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局长的葬礼

  • 作者: 西樵之旅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5-20
  • 阅读3984
  •   内容提要:一个葬礼,折射出当今社会一二。没有过度铺张,没有美轮美奂场景,有的是,凡人小事略带些许辛辣的讽刺。所谓镜里看花:水中望月,你说这是消极产物可以,说是积极的衍生也成。

      昨晚跟一伙微友玩微信玩的有些晚了,到了早上7:25分在老婆的大声喊叫下马如杰这才起了床。起了床,洗漱一番然后吃饭,饭才吃几口,手机却响了起来。一接,是宋文宜打来的,他告诉马如杰:说林局昨晚走了。“不会吧,瞧那老家伙那么棒的身子,咋会说走就走?”这要是换成别人马如杰肯定不信,但以宋文宜的身份有哪会骗他。

      聊了几句,宋文宜就跟马如杰说:“说是你是林局的得意门生,林局的丧礼绝对少不了你。”“我倒是有空,就不知林家人不知什么意思。”甫结束与宋文宜的通话,跟着老板张风电话也来了。张风也不废话,直接打发马如杰去林家。人家都安排好了,马如杰自不敢违逆,跟老婆说是老局长走了,今天要上林家帮忙;然后也不管老婆有没听清楚,一脚跨出房门。

      甫闻林局走了,马如杰的心情相当微妙。为何?因为这林局既是他的伯乐,也是他仕途拦路虎。

      说来,一切还得从十几年说起。彼时马如杰从省城一所重点大学完成学业,然后分配给林局做助理。冲着名牌大学生的金字招牌,林局对马如杰几乎是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如果一切都这样那就好了,偏偏是,之后发生那个事,把这一切都颠倒了。

      那时,林局为了表示自己是个有度量的人,隔三差五对马如杰张风等年轻人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做事怎么都这样畏手畏脚?要都这样,那以后怎么接我们的班?刚开始马如杰当然不信,随着林局一再强调,就给林局提了一些建议。当时,林局对马如杰所提的意见满意度还是挺高。别的不说,看人家一副专心致志的样,马如杰知道自己的说的对。为此,马如杰有些沾沾自喜,为能遇上个开明的领导而高兴万分。

      但马如杰所不知道的是,其实,林局这些都是装的,人家只是想试试马如杰等年轻人,谁沉稳些,谁激进些。相对而言,张风比马如杰聪明多了,他除了做好林局书记等领导交代的,至于其他什么都装不知道。

      而马如杰哪懂这些?随着给林局多提了几次建议,林局对他有了提防。后来发生了那个事,顺手给了马如杰:好高骛远,难当大任之评语。直到此刻,马如杰方领会到官场的残酷!即便被林局胡乱安了个罪名,马如杰哪敢辩解,大家虽然都知道马如杰做得对,但是林局说不对就不对,谁会傻傻地替你一名小卒子说话?

      所以,甫闻林局走了,马如杰还真有些高兴哪。

      说起发生的那个事,与马如杰关系不大,但跟张风却息息相关。那是,上级单位要在局里搞一个先进典型。按林局的意思,这个先进应是他宝贝儿子林宜民的菜,但由于局党委书记的坚持,加上马如杰等一帮青年人不服,最后花落张风。确实,张风的能力没得说,这个先进典型非他莫属。就这样,马如杰于无意间把林局计划搅黄,人家能不恨你整你吗?过不多久,林局抓住马如杰做错了一件小事,轻轻地给马如杰扣了个好高骛远评语。这么一来,马如杰崩溃了!无数次扪心自问,问自己做错了吗?但无数次的求证,知道自己并没做错,错的是林局。但人家说你错你就错了,这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太滑稽了!

      自那以后,马如杰啥都不敢说,唯一能就是夹起尾巴做好他的助理工作。一直到林局退了,这才省了那副提心吊胆。然后,张风上任,把马如杰提拔为局办公室主任,这才抬起头来。地位变是变了,但有一点永远不变。即,林局当初给的那个差评,怎么摘也摘不下来。比如:比马如杰晚两三年才进来的宋文宜,都坐上了副局长之位,而马如杰还是做他的办公室主任。不止一次,马如杰盼着张风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别的不说,想当初若没自己一帮人力挺,就张风自己一个能接到林局的班?不过,时过境迁,张风好像什么都忘了。对此,马如杰也不敢过多表示,再把张风得罪了,就办公室主任都没得做!于是惦记的只有林局这个始作俑者了!人就是这么怪。之前那么恨林局,此刻听人家走了,反而有些高兴不起来。心里反而有着一丝触动,觉得自己有些过了。

      待马如杰到了林家,随后张风跟着也到了。“张风哥您也来了?”张风的出现,林宜民忙着给张风打招呼。“宜民,节哀顺变!”顺着话尾,张风的手往林宜民肩膀上轻轻拍了拍。随着张风这一问一拍,林宜民脸部有些不自然。人家没来时,跟马如杰倒没什么,张风一来,林宜民有点放不开。看林宜民的样子,张风自懂这是咋回事。对于林宜民,张风是打从心里是一万个看不起他,这不是无视不无视,而是林宜民实在是烂泥巴抹不上墙!虽然看不起,现在不是鄙视人家来的。随口问了两句林宜民,然后就问到林局的丧礼主持人找到了没。

      等了解到主持人还没找着,张风跟林宜民说:“这事我来安排吧。”“不不不,张哥您那有那么多时间?不行,不行!”眼见林宜民坚持,张风退而其次。那么:“就让如杰来吧,他熟悉这些。”张风提建道。“是啊,我妈也是这个意思。”林宜民顺口而出。“哦,阿姨都同意了,那就麻烦如杰了。”随,张风问林宜民阿姨在哪。唉!“我妈还不待在房间里哭泣。”于是,张风就看范雏菊去了,扔下林宜民跟着马如杰忙着接待。

      随着马如杰有条不紊安排大小事务,林宜民才知道了什么叫能力一词。林宜民虽然不成器,但他还具有一定的自知之明的,别的不说,就说眼前这个局面,就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一来,林宜民对于这方面不懂,另一方面,趁这个机会,让张风马如杰他们好好展示一下;而林宜民能做的就是多休息一会。明天的林家,一切都要他亲力亲为。因此,相对于老爷子的葬礼,对别人来说重不重要,而对于林宜民来讲则显得不甚注重。毕竟,爹亲娘亲不如实际最亲!

      “阿姨,您一定多多保重哦。”张风到了楼上,看到范雏菊扑在在屋里头抽噎着,赶紧问候。“是小张来了?是啊阿姨,是我来了。‘小张啊,老林他走了,走了,永远走了!’”张风不来还好,一来范雏菊也不管喉咙沙哑眼睛红肿,向张风哭诉说着林局的好。是的,林局一走,范雏菊心里头那片天一下子就坍塌了下来!

      虽然,范雏菊对林局的作为虽不堪入眼,但又能怎样?一切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几十年日子就这么过来了。而且,林局虽平庸是平庸些,正是“平庸”让他免却了在官场上的起起落落。更重要的是:林宜民的工作,也在林局操作下顺顺当当进了本单位。对此,范雏菊庆幸,庆幸自己的老公是个一局之长。别人不说,就林宜民那些同学,有几人不愁吃不愁穿?但林局一夜间竟然走了,这才是她最难以承受的。所以,只要一想起林局跟自己已阴阳相隔,此刻的范雏菊说是以泪洗面也不为过。张风没来还好,一来范雏菊止不住眼泪,稀里哗啦哭的更加难受。

      房间里除了范雏菊和一些女眷,还有她的宝贝孙儿林加林也哭得稀里哗啦。说来也是,家里就这么一个小孩子;平日里二老不疼他疼谁?

      而且,林宜民跟谢芬芳不打对付,加林打小就跟着爷爷奶奶。小孩子最认亲了,爷爷突然走了,他能不伤心吗?不过,有一位女性不是这样的。其他人都陪着范雏菊嚎啕大哭,唯独林宜民的老婆谢芬芳,则显得有些另类。当张风进来,别人都忙着哭泣,唯独谢芬芳则站起身向张风打招呼。

      “张局长您来了。”谢芬芳大大方方跟张风打招呼。“哎,林局这么好的人,咋会说走就走哪!”看上去,张风表情相当悲痛。“是啊,我爸身体其实蛮好的,前天还跟隔壁老王出去打门球呢?按理说,像爸这么锻炼法,再活上十年八年绝对没问题。也不知怎么搞的,一夜间就走了!”谢芬芳重重叹了叹。“唉!老人家就是老人家,哪天走了都不知道!”安慰了范雏菊婆媳几句,然后张风发现自己除了有限的安慰,跟范雏菊竟没有其他话可说。这么沉默了会,张风就跟范雏菊说声对不起,说马如杰林宜民还等着他一起安排林局的事。于是,范雏菊连声说她没什么,赶紧忙去。

      等张风一走,芬芳索性也不假哭了。林局生前,芳方不止一次要跟林宜民离婚。说实在的,这婚一离她是没什么,可她哥嫂可受牵连。于是,这婚离也离不得合也合得勉勉强强!这些年来,芳方惟一的心愿就是:把这该死的婚给离了!林局在世,打死她也不敢走这一步,而今公公走了,自然没问题了。这走倒是走得成,眼瞅着自个已步入四十这道坎,还有啥奔头呢?就在芬芳自怨自艾着,一句嫂子换醒了她。“嫂子,宜民哥叫您下去有事商量。”于是,谢芬芳站起来跟着人家下楼去。

      由于主办者是张风,协办者是马如杰等,林局的丧事自安排的妥妥帖帖。惟一例外:就是范雏菊坚持着把林局的丧礼放在靠近她家的大街,而非放在城区东部大礼堂。因为,若按闽东北风俗,凡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去世,一般都会请道士给逝者唱阴德做法事,所以这事范雏菊说了算。

      于是,这场由三个道士三个和尚跳的巫祝盛事,演绎了近两个小时方落下帏幕。瞧着难得一现的盛事,四周被看热闹的人们堵得水泄不通。在这两个小时里,林宜民伙同谢芬芳林加林足足为此跪拜了不知N次,到了后面膝盖都没了知觉。法事做完,林局的棺椁被亲朋好友们抬上殡仪车。

      殡仪车在前,后面跟着上百部车辆,其场面之壮观,对小城来说可谓百年不遇!如此宏大场面,把路人惊得目瞪口呆!这,就是林局的人际魄力!瞧瞧,人家这才叫做人上人!大伙儿一窝蜂簇拥着林局棺椁开往殡仪馆,待了一个多小时,直到遗体火化,林局的骨灰盒寄在殡仪馆,这才又浩浩荡荡往回开。

      林局的丧宴设在小城里最高档之一的万事佳酒楼。范雏菊出不了席,应付客人只能是林宜民公婆。“张局长,我爸的丧事多亏了您。我敬你一杯。”林宜民向张风致谢。“那里那里,这是我应该做的啊。”张风打着哈哈。“林局长您别这么说了,如果没有您的帮忙,宜民哪做得来这些活啊,这酒您一定要干了。”谢芬芳跟着宜民捧一句。眼见人家都这么说了,张风站起来把酒干了。见张风把酒干了,林宜民接着又敬了张风一杯,然后去敬宋文宜。敬完局长接下来敬副局在情在礼。别人自没啥不满,可马如杰心里却无端地咯噔一下。谁都知道,他才是林局丧礼的实际主办者。当然,这些只是马如杰的想法,别人哪知道。要说晚上这场丧宴,比起白天巫祝之事更累。虽累,林宜民公婆哪敢喊累?换之前老爷子在什么都好说,可现在老爷子走了,啥事都靠他们了。

      临到尾声,林宜民公婆着空隙吃些食物。因为,按照法事惯例,晚上会更忙。然后,本着陪老领导的一份心意,张风吩咐把主场撤到林家,而林宜民则从餐桌上带了一些食物回来。由于悲伤过分,婆孙俩实际上也吃不了多少,但为了应付晚上的体力付出,范雏菊还是叫加林多吃些食物。

      天黑不久,法事又开始了。前面张风还陪了一阵子,待时间进入9:30左右,那宋文宜看张风不停打哈欠,于是和林宜民说,说是张局累了,然后就搀扶着张风起来。自然,宋文宜这一去肯定是不会再回来的,这一来,马如杰只好老老实实地陪着林宜民和本家几个兄弟。要说民俗也真折腾人!不说白天那般繁琐,而晚上则数倍于白天。你看那敲锣的敲锣,打鼓的打鼓;烧纸钱跑路路转转儿的,热闹不热闹了,但哪样不要花费精力?除了一个范雏菊在旁呆着不用跑圈帮着做些杂事,其它人都被闹得筋疲力尽。

      法事,一直忙到临晨四五点方告结束。安排好本家兄弟们休息,林宜民瘫在地上一动不能动,马如杰把他搀扶到里间。忙完马如杰也是浑身使不出一点劲,于是随便找张床一躺;直挨到上午十点钟左右被范雏菊喊醒。

      看到马如杰满眼的血丝,范雏菊不禁有些触动。别的不说,就说前些年的那个事,范雏菊不是不知而是不敢说,所以,她对马如杰一直是歉疚满满。而林局走了,落下她一个老太婆能有啥担当?特别是儿子不精明,儿媳不配合,范雏菊就更担心了。范雏菊自不会对外人说。不说还好,一说只会适得其反。

      “如杰啊,起来吃点东西。”范雏菊轻声细语叫唤。马如杰先洗漱一下,然后到了林家饭厅。看马如杰大口大口的吞咽,范雏菊对马如杰说:“如杰,这些天多亏了你,改天能不能来阿姨家吃个饭?”范雏菊一说出口,马如杰焉能不懂人家这是唱哪出,顺口就答应了。“好啊阿姨,那就麻烦您了。”“哎,你都帮我家忙了好几天,这是应该的,应该的。”范雏菊连说没事。“阿姨,那我回去了,有什么事打电话给。”

      过了几天,马如杰依约来到林家。本来,他来不来都可以。别人不说,就张风他们几个,此刻还有谁会来林家?但为了尽一份弟子之情,其实主要是面子问题,于是马如杰就来了。待他到了林局的家,现在应该叫林宜民家,一直蹲在门口一直张望的加林,一溜小跑跑回去告知奶奶听。听到孙子的报信,范雏菊赶紧叫林宜民出来迎接。就连平时甚少见客的谢芬芳,也都一脸堆笑站在林宜民身边向马如杰打招呼。“如杰哥您来了。里边坐,里边坐。”林宜民一口一个哥,热情得不得了。

      瞧这阵势,马如杰感觉来错了地方了!因为,之前他每一次来林家,都是他给林家老小打招呼,而今天却颠个过来。

      听声音知道马如杰来了,范雏菊从厨房往客厅一探:“如杰你先坐一会儿,我再炒两个菜。”“哎呀呀,阿姨,真不好意思!还得麻烦您老人家。”马如杰说得客气,林宜民接上话茬:“没什么的如杰哥,我家的家务活历来都是我妈做。”说的也是,林局跟范雏菊整整相差近十岁的年龄,这会范雏菊也才六十出头。闲话少说,这当儿林宜民公婆端茶的端茶递水的递水,把马如杰伺候得舒舒服服;过了一会,范雏菊把剩下的几个菜都炒好了。

      上了饭桌,范雏菊林宜民谢芬芳林加林等如众星捧月环着马如杰。难得啊!打从认识林家人起,他马如杰何时曾享受到如此厚待?这么一来,马如杰就有些飘飘然。前面还有些矜持,到了后面索性放开酒量喝了起来。这么一来,林家人跟着喝得东倒西歪,蹊跷的是:第一个醉的不是别人竟然是谢芬芳这货。其实,像这样的家常小宴,一般是醉不倒人。喝着喝着,谢芬芳喝得两眼迷离脸若桃花,竟跑到储藏室里抱出一箱五粮液来。这酒,是林局退下来的这几年,逢年过节小辈们孝敬来着。

      说酒能乱性这话一点不假。开头,谢芬芳还有些约束,随着一喝多,看她竟借着酒劲大骂特骂起林宜民来。看到儿媳妇胡言乱语,可把范雏菊气坏了,但顾忌着马如杰在场,所以只能温言相劝,劝人家少喝点。说来也是,今天请马如杰来,范雏菊是有事要托付他办的。

      可谁都知道,人一旦喝醉,是没有主心骨的。于是,不管范雏菊怎样明里暗里敲边鼓,谢芬芳楞是不搭这个茬。就在范雏菊急得不行,林加林在旁气不过脱口冲谢芬芳喊了句:“妈,你是不是疯了?”你看看,看看现在小孩子怎么说话?若是没有林加林这句话,谢芬芳多少还有些所顾忌,此刻一听儿子都冲自己摞狠话了,哪还能够控制得了。于是,谢芳就冲着林家人,还有马如杰;大叫大喊喊开了。

      就这样,大家大眼瞪小眼听着芬芳历数着林家人对她的种种欺凌种种压迫。冲着一场林家人想跟马如杰套近乎的一餐饭,改成了场谢芬芳控诉林家的检举大会。眼瞅着谢芬芳借酒发疯,林家人窘得大眼瞪小眼。闹了一会,马如杰不得不救场。于是朝着芬芳干咳了一声,芬芳自不理会,然后重重又干咳了三两声,这才把谢芬芳吸引过来。

      “我说芬芳哪!”马如杰语气重重对谢芬芳说。“你说的这些,无论是不是实的,这都不重要要。重要的是,你不能在老局长前脚刚走就来说这个,今天你要做的就是;是老局长摞下来的大小事物,等处理完了,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毕竟,你有这个权利。”而后,马如杰对范雏菊说:“阿姨,您慢慢吃,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哎呀,咋就不多吃点?饱了饱了阿姨。”这会儿,马如杰求之不得早点离开,本来也是,马如杰今天来林家本就是想敷衍一下,但也没想芬芳会闹场,这时候与其说吃饱了,还不如说是被人家闹饱了。

      眼见马如杰去意已定,范雏菊只好一迭声对不起。然后喊林宜民送送马哥。不用了阿姨:“请回,请回。”马如杰怎么也得给人家一个面子,毕竟人家是长辈来着。阿姨,”您还是回去吧,外面风大。”耳听马如杰的摩托车的轰鸣声渐渐远去,范雏菊晓得,明天的一切只能任其发展。说来也是,本来对于马如杰也没抱多大期望,可再怎么说,也聊胜于无,现在被儿媳这么一闹,一切只能听天由命!

      从林家出来,马如杰脑子还有点晕乎乎,酒是喝了不少,可肚子还是空落落。回到家,想着找老婆找点吃的,老婆吃了晚饭早到街心公园跳广场舞去了,于是就寻些水果饼干之类将就着,吃了一阵,然后打开计算机进入新浪微博。

      就在马如杰和跟一帮微友们聊得有声有色,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回头一看,见是儿子马小杰回来了。

      “爸,你能不能给我两百块钱,我有急用?”小杰一见面不说别的就冲自己要钱,马如杰有些不高兴。二百块钱他当然有,可问题是在于,这个月除了缴纳给老婆那部分,此刻兜里也才剩千几块钱。不说林局的丧事花了几百块,接下来还要应付一些酒宴,再往外掏钱确实有些为难,但小杰的性子,既然开口总不能推诿。

      “小杰,爸这儿先给你五十元,等你妈回来叫她给你凑齐吧。”马如杰想着先应付一下。哪知,怕什么就来什么。现在的小皇帝个个都是说一不二的角儿,他怎么说长辈们就得怎么做。马如杰这么一说,小杰立马就急了。“爸,你要舍不得那就算了,五十元钱你自己留着,我找爷爷奶奶要去!”随后,小杰把门一甩,气冲冲走了。小杰一走,马如杰一下子懵了!

      这是怎么了?现在的九零后是咋回事?刚才自己还看林家的笑话,此刻让小杰来这一手,可把马如杰整懵了。唉呀呀!这正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我做错了吗?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前面还可以,到了后面,马如杰感觉到脑袋像糨糊般糊成一大片了。

      于是,马如杰就把计算机关了,到卫生间接了一盘冷水,好好洗个脸,休息了一会,又打开计算机,一直到老婆回来。

      到了9:50分左右,听到开门声,马如杰知道老婆回来了。本想和老婆说说小杰的事,但一时间也不知从哪说起,于是只好玩自己的;而老婆看着马如杰专注盯着计算机屏幕,也没有啥话可说。

      随着年龄渐长,马如杰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刚出校门的愣头青了。开始,他老婆不知道,后来知道了怎么一回事也懒得打扰他。老婆回家后洗个澡先去休息,而马如一直在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逛来逛去,直到了凌晨时分,实在熬不住了只好关了计算机上床睡觉;在进入睡眠那一刻,林家的笑话,并小杰的种种,也被他一并带入梦乡。

      作者简介:陈大盛,男,1969年生人。进过厂摆过地摊酷爱书籍,另外,也会说一两句对社会上既已发生的。仅此

      联系人:陈大盛 QQ:460498379 微信:xqzl352306

      本文标题:局长的葬礼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80459.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