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中年孤儿

  • 作者: 李海松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5-14
  • 阅读3769
  •   ——谨以此文献给我们逝去的父母:祝愿天下父母健康长寿!

      尽管人到中年,尽管古语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尽管身边有许许多多的朋友经常小聚谈天说地不感寂寞。但是,想起我们那逝去的父母,我依然伤心不已,总感觉没有父母的日子,自己多么孤孓,孤寂,孤独,不知不觉中,就感觉自己成了“中年孤儿”!

      父母在时,无论我们走到哪里,走多远,一想家中的老爹老妈,总有一股温暖涌上心头,父母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以及整天为我们生活劳碌奔波的艰辛,甚至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根植与我们的内心深处,那绝对是我们的恋父恋母情结。

      当我们的生命呱呱坠地,当我们第一声啼哭时,尽管母亲为生我们那撕心裂肺的痛楚,但当她看到我们这个小小生命的时候,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欣喜,抚摸着自己的亲骨肉,那种怜爱怜惜,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不经意间表现出的人间至爱,母亲甘甜的乳汁把我们的小肚子喂得圆鼓鼓的,我们在母亲的襁褓中安详地入眠,拉了,母亲赶紧用手纸擦去那恶臭的粪便,尿了,迅速换上干爽的尿褯,春天的夹袄,夏季的兜肚,秋天的秋衣秋裤,冬季的棉袄棉裤,既担心我们热着,又怕我们冷着,有一口吃的自己也不舍得吃,想办法送到我们嘴里……

      有些文人骚客时常说:母爱是最伟大的。我觉得这只是一句简单的苍白的口号,其实,对父母而言,无论条件好坏,无论是闲是忙,无论是累是苦,他们唯独没有自己,心中只有自己的儿女,他们宁可做出巨大的牺牲,也为我们创造一切条件健康茁长的成长。这,才是他们的伟大之处。

      对于我们这些生于偏僻乡村的土孩子来说孩子,成长尤为艰辛,早些年,家家孩子都多,我们的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拼命的劳作,为了多挣几个公分,起早贪黑,下地劳动,养鸡养猪,割草拾柴,艰辛备至,靠着那双勤劳双手,把日子过的井井有条,硬是在那种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把孩子们一个个拉扯成人。

      记得那些年,我们乡下普遍缺粮食,就连最基本的高粱米,玉米,甚至白薯都不够吃,尤其到青黄不接的六七月份,家家都揭不开锅,吃了上顿没下顿,面对一群正长身体的孩子们,简直愁煞了父母双亲,他们背着口袋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借粮食。

      记得那年七月的一天晚上,乌云翻滚,电闪雷鸣,不一会,瓢泼大雨下了起来,老爹从田里回家,看到老妈不停的哭泣,老爹问怎么回事,老妈把老爹拽到一边,哇哇大哭,哽咽着说:他爹呀,粮食没了,断顿儿了,赶紧想办法吧,要不孩子们都得饿死,老爹也犯了愁,那年赶上大大旱,几乎颗粒无收,虽然政府给一些救济粮,但对于有十几口人特别是孩子多的家庭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此时老爹这条刚强的汉子眼睛湿润了,他二话不说,快速从堂屋抽出一条口袋,倏地冲出家门,消失在暴雨中……

      望着老爹的身影,老妈倚在堂屋的大门框上,失声痛哭,我们看到可怜的父母,也都潸然泪下……

      忐忑,惊恐,担心,盼望,直到后半夜,老爹才回来,只见他后背上背着多半口袋粮食,粮食口袋已经被水湿透了……

      老妈帮着老爹把粮食口袋从后背抬下来,打开口袋里面是玉米碴儿,老妈不顾给老爹找出干衣服换上,就去厨房熬玉米粥,天快亮了,我们才算填饱肚子。

      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为了这六十多斤的玉米碴儿,老爹险些桑命,他冒雨离家后,趟过青龙河,翻过南大岭,几乎小跑一样来到一个远方的表叔家,表叔见到老爸冒这么大雨来到他家,肯定有火烧眉毛的大事,老爹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开口就说,无论如何,也要借我们粮食,家里断顿儿了,孩子们都快饿死了,表叔家也是没有粮食,他带着老爹进张家,去王家,走李家,东批西凑,凑了这半口袋玉米,赶紧背着粮食口袋往家跑,回来趟青龙河时,突然发大水,洪水卷起巨浪,一下把老爹冲走老远老远,即使这样,他也没放弃那半袋玉米,幸亏他水性好,再加上李雨大叔的帮助,才没丧命。

      每每想起那次老爹冒雨借粮食的遭遇,我都心如刀绞,泪水连连,天下的父母呀,为了儿女,为了这个家,付出多少艰苦的劳动和辛勤的汗水呀!

      随着我们长大,父母让我们去学校读书,老妈每天凌晨四点多就起床,为我们做好早饭,然后喊我们起床,吃饭,我们临出家门时,父母嘱咐我们们最朴实的一句话就是:路上加小心,到学校好好念书,别顶撞老师,别和同学打架。如今虽已人到中年,但老爹老妈的这句最简单最朴素最亲切的话语一直萦绕在我的脑际,久久难以忘怀,这句话,好像一种无形的力量,鼓励我成长,教我如何做人……

      父母对孩子真有操不完的心,孩子们大了,要娶妻,要盖房,他们犹如沙漠中艰难行走的骆驼,负重前行,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唯一的希望就是看着儿女们健康成长,长大成人。

      父母一天天变老,看着他们黑发变成白发,看着他们整天奔波劳累的身影,看着他们为了儿女,为了这个家,背驼了,腰弯了,病倒了,我们多么心疼,心酸……

      不知不觉,父母到了垂暮之年,疾病缠身,尽管我们四处寻医找药,想拯救他们的生命,可是病魔无情。记得老爹去世的那年正月,鹅毛大雪漫天飞舞,滴水成冰,我们把大夫请到家里,大夫说,肺性脑病,无力回天,夜间十点多,老爹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深爱的孩子和家人。 老爹离开我们,家里像失去了天,我们悲痛欲绝……

      老妈的去世更令我们痛彻心底,老妈一辈子为我们操劳,唯独没有自己,她的一生,纺线织布,喂猪养羊,一分钱掰成两半儿花,她没有文化,“斗大的字不识半升”,但她鼓励我们好好读书,即使在"文革"“读书无用”的年代,她也要求我们好好念书,她那句最朴实的话至今我记忆犹新:你们可别和妈妈一样的当个"睁眼瞎",那可太苦啦。

      父母在家就在,父母去了,感觉失去了家,父母在时,哪怕他们瘫在炕上,但回家看他们一眼,聆听他们满口的乡音,我也感觉到家的温馨,家的港湾,家的氛围。

      父母去了,我感到孤独,孤寂,孤孓,人到中年失去父母,那种来自心底的苦痛,我想经历过的人都会感同身受,中年孤儿,令我苦楚,孤单……

      逝去的父母啊,我们永远想念怀念你们…

      本文标题:中年孤儿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9922.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