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男生女生
文章内容页

路笛雅与袁坡坡(第二十九章 生日派对)

  • 作者: 秋叶思雨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6-03
  • 阅读2783
  •   第二十九章 生日派对

      只从上次吵架以后,袁坡坡和路笛雅已经好几天不说话了,事实上袁坡坡的气已经消了,他也意识到自己那天确实有点夸大其辞了。只是碍于男子汉的自尊心,不好意思先跟路笛雅说话。

      路笛雅不是个小气的孩子,她只是等袁坡坡先跟她说话。一个晴空朗朗的星期一,同学都在议论着什么?准确地说是男生中间弥漫了一种按捺不住的的兴奋,女生只是冷眼旁观的多,热情参与的少。那就是星期六骄傲公主——蒋依帆要在自家的别墅开生日派对。

      路笛雅算是和蒋依帆走得近的女生,所以女生们都来问路笛雅——蒋依帆过生日的事儿,虽然她们并不期待被邀请,但对有钱人过生日,她们总是充满好奇。路笛雅故作姿态,冠冕堂皇地说自己不便透露蒋依帆过生日的细节。蒋依帆一个星期前,就跟她说过生日派对的事。并跟她详细地念叨了过生日的细节。那可是一个很有排场的生日派对——蒋依帆的爸爸会为她订做一个三层的冰激凌蛋糕,妈妈会在别墅前的草地上摆满鲜花,她自己亲自定制了精美的邀请函,给每一位来参加派对的人。路笛雅也一直想着派对的事,并早早地准备了生日礼物—一一个银色的发卡,那可是花了三十元买来的,是路笛雅半个月的零花钱。

      星期五的早晨,路笛雅来到教室,发现同学们在说着什么。李雨薇焦急地迎上来,“路笛雅,你收到蒋依帆的派对邀请函了吗?”

      路笛雅摇摇头,直愣愣地盯着李雨薇,“什么时候?”李雨薇:“昨天下午放学后,蒋依帆在被她邀请的同学的书桌抽屉里放了一张邀请函。”

      路笛雅的内心隐约感到莫名的沮丧,她焦急地去看自己的抽屉,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这时她的心情更加郁闷了。她急切地向蒋依帆看去,只见蒋依帆有意回避了她的目光,把头扭向了窗外,路笛雅的心瞬间像掉进了冰窟,她明白了一切。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时刻,路笛雅的骄傲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哼!这没什么?我也没有收到,咱们班多数男生都收到了,女生只有几个,”李雨薇真诚地同情路笛雅,“看她平时跟你走的那么近,原来都是骗人的,真虚伪!”

      “也许是有什么原因吧。”路笛雅极力挽回一点自己的尊严。

      李雨薇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怎么你不知道,蒋依帆邀请的人,都是高天昊给参谋的,高天昊那个家伙说,你和袁坡坡吵架了,你知道,蒋依帆最想邀请的就是袁坡坡,所以你就不能去了。”

      “这算什么?鬼理由,重色轻友的家伙,”路笛雅悲愤地说,“或许我们从来就不是真正的朋友。”

      路笛雅对不能参加派对的失望——这份屈辱和伤害,已被另一种痛苦淹没,她的诚信受到背叛,她的骄傲受到伤害。

      袁坡坡走到座位处,欲往里面放书包,不经意间发现了一张邀请函。顺手拿出来一看,不由地朝路笛雅看了一眼,“蒋依帆的邀请函,你打算送什么礼物?”袁坡坡随意地问。他并没有注意到路笛雅的表情,他觉得蒋依帆一定会邀请路笛雅,这也是他和路笛雅吵架以来给自己找到的一个台阶。

      路笛雅狠狠地瞪了袁坡坡一眼:“谁愿去谁去,我才不稀罕呢!”

      袁坡坡一听话风不对,赶紧笑容满面地望着路笛雅,“生这么大气干嘛?不去就不去吧!你不去我也不去了。”

      下午的时候情况突变,一进教室,蒋依帆就满脸堆笑地走向路笛雅,但路笛雅把脑袋抬得高高的,脸上的每个线条都透着蔑视,她不想理这个令她伤心的人。

      蒋依帆手拿一沓请柬,“路笛雅上午我没拿够那么多请柬,女生的请柬,我想让你来写。这张是给你的,剩下这些,你帮我参谋参谋,女生里边邀请谁,你知道,我对咱班女生不是很了解。”

      路笛雅一脸疑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眼前判若两人的蒋依帆,不知道她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不管它,路笛雅将信将疑地接过请柬,那金色的花边有些刺眼。此刻路笛雅宁愿相信蒋依帆说的是真的,无论从自尊或面子上,都能给她挽回一些什么,毕竟自尊和骄傲是最伤不起的东西,她很不情愿地在其它请柬上写了几个要好女同学的名字。

      蒋依帆拿过来放到那些女生的书桌里。拿到请柬的女生都很开心,大家都想目睹一下这个豪华的生日派对。

      星期六如约而至,路笛雅穿了自己最好的衣服,那件去年过生日时,妈妈给买的白色连衣裙。拿着精致的礼物和李雨薇一起来到蒋依帆家,三层楼的白色别墅,在阳光的照耀下,灼灼生辉。她们沿着爬满长春藤的白色长廊来到门厅,四根白色的罗马柱,显得富丽堂皇,客厅的门开着。

      擦的光亮的地板,让人不忍心踩踏,路笛雅和李雨薇略带不安地走进去。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摆设了许多的鲜花,许多同学都已经到了,高天昊、袁坡坡、林东、胖仔等,在那里打闹。

      我们的主人公,蒋依帆小姐头戴一个美蔷薇做成的花环,花环下精心梳理得头发,垂落在肩上,显得自然、飘逸。身穿一条闪亮的薄纱裙,裙子上有一根轻飘飘的蓝色丝带,蒋依帆一走动,丝带飘来飘去,像蝴蝶一样翩翩起舞,这是路笛雅迄今为止,看见的最美丽的裙子。相比之下,自己的裙子就相型见拙了,她下意识拉了拉自己的裙子,为了让它看起来更舒展一些。路笛雅怀着略带不安的心情,走向蒋依帆,蒋依帆正和叶紫溪、胡雪娇在那里说话。

      看见路笛雅过来,蒋依帆马上走过来,热情地伸出双臂,搂住路笛雅的肩,“路笛雅,快到这边来,我们在等你呢!”路笛雅对蒋依帆过度的热情显得非常不适应,她下意识地挣脱她的双手,慌忙地捧上礼物,“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蒋依帆随手接过礼物,看也没看,很随意地放到桌子上。看着桌子上堆满的礼物,路笛雅的心里有一点痛,那可是自己精心挑选得礼物,花掉了半个月的零花钱。

      李雨薇也趁机送上自己的礼物,蒋依帆顺手拿过来,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谢了!”

      同学们还没有到齐,路笛雅趁机环顾了一下房子的四周,偌大的客厅里,放着一套豪华的欧式沙发,客厅的左边放着一架白色的钢琴。在客厅周围的墙上,挂了一些油画,来衬托主人高雅的情趣,在画中路笛雅惊讶地发现了蒋依帆的画像,画像中的她,目视前方,眼睛里流露出一种无法比拟的傲气,白皙的皮肤,在蓝色纱裙的衬托下,显得静谧而美丽。路笛雅出神地望着这幅画,她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好像她在向自己宣战。

      袁坡坡忽然走过来:“路笛雅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奥!原来你在看我的画像,这是去年过生日时,我爸爸请画院的一位教授,特意为我画的,是特别的生日礼物。”蒋依帆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她解释道。

      “是特别的生日礼物,我爸爸不用说送了,就是想他也想不到。”袁坡坡无不羡慕地说。

      同学们七嘴八舌,纷纷表达,自己的家长不会送这样的礼物。

      路笛雅的心里听了很不是滋味,想想自己的生日礼物,不是书就是连衣裙,没有任何新意,她从心里羡慕蒋依帆。

      正在路笛雅胡思乱想之际,又来了几个同学。“蒋依帆什么时候开始?本少爷都饿了。”高天昊高声叫嚷道,他可是一个什么也不在乎的人,“蒋依帆怎么不见你的爸爸妈妈。”

      蒋依帆:“为了咱们玩得尽兴,我一早就让他们出去了。”

      “理解万岁,现在咱们可以玩得更嗨了,是不是亲爱的同学们!”高天昊发疯似地喊。

      同学们一起欢呼,哇哇地叫个不停。

      不知什么时候,保姆送来了生日蛋糕,三层的冰激淋蛋糕。

      蒋依帆:“谢谢同学们的光顾,生日派对现在开始!第一个节目,唱生日歌,吃生日蛋糕。”

      同学们纷纷拉上了客厅周围的窗帘,美丽小猴生日蜡烛点燃了,大家拍手唱起了生日歌。唱完歌,在大家的祝福声中,蒋依帆默默地闭上眼睛,双手握在一起,举到胸前,许愿。

      摇曳的烛光,給蒋依帆增添了一圈玫瑰色光环,迷人而生动。

      许愿完毕,同学一起吹灭蜡烛,共同分享生日蛋糕。

      消灭完蛋糕,大家即兴表演节目,一个美好的上午就在他们的疯玩疯闹中不知不觉地度过了,大家玩累了,也尽兴了。同学们纷纷起身告别蒋依帆。

      李雨薇和路笛雅愉快地穿过走廊,向早已等候在车里的李雨薇爸爸走去。猛从草丛里蹿出的梅雨辰,把她俩吓了一跳,“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蒋依帆今天之所以邀请你们,是因为你那天和袁坡坡的对话她听见了,他怕袁坡坡真的不来,又不好意思,只要请你,所以想出了那个方法。”梅雨辰神秘地说。

      “你听谁说的?”李雨薇不服气回道。

      “高天昊。”

      听了这话,路笛雅非常震惊,转而是非常的愤怒。她刚刚愈合起来的伤口,又再一次被撕裂了。

      她狠狠地踢了一下脚下的小石头,拉起李雨薇,快速向车走去。眼里含满了悲愤的泪水,她对蒋依帆的友谊已经死去,而杀死这份友谊的沉重打击,使她的灵魂深处感到痛苦。这种痛苦,远比叶紫溪冤枉她偷东西,要痛苦得多,伤害得深。

      本文标题:路笛雅与袁坡坡(第二十九章 生日派对)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81078.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