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亲情的故事(第八章)

  • 作者: 蓝欧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5-14
  • 阅读3379
  •   第八章 潘丽谋生


      1991年,孙军的妹妹孙静结婚了,对象是银行行政干部,是未来行长的接班人。孙家人趾高气昂,大摆筵席,高朋满座。与此同时,潘丽和孙军都下岗了,婆婆笑话潘丽,酒桌上人多的时候,大声嚷嚷,“你们都不用管潘丽,那么个大活人还能在家坐着吗?”。不久,孙军被妹夫安排去银行工作。潘丽去一家食品厂应聘,做销售员,专门推销野生小蘑菇,在各大超市商场四处奔波。潘丽忙得顾不上女儿,孙军看到这些,很生气,干脆把孩子送到丈母娘那里。两口子赌气10多天不去接孩子。马金花挑唆儿子,去把孩子接回来,跟潘丽离婚!


      刘淑贞知道了这件事,预感到潘丽在婆家会出事。她关切地问,“他们家人不能打你吗?”果不其然,潘丽刚刚回到屋里,全家人怒目圆瞪,孙静和她的姐姐都在虎视眈眈地要收拾潘丽。孙军大吼一声说,“你们都不用动手,有我就够了!”,说完,他一拳头把潘丽打倒在地上。这个时候,刘淑贞及时赶到孙家,她看到这个场景,推开众人,不慌不忙地说,“你们打吧,我们家死的死,抓的抓!”,这下子,屋里屋外的人,都纷纷撤了出来。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以柔克刚,是一种智慧。鲁莽的人会硬碰硬,两败俱伤。刘淑贞不为孙家对自己的伤害所怒,却能以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伤害自己的人无地自容,一败涂地。


      马金花对潘丽很有成见。一天早上,孙军送女儿上学,正准备走出院子,马金花叫住孙军,说,“潘丽就知道打扮自己,你看看孩子都穿些什么呀?她连家都不顾了,要那样的媳妇有什么用?”,孙军说了一句,“我也经常这么说她。”。在路上,孙军对美玲说,“以后放学了,你就在自己家里待着,别到奶奶屋里讨人嫌。”。


      美玲放学了,爸爸妈妈不在家,奶奶和几个姑姑在家里蒸包子,香喷喷的味道扑鼻而来,她也不敢去奶奶家,只好回自己屋里。天已经黑了,潘丽推着自行车回来,看见美玲在写作业,美玲说,“爸爸还没下班,奶奶不让我进去。我饿了。”,潘丽心里咯噔一下,她看了一眼挂钟,都七点了。她赶紧放下背包,准备去厨房给孩子做饭吃。住在隔壁的公爹孙国柱听见儿子这边有动静,知道儿媳妇回来了。他在门口就开始破口大骂:”有你这么当妈的吗?孩子都不管了?谁家摊上你这么个媳妇,就没有好日子过啦!你这个丧门星!”。


      潘丽觉得理亏,没敢支声。如果潘丽顶嘴的话,孙国柱真的能过去抽她几个耳光。因为之前,孙静就因为说了一句,“爸爸,我下个月就结婚了,这个月生活费就不交了!”,孙国柱上去就打了女儿一记耳光。孙国柱骂了一会儿,马金花出来把他拽屋里了。潘丽被老公公一通辱骂,眼泪止不住往下落。


      常言道:穷人不攀高亲,落雨不爬高墩。潘丽有个表哥叫刘晓勇,人们都称呼他“大勇”,是当地政府机关副局级干部。潘丽很想傍上他,于是特备了一批厚礼,有高档烟、酒,还有化妆品和保健品。一天晚上,潘丽领着丈夫,带着礼物登门拜访。可是,大勇没有看上这些东西,更不想给作为表妹办事,他淡淡地说:“这些东西送给我姑姑吧!”。说完,他从家里冰箱里拿出几瓶罐头,“把这些罐头也带上,我也没有时间看望她。”潘丽只好悻悻地和丈夫离开了。


      潘丽下岗失业了,连续几个月都没有经济收入。每当吃饭的时候,美玲拿起筷子连菜都不敢动,有时候往饭里倒点酱油,都会遭到潘丽的斥达。美玲跟她姥姥说,“姥姥,我们家过年吃的饭菜就是我奶奶家平日里吃的。”。每到家里需要买大米或面的时候,潘丽就对潘文海说,“咱两家一块买粮吧,我认识卖粮的,能便宜。”。实际上,潘丽想一下子多买些,好跟卖粮的讲价。而正规的超市根本不能讲价,她和潘文海只能去小型的私人粮店,一家一家问价,再跟小贩砍价。


      潘丽没有固定工作,她到市场上卖菜,在那里认识旁边摊位的何大庆,这个人面善,是个土包子。潘丽稀罕他,觉得和他有眼缘,就上赶子把他领到家里,给他染头,好吃好喝招待她。


      何大庆的老婆是一名环卫工人,她隐隐约约地发现丈夫不对劲了,比以前爱打扮了,还时常照着镜子梳头。她醋劲大发,冲着大庆嚷嚷,“大庆,整这么立正,给谁看啊!相亲啊?”大庆是个妻管严,他不好意思地说,“都老夫老妻啦,还扯这些,我这不是给孩子开家长会吗?收拾收拾。”大庆的老婆翠红没有跟他呛呛,便暗地里跟在他后面盯梢。


      星海湾海滨浴场是理想的“黄金海岸”。这里林静花俏,田园景色与海岸风光融汇一体,别具一格。有一年三伏天,潘丽和何大庆在浴场洗澡,被翠红逮个正着。翠红不由分说,上前照着潘丽的脸就是一巴掌,嘴上骂骂咧咧:“大家都来看看这对狗男女!”。潘丽理亏辞穷,她捂着脸麻溜跑掉,一不小心还摔了一跤,她顾不上这些,穿着泳衣,光着脚跑回了家。大约过了半年,何大庆的儿子小斌找到潘丽,告诉她,何大庆蹬腿了。潘丽难过了好久,心情才平静下来。


      4·5月的劳动公园是为了花而存在的。好像展开一场繁花的接力赛,春天的劳动公园上演着一场永不落幕的赏花盛会。每年5.1前夕,劳动公园都会举办百花游园会。这天,潘丽带着美玲和刘淑贞参加游园会。中午的时候,潘丽打算找个地方垫垫肚子,她们来到一家叫“客来饭店”的门口,正赶上旅游旺季,只见饭店里几乎做满了食客。


      潘丽硬着头走了进来,眼见面前的饭馆虽然规模不大,但是现今飞涨的物价注定了这里绝不是自己所能消费得起的,她们几个好不容易找到了空桌子,坐下来假装准备点菜。这时候服务员正在招呼其他客人,没有发现她们。潘丽掂量着兜里仅有的几十块钱,偷偷盘算着应该怎样节省这顿午饭。正巧旁边桌子有一对年轻夫妇吃饭时争执了几句,没有吃上几口就离开了。潘丽朝桌子上苗了一眼:四菜一汤,包括:红焖肉、肥肠烧土豆、干炸里脊和醋溜肉片,就连汤都是泛着汪汪红油的羊杂,全荤得令潘丽目眩神迷,食欲大动。望着面前这些“饕餮盛宴”,潘丽偷偷吞咽了下口水,记不得多久没有吃到这样丰盛的菜肴了,每天都为了生计而四处奔波,挣着微薄的报酬,勉强维持生活,鲜有余钱去改善一下伙食。她见势迅速坐了过来,开始吃了起来,还对美玲和刘淑贞使了个眼色。就这样,娘三个白捡了顿饭吃。


      1992年元旦刚过,潘云萍心肌梗塞去世了,事先没有任何迹象,谁也想不到,刚刚办理了退休就突然走了。潘霞最先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她在刘淑贞那里拿了二百块钱,带着儿子赶到了殡仪馆,潘丽和孙军开着轿车也加入了送殡的队伍里。那时候,潘丽的婆家很走字儿,孙军的妹妹和妹夫,如今一个是公安局的二级警督,一个是银行行长。孙军借上光了,妹妹家里的高档轿车有好几辆,孙军开走了一辆。中午在饭店吃饭,十个人围坐在一起,还未开席,就有人在抽烟。气管一向不好的潘丽闻不得烟味,她怕犯哮喘病就躲到门口,隔着玻璃窗,她看到酒桌上的人吃得欢实,她馋得直咽口水。她多么希望潘霞能从酒桌上挑选几个好吃的,让她解解馋。可是,潘霞和儿子保卫吃红了眼,早已把姐姐忘到脑后了。过了一阵子,酒足饭饱的来宾开始撤席了,桌子上只剩下残羹剩菜,饥肠辘辘的潘丽愤怒地瞪着潘霞。正准备离开酒店的潘霞在门口看见了潘丽,她没有发觉潘丽的异常表情,从手提包里拿出一饭盒猪皮冻说:“这是给咱妈的,你给捎回家吧。”潘丽接过饭盒子,一下子扣到地上,还使劲地跺了几脚,把饭盒子递给潘霞,扬长而去。众位亲属看到这个场面,惊得目瞪口呆。


      孙美玲念高中那一年,潘丽去报名干公益岗,被安排扫卫生,一干就是7年。每天都得去社区点卯,每个月只有几百块钱报酬。潘敏两口子很势力眼,看到姐姐落魄了,臭白人潘丽,甚至连家门都不让她迈进。


      百日连阴雨,总有一朝晴。孙美玲大学刚一毕业就进了银行工作,潘丽家里的日子好过了,潘丽办理退休了。从那个时候起,美玲和孙军就从来没有登过刘淑贞家的门。一个女婿,一个外孙女,原本是近亲,却被潘丽拆散了。潘丽心里有个结儿始终打不开,只有她自己能解开它。


      孙美玲29岁的时候结婚了,说起潘丽的女婿,他个头不高,相貌平平,如今是江州法院的法官。潘丽无论走到哪里,知道底细的人都高看她一眼。每当,她回家的时候,听见刘淑贞给她讲以前的遭遇时,潘丽说:“我早就把以前的事情忘光啦!第二年,美玲生了个大胖小子,潘丽乐得合不拢嘴,她把外孙子的视频录制在手机里,一有空就拿出来看。刘淑贞说,如果她女婿是个普通工人,她就不能那样喜欢这个孩子了。


      得势的潘丽开始埋汰刘淑贞,提起刘淑贞找工资的事情,她说:“厂长把你熊的,裤子都掉了。”刘淑贞听了,反驳道:“你知道不知道你爹爹是谁?你太抬举你妈妈了!”。潘丽被顶的哑口无言,不再说这样的话了。

      本文标题:亲情的故事(第八章)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992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