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小说
文章内容页

房产科长

  • 作者: 蓝欧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5-14
  • 阅读2595
  •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江州是个经济不发达的小镇,房地产业还没有起步,老百姓住的大都是砖瓦房,江州纺织厂率先盖起了几栋居民楼。在那个福利分房的年代,职工只有够得上分房标准的,才能去申请,最终能不能得到,要经过层层考评。


      为此,江纺成立了“评房委员会”,主任由房产科长李东生担任。成员来自各大车间,他们都是在工人当中选拔的。潘云龙是机修车间的代表,他经常为了本车间的利益和李东生挣得面红耳赤,惹得李科长很不高兴,又拿他没有办法。有一次,老潘提出自己家想要申请楼房,李东生说:“你死了,都不能给你房子。”。


      潘云龙有高血压,工作压力大,有些吃不消,老伴刘淑贞劝他回车间看仓库,但是他没有同意。


      半个月以后,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有人告诉李东生,老潘得了脑出血,在医院抢救。老李领着两个人到医院去了一趟,在医院走廊里,他通过病房外的玻璃朝里面张望,只见面容憔悴的老潘正躺在病床上输液,床边挂着导尿的袋子。李东生后退了几步,同时,拉住另外的两个人,小声说:“别进去了,看情况,好不了啦!”。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离开了医院。


      四天以后,潘云龙去世了的消息传到了李东生的耳朵里。虽然他对老潘这个人很厌烦,但是他心底里仍有一丝丝的难过。


      雪落无痕,雁过留声。潘云龙的生前好友提起老潘,无不竖起大拇指。潘云龙无论在车间班组干生活委员,还是在房产科干评房委员,他总是为困难群众谋利益,大公无私,为人耿直。


      一天下午,李东生坐在办公室里抽烟,一个女青年走了进来,她首先自报家门,当李东生听到“潘云龙”三个字的时候,不经意间打量了一下这个人。她叫潘丽,是老潘的大女儿,二十四五的样子,穿了一套工作服,身材矮小,脸上有几个雀斑,戴了一副近视眼镜,好像度数不大,从她身上几乎看不到潘云龙的影子。想起来上个月还在跟他吵架的下属,如今阴阳两隔了,真是世事难料啊!


      他没有心思跟潘丽讲话,甚至有些不耐烦了。他打断了潘丽的话,拍着桌子,大声地叫道:“江纺不盖房子,你们家能蹲露天地吗?”。


      潘丽被李东生斥达,哑口无言,只能回去把科长的话学给刘淑贞听。刘淑贞没有被吓到,她决定亲自去会一会这位科长。


      第二天上午,李东生看见了刘淑贞,吃了一惊,“我没想到,老潘和你是两口子啊。”。


      原来,早在二十年前,刘淑贞的第三个孩子潘敏满月以后,她抱着襁褓里的孩子找李东生要房子。那时候,他还是个房管员,刘淑贞对李东生说:


      “我家五口人住一拓长的小炕,如果压死哪个小孩子,我把你拽法院去!”


      过了一个星期,李东生领着几个人,来到刘淑贞住的房子察看。一进门,刘淑贞正在厨房里往大锅里贴大饼子,灶台前有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在拉风匣子。


      “你把户口本拿出来,给我看看。”。


      李东生看到户口本上确实是五个人,他环视了一下卧室,屋里小得都转不开身,炕上还有两个小孩子,窗户只有二尺见方。


      “给你换房子,准备搬家吧。”。


      如今,李东生因为潘云龙得罪了他,无论刘淑贞怎样说,他就是坚决不松口。刘淑贞气极了,她冲到李东生跟前,抱起桌子上的电话和账簿,就往外走,还刮倒了桌子上的暖壶和水杯,办公室的人见状都纷纷躲了出去。


      刘淑贞一口气找到党委,她哭着说:“俺家老头,在江纺干了一辈子,还没有到退休,才48岁就死了。临走的时候,大夫都没有抢救。”


      书记说:“你有话跟他们好好说,你家里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老潘是个好人啊!”


      过了不久,李东生对刘淑贞说:“厂里领导考虑你身体不好,男人走得早,照顾你,给你的房子批下来啦!”。

      本文标题:房产科长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9888.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