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男生女生
文章内容页

十二岁那年,下了雨

  • 作者: 左忆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5-09
  • 阅读3655
  •   十二岁那年,我想成为你近旁的一枝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夜里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左侧是你,右侧是你,平躺下天花板上还是你。回忆你,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我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所以不能像别人那样可以有根据的说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相遇。却又清晰的记得十二岁那年,你来过,我的世界下了雨,只是这场雨下得好久,一连湿了好几个雨季。

      六年级了,来到了你上了五年而我只会上一年的学校,和往常一样,无非是报名注册,然后班主任老师安排大家打扫卫生,平淡的出奇生不出任何新的花样。这时的你好像还没有踏进我世界的大门,总之对你没有一点印象。

      开学应该差不多一周,班主任要求办黑板报。如今已经对于我是如何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办黑板报人员之一的毫无思绪,就莫名其妙的下午放学后被留下来写黑板字,另一个同学是负责画画的。很清楚的记得我写的字并不好,班主任来检验成果,觉得我写的字不好看也不工整,还特意请来隔壁班的老师教我如何在黑板上书写。负责画画的同学已经完事了,但是我的字还没有写好,他当然是不能走得了,我是擦了又写,他还得帮我在毛线上面涂粉笔灰,那时候身高还不够格,俩人得同时搭个凳子,甚至有时候还得在凳子下面再放一张桌子,然后踩上去同时拽着毛线的俩端,直到毛线在同一条水平线上俩人再同时弹一下毛线,这时黑板上面就会留下一条笔直的线条,这样写到上面的字才不会显得歪七扭八。我很清楚的记得,当时那位男同学是相当不愿意的,因为等到我写完和他一起走出校门口时,正好碰见另一个女同学的妈妈,正在收拾摊位,她在学校门口摆摊卖一些本子,笔,包书纸文具之类的东西。她问怎么回去这么晚,我不大清楚的记得他说了别的什么,但是他说了一句我至今记忆犹新的话——她字写不好。我那时候应该是很羞愧的,估计心里面有好多条毛毛虫在爬,我还和他同路,真不知道自己是花费了人生几分之几的勇气才和他一起走回家的。

      第二天来到学校,同学们都在笑,不知是觉得字写得不好还是画画的不好,总之他们一大清早就对着后黑板笑,我心里面慌的很。记得有位同学笑他画的画——老鼠还能和猫做朋友。他是立即大声反驳的难道没有看过《猫和老鼠》吗,那里面猫和老鼠不就是做了好朋友吗?突然一瞬间觉得他好像个男子汉,其实也长的很帅,不防提前透露给你们一个消息,他之后追我们班一个很漂亮的女同学,就是搞得大家都知道的那种,我感觉他也是很高调的了。这时候好像模模糊糊有了你的影子,你好像也是在那群指责我们办的不好的人之中。

      故事情节也不是我能够随意编造的,我不能欺骗回忆,直到过了一个长长的冬季,然后再加上一个短暂的春季你的身影才开始在我的世界渐渐浮现。上小学时也没有让人讨厌的学生制服,也没有让人浮想联翩的白衬衫,天蓝色的牛仔裤和白皙的侧脸,但是你有一套小西装。夏天快来了,学校难免会组织一些活动来安抚同学们躁动的内心。记得我参加的是一个英语话剧表演,每天放学后然后留下来和其他几个人在一起对台词。班里面有个女同学,也就是之前提到的摆摊位人家的女儿,暂且把她称为华华吧,她家里面有一架电子琴,其实那时候的我很是羡慕她的,也去过她家,在那架电子琴上留下过我的指痕。华华当时就报名参加了比赛,还记得她弹得是《外婆的澎湖湾》,她把琴从家里面搬到了班主任的房子里面(因为当时上的是小学,条件也不大好,每个老师都有一件属于自己的房子,住的近的老师就只是把它当作办公场所用,住的特别特别远的老师,它理所当然的就成为了办公和生活的主要阵地,我的班主任她属于后者)只要每天有体育课,自习课之类的课,她就去班主任的房子练琴。这下你终于可以出场了,你和当时画画的那位同学(就称作文艺男吧,他从小学一直文艺到了现在,骨子里面有浪漫气息和艺术气息)两人一起合作也参加了比赛,模仿跳的是迈克杰克逊的一段舞,这是我后来看了比赛才知道的,之前都是听和你们在一起练习的华华说的,她每次回来都感觉能掀起教室本来上自习无聊的小女生们内心里面的朵朵浪花,华华总是讲你们把帽子突然扣到头上面的动作是多么的帅,也许真的很帅,即使我没有亲眼看见,但是我也相信她说的话了,估计那时候也不止我一个人相信了。想到这里,心里面多少是有一点遗憾的,要是我当时也有个什么一技之长可以和你们在一起练习玩耍是多么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啊。然而就真像别人说的那样关于你的美好都是我听别人说,但是我最终还是亲眼目睹了别人口中的你的帅,这不六一儿童节了吗,都把所有参赛的作品再照搬过来,是有小西装,但是好像并没有帽子,我也现在记不清楚我当时到底有没有觉得你帅,现在绞尽脑汁也想不起你跳舞时的动作了。反正从此之后你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面,故事的开篇你姗姗来迟,你然而并没有向我抱歉的说一声“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之后补课时来早了站在大门口等着开门的人群中有你,一起背思想品德的人群里有你,搭着桌子爬树摘松果有你,随着其他男生故意调皮打扰女孩子们跳皮筋的好像也有你。但是六月过完,从此我世界里的春夏秋冬都不再有你。

      六一儿童节过完,中考还会远吗?不,近了,仿佛只有一日之隔。中考匆匆收场,记得你被别校的男孩子给打了,对于这件事,我也很遗憾,要是可以记住你的考场和你的座位号,考完试之后就飞一般的跑去你在的地方,在他们动手之前,勇敢的死死的护在的身前,我想他们大概是不会和女孩子动手的,这样你的眼角处就不会多那几片青淤的,我发誓有时候想起来觉得我没有那样做真的很遗憾。中考之后,你脸上挂着一丝青淤来我家了,至今难以忘怀,你带了一盒巧克力,直到好几年后从你口中得知你当时拿着一沓一块钱和同学去超市买的,现在想起来是真的感动,当时太傻了,只会一口气吞掉一个。要是搁在现在有一个男生送给我,我一定会珍藏起来的。记得那天太阳老大了,我家里面晒着麦子,你还帮忙把麦子收了起来,然后我们还有我弟弟就在邻居家晒麦子的地方玩了一下午,至今也觉得那是个美好的午后,太阳缓缓落下地平线,我们坐在地上,安详又美好。天快黑了,也不知道把你送到了你回家方向的哪里,但是我知道,这就是故事快要结束的预兆。

      所有的美好都会随着夏天的炎热一起被秋风带走,没错,你离开了,但是你又回来过。

      人生美好的中学时代开启了,我们都会重新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面孔。小时候不会想的那么多,你离开了,就是离开了,至少我现在觉得我当时并没有多么的想你,只是偶尔会和曾经一起的同学提起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端午节吧,你回来了,是来找过我,我只是现在也还知道我并没有见你的勇气,那时候是,现在也是。我当时躲在家里窗子的窗帘后面就只是偷偷的看见了你离开的背影,现在我理解来的是,那时候我自卑了。你还是你,那么的干净,笑起来那么阳光,再看看我如同尘埃没有一点可以闪闪发光的东西。之间还有一次我大概是遇见过你,我骑着自行车,车子前面还挂着一只醋壶,经过你奶奶家的门口,你蹲在一块石头上面,我大概是看见你了,你也许应该也是看见我了,我那时候真的觉得是自卑了,我埋着头努力蹬着车子逃离了。也许从这以后,一切都结束了,不在我控制的范围之类,就这样荒唐的结束了。

      初三结束了,初三是我人生中我感觉我变化最大的时候,以前爱在老师面前表现的我不见了,每天过的很卑微,生活中没有一点色彩和阳光,并不是说学压的我喘不过气,反正总而言之,就是过的不如意,从那以后也变得胆怯了,不那么争强好胜了,有时候真的很讨厌那个自己。当时分数出来了,我完全可以去你的城市和你读同一所高中,但是我还是选择了远离你,毕竟还没有做好见你的心理准备,我是该见了你之后对你熟视无睹,而是轻轻地道声好久不见,我好像都做不到。有时候我是极其后悔的,我不应该就这样离开那些还疼爱我的人,比如一直在我身边的爷爷奶奶,懂事的弟弟,一起和我走过三年,住在同一所房子里面好朋友们。但是谁会给一个人重新来过的机会呢,谁都不会。

      懵懵懂懂过了三年,高考来了,我得回来考试啊,我都嘲笑自己怎么那么没有出息,都这个时候了,我竟然还和以前一样,想着你会不会突然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在我脚下的小街道里面相遇,然后抬头四目相对。因为在别的地方上学,高考得回到当地体检,我提前一天回来了,晚上就在你的隔壁班上了晚自习,课间休息出来的时候,看见南山上面的灯火好漂亮,这是你每天眺望的远方,我脚下的寸地是你每天会经过的地方,然而我们离得这样近,只有一墙之隔,从这个班级的门口到你班级的门口只有几步之遥,我们终究还是没有见到。我的这个同学(就称她是小雅吧)是你隔壁班的同学,还是你的小学同桌,说起来也真的挺可笑,我连我自己的小学同桌都不记得是谁,你的同桌是谁我却一清二楚。晚上放学后我假装不经意间提起你,小雅见我说完就拉着我往你的教室走,其实那一刻我的内心是很慌张的,小雅指了指你的座位,我看去没有人,留在教室里面晚走的几个女同学说你已经走了,这时我提着的心才慢慢落地。晚上住在小雅家里面,她已经名花有主了,是班妇,冬天晚上黑,他就送我们回家,也是这次我才相信了爱情,他对小雅真的很好,补填了我对爱情美好想象的所有空白。晚上小雅和我躺在同一张床上,谈论着彼此生活的点点滴滴,隔壁班的大高个男生打篮球投篮时的那个场景实在是太帅了,班主任今天开班会时又当着同学们的面说那些学校的领导了,说他们如何不通人情,忒爱搞花样之类的,谁又堵在门口追谁了,小雅突然说了句隔壁班的谁老是等你去打羽毛球,我不记得我当时的表情和心情了,我想追问到底,却不知道到底该问一些什么,所以也就没有再追根问底。不知是谁先说了晚安的,第二天早晨我又猝不及防的吃了一口小雅的狗粮,大班长打电话喊她起床,还在楼底下面买了牙刷送来,估计是小雅告诉他的吧,晚上上晚自习回来的晚,超市都关门了。他就一直在楼底下面等着,直到我们俩都收拾好下去,冬天早晨的小街道有点黑也有些冷,本来是小雅打着灯光的,后来大班长让小雅关掉手机说他来。然后他们两就上学去了,我去医院体检了。那时候我竟然还想着你是否会背着书包骑着单车从我身旁经过,即使没有看清我的模样。呵,是挺傻的吧?!

      我有预感让我再看你一眼,一切都会结束的。高考那天看见你了,我乘公交的时候,看见你和一个女生有说有笑,估计就是小雅口中的那个女孩吧,车子开动起来,我死死的隔着车玻璃盯着你们,直到你们变成两个小黑点。下午考完之后,我和同学一起往回走,这下你可是真的迎面走来,旁边是有一个女生,我记得自己是仰着头和你擦肩而过的,随之而来的在我脑海的是各种画面,你会站在学校的一棵树荫下面,等着她想你走过来,然后一起边走边说彼此答得怎么样。我加快了脚步,我同学还感到莫名其妙在身后喊“你突然走那么快干嘛?”记得我高考那时候最爱听的一首歌是《东京不太热》,其中有句词是这样的“明明很喜欢却保持着距离,直到有天看见他和别人在一起”,之后我一直用它里面另一句劝自己“你已经淡出在我时间轴”。我得妥善处理我的小情绪,生怕露出一点让别人嘲笑的蛛丝马迹。是谁说“时间是一个自称能治百病的庸医”的这句话,直到现在也无法深刻体会它的真正内涵,估计是自己爱的不够深,再退一步讲,估计那不是爱情,你也许只是我人生路途中的众多风景中的一抹,只怪我自己太痴恋太痴迷,一时忘记了时间,却没有想过是风景终究会褪去,永远有别的风景在等着你,不管是山川,湖泊还是雾峦,虹霓,是你的终究是你的。

      日子就这样过了七年,早已物是人非,有时候都没有勇气去回想,回想了也勉强是破碎的记忆的零件,我没有想过试图把它重拾起来在拼凑,那样只是徒增伤感罢了,关于你,我已经做了太多的祈祷,就连听我祈祷的神都不再理我,弃我而去了。我现在也热爱生活,向往阳光,不想在做任何没有意义的事情了,也许当我沉浸在属于我和你的悲伤之中的时候,你正好和你的那个她在铺满落霞的海滩边散步。所以就再也不想了,多年以后,你也会有你的妻,我也会有我的生活,谁还会去回忆那些早已逝去的岁月呢?也只有任由那些回忆锈迹斑斑,被时间掩埋了。

      故事到最后,我们只能说再见,不,我们都欠彼此一声“再见”,还没有来得及和彼此好好说声再见,故事却已匆匆拉上帷幕,我们不得散场。

      本文标题:十二岁那年,下了雨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9549.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