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百味人生人生感触
文章内容页

留白

  • 作者: 熊氏家良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5-12
  • 阅读6149
  •   留白,是文学、诗词、绘画等创作中常用的一种艺术手法,留白为使整个文学作品章法、画面更为协调精美而有意留下相应的空白,留有想像的空间,使艺术作品达到极致美妙之境界。在整篇艺术创作中,虽有“不着一字,虚实相配,但形神俱备,无声胜有声”之效果。

      众多文学作品中,《红楼梦》对留白之手法颇为突出,曹雪芹笫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借甄士隐之“真事隐去”,借贾雨村之“假语村言,”强调真假(甄、贾)观念,作者自叙:经历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以贾宝玉与林黛玉恋爱故事作“掩护”,“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满篇的“太虚幻境”。

      曹雪芹写贾家,又虚写一个甄家,写贾宝玉,又虚构一个甄宝玉,描写林黛玉:“细看形容,与众个别,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描绘中虽未直面表述,但纤细、约带病态之姑娘形情已告之读者。

      《红楼梦》笫一百二十回,贾政奔走在荒江雪野里,贾宝玉披着僧装,来向父亲告别,不言不语,似喜似悲,被一僧一道挟着带走,贾政立刻追往前去,转过一处小坡,倏然不见,只见白茫一片旷野,并无人影,“白茫茫一片旷野”,此种惨景,给人一种凄楚之画面,让读者揣测与猜忌,体现了“留白”艺术最为强大的艺术力量。

      诗经《国风。周南.关雎》中,“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通常认属一首描写男女相恋之情歌,此诗以雎鸟相向合鸣,形体相依,淑女陪君之联想,釆用“兴”之艺术表现手法,运用双声、叠韵和写人状物之技巧,拟声传情,使君心想窈窕淑女到底有多美,只知使君想得念呀,想得碾转反侧,想的睡觉都久久不能入眠。

      白居易之《长恨歌》,是一首以喜至悲之爱情诗歌,诗将唐玄宗、杨贵妃之间爱情,用精巧独特之艺术构思,用凄楚怜切,宛转动人之故事情结,极力铺写与渲染他们之间浓烈之爱情。诗中表层意为一幕喜剧,然而,极度之乐,却生极度之恨,诗中之留白,亦在长恨之中。

      南宋马远的《寒江独钓图》,只见一幅画中,一叶小舟,一个渔翁,在静候,在垂钓,整幅画面,没有丝水,而让人感觉烟波浩渺,满幅皆流,处如静坦,及至高潮,又宛若急流波澜,缓急交替。

      郑板桥的《竹》,疏密交配,恰到好处,而并非在纸张上铺满竹叶,

      齐白石之《虾》,通体透明,活灵活现却似有非有,这即体现在绘画作品中的艺术留白美;绘画需要留白,方寸之地亦显天地之宽。

      文学、诗歌、绘画,无时不刻之体现着空白之美。绘画,画面中的水、云雾、风景,使用颜色来渲染表达更含蓄内敛。留白可使画面构图协调,减少构图太满给人压抑感。很自然地引导读者把目光引向遐想。

      人之一生也是一幅艺术构思过程,每个阶段都应对自己之生活,根据自身年令、所处环境与自身能力,不断调整,进行合理规划,在繁杂纷争生活里,始终保持清醒,眼不迷乱,给己留白,留住那廉洁与切合实际之自我。

      对待亲戚朋友与家人,说话做事都应留有余地,换位思维,凡事多为别人考虑,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多给别人留足面子,识破不点破,相互都好过。

      光绪六年,慈禧身染怪病,朝中多位名医以风寒病为慈禧煎药服用,久不见好。侍卫无比焦急,总监刘坤一,只有向民间下诏寻医,荐江南名医马培之进京,马经多方探访,又切脉把诊,认定慈禧患小产后遗症,慈禧寡居多年,何有小产?这让马心存吃惊,细想,慈禧年方只有40挂零,正属风韵之年,有个小产,不足为奇,此属宫闱之秘。马培之在治疗方案上对小产后遗症只字不提,但用药却以调经活血为主,几番服药后,奇病渐愈。此后,马对慈禧之病,始终守口如瓶,给慈禧留足了面子,又给侍卫下了台阶。

      当今社会,很多年青人为实现自己理想与抱负,不顾自身实际体能之承载能力,屈身应酬,驰奔官场,拼于商海,只为一时功名利禄。为求生计,不顾健康,最后失去了笑容。在心中适当之留白,给那颗因奔波而疲惫的心得到歇息,享受这个世界的宁静,倾听大自然的声音,勿过于用浓墨之重彩去点染人生每个阶段,淡然自如,也依旧使人绚丽多彩,找回那最朴素纯真之自我。

      将自己之人生留出一些空白给亲人,因为他们均有各自之爱好,甚至有些许隐私,尽量留足他们之空间,设心处地为他们铺垫一些能及之条件,让他们尽情享受自己之爱好,不要苛于用自己之理念强于他人,同事甚至陌生人。因为那空白处早已蕴含着虚幻之色彩,饱含着无尽和谐之美。

      人生需要留白,用着留白处去感动他人之心宇,将自己之爱无私奉献,用这留下的空白,去殷勤那些有需要的家人与朋友。

      人生需要留白,正如红花需要绿叶陪衬,但最终不能离开沃土之奉献,用那留白处为世人供上缤纷之色彩。

      在这秋之年龄,享受秋之收获,留白是不可缺少的。无论是古人之孝义,选择将留白化作帧帧孝心,赋予留白最完美的解释;或是前人之修身、养性,格物、致知,沉着冷静,选择在留白处,给世人一声惊叹,这都令我们深受启迪。 罗素在《中国人的性格》中说道:“千万不能用自己的态度去看待别人的幸福。轿夫们的无言并不是屈服,而是选择了留白,选择了用心灵的声音说话,这就是幸福。”

      本文标题:留白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9763.html

      验证码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