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百味人生随笔小扎
文章内容页

千年的汉魏故都

  • 作者: 陈草旭变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5-21
  • 阅读4877
  •   千年的汉魏故都,已经进入深冬,此时寂寂傍晚,依旧没有飘雪。今天是伯元儿子的生日,十年之前的今天,傍晚六点多些,儿子在许昌市公疗医院出生。当他先被护士抱出,放在床榻之上,哇哇响彻满屋的哭声,让我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焦急的在屋内,围着儿子走来走去,心说妻子怎么还不出来。那时的外面,早已雪花满地,应该在苍茫的城市上空,已经传来迎候春节的爆竹声声。

      这种焦急,还有其先的担忧,从妻子进入手术室之后就开始了。虽说是脐绕颈,当我问过一个专家级的朋友,剖产术是不成问题的,但是陪我一起,在走廊里等候消息的另一个好友,已经看出来我向来底存的镇定,正在一丝丝剥离抽去,慌张正在浸出,担忧与时俱长。这样一直到儿子被抱出来,那扇家属止步的房门一旦打开,儿子被抱出来才有些许的放心,但是我仍然不知所措,围着儿子焦急的旋转,还是临床一位大婶提醒,才知道要等妻子出来,在他妈妈的身边才会安宁,况且母子已经平安。

      果然,不久,妻子被推了出来,儿子抱在了她的怀里,就止住了哭声,他母亲的心跳和味道,他母亲的声音和乳汁,让刚刚惊恐的小生命找到了依靠。我是在河北邯郸出生的,当时父亲在那儿部队服役,母亲探亲期间生下了我,时间是农历的十一月十五日,阳历的元月三日。当我的第一声啼哭响亮的在床榻上传出,我的母亲会是何样的心境和情绪。妻子怀抱着儿子之后,她微微的仰起头,轻轻的喊着我的名字,双眼盈满了泪水。

      从此一周时间里,在医院统一色调的襁褓里,每天要准时送儿子去洗澡,准时接他回来,儿子从没有哭闹过,总是很乖的样子。每当他入睡醒来,我还能轻易的记得当时他婴儿的模样:眼睛微微睁开,一双俊美的双眼皮,像他的妈妈。如此,一月无事,身体健康;如此,十年无事,身体健康,而且他的善良和几乎与生带来的恻隐之心,仍然欣慰。浩浩汤汤的千年古都,有多少这样的生命和家庭;蓬蓬勃勃的豫州大地,又有多少这样的幸运和福祉。

      祝您平安,一生平安;祝您幸福,一生吉祥。写给天下的父母,还有孩子们,而且一代一代的家庭与族众,因为我的母亲和父亲已经过世,再也听不到孩子的哭声,再也看不到孩子那清澈的眼睛。

      草于2009年1月23日

      改在2017年2月16日

      本文标题:千年的汉魏故都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80510.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