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化娱乐影视评论
文章内容页

霸王别姬

  • 作者: 大鱼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6-13
  • 阅读4103
  •   菜刀发出的声响,女人愣住的神情,孩子发抖的身体,万籁俱寂。突然,伴随着沉闷的鼓声,嘈杂的脚步声,混乱的叫喊声,在卖身契上按下的手印把这个轰轰烈烈的故事拉开了帷幕。


      “你是真虞姬,我是假霸王。”是什么让程蝶衣如此迷恋于段小楼?是戏,程蝶衣已经分不清戏里戏外。从小被无情抛弃,被师傅毒打,只有段小楼保护他,帮助他。但是未经世事的程蝶衣不知如何表达他的那种说不出的感情。再者,从小,他就被母亲扔在戏院,从小就只知道学戏,唱戏。加上他跟着小癞子跑出去,看角儿唱了一出“霸王别姬”,他更痴迷于学戏,唱戏。“不疯魔不成活”,他对戏的“疯魔”让他分不清真假,他就把戏中的霸王当成了自己的精神丈夫。在他要强故意把词唱错时,段小楼把烟斗插在了他的嘴里,这一行为彻底地对程蝶衣进行了心里上的阉割,也让程蝶衣被段小楼的男子气概彻底地征服。


      而段小楼知道吗?知道,他明显知道程蝶衣对自己的感情。但是,单纯的程蝶衣满足不了段小楼。因为程蝶衣的心中只有戏,和彼此。于是在他遇见菊仙时,他毫无压力,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菊仙。虽说他与菊仙结婚了,虽然他甚至去卖瓜了,但是他还是和程蝶衣斩不断理还乱。程蝶衣习惯了依赖于段小楼,而段小楼放不下的是他们的师兄弟情。这个霸王是举世无双力能举鼎,但同时也是世俗的。他冲冠一怒为红颜,但是那一道疤就是霸王被女人锁住的证据。在十年浩劫时,“四面楚歌”的霸王没有选择乌江自刎,便注定不能被编进戏曲,注定变得卑微平凡。


      菊仙,就像一个女强人,少了丝程蝶衣的阴柔,多了些许阳刚,却看得清世道,懂得道理。虽然身世悲惨但是她敢于追求爱,在段小楼为其解围她毅然决然地为自己赎了身。这个经典的角色,出场时从四楼跳下来被段小楼接住后笑着骂楼上的男人王八蛋,泼辣,勇敢。在段小楼说“今儿不是咱俩定亲的日子吗?”菊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仰头大笑,跟着抽了一个嫖客俩巴掌,机敏。后来她赎身时,并不知道段小楼是否会真的娶她,但是她就是破釜沉舟相信了段小楼。她找到段小楼后,先告诉他是因为他说了定亲的话才被赶了出来,这让“霸王”蒙上了羞愧。然后她又说:“要不是你在楼底下接着我早就入土了”这是对段小楼的感激,是于情;再说:“那碗定亲酒可是你先喝了一半。”这是让段小楼负责,是于理。所以不论于情于理段小楼都要娶了菊仙。她为了救段小楼不惜去求袁四爷去求自己的“情敌”,不惜搭上了自己的孩子。这是多么深的爱。但是,在文革中,在段小楼“揭发”菊仙后,菊仙明白了:那个举世无双,有拿瓷壶砸头的勇,智解困局的智的霸王已经成了一个凡夫俗子。于是,她随着她的爱走了。


      程蝶衣这一生不疯魔不成活,他对段小楼疯魔,对戏疯魔。他对段小楼固执的爱没有被菊仙的加入而变化,他对戏的执着没有被时代的变化而打破。但是段小楼的霸王气概却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他对程蝶衣和菊仙的爱随着地位变化而变化。程蝶衣最后明白了,戏里的霸王没有变,而他的霸王变了,他只有死在戏里,才能一直和真正的霸王在一起。


      影片中一直在强调段小楼是霸王,而没有强调程蝶衣是虞姬。其实,菊仙才是虞姬,为了爱可以做出一切,她爱的是真的那个段小楼,那个活在现实里的霸王。而程蝶衣爱的,永远是那个活在戏里的霸王,最后一次舞剑,让程蝶衣成了真正的虞姬。


      自个得成全自个,而程蝶衣一辈子都没有依赖过自己,他从来都靠霸王活下去,若没了霸王,他也就没了活下去的希望。当霸王从段小楼身上死去,程蝶衣便最后一次为霸王舞剑,拔剑自刎。


      《农夫与蛇的故事》并不是空设的寓言啊,一个被蝶衣救过性命的孩子—小四把蛇的本质演绎的淋漓尽致。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的师傅,他却趁着文革把自己恩人往死里整。戏,是程蝶衣的命,于是小四夺了他的戏,抢了他的霸王。妻,是段小楼唯一的亲人,于是小四逼死了他的妻,抢了他的霸王。


      霸王,演了几十年霸王却没有学来霸王的气度,反而逐步趋于社会一点点丢掉了那还有点像霸王的东西。他一早就分得清现实和戏,从一而终只不过是敷衍。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原本有情有义的霸王被朝代的洪流冲磨掉了棱角,而程蝶衣的情却只是一种不成全的依赖,最终有情有义的还是菊仙。

      本文标题:霸王别姬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81429.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