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情感小站
文章内容页

冬夜

  • 作者: 木雨微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5-16
  • 阅读4169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很喜欢冬天的夜晚。寒风呼啸着,在漆黑的夜幕里翻滚,天际的星光与一弯冷月交相辉映,浸透着逼人的凉意。夜的颜色混沌而浓稠,仿佛一个神秘的黑洞,平静的外表下又埋藏了多少隐忍,多少哀愁,多少彷徨呢?


      骑着车穿过冬夜的校园,凄清静寂中只有路灯作伴,雪白的灯光下是被拉长的影子,刺眼的迷蒙中是我更加茫然的目光。我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活不出自己满意的模样?那些美好的梦就这样破灭了吗?为什么即使是父母也越来越难深入了解我?曾经以为很善良很天真的人,却愕然发现他们落井下石的真面目……表面的艳丽、浮华和热烈,却难以摆脱内心的一片荒芜。有时,我会想,这样一天又一天让流年光阴从指间消逝,让岁月肆意狂妄地雕刻自己的思想,我到底会变成一个怎样的人。不再想频繁地倾诉,因为蓦然醒悟这平凡的人间,没有万能的“救世主”。唯一的彻底的救赎只能依靠自己。可是,我又有多坚强呢?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最稳的依靠是自己;最想完善的是自己,最不满意的是自己——真是荒谬。


      心烦意乱中,父母的叮咛或批评,总让我不胜其烦。其实,他们只是用自己的方式来关心我而已,他们是茫茫人海中最无私为我操劳、为我付出的人啊。我正尝试着适应他们不再完全了解我,不再完全体会我的心情与感受。因为,我也从不曾真正走进他们的世界。以前觉得,这是父母与子女的身份所限,成人与孩童的年龄所限,现在终于明白,这是人与人,独立的个体之间,固有的恒定的状态。龙应台曾经说过:“父母就像在岁月的风雨飘摇中,被子女遗忘在身后的老房子。”我不会遗忘,爱与亲情是无法忘却的;但我也知道,“老房子”只能留在身后了,父母正日渐老去。


      有时候,静坐在图书馆自修室里,窗外仍旧是沉郁阴冷的冬夜;窗内则是橙黄色的温暖。偌大的空间里挤满了密密麻麻的桌子,黑压压一片埋首学习的身影。我的左边、右边、对面都是人,都是窸窸窣窣的动笔声,都是凝眉深思的专注神情。我们很少交流,即使是偶尔抬头对视的瞬间,也只是淡漠的一瞥。可是,这无形中的陌生陪伴,就足够了。静寂,距离,让人充实而安然。


      有时候,在合唱的荧光闪烁的舞台上,在朋友成群结队的嬉闹间,在举杯共庆的同学聚会中,我会莫名得觉得落寞。看似明媚张扬的笑容,还有愉悦热烈的谈天,其实又有多少是真心投入,愿意付出的精力和时间呢?我常常会鄙夷自己,为什么不再努力一些?为什么总要出错,总要慌乱,总要伪装?为什么不能更自我,更随性,更潇洒一些呢?的确,“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但是,要放弃吗——绝对,一定,不会放弃。


      有时候,一个人默默难过时,总有个美好的意象荡漾在心间。其实,也并非什么意象,只是一个执拗的幻想。隐隐约约,朦朦胧胧,却一直存在,一直驻足心里的那个地方。走出图书馆的大厅,耳机里循环播放着《漂洋过海来看你》,一级一级踏下台阶。然后,任思绪,漫无目的地游荡。


      严寒的包裹尽管让人痛苦,却能促使更加冷静的思索。回首如烟往事,最惨烈的失败,在冬夜;最甜蜜的惊喜,在冬夜;最隐忍的愤怒,在冬夜;最安心的快乐,在冬夜……昏暗的茫茫夜幕中,可以葬送梦想,亦可以涅槃重生——沉沦,是弱者的无能之举;你不努力,没有人替你坚强。


      刀片般锋利的寒风,仍在不知疲倦地呼啸着……

      本文标题:冬夜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80004.html

      验证码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