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百味人生随笔小扎
文章内容页

童年的环境(教育)是至关重要的

  • 作者: 阿为平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16
  • 阅读2160
  •   我是一个陕北人。在家乡待久了,从小深受地方“特色”感染,平时说话总是带一股“沉重”的鼻音,尽管我总是意识不到,就像我分不清前后鼻音一样。in和ing,un和ong,en和eng,不管是前鼻音和后鼻音我总是发后鼻音的音。我喜欢讲话用方言,舒服自在,一在外面碰到陌生的老乡,就忍不住“叨磕”(说话)几句。有时候谝着谝着就谝到饭馆里去了,不是为了去吃饭,而是去饭馆喝几杯。陕北男人爱喝酒,不管老的小的,这话一点不假(不通用)。我上大学以前从来不喝酒的,因为这是我从小给我妈发的誓言。(捎带提下,我以前家庭环境特别不好,父母经常打架,为了安慰我妈,我曾发誓一辈子不赌博、不喝酒、不抽烟、不打女人。因为这些都是我爸年轻时候的“嗜好”。我绝不做他那样的男人。)

      我上大学后,我妈准许我“破戒”,说出门在外少不了与人打交道,烟酒应酬少不了,更何况我学的专业还是市场营销。自此,我破了酒戒,一发不可收拾,偶尔还和亲朋好友小赌怡情。烟从来没抽过,也打算这辈子也不抽。女人也不会打,哪怕她是个胡搅蛮缠的泼妇、毒妇。我现在又在戒酒,为了有个健康的身体。戒了有一个多月了,期间,犯了多次酒瘾,硬是忍住了。你看一说到酒,我就难以自控,把话题扯的好远。

      里有个“新”字,它是前鼻音,每次我给人说自己的名字时,都心里会胆怯,害怕他会给我纠正读音,因为这样的事我已经遇到很多次了。每次我都会带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给对方解释一下,我真的分不清前后鼻音。之前我有学习过矫正,可最后都半途而废了。我的导员和我在一次谈话中直白地表态说我大学读的很失败,因为连标准的普通话都没有学会。我当时尴尬地笑了,心里想着“你一个女人都一天出门不捯饬捯饬,一副邋遢与丑陋的样子”,这我都没好意思说她,她倒是开始挖苦我了。没办法,我只能接受她的“挖苦”,因为那是事实。而对于她的“事实”我又只能缄口不言。

      我高中的同学常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不自然地用了一种半洋半土的语调和他说话(无意识的),他们就会一个劲地嘲讽我,说我是不是喝酒喝多了,舌头出了问题。在外面读了几年学,把老家话都篡改成这模样了?我垂头丧气地耐心听着讥讽我的话,像领导批评犯错了的员工一样。可是我的错在哪里呢?我的错估计就是我太差劲了。仔细想一想觉得还真是这样的。我长的不好看,学习又不好,家里还没钱,甚至都连标准的普通话都说不了。怪不得我学生时代都几乎没谈过对象,我还一直想不懂为什么没有姑娘喜欢我。

      我突然开始自卑起来,从一只大象变为一匹马,又从一匹马变为一只蚂蚁,一只蚂蚁……而一只蚂蚁从来都是小孩才会有兴趣关注的。孩子会自娱自乐,对一只蚂蚁也会叨叨着模糊不清的话。最后,蚂蚁也深受影响,说话从此含糊不清……想来这就是我说话不利索的关键原因。

      本文标题:童年的环境(教育)是至关重要的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7955.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