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劳动者之歌:自重便重

  • 作者: 書空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5-01
  • 阅读4278
  •   家里的马桶有点渗水,一年了,我们都是不追求生活品质的懒人,一直得过且过的混着。11月初吧,一天,急促的门铃声突然不间断地响起来,不知啥事况,紧张得家长下意识地急速跑步去开门。门开,楼下的女主人就嚷嚷开了:你们家卫生间漏水了,赶紧查查原因,我刚装修好的房子啊!
      
      想是马桶渗水捅的娄子,我们即刻去了百安居,订下两款品牌马桶(把另一个一并换了,踏实)。一个马桶断货,于是决定先换渗水到楼下的马桶。

      按约定的时间马桶送到,一会儿安装工人也到了,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看做派,很有经验的样子。进屋脱衣干活,我说:来,把衣服放到柜子上。他说:别把您柜子弄脏了。我说:没事,柜子可以擦呀。但他还是团吧团吧,把衣服放在了我堆杂物的纸箱上。

      他先卸掉旧马桶,然后跪在地上,很努力地擦干净旧马桶下的污渍,熟练地安上了新马桶。期间来监工的物业大哥问他:你干多久了?他有点狡黠的一笑说:才开始干。大哥说:不会吧。他说:是,这是干的第一单活。然后冲我挤挤眼,鬼鬼的翘起嘴角。我明白,他是对大哥颇有优越感的态度不满。

      完工,我端起事先准备好的开水请他喝,他坚持不喝。家长付给他事先约定的安装费,但是零头一时凑不齐,给整钱他又找不开,于是他说:算了!我说:那怎么行,赶紧把仅有的零钱塞给他,心想,有点算点,等他下次来安另一个马桶时再补齐。他很迅速地把钱放回到桌上,迈开步子走出门去。临走还惦记着要把旧马桶处置好。家长上去帮忙,他说:脏,您别动!

      一个幽默机智懂礼貌、不计小利的小伙子,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大约两周后,第二个马桶送到,随后安装工人来了,一看却不是上次那个小伙。我说:上次来的不是你呀,他说:应该是我们同村的那个兄弟。我说:哦,有点失落的样子。我问:你们是哪儿人?他说:河南开封的。

      这个卫生间可能是使用率比较高的缘故,卸掉旧马桶后地面污渍较多,小伙子说:有洁厕灵吗?我递给他,他接过去便趴在地上狠命地擦,同样,擦干净后很利落地装上了新马桶。他干活时,我们不间断地聊着天。

      家长问:给你的安装费要交公司吗?他说:当然要交了,我们安一个挣二三十块钱。家长说:给的太少了(我们支付160元),他并不抱怨,说:我们有基本工资,单位还要给我们上五险一金,上交的钱其实也是花在我们身上了。并说公司快上市了,上了市你们再买马桶就不是这个价了,说完很骄傲的样子。我说还是大公司好,有保障,他更骄傲了,连说:对对对。
     
      我问:住在北京哪儿呀?他说:通州。然后告诉我,住的是平房,一间一个月500块钱。我说那几个人分担一下就负担不大了,他说是一个人住一间,这样自在。我问:你二十几了?他憨憨一笑说三十多了。我说那一定有孩子了,他说有两个了,大的上初中了,是女儿,小的是儿子。我说那你得努力挣钱啊,尤其是小子,到时可能吃了,他嘿嘿直笑。说到孩子,他笑得格外灿烂。我说你辛苦点,供他们好好上学,将来当工程师,当医生,会回报你的,他笑得更开心了。
     
      完工付安装费,家长多加了点钱,他拿起一看多了硬是不要,说不能这样,一定要退给我们。鉴于上次小伙子不喝水,这次我特意准备了一小瓶矿泉水给他,他接过水说:这个收了,那个(指着钱)真不能要。同样,出门时把旧马桶帮我们运到楼下,搬到了垃圾站。

      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年轻父亲,谈到收入时居然那么有格局,面对酬劳那么大气有原则,让我心生敬意。

      北京这个冬天冷得早,为此市政供暖提前了,可是不久听说有一群人开始大规模迁移,心里总是惴惴的,两个小伙子的笑脸一直在我脑子里闪现,不知他们是否在迁移大军的队伍里。

      上面的文字,是我去年换马桶后几日写的网络日记,我的同学看后留言:“你有菩萨般的心肠,故而,总遇到好人。我不信菩萨,所以老遭遇坏人。几年前买了两件电器,一个抽油烟机,一个电热水器。说好包安装,结果这个烟囱,那个水管的,让我加了好几百。更可恶的是冷热水管原装他们说不好,要装他们的配件,我没答应,于是就把油烟机的烟囱装进了直通烟道,让我们享用一周的混合餐味。”我回复:那么我告诉你,之前的马桶是装修公司以次充好糊弄我们的,所以才渗水。 

      忽然想起二十多年前,我在某大学校院里溜达,在一湾水塘的树下,撞见一个小伙钓起一条半大武昌鱼的欣喜之状,我想,我看同学留言的表情应该和他类似吧。但我回复同学时的心情,却不免有些像是装进了直通烟道里的油烟机烟囱,夹杂着一种混合味道…… 

      可叹世间,人的灵魂是多么复杂,常常有人抱怨被人轻视,或者无故谴责别人不尊重自己,但被尊重是要靠自己赢得的,怎么可以随意指责别人。所谓,人必先自重而后人重之,谁也不欠我们一个尊重,被尊重的筹码,就在自己手里。

      当然,多么卑微的灵魂,都渴望被尊重,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去尊重每一个人,但我们一定只会尊重我们内心认可的人,就像那位让我心生敬意的农民工人。

      本文标题:劳动者之歌:自重便重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9090.html

      验证码
      • 评论
      3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