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讽刺幽默
文章内容页

答“曾佳佳”同学

  • 作者: 韩夜子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6-14
  • 阅读3483
  •   昨夜在空间里发表了两篇文章,一篇是小说,一篇是短评,这两篇文章是相互关联的,小说的由来是曾同学私传于我,但阅览之后,其文的拙劣程度,实在惊人,于是又写了一篇评论文章,两文发表空间以后,自己预料恐怕要闯祸,因为先前受到娘们儿的警告,不允许公布,羞于见人,结果呢,祸是闯了,并且还不小,而首先宣布这桩祸的人,也是曾佳佳同学,转载小说的末端长长的呵斥,便是曾同学的权威所在:

      ——“你这属于侵权你知道么?搞笑了,我的小说我都没有签约,你说我写的不好,我本来也没有打算发表或者签约。你凭什么发到你的空间?自说自话?你觉得你没错?连基本的尊重都不懂了么?一开始给你看我就很委婉的说了算了吧,是你自己坚持要看,看了你说要评论我的小说我也说了我没有签约没有发表,你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告诉我?不要拿所谓的什么写出来就是给众人评论的,我没说不可以评论,但是我说了不要把我小说原文发到你的空间你听不懂?自己都不懂的尊重还妄想做一个看评论别人的人? 你对我已经很客气了? 呵呵我还真是感谢你的客气。 我告诉你,我已经很委婉了,昨天是谁自己在那里说你不发表了不发表了? 一不懂尊重,二不懂信用,综合起来我想问问,你懂不懂最基本的尊重? 我告诉你,随意发表别人的东西还未经别人允许,我可以说你侵权! 你是用这种所谓的高大上博得什么东西? 我比不上你,是啊,那我离你远点。 最后告诉你一次,把你空间的小说删了! 这是我的,不是用来博人眼球的所谓杂文的废品。 你不喜欢,我视为我最重要的东西,就麻烦你离我远一点”——

      凡是欢喜批评别人的人,总欢喜别人对于他的品牌,至少我个人是这样,曾同学的训斥,无论内容怎样,滑稽总是有的,除却之外,唯一还觉得厌烦的地方,是赘语甚多,我摘录几句:

      “连基本的尊重都不懂了么?”
      “自己都不懂尊重”
      “一不懂尊重”
      “懂不懂最基本的尊重”

      对于我这“不懂尊重”的青年,曾同学是煞费苦心,格外的关照,怕我看漏眼,所以疾首蹙额的反复重述,倘有不知情的旁人,还以为我猥亵了她,所以要血脉偾张的跳起来嗥嚷“尊重”。

      我的“不尊重”,已由曾同学确凿指定,不可动摇,相形之下,曾同学当然最知礼仪,最懂道德的贤良女子,这一点,以己为例证明的十分清楚。

      但幸亏那篇小说,还有转载声明,若再一不谨,恐怕就要沦为剽窃,定罪归咎于“贼”了,不过想想,若真如此,那真是太愚昧了,大凡做“贼”的偷东西也还以值钱贵重为主,而我却窃一篇“不打算发表”的劣质小说,这传布开来,以后同行也一定瞧不起。

      所以有提前声明,到底是幸运的,现今我还未成“贼”,更何况那篇小说浏览量打破新纪录,评论的文章也破天荒的连点赞都无一人,这些或许可以稍减我的罪戾吧!

      不过感觉滑稽的还是,曾同学所谓的“侵权”的重罪名,大抵有将我归类为“贼”的趋势,这手段虽然时髦,但似乎也过分了一点,眼前的例,就如曾同学这几百个字的斥骂里,就有“小说”一词,这并非中国固有,也非译介过来的,而是源于《庄子。外物》中,是庄子创造的,以往曾同学的那篇半文半白的拟古小说,末有一句“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这徐志摩的诗句,还有你那篇私人珍藏的罕见小说,其中用了无数次的“她”一字,这是刘半农答“王敬轩双簧戏”信中所创造的。

      这些诗词文字,曾同学既为声明摘录,也没加引号,都用的十分惬当,而且还没有不“尊重”的意思。

      不过更有趣,还是曾同学将“杂文”定义为“废品”,觉得它“博人眼球”,以曾同学的上面长长训斥为例,散文非散文,小品非小品,其实也正是攻击人的杂文,但曾同学又决不会相率贬损,因为她不相信自己也在用“废品”,也正在“博人眼球”。

      曾同学自己没有照镜子,无意中也证明了自己也正是用“废品”,用“侵权”行为的人,但我看曾同学决不是“不懂得基本尊重”的人,所以也想由此证明我也并非那一伙,否则,曾同学含狗血喷人,倒先污了你自己的尊口。

      本文标题:答“曾佳佳”同学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81483.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