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爱情蜜语(第二十一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 作者: 蓝思海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5-21
  • 阅读4981
  •   第二十一章:有人欢喜有人愁

      “花海梯田就在我身边匆匆倒退,我来不及感受它的醉人的韵味,我只想找到你,柯小艾,如果你还在这里,那我们的距离就会越来越近,当我出现在你面前时,你可以惊讶,但不可以再逃避。”

      1

      莫景然原本打算准备回家收拾东西,然后驱车回花溪,不料路上被交警拦住,才想起自己喝了酒,冒着冷汗正要掏驾照。就在被交警拦住的时候,后面一辆出租车也匆匆停下,林亦舒扔给司机一张票子,说:“不用找了。”之后跑向莫景然的车,大概明白出了什么事,于是拉开车门坐进去,没好气地说:“你闲着没事开我的车做什么?想开车自己买。”

      莫景然感到莫名其妙,正要说话,林亦舒赶忙对交警陪着笑脸说:“对不住啊,我家这个亲戚有些傻,小时候脑袋被摔过。今天喝了点酒就把我的车开出来撒野,要不是您及时阻止,后果就严重了,辛苦啦,这是我的驾照,我才是车的主人。”

      好说歹说,交警终于放行,林亦舒开着莫景然的车,好不得意。

      莫景然明白她的好意,嘴上却说:“不知道是谁说了,除了自己的车,什么出租车之类的一概不坐,看来那些傲娇都是装出来的。”

      林亦舒说:“早知道我就不给你解围了,我应该在一边看好戏,看交警扣你分,看交警把你揪到交警队醒酒,等你酒醒了,大事也耽误了。”

      莫景然说:“再怎么不乐意,还是要说,谢谢你,林大小姐,不过,我就纳闷了,你跟踪我,有什么意图?”

      “当然是和你去找你家柯小艾了,我要当面给她解释清楚。“林亦舒解释说,”不是为你,只是我不想让她觉得我是那种随便的人。我这个人就是不想让别人误会。”

      莫景然感觉头又大了好几圈,用哀求的口吻说:“我说过了,你就不要跟着掺和这件事,越掺和越麻烦,还有,你父亲没了,你应该把心思放在酒店的管理上,少成天四处晃悠。”

      林亦舒扬了扬下巴,说:“这个你管不着,我知道该怎么做。”

      正说着,林亦舒的电话响了,莫景然说:“接电话就靠边停车,我可不想让我的爱车受损。”

      “这个不用你教,我当然知道该怎么做。”林亦舒拿了手机下车,靠在车门上,听着电话,脸色越发难看。对方刚说了几句,她就只说了句“知道了”,然后没等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阴沉着脸坐进车里,一言不发,迅速启动了车子。

      “怎么了?”莫竟然问,“出什么事了?”林亦舒铁青着脸,像是没听见似的,莫景然耸耸眉,说:“无可奉告也好,我也图个耳根清净。”

      “我要会酒店一趟,把你送回家,我自己打车回去。”林亦舒说了一句,后来莫景然问了些什么她都不说。莫景然只好拿着手机订票。

      林亦舒把车开得飞快,到了莫景然住的小区,拐弯变成了飘移,莫景然虽然系了安全带,头还是甩到车窗上磕了一下,紧接着身子又坐直。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两眼发黑,差点晕过去。

      “好啦,到了,我自己开,真要命,你是公报私仇,差点没把我甩出去。”莫景然揉揉发痛的太阳穴,解开安全带。

      “吱——”一个急刹车,林亦舒跳下车子,小跑着出了小区。

      “喂!究竟怎么了?”莫景然从车窗伸出头喊了一声,可惜只看到林亦舒一个拐弯的背影。

      2

      莫景然赶回花溪,心情更加失落,原以为柯小艾回来了,没想到是自己想多了。

      “没有回来。”

      “没见到。”

      租客们面对莫景然的询问只是摇摇头。

      颓然地坐在台阶上,突然从心里涌出一股冲动,脚下的那些青苔成了他发泄惆怅的对象,他用脚一直踩,一直碾压,直到青苔混入泥土里才罢休。他摸到手机,又放弃了打电话的想法,她是不会接的,即使接了也不会说出她的位置。

      就这样颓然地坐着,正午的阳光被前面的高楼分隔开,那边阳光明媚,这边昏暗无光。

      莫景然终于按耐不住掏出手机拨出那串熟悉的号码,彩铃声像一剂兴奋剂注入血管,让人欣喜,只是,失落的是电话一直没人接。

      行李箱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双白色休闲鞋分外显眼。所以,莫景然向前望去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鞋子,白色的鞋子,白色的连衣裙,风中舞动的秀发,仿佛再次回到十年前初次见到柯小艾的情景。

      柯小艾手放在行李箱的把手上,另一只手腕上搭着外套,白色耳机里不知道在唱着什么歌,她如此陶醉,以至于她的目光只停留在莫景然身上一秒就再没有兴趣多看他一眼。

      莫景然紧走几步,欲上前帮柯小艾拿行李,手伸过去刚要碰到把手,柯小艾手腕变了个方向,行李箱拐了个弯,避开莫景然的手,就像十年前一样,她没多看他一眼,径直朝屋子走去。

      “柯小艾。”莫景然跑过去挡住柯小艾的路,说:“你应该相信我,我知道解释是没有用的,可是,你应该相信我。”

      柯小艾抿着嘴,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朝莫景然伸出手。

      电话铃声打断了莫景然伸手借钥匙的动作。

      “莫景然!你居然不管我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在哪里?我要过去找你。”

      手机听筒里传来林亦舒的娇嗔,柯小艾拿钥匙的手举在半空,一松手,钥匙掉到地上。她毅然朝屋子走去。

      “小艾!”莫景然伸出手,却只能停留在半空,柯小艾已经进了屋里,透过窗户玻璃,她的脸很模糊,看不清表情。

      莫景然懊恼极了,没好气地对着电话发火:“怎么了?你认为我会管你?我可不是你爸爸!不要再纠缠我了好吗?放过我,求求你了大小姐!”

      “莫景然,酒店的员工都走完了,我现在该怎么办?”林亦舒语气慌张,莫景然无力回应。

      “我现在该怎么办?”林亦舒带着哭腔,莫景然要是再不说话,她能做到嚎啕大哭。

      莫景然说:“你的生活甜过了头,这个苦头来得刚刚好,你父亲没了,依靠没了,现在,一切困难靠你自己,记住,只能靠你自己来解决,习惯了依赖,你永远不会知道你有多少价值,重振酒店,成功了算你体现了自身的价值,失败,就是当生活给你的考验,林亦舒,记住!放下你的傲娇,任性和野蛮,学会谦卑,自会赢得人生。”

      “你以为给我灌两口心灵鸡汤,我就会感激你?我要的是你赶紧给我出主意,怎样才能召回离职的老员工?”

      “放下你的傲娇,任性和野蛮,就这一点,爱听不听。”莫景然挂了电话,索性关机。捡起地上的钥匙。

      3

      莫二爷家的房子十来年没有人居住,却依然很整洁,后来的两天都有人来打扫卫生,莫景然才知道,柯小艾和柯小小答应过二爷,会极力帮忙照看屋子,以前是她们帮忙打扫,后来,她们把自家房子租出去,并吩咐租客帮忙照看二爷家的房子,以少收一部分租金为条件。用柯小艾的话说,把房子租出去不是为了钱,毕竟有人住的房子才会有一点烟火气,再有就是能有人帮忙看住家门,省得她们姐妹俩在外地不放心。

      打扫屋子的人拿着打扫的工具出去了,莫景然仰躺在床上,笑了,他笑世上除了他傻,柯小艾也是个傻瓜,居然为了兑现对二爷的承诺,千里之外都要雇人帮忙完成她们完不成的任务。义气的傻,诚信的傻。

      莫景然翻身趴在床上,拿出手机打出几个字,发出去。内容是:我头疼,有药吗?

      很快受到回复:药店有药,自己去买。

      不一会儿又发来一条:是偏头疼还是感冒中暑的那种头疼?

      莫景然咧嘴笑了,打着字:看,你还是关心我的。

      刚打完,还没发出去,一个硬盒子飞过来,打在背上,抬头看见柯小艾转身离开的背影。莫景然懒懒地说:”都不来看我一下,没有水,药咽不下去,好吧,我干咽,可是咽不下去嘛。”

      柯小艾没有回头,莫景然听到关门的声音,颓然地把头埋在枕头下。

      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然后是柯小小咋咋呼呼的声音。

      “柯小艾,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自己回来,管不管我啦?”

      柯小艾说:“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我怎么管?你说你处理完事务才回来,我才没时间等你。”

      柯小小说:“最后还是被人家找到了吧?我看得出,气氛很不融洽。”莫景然站在门口,柯小小假装没看见,继续说,“误会永远解释不清,还要追过来解释,现在越闹越僵,不知道他图什么。”

      莫景然几乎和柯小艾同时说:“柯小小,闭嘴。”相互看一眼,各自缩回屋里,柯小小扯了下郑先森的衣袖,说:“郑先森,看来有些人很不高兴,这个莫景然真笨,不会哄女孩子开心。有些人就是需要哄,才会消气。”

      几乎又是同时,莫景然和柯小艾站出来,指着柯小小大声提醒:“叫你闭嘴!”

      之后两个人对视,几乎又是同时说:“你就不能先让我说完你再说?”

      “好,你先说。”又是同时说出口,两人面红耳赤,柯小艾哭笑不得,做了个暂停的动作,很是无奈,说:“好,我先说,算了,我不说了,行了吧?”

      “你先说,我不说了。”莫景然举手投降,柯小小跑过去,朝他腿上就是一脚,然后咬牙说:“莫景然,我是有多可恨?你们两个都争着要骂我?”

      “你属毛驴的吧?动不动就踢人。”莫景然疼得大叫。

      柯小小仰起脸,说:“黔无驴,只有你,大蠢牛!”

      “黔虽无驴,但是,有人要学驴踢人,郑先森,把这头毛驴牵走。”

      “看来我就是一个跑龙套的,专门伺候你们这些主角。”郑先森有些不乐意,但还是过来把柯小小拉开。又说,“莫景然,赶紧把事情搞定,明天还要去参加郑大钱的婚礼,给你半天时间,能不能搞定就看你的本事了,要是搞不定,说明柯小小没说错,你是真的蠢。”

      “哎!你们两个是一伙的?”莫景然拿了东西佯装要扔出去,郑先森拉着柯小小一溜烟跑到树后面,扭过头来得意地笑。

      柯小艾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屋去了,莫景然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放下,转身回屋。

      4

      郑大钱的婚礼简单而不失格调,现场气氛十分浓重。

      莫景然刚和郑先森到场,刚要问候莫二爷,莫二爷就指着不远处的郑大钱说:“景然,过去和今天的新郎官打打招呼。”

      “啊?”莫景然愣了两秒,才说,“哦。”

      郑大钱正和新娘说着什么,两个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郑大钱也许在讲什么好笑的事,新娘捂嘴笑得很开心。

      “郑叔叔,恭喜恭喜。”莫景然显得有些笨嘴笨舌,低头握住挣大钱的手,说着祝贺词。

      郑先森拉着莫景然的手对新娘说:“我来介绍一下,这是花溪莫二爷的亲属,也是咱家郑先森的好朋友,莫景然。”

      “莫景然?”新娘显得很惊讶,上下打量着莫景然,更不可思议的是,她眼里莫名地泛着泪花,借故去卫生间,然后匆匆走开了。莫景然和郑大钱聊了几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新娘的眼神,神态,好像一个人,真的好像!真的好不可思议,世上居然会有如此相似的神态?

      有人来找郑大钱,莫景然也趁机走开。

      “妈妈,您知道吗?我看到一个人,和您长得有几分相似,这又勾起了我对您的思念。”莫景然心不在焉,有些沮丧,“妈妈,我要怎样才能找到您?”不由自主地,莫景然看向拱形气球上新郎新娘的名字。心里更加失落,那不是妈妈的名字。因为妈妈的名字已经深深地刻在心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心不在焉地坐在无人的角落,把脸埋在手心里搓了几下,这时郑先森走过来,朝莫景然肩膀轻轻一拳,说:“参加婚礼你就是这个状态?太扫兴了吧?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事,那边太吵,我想在这里呆会,今天的新郎新娘真精神,瞧,叔叔那身西装,还是专门定制的名牌,新娘的中式礼服更是衬托出一种雍容华贵的大气之美。不错。”

      “你知道吗?郑大钱能精精神神地站在这里举办婚礼,还是多亏了阿姨,今天说这些也许有些扫兴,你知道吗?他的资金被合伙人卷跑以后,他站在还未完工的楼房顶端,就要结束生命的时候,是阿姨的劝说让他打消轻生的念头。阿姨的为人我知道的,她一直在工地给工人们做饭,已经有二十几个年头了,从一个个工地打地基到竣工,她一直都在负责工人的一日三餐。自己再艰难,也从未克扣过工人的伙食费。”

      “那,她是哪里人?”

      “不知道,听口音应该不是外地人,我们从来没听她提及过家人,她一直孤苦伶仃一个人,每天重复着洗菜做饭,洗锅刷碗,很少说话。”

      莫景然眉头越皱越紧,陷入沉思。肩膀上又挨了一拳。

      “喂!哪里不舒服趁早说话,一会还要好多事需要我们帮忙。”

      莫景然反击一拳,说:“知道了,你就是这样对待嘉宾的吗?”

      两个人开玩笑似的打打闹闹,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干咳,扭头看见郑大钱挽着新娘站在身后,慌忙不自在地垂手讪笑。

      郑大钱看着莫景然,神色凝重,就在空气瞬间凝固的时候,他又突然露出老顽童式的笑容,把莫景然往身边拉。莫景然陷入云里雾里还没缓过来,郑大钱哈哈笑着说:“景然,欢迎加入我们的大家庭。从现在起,你和先森就是兄弟了。”

      这回轮到郑先森一脸不解,看向莫景然,发现他也是一脸郁闷。

      这时一直不说话的新娘开口了,她说:“景然,我是妈妈。”

      莫景然又一次坠入云端,有些眩晕,恍恍惚惚中有人拍着手走过来,说:“今天真是双喜临门,景然,还不快叫妈妈。”莫景然回头看见二爷,问道:“二爷,原来您都知道了?”

      二爷拍拍莫景然的肩膀,说:“我也是才知道今天的新娘是你妈妈。景然,她真的是你妈妈,妈妈离家的时候你还小,对她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是她的模样我全都记住了。”

      “之前你就知道我妈妈的下落,就是不告诉我。”

      “是你妈妈不让我告诉你的,她当年离家出走,怕你恨她,就一直不敢见你,但是,她没有不管你,你在国外上学的钱都是她辛苦赚下的,寄给你大伯,然后再到你手里。”

      “可是,”莫景然看向新娘的名字,”我还是有些糊涂。“

      ”我把名字改了,我也是有苦衷的。”新娘眼里泛着泪花,欲言又止,拉过莫景然的手,在他手心里用手指写着字,莫景然认真地看着,笑了,说:“这才是妈妈原来的名字,妈!”“景然!莫景然,我的儿子。”

      “今天是个皆大欢喜的日子,来,一起合个影。”莫二爷提议说,郑大钱呼和着叫来摄影师,摄影师摆好相机,按下快门,把所有人的笑容定格。

      5

      皆大欢喜之后,莫景然又陷入苦恼,柯小艾和柯小小不知道去了哪里,坐在台阶上,继续用脚搓着满地的青苔。

      租客们还是不愿意透露柯小艾的行踪,莫景然只能一个接一个地打她的手机。她手机关机,他几乎失去所有希望。

      郑先森在一边玩着手机,偶尔嘿嘿傻笑几声,莫景然发出厌恶的警告,郑先森瞟了他一眼,继续对着手机嘿嘿傻笑。

      “喂!”莫景然站起来,大声说,“能不能给柯小小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哪里?”

      “可以,不过你得等会,我忙着呢。”郑先森指指手机,然后低头继续打着字。莫景然重新坐下,嘀咕着:“不稀罕你打,我自己问她。”说着拨出一窜号码,犹豫了一会终于拨出去。

      “小小,柯小艾是不是和你在一起?你们在哪里?”

      电话里柯小小居然在笑,她说:“你说什么?信号不好,大声点,哎呀,听不见,重新说一遍。”

      “我说,柯小艾是不是和你在一起?你们现在在哪里?”莫景然对着手机脸红脖子粗,大声说,“能不能听见?”

      “不能。”柯小小还在笑,“听不见,信号不好,抱歉,挂了啊。”

      “怎么样?她们在哪里?”郑先森居然幸灾乐祸地笑,莫景然走到他身边,他下意识地把手机往身后挪,莫景然摸摸鼻子,眼睛看向别处,从他身边走过,趁他不注意,一把夺过他的手机,快速跑向一边。

      “拿过来!”郑先森正要拿回手机,莫景然低头看着手机里的内容,伸出指头阻止他。

      ——我们在奢香古镇。

      ——哈哈,知道他会着急,你敢说出我们的行踪,我和你没完,配合一下,先逗逗那个大笨牛,然后差不多了再告诉他。

      ——吼吼吼!信号满格,什么没信号都是鬼扯,我就是要让他着急。

      ——柯小艾这边我一直在做工作,可是就是劝不动,她说了,也许出来散散心,心里会好受些,你也好好劝劝莫景然,让他不要担心,我们玩够了自然会回去。

      “原来你们都在蒙我?”莫景然扬扬手机,郑先森跑过去,正要拿回手机,莫景然手腕翻转,手机放进自己的兜里,转身去了屋子里提了一个背包出来,郑先森追在后面,说:“是柯小小不让我说的,手机还我。”

      莫景然说:“还真是夫唱妇随,合伙蒙我,想拿回手机,想都别想,这就是蒙我的代价。”

      “老大,我错了,手机给我,你的背包看上去好重,我给你背,好不好?”郑先森一路央求,莫景然才不理会他,扬起嘴角,提着包就走。

      “去哪里?”郑先森在后面追。

      莫景然嘴角向上扬起,露出洁白的牙齿,把包甩在背上,说:“奢香古镇。”

      “带上我。”

      “跟紧咯,把你弄丢了,柯小小岂不是要把我杀了?”

      6

      “莫景然,现在我们是兄弟了,你一直拿着我的手机,很不够意思,现在可以还给我了吧?”

      莫景然大步前行,郑先森一路小跑,好不容易追上去又被甩开一大截。

      行走在清幽的小路,头顶的天很蓝,随着脚步的移动,头顶上的云朵也跟着移动。夕阳的余晖撒下一地的金黄色。起风了,风中飘来一片金黄色的树叶,莫景然伸手一把捏在手心。耳边是郑先森的喋喋不休,莫景然充耳不闻,快步在一片花海里前行。

      “花海梯田就在我身边匆匆倒退,我来不及感受它的醉人的韵味,我只想找到你,柯小艾,如果你还在这里,那我们的距离就会越来越近,当我出现在你面前时,你可以惊讶,但不可以再逃避。”

      莫景然嘴角带着笑意,心里乐开了花,他用郑先森的手机给柯小小发信息:你们现在在哪里?听说那里的风景美不胜收,拍张照片微信发给我,我也好想欣赏一下。

      很快柯小小回复道:我们在花海梯田,等一下,我发照片给你。

      “花海梯田?”莫景然喜上眉梢,四下张望。在熙熙攘攘的游客里寻找柯小艾的身影。寻找无果,又给柯小小发信息:是不是有好多花,所以叫花海梯田?好名字。

      柯小小回复:是呀,过几天你也来看看,好美 ,我们现在就在向日葵旁边,金灿灿的,还能闻到阳光的味道,还有好多我说不出来的花,有紫色的,粉色的,好啦,反正你过几天来了就知道了。

      “向日葵。”莫景然嘴角向上翘,专门朝有向日葵的的地方跑。

      7

      柯小艾耳朵里塞着白色的耳机,举着单反,对着夕阳下的花海调好焦距,按下快门。

      柯小艾举着相机认真拍照的样子,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气质,看呆了游客,也看呆了莫景然,她举着相机对着远方的风景,而他拿着手机对着她,静静地站在不远处,拍下好几张她的倩影。

      柯小艾拍完日落拍夜景,莫景然坐在凉亭的长椅上,她就是一坛好酒,醉了他的眼,醉了他的心。

      他的眼神变得迷离。

      柯小艾终于收起单反,拿起一瓶水喝着,四处望去,却不见了柯小小的身影。她拿起手机给柯小小打电话,柯小小说:“姐,你终于想到我了,不过放心,我在消灭美食,你来不来?还有,放心啦,郑先森和我在一起,你那边怎么样?”

      “你个死丫头,去哪里也不和我说,急死我了。还有,郑先森怎么找来了?那,莫景然呢?”

      “惊喜连连。”柯小小故作神秘,挂了电话,留下柯小艾一脸郁闷,装好手机,提了单反就要走,只见凉亭里缓缓走出来一个人,昏暗的路灯下,是莫景然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身影。

      柯小艾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却在一瞬间又恢复冷漠。站在那里,看莫景然大步走来,她没有逃避。

      “小艾。”

      一个大大的拥抱,一个炽热的吻,把柯小艾要说的话堵在喉咙。

      像盯上一罐蜜,像打开一壶香醇的美酒,丝丝甜蜜里混合着晕眩的醉意,莫景然如此贪婪,久久不想放开怀中的人。

      他怎么舍得放开。这个长长的吻,欲吻到天荒地老,山崩地裂。

      吻罢,带着沉重的呼吸,捧起那张精致的脸,说:“柯小艾,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让我莫景然如此心醉,除了你,我的两个心房都住着你。”

      柯小艾在反抗,莫景然怎能让她再消失?她越反抗他越搂得更紧,柯小艾双手握拳,锤着他的胸膛。

      明明就是娇嗔地打两下,莫景然表情夸张闷哼一声,柯小艾吓坏了,一脸关切,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只见莫景然一脸坏笑,她才知道上当了,还没说话,他的唇又温柔地覆盖下来,在她柔软的唇上辗转,缠绵。

      “狐狸。”柯小艾含糊不清说出两个字,剩下的话还来不及说出来,又被堵在喉咙里。

      手机铃声不解风情地响起,莫景然把手伸到兜里,调成静音。

      终于就在柯小艾感觉快要窒息的时候,莫景然死死搂在她腰间的手终于松开,只感觉骨头疼得要命,像被拦腰斩断一样疼。

      “狐狸!”终于可以清晰地说出这个比喻,柯小艾满脸通红,竟然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莫景然坏坏的笑容在路灯的熏染下,居然是温暖的。他说:“我是狐狸,你就是猎人,我早晚会臣服于你的猎枪之下,现在就收了我吧。”

      “那好吧,免得你天天做美梦,从现在开始,噩梦连连,怕吗?”

      “不怕。能透露下噩梦的剧情吗?”

      “你以为是在拍电视剧呢?我说的噩梦没有剧情,随心所欲发展。就是步入婚姻的坟墓之后,随时上演噩梦。怕了吗?”

      “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这么委婉,不如来的简单痛快一点。”莫景然缓缓单膝跪在地上,变戏法似的打开一只精致的盒子,一枚钻戒在灯光下闪耀着幸福的光辉。就在这昏暗的路灯下,他向柯小艾求婚,“小艾,嫁给我吧。人们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我还是想让坟墓变成天堂,我能做到,你信吗?”

      手机里播放的D大调卡农和现在的气氛很搭配,柯小小和郑先森这两只几千瓦的电灯泡此时就在一边的树下举着手机。把媒体音量开到最大。只是柯小小大口嚼着烤串的声音有些大煞风景。

      ”快点答应,一会景点的保安要关门了,除非你们想在这里露营。“柯小小挤眉弄眼,古灵精怪。柯小艾朝她做了个生气的表情,扭头看向莫景然,朝他温柔一笑,把手伸出去,接受他的求婚。

      郑先森表示不服气,说:”莫景然,你真不够哥们,原来你早就准备好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幸好我知道你会来这一出,我也去买钻戒了,哼,想不到吧?我也会玩浪漫。自私鬼。哎,小小,等等我。“

      8

      柯小小朝景点的大门走去,郑先森在后面追着。

      ”小小,等等我。”郑先森绕过一个花池抄近路,眼看就要拉住柯小小的胳膊,她脚下生风,又和他拉开距离。头也不会嚷着:”你自己走快点不就行了?为什么偏偏是我停下来等你?“

      “小小,能不能停下听我说。”

      “好吧,你说。”柯小小转身,郑先森跑过来,双手搭在她肩膀上,喘息着说:“小小,我大老远跑来找你,你不能这样。”

      “你想让我怎样?”柯小小反问。

      “柯小小!我说过,我喜欢你!这辈子就喜欢你!难道,相处这么久,你没有觉得我是认真的?”

      “我没有喜欢你,我也是认真的。”

      “你好绝情。”

      “是你自作多情。”

      郑先森屏住呼吸,因为每呼吸一下心都会疼,不过也奇怪,他明明呼吸了,可是也没感觉到有多疼,因为,心已经掉入深渊,摔得血肉模糊。呵呵,已破碎的心怎会感觉到疼?

      郑先森眼睛里的光是绝望的,柯小小嘴角挂着一丝笑意,那是一丝凄美的笑,她说:“我这辈子不会再喜欢任何人。”说完紧走几步,然后一路小跑。

      郑先森冲她背影喊道:“柯小小!既然你决定好了,我也告诉你我的决心,我郑先森这辈子非你不娶!”

      柯小小没有丝毫犹豫,跑出景区大门。

      郑先森呆在原地,颓然地坐在地上,身后,莫景然和柯小艾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愣了几秒。柯小艾说:“我去追她。”

      9

      柯小小要去纽约时装周,确切的说,她没有收到邀请函,目的是想换个环境搞搞街拍,宣传她的新设计。

      郑先森早早就开车在门口等候,柯小小提着笨重的行李箱出来,他就迎上去,不由分说接下行李箱,放在车子后备箱里。

      柯小小拉住行李箱的把手,说:“柯小艾说了,她送我去机场,不麻烦你了。”

      “上车!”郑先森拿开她的手,冷酷地说。柯小小不动,郑先森打开车门,硬把她塞进车里,自己坐进去,启动了车子,然后给柯小艾打了电话,告诉她,他会送柯小小去机场。

      车里播放着轻音乐,没有人在说话,总之,除了沉闷就是沉闷。

      “柯小小。”

      “说。”

      “我终于知道莫景皓的那种心情了,越得不到越想占有。”

      “你想怎样?想进监狱待几年?”

      “你希望我怎样?”前面是红灯,郑先森缓缓停车,盯着柯小小看了好久,笑了,说,”我也不会把你怎样,因为我尊重你,既然是得不到的爱,就不要再强求。还有,我想知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三年,五年,也许十年八年,也许不回来了。“

      ”就这么任性?“

      ”对,就这么任性。”

      “给我个理由。”

      “任性不需要理由。”

      “女人心,海底针。”

      “随你怎么说,这首歌名叫什么来着?《后来》是吧?关掉好吗?你不用拿这首歌来提醒我什么,我原本很喜欢这首歌,喜欢得不得了,可是,你这样,我会对这首歌渐渐失去好感嘞。”

      “好吧,我关掉就是了,小小,你能不能不要走?”

      “给我个理由。”

      “喜欢你不需要理由。”

      “别人说过了扔掉的台词,就不要再拿出来显摆。”

      “我是认真的。你这个样子,我会很心疼,你是不是喜欢莫景然?”

      “莫景然?呵呵,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别骗我了,他向柯小艾求婚的时候,我看到你很难过的样子,你是哭着跑开的,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喜欢他。还有,你刚刚说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想象力如此丰富,你应该改行做编剧或者做侦探。好了,到了,我要下车。”

      “小小……”

      “回去吧,谢谢你送我。”柯小小笑了,笑得大大咧咧的,又恢复了很爷们的形象,拉着行李箱就走。

      郑先森的手伸到半空,对着柯小小的背影挥了挥,可惜,她头也不回。

      郑先森坐在车里,盯着天空,天空很蓝,云朵很白。

      当飞机起飞,在空中缓缓飞过,成为天空里的一道风景,当风景成为回忆,天依旧很蓝,云朵依旧很白,只是,留下的是无尽的惆怅和感伤。

      (全书完)

      本文标题:爱情蜜语(第二十一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80520.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