不知自己是谁了,瞎胡闹!这样做对公司有害,对他自己也不利。“ 田家庆想了会儿,抬头棱眼问:“拐弯抹角说我吧?” 周天洋极其诚恳道:“孙明到预制厂两月多,干啥了?

      “干啥?说这种话是搞是非。”

      “你没听明白。”

      “我很明白!那些是我同意的,我叫他干的。搅一搅不行吗?”

      “你会毁了他。”

      “这是重用!”

      “拿人当枪?供一时之需?”

      “我家公司,用得着你来指手划脚?”

      “当然不用。”

      “那不结了?该干嘛干嘛,别瞎操心,啊?”

      “但你这种做法不对。”

      “对不对的,公司知道,个体服从整体,啊?”

      “为了公司可以牺牲打工者?”

      “对。”

      “不对!”

      “到处都这样,你会不知道?”

      “口头冠冕堂皇,不是以人为本。”

      “那么你的意思呢?”

      “说穿了,这是拿人当工具。”

      “是李兰的想法吧?把什么都扯到哲学上,人心就乱了。”

      “你看能不能够……,公开讨论一下?”

      “吃饱没事干?哦?我家给工钱,让大家议论哪里不合你们的意?想怎样?这是傻瓜干的事!你看有谁这么干?”

      “确实还没有。”

      “那你想什么?”

      “田家庆,你读过大学,是当代的青年,应该知道统一认识干劲大。

      “这是一般的道理,如具体到了我家公司,艄公多了会打烂船,还是听我爸的吧。”

      “是!你家的公司,不等于我们也是你家的。试想失人心会怎样?现在下面都议开了。

      “说啥了?怎么没听见?”

      “很难听,有骂的,也有灰心的。

      “真是吃多了。那好吧,明天小范围讨论。”

      事情总算订下来,田家庆特意通知了孙明赵青。

      第二天,除开吴红和蒋志刚调离,该来的都齐了。田家庆左右观察了好一会儿,没有瞧出众人憋着高兴劲,期待召开这次会,估计事先没瞎絮叨,心想这俩到底厚道,于是咳嗓板脸,明显不情愿地说:“兄弟姐妹们,今天开个务虚会,什么意思呢?似若周先生赏言,和具体事情不相干,咱海阔天空喝茶抽烟,像街坊邻居太婆大爷侃大山,更像报上所说的,统一思想继续战斗。题目是,‘个人与集体是什么关系?’ 开始噪。“ 赵蓉头个起身问:“田家庆,有带倾向的前提吗?” 田家庆脑瓜摇得像拨浪鼓,半闭眼撇嘴说:“那敢啊?文神武将全耽耽着?没有没有真的没事。“ 赵蓉又问:“指的集体是本公司吗?” 田家庆忙答:“泛指,普遍意义。” 赵蓉再问:“所谓倾向指一人或一团体,对某件事情心有向往,你向往什么?” 田家庆不高兴了,怒视着问:“一上来就审我?” 这时孙明起身说:“俺认为题目好。前人有话大意是,‘个人既然自愿参加有组织的集体活动,应该最大限度放弃自我融入集体。这是集体对个体的约束,更是文明对个人的要求。’ 所以俺认为,作为个体的人,一旦加入某个集体,就该明大体,集体利益第一,个人第二,个人服从组织,否则不要加入,回家当妇。” 孙明讲完鄙视赵蓉,算为赵青出了口气 ,室内顿时静了会儿。而后王俊丽发言说:“研究生就是与众不同,拍马屁都有理论根据。” 周静顺着说:“他想‘扯大旗作虎皮’,意思是,不想干回家抱孩子,这次的题目不能讨论,因为前人早讲过。是这样吧孙明?” 孙明冷笑道:“连这么明白早有定论的都讨论,没事干的洗煤炭去!” 周天洋起身讲:“问题是我提出的,说是务虚我看不对。孙明的观点听起来对,但有假大空味道。我提出问题的原意是,具体到这间公司,当然要以公司为重服从公司,这没异议。但作为个体加入进来,他和公司是契约关系,双方平等,如果缔约的某方要求另方为自己的利益牺牲,除非另方事前自愿同意,否则侵权违法。” 王俊丽说:“书呆子,法治社会是向往。” 周静吼:“周天洋!想让人变成唐·吉诃德!你是要当老板的,大可和风车斗一斗,可是我们不行,真的怕砸饭碗。” 赵蓉附和道:“就是,少点浪漫,多些务实。” 李兰说:“这和当不当老板没关系,确实关系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大家想啊?一间家族公司,想把关系理顺,就用我们当手榴弹,这对吗?” 孙明打断说:“别太高看自己了!什么手榴弹枪榴弹,真是的,嗤嗤嗤,当伙计就好好当,别失了本分,讲话比东家还硬气,误人又误己,都别信她的!” 李洋说:“孙明,让人讲完。” 田家庆忙打圆场说:“畅所欲言,畅所欲言。” 大家就畅所欲言了。

      过会儿孙明说:“我搞个记录,每人要对自己说的负全责,免得信口开河图痛快。” 赵蓉怒问:“秋后再算账?” 周静愤愤然:“孙明是佞臣!” 此后大家加了小心,惜言如金,说些应景无关痛痒的话,时间一到赶忙散。周天洋连连叹:“孙明是颗耗子屎,把个好端端的讨论搅了。”

      田家庆留孙明,两人关门推心置腹谈了许多。

      吃午饭时赵蓉质问王兴国:“讨论不开口,在怕啥?” 王兴国说:“你们这帮唐·吉诃德的好后代,精神很可嘉,但方法不可取,满口学生腔,人情世故都不懂,还敢出来漂?省点心吧胖姑娘?现实是想的那模样?不撞南墙才怪呢?那位呆瓜周天洋,‘这应该那不该’,提早进入角色了?讲话呱呱呱,他是在替田家打工,这点他不清楚吗?别以为田家庆好说话,随心所欲到头你们会知道,那时就晚了!” 赵蓉一丝不苟说:“咱中华的现代文明,就是毁在你这样的人手里!”

      “别扯这么大,先吃饭。”

      两人默默乘上电梯走向餐厅,到时闻到香,诱起人食欲。 吃饭时李洋和王俊丽碰到吴红说起上午,吴红听后想了想,边吃边问道:“你们早餐吃撑了?” 李洋说:“我起得早,饭都没吃。” 吴红就说:“这话题根本无法讨论,那周天洋和李兰是对书呆子,你们怎么跟着哄,刚从火星来地球?” 王俊丽急了冲口道:“你才是位火星婆!有话好好说。” 吴红不想争,转移话题问:“要放假了,李洋你真的不回去?” 李洋摇头说:“不回。”

      “接父母来吗?” 问完瞅着王俊丽。

      “盯啥盯啥?不回去是他的主意,我回去是我的主意,这是我们商量好的,你瞎操心。”

      “问他接不接父母来,这也有错吗?”

      李洋忙说:“打电话问过好几回,二老不愿来,说我若回去,就寄路费来。” 吴红问:“你怎么说?” 李洋眼湿了,说:“他们哪有余钱啊?一定强省着,能吃四两吃二两,该吃肉蛋改豆腐。他们肯定想,两人来一趟,花双倍的路费,到了我还得花钱,不如寄个单人路费。” 吴红说:“我借,啥时候有了你再还,一点不用太着急。” 王俊丽嗤笑道:“才想起啊?若要等你发善心,黄瓜炒肉都搁凉了。我早问过一千八百九十九遍,他是坚决不肯借。” 李洋作揖道:“你俩都是好心人,但我做事有原则。” 吴红问:“做什么事都有原则?真能那样就好了。” 王俊丽听着不是味儿,翻眼问:“什么意思?” 这时孙明端饭来,差几步就高兴说:“吴红大姐姐,错过讨论了,俺为你遗憾。” 把饭放桌上等吴红接话,见半天不应继续说:“大是大非,不辩不行。“ 王俊丽看不惯孙明得意撇嘴说:“若是全依孙明的,最高境界是奴隶主义。是吗孙明?” 孙明说:“盲目抵制,带有偏激的个人情绪!曲解!本质是在反社会。” 吴红说:“吃饭就吃饭,一天到晚捣鼓事。” 孙明说:“吴红差矣,‘言不顺则行不正,行不正则运尽失。’ 必须讨论清楚。 吴红起身说:“你们讨论吧,今天周六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李洋问:“是去野人山吗?” 王俊丽拍他一下说:“别乱问!” 孙明嘿嘿笑:“她要以人为‘本’了。” 李洋问孙明: “啥意思?” 孙明笑扯扯地说:“以她本人为本钱,赚想得到的。” 李洋说: “小人之心!” 但心里还是堵得慌。 王俊丽想到啥,笑一下对李洋说:“大家都周六,我们也走。” 拽住走了。

      吃完午饭,孙明问过田家庆,和赵青回了胡柳庄。

      本文标题:李洋他们(三十三)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794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