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可恶的皮带

  • 作者: 胡谈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4-17
  • 阅读20020
  •   我的皮带虽没用到两年,可是他现在已是老态龙钟了。褶痕毫不客气地密密匝匝的在我的皮带上设下一个个圈套,说不清哪一天让主人出一出洋相。皮带头的扣牙虽然没有脱落,但牙齿的咬力不再青春,有时我把皮带扎紧一点,好家伙,他忍劲有限,过不了几分钟,叮当一下,掉在地上了。因为皮带头脱落的频率是很低的,所以也没有考虑去换一根新的。我的裤腰一般与我的腰围大小差不多,而且我的反应速度比较快,当出现这种情况时,我就立马出手,用手肘夹住将要下行的长裤,找一个无人关注的地方,或在有落坐的地方,重新上好皮带头,所以,在公共场合,不至于自己被弄得尴尬。

      今天,皮带可给我闯了大祸。上午10点钟左右,有一年轻小伙带着自己申请加入新党员的材料到我办公室盖公章,我站起来准备给他办理,好家伙,我的皮带头又不听话了,只见他叮当一下掉在地上就不醒人事了。我立马用手拉住裤腰,来盖章的年轻人嘴咧笑开了,怕我看见,不好意思地用一只手遮着,我只好向他幽默了一句,我的皮带该退休了。说完,我们两个人都咧着嘴笑开了,尴尬的气氛就很快烟消云散。

      有一句俗语叫“祸不单行“。下午2点30分,是我给新进来的公务员开始上课的时间。上课前15分钟,我走进了教室。教室里清一色的是年轻人的面孔。女公务员较多,教室里共坐着五十来人。上课前,我得把教室里的多媒体调试好。手提电脑的各种连接线与教室多媒体设备连接好后,我去插座处插好插头,这时梆的一下,我还以为是多媒体上的什么附件掉在地板上了,当我插好插头,伸直腰板,裤子向下唰地滑落。我的伸手不凡,危急之时方显英雄本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力挽狂澜,拉起裤子,径直往台前的讲桌处走去。因为我们平时习惯站着讲课,配的讲桌比较高,所以讲桌前是最好隐弊的去处。在裤子滑落的刹那间,走向讲桌时的速度不宜过快,这样会容易引起台下的注意,只能悠着点儿速度,我这样想着。当我走到讲台时,几十双眼睛看着我,而且还有的同志咧着嘴交头接耳,我想他们此时已经看到了我的窘境,而且正在参与这场尴尬的讨论呢!

      离上课时间只有几分钟了,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如果这时去买一根新的皮带不现实了。为了讲课时不再出意外,在皮带头与皮带接触处,我垫上了两层纸,好让皮带头更好地咬住皮带,不至于松落,讲课时我也不能离开讲桌(平时讲课,本人喜欢在讲台处来回走动)。好的,一切准备就绪,我就开始给年轻的公务员们讲课了。

      人生多有不测,我的不测就发生在皮带上。细想起来,早在六年前杭州求是高复学校工作时发生了一件不雅的事。午睡后起床,我坐在电脑桌前,天气炎热,尽管开着空调,暑热也没减多少,因为房子在楼顶,室内温度还是挺高的。我上身赤裸着,下身只穿一件短裤,不巧,这时我班一个女生(浙江台州人)进来借夹子晒被。尽管我只让她站在门外,尽管我借着房门的掩护,我的身上天然的高原、平原、山地以及它们那儿的植被一览无余呈现在她的面前。那时想来,挺不好意思。时过境迁,现在想来,这事也只不过是我人生中的一点笑料罢了。

      咦!皮带、皮带,对一个男人来说多重要。好了,明天去买一根好皮带。我将用这牢固的皮带扎紧我的腰,抬起有力的双腿,去天涯,去海角,去远方的远方。

      2017年5月25日上午于咸宁

      本文标题:可恶的皮带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8045.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